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 少时于齐  第7章 打断计划

章节字数:3281  更新时间:17-10-25 11: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袖,如今叫荸荠了,不是她没反抗,是反抗无效,面对二小姐面无表情的脸,她什么招数都用不上。

    二小姐既不是好面子傲娇的大小姐,也不是有怜香惜玉之心的任何一位公子少爷,二小姐只用嘲讽的眼神这么轻轻扫一眼,就让她心底哇哇凉。

    在夭锦渔的默许默认以及若有似无的支持下,妒贤嫉美的苹果大丫鬟伙同几个同样羡慕嫉妒的小丫鬟,很容易就把初来乍到的荸荠给禁锢在后罩房方圆十米之内,别说近身伺候夭锦渔,连彩锦院正房都靠不近一步。

    解决了夭家未来最大的隐患,晚上夭锦渔心情很好地去了夭家正院饭厅,这算是她两年来头一次主动参加家庭聚会。

    夭老爷子一共三子一女,长子夭丰益,即夭锦渔的亲生父亲,已经得族里认可的少家主,二子夭丰进,如今管理夭家本支所有商务,三子夭丰廉齐国朝中任大德将军一职。

    临水镇距离国都并不远,不过二百里之遥,往来不过两个时辰,夭丰廉只身待在京都,家眷皆依然留住在夭家祖宅。

    诺大的夭家祖宅只住了三房人,平常分散各个院内不觉什么,每到晚上吃饭的时候聚到一起,才会觉得一家子人也不少。

    夭锦渔一进门,本三三两两低声谈论笑闹的诸人瞬间凝滞,然后又瞬间喧哗起来,包括主位上的夭老爷子和夭丰益三兄弟都看了过来,今日正好夭丰廉也在家。

    “你怎么来了?”夭芳静正和二房的夭明娟坐在一起,突然看见夭锦渔忍不住拉了脸。

    “二妹妹肯来和我们吃饭可是难得的好事呢,来,快过来座。”夭明娟扯了扯夭芳静的袖口,对夭锦渔亲近地笑道。

    夭明娟是二房嫡长女,和夭芳静同年,长相却差很多,勉强只能算清秀,灵力却已经是武灵一星,也算是弥补了长相的不足。

    夭家这辈一共就夭芳静、夭明娟、夭锦渔三个女孩子,但夭明娟却是庶出,庶女在夭家是没有排行的,就算这庶女是二房长女也不行,所以夭锦渔只能是万年夭二。

    夭明娟在夭家虽然是个庶女,但她性子一直很柔顺随和,和夭芳静外表贤淑骨子里带着任性不一样,她对长辈恭顺,对姐妹兄弟友爱,对下人和善,可以说她除了长相处处都完美到无可挑剔,夭家上下对她无不另眼相看,包括夭老爷子都数次动了让二婶记在名下为嫡女的念头。

    可夭锦渔不喜欢她,武痴原主心思很纯净,对任何人都没有太大的情绪,唯独对夭明娟有种敬而远之的想法,如今的夭锦渔在还没看到她,就听她说这第一句话挖坑的话的时候,就对她没啥好感,等再扫了一眼那张脸,随和温柔的面具下隐藏着一双阴郁的眼,更让她喜欢不起来,不过能装X装这么多年也不简单了。

    “哎呦,可不是难得的很,咱们二小姐自年后就没让咱照面,今儿怎舍得出你那院子了?身体将养的可好了?你二叔前些天给你补气丹你用了?那可是你二叔在都城拍卖场给你花重金购置的!”二婶一直口齿伶俐,伶俐地带着尖酸。

    掌管夭家整个家业的二叔,在二婶的眼里是比大伯子更有能力胜任家主的人,那自然她就比沈霜娇更有能力掌管夭家中馈,这种心态,延伸到她看大房所有的人都不顺眼,就这个二丫头,丹田都残废了,还好意思享用那么贵重的补气丹。

    “咳,”二叔夭丰进笑着打断妻子的刻薄,补气丹是老爷子特意交代的,谁敢违背,计较也不分个场合,“你说这些做什么,锦渔身体不好这都是应该的。”

    “可不是,二小姐来了,还不快去加双筷子。”三婶是个活跃的小妇人,抱着四岁的儿子夭明喻招呼丫鬟。

    有眼力见的丫鬟早就搬来座椅餐具,按照排位直接抬过去,要按到夭芳静和夭明娟中间。

    夭明娟在起身让位置的瞬间眼神阴暗一下,别人没注意,一直注意她的夭锦渔却清楚地看见,果然,自己的鉴定再没有错。

    微微挑了下眉梢,夭锦渔坐下之前,斜睨了夭明娟一眼,世家大族小姐们的小心思小手段真是让人厌恶,娟堂姐,不管你怎么装,呆在你自己屋里就好,别惹我。

    “二丫头身体如何了?”夭老爷子看着板着个小脸的夭锦渔,似乎几月没看见这小孙女,那双大眼睛灵动不少,释放灵识探了一下,意外地乐呵呵笑了,“还不错,进步了不少。”

    灵力到达武宗之上就算是强者了,强者释放自己的灵识可以探测对方的灵力值,当然前提是对方的级别低于探测者,反之是无法探测的。

    夭锦渔在来之前就已经有被探测的准备,作为一个高级炼丹师,想压制自己的灵力是轻而易举的事,不过炼制高等级抑灵丹需要的药材难得,药鼎更是难得,匆忙之间她不但没有药鼎,药材也是在后院花园里就地取材,只能做出了低级抑灵丹药粉,也就能压制一个时辰,不过一个时辰吃顿饭还是足够的。

    幸亏灵识探测不能直接探测到丹田,丹田的完好可是吃啥药都掩饰不住的。

    “渔儿有进步?几星了?”沈霜娇刚从后厨匆匆过来,就听到这消息,高兴不已,也没在意夭锦渔出现在饭厅的突然。

    “八星。”夭锦渔随口应了声,只看着紧随在沈霜娇身后传菜的丫鬟,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应有尽有,一顿家常的晚饭耗费足有百金,如今的夭家,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哈哈,确实恢复的不错,看来万大师的补气丹果然不凡,下次丰进去国都再拍几瓶回来。”夭老爷子很高兴,小孙女眼神灵动,面容平和,看来已经走出魔障了,“还有,若是有金香洗髓丹出现,不计代价也要拍下。”

    金香洗髓丹,可洗筋伐髓、拓宽筋脉、去腐生肌、美容养颜等等无数好处,就差起死回生了,而最关键的一个功能——修复丹田,可以说金香洗髓丹是无数人为之狂热的丹药。

    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丹药,也只有高级炼丹师才能炼制,而整个大陆高级炼丹师不超过十位,齐国只有圣峰所在的药峰峰主万芷歆一个高级炼丹师,而且炼制金香洗髓丹的材料多达数十种,都是可遇不可求的顶级药材。

    而且,就算材料都找齐,练出丹药的成功率也很低,往往三、四次才能成功出丹一次,如此苛刻的成丹条件,金香洗髓丹的价格可想而知了。

    夭老爷子此言一出,别人尚可,毕竟若是一枚金香洗髓丹能造就一个天才的话,对于整个家族来说也是好事,但对于二房各人脸上就很难看了,夭二婶若不是一旁的夭明娟眼疾手快,估计那尖叫声能冲破房顶。

    二叔夭丰进脸色也微变,但依然点头答应,他不是不介意,他媳妇天天的枕头风也不是白吹的,比起那尖酸的妇人,他只是城府深沉罢了,金香洗髓丹可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到,先应下老爷子就是了。

    夭明娟眼里的嫉意若不是借着拉扯二婶,差点就掩饰不住。

    二房的两个嫡子夭明峰、夭明岐都不为所动地依然和男孩子们嘀嘀咕咕。

    反倒是庶出的三哥夭峥眼里带着深意看了过来,接触到她的眼神立即收回目光。

    夭芳静自然也是一脸不高兴,要是金香洗髓丹给她,她或许就能突破武灵,不用一直卡在武师八星了,心里不高兴却没有怨恨,再怎么不喜欢夭锦渔也是她亲妹子。

    夭锦渔抬眼淡淡一扫,各人表情尽皆收入眼中,不得不说夭老爷子对这个废柴孙女确实很好,金香洗髓丹功能虽没有外界那么夸大,但对走火入魔而致的丹田损伤极其有用。

    待看够了这些人的反应,夭锦渔不紧不慢开口道:“孙女听说圣峰第五峰的万峰主,三日后会提前来连涯山,孙女想明日启程去连涯镇求见万峰主,请爷爷同意。”

    连涯山脉横贯齐国南部,延绵数千里,虽不如闻名大陆的黑棘森林及魔鬼山脉凶险,但山势起伏广袤,兽类出没种类繁多却不凶残,更有无数药草星罗棋布,每天都吸引无数人进去历练、探险、采药,算是整个大陆最热闹的山脉了。

    前世夭锦渔就是在连涯山中遇到的万芷歆,那时她正因破损的丹田苦苦挣扎,引起了正采药的万芷歆的注意,得她眼缘赠了一枚丹药,后来又在招生测试里测出火、木双属性才被收为弟子。

    万芷歆三日后会到连涯山并不是个秘密,炼药师本身在大陆就稀缺,更别说高级炼药师,她又灵力不高,除非她不下药峰,只要她出来,那行踪明晃晃地毫无掩藏性,是个人就知道。

    夭锦渔只想借此出门去圣山拿回她的霸天刀,本以为十拿九稳没人会反对,却被她三叔夭丰廉一句话打断了计划。

    夭老爷子觉得自己孙女要是能遇到万芷歆,运气好说不定会有医好丹田的希望,那就能参加圣山测试更能参加半年后的家族赛,也就点了头。

    而夭丰廉在夭老爷子点头后突然发言:“今日散朝前听国王言道,要在后天举行朝花节宫宴,世家子女凡在十二岁至二十岁皆要参加,估计明旨明个就会到,听说是主帝国有人下来。”

    齐国隶属于炎龙帝国,附属国称呼其依附的大帝国都习惯用主帝国的敬语,算是尊称。

    “往年不都是十四岁才去参加,今年怎么提前两岁?”

    “这么巧,渔儿正好十二。”夭锦渔她爹夭丰益一直没说话,一开口就把他闺女卖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