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 风雷崛起  138章 说三道四

章节字数:3073  更新时间:18-05-22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阴老怪武尊阶,比夭锦渔整整高上一个大阶。

    差一个星级都难以逾越,别说差整个阶。

    流星马再快,也只是驮着两人窜出去几十米,而阴老怪的灵力,不过眨眼间,已经近在咫尺。

    排山倒海的强大灵力若是落实了,就算是台风尾,也能让两人一马必死无疑。

    就算侥幸不死,落入阴老怪手里,还不如直接死了的痛快。

    千钧一发之际,夭锦渔抱着端木岐一闪而逝。

    只余流星马在惯性下,陡然身上一轻,真个就如流星赶月般,一起一落,就在百米开外。

    身后那灵力,紧擦着马尾巴,‘咣’的一声,落到了泥地上,轰出一个数丈深的大坑。

    阴老怪一击成空,原地愣了一下,这么一愣的空档,流星马连根毛都看不到了。

    “啊!”的一声怪叫,怒急攻心,对着前面幽寂的森林,‘砰’‘砰’‘砰’扔出数掌,只拍得树倒草灭,飞沙走石。

    “该死!哪里来的臭小子,居然敢在本尊手里劫人!等抓到你,非扒了你的皮!啊呀呀,气煞我也!”

    一声暴喝,身影急闪,追着流星马消失的方向,铆足了力气追踪而去。

    明知就算以武尊的灵力,也难以追上日行十万里的流星马,但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就这么莫名其妙飞走了,委实不甘心。

    这边厢,险险从老怪手里夺了人,又兵行险着地躲过夺命一击的夭锦渔,正带着端木岐隐在了空间里,浮在流星马上,依然控制着流星马,往风雷学院方向,狂奔而去。

    端木岐早在被菟丝花绑起来,知道有人相救,就已经昏过去了。

    夭锦渔把他随手扔在地上,也不管他,若他醒着才是个麻烦。

    “主人老大,若那老儿再追来,能让俺喷他口咩?”

    小朱甩着头顶一撮金毛,尾巴一撮红毛,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话说自从进了一小阶后,它就一直想找个目标喷一下,试试威力,这空间可不敢乱喷。

    萌物也紧跟着道:“俺也可以给他电得吱哇乱叫。”

    蚺大帅在京州大江里过了瘾,此时一身污泥很新鲜,只道:“武尊和俺化形期也就差不多级别,若让俺放开去斗,也不在话下哒。”

    菟丝花因为刚刚和主人玩了个心跳游戏,正兴奋地浑身花叶都抖个不停。

    夭锦渔给流星马指了方向,就紧盯着身后,若是出了魔鬼山脉还摆脱不了阴老怪,就很危险,再往前,基本就有没可遮挡的大型城镇了。

    好在流星马确实名不虚传,不过呼吸之间,就把魔鬼山甩到尾巴后。

    眼看再有几分钟,就能到学院了,她这才有心情和小朱几个说话,“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让你们出现。”

    “为啥捏?”小朱一脚蹬在端木岐后脑勺,让刚要醒过来的少年再度昏迷。

    夭锦渔看了他们一眼,指指一身是血的端木岐,郑重地道:“我永远不会让你们跟我落到他这个地步,除非哪天,我达到再也无人敢欺的地步。”

    “哗,那个时候,是不是咱们就可以上天兴风作浪啦?”萌物红色的圆眼,眨啊眨,和小鱼鱼回到三清界惹是生非的感觉好美妙。

    蚺大帅也兴奋地吐信子,“嘶嘶,伦家喜欢兴风作浪,从小俺就以此为目标,可惜师父没带俺完成就嗝屁了,小夭夭,以后就等你带着伦家呼风唤雨啦~~想想就好幸福~~”

    菟丝花依然兴奋地嘚瑟枝叶,娇娇萌萌地道:“姑……俺也有目标,俺要把世上所有奇花异草,统统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夭锦渔半张脸都成黑的了,这一个个的,都什么志向这是。

    有一个稍微正常点的,小朱一蹦三尺高,飘到半空,忽闪着黑毛。

    嘎嘎叫:“本公子要让主人把梧桐移到族里,然后带俺通过神兽试炼,让俺成为真正的朱雀神兽!”

    夭锦渔叹气,这几只如此活泼,有了它们,她的人生满满的都是惊喜。

    说话间,流星马已经踏入飞来峰范围,风雷学院已经近在眼前。

    为防万一,在距离学院数里外,夭锦渔就把端木岐放到了身前马背上。

    到了学院数丈高的外墙后,流星马又成了负担。

    这流星马极通人性,又是从镇西府带出来的,不说扔在外面自生自灭暴殄天物不说,还极容易被阴老怪追到踪迹。

    不需多想,藏匿作案工具最保险地方的当然是空间。

    把流星马收到空间,她一手揽着人事不知的端木岐跃进了学院。

    此时天色已渐明,有勤奋的学生,或者早起,或者彻夜修炼,已经陆陆续续出现在校园内。

    夭锦渔若是独自一人,也就无所担忧,可手里揽着个血淋淋的男生,貌似有些扎眼。

    要不,随手把他扔那丛冬青树里?好像那边那条积满了雪的水沟也不错。

    还没付诸行动呢,男生原本垂在她腰际的脑袋,突然抬了起来,从弓形绷成了直线型。

    端木岐一睁眼就知道他已经身处学院,僵硬的身躯立时瘫软。

    脑袋挨到身侧之人瘦小的肩膀后,才恍惚发觉,似乎他恩人的个头有点短啊。

    鼻端传来淡淡的药香,夹杂着隐约温暖的香味,冲淡了满腔的血腥气,很好闻。

    救命恩人是个女人?

    端木岐费力地又抬起沉甸甸的脑袋,一侧脸,一张板得很严肃的少女的脸孔,落入眼帘。

    大大的杏仁眼,高挺的鼻梁,紧抿的粉唇,再怎么看,也是枚粉嫩粉嫩的小少女。

    端木岐眨巴下雾沙沙的眼,觉得自己因为伤重或者产生了幻觉——难道这是位返老还童的童颜老妖怪?

    否则,如何解释她的胆大包天。

    从武尊强者手里,能把自己完整地救出来,她自己更是完好无损。

    夭锦渔看他醒了,本想放开他,谁知他醒过来手脚居然力气大了,一手箍着她腰不放手。

    这还不要紧,那张脸还越靠越近,差五厘米就要凑到她鼻尖了。

    “离我远点。”伸指把他血淋淋的脸戳到一边,夭锦渔腰身一动,就从他手臂里脱开身。

    端木岐失去支柱,踉跄几下,跌到院墙上倚着,呼呼喘了几口气,听她稚嫩的嗓音,知道自己没幻觉,这真的是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小女子。

    “多谢……”勉强抱了抱拳,道了声谢。

    接下来,却不知该不该说几句比如‘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等等。

    呃,最后这个可以不说,他总被女子以身相许习惯了的说。

    他还没纠结出个‘后会有期’还是‘以身相许’呢,夭锦渔就不耐烦了。

    昨天迟到不是有意的,今天都分到异能系了,还迟到就说不过去了,摆手就道:“既然你没事,那我先走了”。

    “等等!”眼疾手快扯住小少女的衣袖,若不是两人灵力相当,根本就抓不住她一丝衣角。

    “还有事?”夭锦渔看了眼因为动手动脚,而再次喘成狗的端木师兄,好心地没有使力挣脱。

    端木岐抬袖擦了擦额上的汗,发现自己除了因撞击而出的外伤痛苦外,內腹丹田未见伤势。

    他明明记得,那秃顶老头反复击中他胸腹,把他击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之前他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的,现在內府完好无损,那必须是得益于这位救命恩人的啦。

    说啥也不能放过她,“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夭锦渔。”她一向诚实,闻言也不矫情,报上大名,同一个师父,早晚会知道。

    “夭小姐,也是本……”话还没完,突然冲着右侧一声大喝,“看什么看!没看过师兄和师妹聊天?再看挖了你们眼珠子!”

    夭锦渔早听到右侧小路上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又没做啥见不得人的事,没那躲人的必要。

    “这是哪位师兄,这么凶?”有人不服气,开始小声嘀咕。

    “是啊,明明自己行为不端,还凶咱们,过分。”附和者也道。

    “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看那个人一脸是血。”

    “哎呀,那个女的,那不是那个姓夭的小师妹吗?”

    “天啊,是她,没想到她居然和人……”

    “嘘,小声点,这姓夭的师妹可凶了,小心她过来……”

    “她和人偷偷摸摸,凭什么凶我们?梅导师若知道她这么不检点,一定会开除她!”

    越听,这些人越说得没影,不过,许是端木岐一脸血的样子太惊悚,统一讨伐的对象都是夭锦渔。

    夭锦渔知道这是她风头太过闹得,对这些话充耳不闻,不招人妒是庸才嘛,她一向看得开。

    忍无可忍的是端木岐,别说这些人嚼蛆的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救命恩人,就他端木大公子,哪个敢对着他说三道四?这是活腻了吧?

    嗯,端木大公子不晓得,自己一脸干涸的血迹,远远看上去连本来面目都看不清。

    那几位学生真心没想到,向来潇洒俊逸校草级别的端木师兄,居然会顶着一脸血在校园里和女孩子聊天。

    然后,端木岐又暴喝一声,“我端木岐记住你们了,修灵系中级五班某某某,就等着被调/教吧你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