正文  第275章孝爱难两全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18-07-08 0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秦松沐面对方晓婉的责问,脸面上又有些挂不住了,立即嗔怪道:“丫头怎么讲话呢?我是有棒打鸳鸯的意思吗?”

    方晓婉鼻孔一哼:“可你刚才明明向莹莹释放这种信号了。”

    秦松沐苦笑道:“他俩目前压根没有走到一起呢,谈何‘分手’?我刚才只是暗示她要跟张荣峰保持一段距离罢了。”

    方晓婉眼睛顿时湿润了:“莹莹跟张容峰分明就是天生一对,你干嘛劝他俩保持距离呀?”

    秦松沐不禁唏嘘:“你从哪能看出他俩是‘天生一对’了?”

    “今天中午吃饭时,当我看到他俩并肩走进饭店时,那种亲密感就像一对恩爱的恋人。”

    “唉,你就不要乱点鸳鸯谱了。他俩未必真能走到一起。”

    “为什么?”

    “莹莹虽然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孩,但也需要考虑一下现实状况。她可以接受一个目前一无所有的张荣峰,但未必能承受一个负债累累的男人呀。她目前渴望的是幸福,而不是需要她帮助填坑的男人。”

    方晓婉又发出一声冷笑:“都说女人很现实,我发现你作为一个男人也很现实的。在我看来,只要对方是我爱的男人,就算为他去承担一切压力,也会在所不惜的。”

    秦松沐瞥了她一眼,不由吐槽:“看样子莹莹说对了。”

    “她说对什么了?”

    “她还是讲究一点现实的,恐怕配不上张荣峰。倒是你拥有一副凛然正气,跟张荣峰像是一路人。”

    “你放屁!”

    方晓婉又被秦松沐的风凉话给激怒了,几乎要暴跳如雷了。

    秦松沐显得很淡定:“丫头你冷静一点,干什么这么大的火气呢?”

    “你···说话欺负人···”

    “唉,我只是说一个道理,哪里算欺负你呀?”

    “你···你这算是什么道理?”

    秦松沐故意摆出一副郑重的口气:“我刚才听了你一番长篇大论之后,感觉你具有一副宽广的胸怀,并富有一种付出的精神。完全可以把自己奉献给一个最需要女人的男人。如今的张荣峰不仅仅是需要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有强烈责任心的男人。可惜,他的处境太困难了,会让一般的女孩望而却步。但丫头你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女孩,完全可以做他的女神。”

    方晓婉听了他这番说辞,简直有些啼笑皆非了,呆愣一会,才苦笑道:“可惜张荣峰目前喜欢是莹莹,而不是我这个心里装着别的男人的丫头。”

    “哈哈,只要你现在心里装着他,那他一定会把你视作心肝宝贝的。”

    方晓婉俏脸一红,顿时嗔怒道:“我是那种三心二意的女孩吗?你不要再胡扯了,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秦松沐一看她作势向自己挥拳的样子,不由苦笑着摇摇头。

    方晓婉这时严肃地表示:“请你不要再拿我开涮了。既然当初发善心把莹莹介绍给张先生了,就应该善始善终地成全他俩才对。”

    秦松沐一耸肩膀:“我只是一个牵线人,如果张荣峰自己不够珍惜,那我有什么办法?恐怕就是月下老人也不能勉强把他俩拴在一起。”

    方晓婉又亮起了迷茫的眼神:“你哪里看出张荣峰不珍惜莹莹了?”

    “他如果要为莹莹考虑,那就应该慎重从事了,肩上就会有种别样的压力。可他无视这种压力,还是一心扑在老妈身上,这能说明他珍惜跟莹莹的缘分吗?”

    方晓婉不解:“难道他对老妈的孝心会跟对莹莹的爱情相互撞车吗?”

    “这倒不至于,但凡事都要兼顾呀。”

    “可是···这样的孝心和爱情之间并不矛盾呀。”

    “道理虽然是这样,但有些时候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呀。他如果为了尽孝而拼尽全力了,那还有爱莹莹的力量吗?莹莹毕竟是一个弱女孩,该承受无休止的付出吗?她本来是被爱情伤害过一次的女孩了,难道继续让她受到爱情另一种形式的伤害吗?”

    方晓婉显得不以为然:“你的话简直有点耸人听闻了。张先生就算为了尽孝而让自己承受巨大压力,难道就不能有爱的资格吗?”

    秦松沐思忖一下,才凝重的语气讲道:“我当初以为张荣峰对老妈的大孝之下,就一定有大爱。当然,我现在也不否认这一点。不过,无论是大孝或者是大爱都必须建立在物质基础上才行。就比如他的大孝吧,如果单单有孝心就够吗?这需要的是巨大的经济投入。在爱情方面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没有物质上的保障,所谓的孝心和爱情几乎都是空谈。莹莹只是普通人,为了追求一份精神的需求,可以不计较对方的物质上的匮乏。对方仅仅是零起点也就罢了,可不能是背负很大的负数吧?你以为光有爱情真能战胜一切障碍吗?简直就是幼稚的孩子话。”

    方晓婉又涨红了脸,不得不耷下了脑袋。

    秦松沐自以为说服了她,便继续讲道:“我刚才暗示莹莹对张荣峰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仅仅是出于对她的爱护,也是对张荣峰本人着想。”

    不料,方晓婉突然抬起头来,并杏眼一白:“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秦松沐耐心解释道:“你想过没有,假如让张荣峰把感情深陷给了莹莹,等到了他丧失所有的时候,面对的该是怎么一种无法转圜的绝境呀。”

    方晓婉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可是···难道就不能为他保留下可以慰藉的爱情吗···我们该帮帮他···”

    秦松沐的鼻子同样一酸,不得不垂下了湿润的眼神。

    方晓婉这时突然摇摇头:“我对莹莹还是很了解的。虽然她在感情上有些放纵自己,但本性绝对是个善良的女人。她有可能会为了爱情去不顾一切地付出。”

    秦松沐黯然地摇头:“可是她的付出未必会换来幸福呀。光靠感情去维持所谓的幸福,未免太空洞了。我已经说过了,凡是大孝和大爱必须有物质去做保障。就凭莹莹一个女孩,能够承受多少压力呀?”

    方晓婉又闪烁着那双大眼睛:“但她并不是孤立的呀。不是还有你这个‘哥哥’吗?对了,她同样还有我···你现在可是她的主心骨呀。”

    秦松沐沉吟了一会,才继续深沉地表示:“晓婉,有些时候,上天也许赐给一个人行大孝的机会的同时,也可能剥夺了他爱情的权力。这并不是我们普通人所能左右得了的。这也许就是孝爱难两全的无奈吧。”

    “可是,上天如果这样对待张荣峰会是公平的吗?难道最终就让他流干自己的眼泪吗?”

    秦松沐轻轻地摇头:“话不能这样说。我觉得张荣峰并不是普通的男人,既然有为老妈拼尽所有的勇气,那他一定会在岁月的磨砺下变得坚强起来,并且坦然地去接受命运赐予他的一切磨难。”

    方晓婉又不禁悲切道:“就算他是一个坚强的男人,可命运对他还是太残酷了呀。难道他真要孤老终身吗?”

    秦松沐蓦然盯着方晓婉那种忧伤的表情,并通过她这样的表态,让他读出了她内心闪光的东西。的确,方晓婉的金子般的爱心和善良的品质在秦松沐心中愈发高大。

    不过,秦松沐迅速压抑住自己体内即将爆发的情愫,又淡然地讲道:“所谓的命运,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解读。比如一个男人没有单身,当他结婚生子又喜迁新居后,可能会承受房贷和养育儿女的压力。也许,他今后的人生路上始终有数不清的压力。而对于始终孓然一身的男人来说,可能就不需要承受这样的压力,正所谓光棍一身轻。其实,现实中有很多男人都愿意做‘单身贵族’。因为他们即使没有多少钱,也不用承担什么压力。这样形式的‘孤老终身’对他们来说,未必就是悲剧的形式结束。”

    方晓婉听到这里,又不禁哀叹:“经你这么一说,多像是对可能孤老终身的张荣峰的一种安慰呀!”

    秦松沐苦笑道:“你最好不要把他想得太悲惨。也许他目前已经是我刚才说的这种心态,并做好了光棍一生的准备。”

    方晓婉无法接受秦松沐的话,不由恨恨地瞪着他:“如果上天公平,首先让你后半生打光棍!”

    秦松沐心头一震,随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命运这样安排的话,我想自己会坦然接受的。”

    方晓婉刚把这句话说出口,便立即后悔了,但话已经像泼出盆的水了。她又不禁抹起了眼泪。

    秦松沐这时突然升起了怜悯之心,有一种把她抱在怀里哄一哄的冲动,但很快把这个可怕的念头压抑住了。

    其实,流泪的不止方晓婉一个人,就在门外还有一个女人在流泪。她就是秦莹莹。

    原来,秦莹莹离开了办公室,并没有立即走开。她关闭了办公室的门之后,沉重的腿有些迈不开脚步,就倚靠在门框上呆一会,结果让她听到了办公室里的秦松沐和方晓婉接下来的谈话。

    这些谈话又无形中在她的心里泛起了一层波澜,令她不禁流出了心酸的泪水。当她感到里面的他俩谈话即将结束时,才慌乱地跑开了。

    当她跑到电梯口,想通过电梯离开时,却发现电梯门打开时,里面站着两个人,并打量着自己泪水未干的脸颊。

    秦莹莹顿时愣住了:“朵朵,你怎么带着莉莉上来了?”

    原来,电梯里站着的却是秦朵朵和段莉莉。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