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季 风雷崛起  170章 这一家子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8-07-10 13: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没乱想,不用拉我。”

    夭锦渔轻轻挣开手腕,又理了理衣襟,她似乎还是紧张了。

    见她呆呆的脸难得露出情绪,东方无敌心情大好。

    轻笑道:“这是紧张了?傻样,该紧张的是他们,不是你。”

    姐姐三辈子头一次正儿八经见未来公公,能不紧张吗?夭锦渔吐槽。

    突地忆起,上世和南宫瑄一起见南宫英的时候,咋一点都没有这种感觉呢?

    “想什么呢,到了,前面就是,不用担心。”

    东方无敌帮她捋了下耳边的发丝,转身,没再拉她的手腕,而是一身张狂,气势全开,与她肩并肩,大步踏进镇西王一家吃早膳的客厅。

    镇西王东方战磬依然一身黑色蟒袍,端坐圆形饭桌对门主位。

    东方无敌和夭锦渔刚到台阶上,他就看到了。

    儿子肯来见他,他冷峻的脸色松动了一分。

    可看到他身侧跟着的那位小姑娘,刚松动的脸色,比往常更冷硬三分。

    他右手侧坐着陈王妃,感到王爷的不悦,顺着视线,也看到了进来的两人。

    雅致的脸容,有瞬间的凝固,之后,又飞快恢复如常。

    并第一时间站起身,柔和的嗓音招呼道:“世子来了,没吃早膳吧?氻儿赶紧起来,让世子坐下,都愣着干什么,赶紧让厨房添菜。”

    门口站着的两个丫鬟,急忙小跑着下去了。

    东方氻原本坐在陈王妃身边,闻言磨磨蹭蹭地站起来,却不动弹,只一双绿豆肿眼泡,凶狠地瞪了东方无敌一眼,顺便猥琐了夭锦渔一眼。

    反而是东方氻旁边的粉衣少女,欢快地跑出来,迎上前娇声道:“世子哥哥,你可来啦,涵儿见过世子哥哥,你一直不来,王爷和姑母一直担心你呢!”

    当然,若不是视夭锦渔如无物的话,这自称涵儿的少女,也算有心,起码对东方无敌挺有心。

    东方战磬左侧,还有一位年约二十的女子,看长相娇美,衣饰打扮,应当也是侧妃一流。

    此时正紧挨着王爷坐着,手里端着碗什么汤,正一脸慈爱地,喂她身边个五、六岁的男孩。

    女子一副低眉垂眼的模样,似乎东方无敌和夭锦渔进来,与她毫无干系,只有孩子喝了多少汤才最重要。

    男孩胖嘟嘟的,长相与王爷极其相似,却没她娘这么能忍,不停拿一双大眼溜过来。

    这一家子,对突兀出现的东方无敌和夭锦渔,各种反应。

    却有一个共同的行为,就是忽略夭锦渔。

    勾心斗角习惯了,每个在王爷身边的人,即使是细微的变化,也会被天天琢磨他的人感觉到。

    连六岁的东方治都知道,王爷不喜欢谁的时候,脸色是什么样的。

    东方战磬看到夭锦渔的瞬间,眼里的不悦就被他们捕捉到了。

    夭锦渔是什么人那,这一家子的表现,全都被她尽收眼底。

    啧,这一家子人都不待见她呢!

    接收到这个信号,她反而一点都不紧张了,甚至还庆幸了一下,亏得无敌有数,没拿丹药当礼物。

    她宁可把丹药扔臭水沟里,也不会把自己辛苦炼制的丹药,送给一群白眼狼。

    这些人是什么品性,东方无敌自然早就知道。

    他没给任何人多余的眼光,从进门起,他就只盯着东方战磬,他清楚地看到这人眼里的嫌恶,不是对他,是对他带来的夭锦渔。

    这种眼神,比嫌恶他还让他恼怒,眼里发出的光芒,就更坚定和阴厉。

    我肯带她来让你看一眼,就算全了父子之情,若不知好歹,别怪老子不认你这个爹!

    父子二人一句话没有,只用眼光,就铿锵掐了一架。

    许是感觉到二人间的剑拔弩张,整个客厅里,无一人出声。

    连那位涵儿小姐,原本被东方无敌冷落而涌上眼眶的泪珠,都急急收了回去,悄悄退到陈王妃身后躲着了。

    夭锦渔也不骄不躁地站在原地,等着二人决出一个结果。

    至于当个贤惠人,劝说未来夫君,努力讨好未来公公之类的,不好意思,她压根就没想到。

    合则聚,不合则散。

    这句话,不止能用在夫妻恋人间,亲人,照样可以用。

    想让我放下自尊,为所谓亲情,所谓孝道,低三下四俯首甘为什么的,抱歉,老娘做不到。

    而夭锦渔同样相信,东方无敌和她一样,面对虚伪的亲情,会有和她相同的看法。

    直到厅外传来丫鬟的脚步声,父子二人眼神的厮杀才算告一段落。

    两个丫鬟上完饭菜,东方战磬沉闷的嗓音才响起,“还站着干什么?等本王过去请你不成。”

    打败了他爹,东方无敌面色不动,眼神柔和地看了眼夭锦渔。

    谁也不搭理,既不给他们介绍夭锦渔,也不给夭锦渔介绍他们,只道:“咱们先吃饭。”

    过去拉开小男孩身边的椅子,“锦渔,你坐。”

    夭锦渔也不矫情,点点头,自然地道谢,“谢谢。”

    不过,该有的礼貌,咱还是要讲的。

    不卑不亢地,对着主位的东方战磬微微弯了下腰,算是夭家二小姐该有的礼仪。

    然后,把身边的椅子也拉出来,才坐了下来。

    东方无敌先道一句,“瞎讲究。”才勾了勾唇,坐到她拉出来的椅子上。

    也不管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直接把刚上来的几样热气腾腾的饭食,全拿到两人眼前。

    先给夭锦渔一盘虾饺,然后自己一盘蒸糕。

    再给自己一盘小火烧,又给夭锦渔一盘蟹黄包。

    边拿边介绍,“虾饺勉强可以入口,小火烧是黑驴髓灌汤的,你尝尝,蒸糕里加了羊羹乳酪,味道也凑合……”

    对她的口味,东方无敌很了解,拿到她面前的,不是海鲜就是肉类。

    既然他做出这些举动,夭锦渔也索性由着他。

    主动把两碗燕窝粥端过来,一碗给他,一碗给自己,和自己家一样自在,道:“先喝粥对身体好。”

    “对,我总是忘,还好有你提醒我。”

    东方无敌很捧场地端起来粥,也不用匙,仰脖子就倒了半碗进嘴。

    然后,放下碗,直接用手指捏着一个蟹黄包扔进口里。

    这一串动作,看似极其粗鲁,他做起来,却偏偏让人赏心悦目。

    若不是那双气势十足的丹凤眼里,毫不掩饰的锋利光芒,大概那位盈盈姑娘就直接扑过来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喝粥吃饭,间或还对吃食品头论足一番,真叫个目中无人。

    东方无敌如此就算了,他向来无法无天,连王爷都不能拿他如何。

    只是你夭锦渔有何资格坐在此处扬武扬威?!一个附属小国小世家的二小姐而已。

    陈涵紧挨着陈王妃,小声抱怨,“姑母,您和王爷还没吃好呢,这是谁家的小姐呀,怎么能在王爷面前这么无礼!”

    东方氻从东方无敌进来,就目光淬毒地瞪着他,心里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却奈何不敢当场发难。

    他向来是以孝顺听话的翩翩公子形象,出现在王爷面前的。

    娘的,那样都没整死他,不知哪里出了差错,让他捡回一条狗命,你等着,再有下次机会,一定第一时间就弄死你!

    当然,能让他添堵的时候一定不能放过。

    立即接着陈涵的话尾道:“涵涵可别这么说,世子带来的小姐,怎会不知礼,上门是客,先让他们吃饱,咱们再吃就是了,母妃,儿子说的是不是?”

    陈王妃笑得雅致高贵,轻轻拍拍儿子的手,柔声道:“氻儿向来懂事,说得对,世子难得带朋友上门,咱们稍微一等不算什么。”

    从东方无敌给夭锦渔拉椅子开始,东方战磬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

    到陈王妃这番话落,那脸色简直能拧出墨来了。

    等东方治童言童语来了一句,“这个小姐姐是谁啊?怎么在咱家吃饭?”

    ‘砰’‘稀里哗啦’一连串声音响起,王爷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到饭桌上。

    王爷力道太大,一巴掌下来,梨木桌承受不住,干脆地从中间折成两半,四条腿断了三条。

    上面的杯碟碗盏,全部都跌到地上,摔成一堆碎片,饭菜四溅。

    ‘啊!’

    别人尚可,最多也就裙角鞋子上沾点菜渣。

    那位侧妃一直坐在王爷身边,专心一意喂儿子,冷不防王爷发飙,首当其冲,溅了一脸汤水。

    还有一根青菜,飞到了戴满金钗的发鬓上,一声尖叫,震耳发聩。

    场面太美有点不忍直视。

    夭锦渔端着那盘虾饺,东方无敌一手捏着一个小火烧,两人对视,会心一笑——咱俩果然天生一对。

    两只的笑容落入东方王爷眼里,更火上浇油。

    大手一指,怒喝,“不知羞耻!给本王滚出去!”

    夭锦渔脸色一冷,那手指明晃晃地点着自己,活了三辈子,还没人敢指着她鼻尖骂这四个字的。

    手指一紧,她若把虾饺烀他一脸,不知东方无敌有何想法。

    让她欣慰的是,东方无敌的反应比她想象的更彪悍。

    她虾饺还在手里,他两个灌汤火烧,早已经一路带着疾风,油脂滴滴哒哒,直冲东方战磬的黑脸飞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