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 章 我想找一個人

章节字数:1527  更新时间:18-09-16 2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初次見面,燄璽派一品結界師,天可雲”,天可雲正式的向炎翔打了聲招呼。

    "你好,新生炎翔,請多指教",炎翔這邊也很客氣的回覆了對方。

    "可以問問你為甚麼會想學習結界術嗎?",在兩人小聊了一會後,天可雲好奇的問向了炎翔。

    相對於一般武學,結界學算是相當冷門,很少人願意專心其身投入於此;二來天可雲也聽聞過炎翔在燄璽派入門測試中以驚人的武技重創易氏兄弟,她實在好奇這樣對於武學那麼有天賦的人,怎麼會不急著先設法加入一個適合自己的宗派磨練修行,反而倒是想先學起較冷門的結界術來。

    "如果說只是為了一個蠻膚淺的理由才會想來學習結界術,並非是認真想學好這方面的東西,若我是這樣的人師姊還會願意指導嗎?",炎翔刻意用著一種半似玩笑半似認真的語氣說道。

    "那得看看有多膚淺",天可雲笑了笑的回答著。

    話是這麼說,但她可不覺得一個擁有驚人武學天賦和過人理解能力的人,會為了甚麼不正經的理由,抱著隨便的心態聘請一位高等術士來學習結界術。

    "哈哈",聽了天可雲的回答,炎翔冷不住的笑了兩聲。

    "我想學習結界術只是想用來找一個人(一個不想見到我的人)",即使炎翔面帶微笑的說著這些話,也即使後半句的話沒有說出口,但不知道為甚麼還是能從他的話裡感受到那令人心酸的苦澀感

    "找人?",天可雲感覺事情並不像炎翔表面說的那麼輕鬆簡單。

    "恩,我想找的人在學院裡一道她自己建立的秘境裡,至於那秘境的位置用一般的探測法根本找不到,所以我才會請連師兄幫我聘請一位高等結界師來指導我相關的探測技術,",炎翔主動的向天可雲坦承自己想學習結界術的動機。

    "若是要在學院裡找尋一道秘境地位置,只需要請一位中等以上的結界師幫忙探詢就可以了吧!",探詢秘境空間所在位置的能力是一位普通中等結界師就該擁有的能力,天可雲實在覺得並不用那麼麻煩的聘到一位高等結界師來指導。

    "因為我想靠自己找到她",說這話的同時炎翔的表情和眼神突然變得認真起來。

    天可雲說的話炎翔也不是沒想過,不過先不說臨穎設立的秘境相當複雜和隱密,讓一般的高等結界師都很難探測得到,但就算真有能力高到可以找到臨穎秘境位置的結界師願意幫忙,炎翔可能也不會這麼做。

    可若他真的像這樣靠著別人的能力才能勉強見到她一面,那下一次她再躲了起來,是不是他又要再借助別人的能力才能再見到她。這樣一次復一次,如果哪一天已經沒有了人願意再幫自己的時候,是不是就他就會永遠見不到她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一種人,只要是喜歡的人的事情就會想的特別多,但這些事他只會藏在心裡不會告訴任何人,就算是那些長年相處在身邊情如家人的朋友們也一樣。

    大家可能都會認為他是自找苦吃,明明對方為了喜歡的人總是利用和傷害他,但事後他也總還是笑笑地說著無所謂,繼續想著世上沒有那種捂不熱的石頭,一次又一次的為了她一肩扛起所有的麻煩事,即使到了最後遍體麟傷的總是他也無所謂。

    身旁的大家都會笑他傻,總是勸他趁早放棄這段沒結果的感情,開始尋找下一段戀情,就像一句名言所說的:"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

    也許這些人跟世上大部分的人們都不相信會有那種一輩子的愛情,因為再怎麼轟轟烈烈的感情也總會有平淡的一天,沒有人可以為了一個不曾愛過自己的人,單方面且無條件的付出一輩子。

    但在未來皇家學院內發生的兩件名聞武學界的大事中,那一位男子的事蹟,深深地改變這些人對愛情的看法。

    他不會張揚自己為對方做了多少事,也不會讓對方知道自己為了她失去了多少,就只因為想多看到她的一個笑容;如果她可以和她愛的人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那麼就算這樣的世界裡沒有了自己也無所謂了。

    因為只要她能過得幸福,他便足已。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