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39章 睡一觉解决(求橄榄枝~)

章节字数:3108  更新时间:17-12-20 09: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安然想了想,摇了摇头:“从当时的情况看,赵小花似乎只能操纵很微弱的黑暗力量,如果想要更强,她似乎并不能驾驭……”

    说着,许安然重新跑进工厂里,从方才打斗的地面上找到的最开始赵小花丢下来的一块铁木牌,递给秦少寒。

    “这个铁木牌好像可以储存一部分黑雾的力量,消耗完了就没有,这里面的力量,赵小花是可以驾驭的,后来的那股黑雾怎么来的,有点蹊跷。”

    秦少寒一见那铁木牌,瞳孔一震,这木牌的形状和纹路,非常的眼熟。

    不正是那天爷爷给自己看的金牌纹路一模一样吗?

    只不过一个是铁木作的,一个是紫金作的。

    同时,秦少寒中指上的族戒,在他接触到铁木牌的时候,发出一阵嗡嗡嗡激动的声响。族戒已经认主,秦少寒能清晰的感觉到族戒的躁动不安。

    族戒接触过这股黑暗气息!

    秦少寒几乎可以确定,父母的死,跟这股黑暗力量有莫大的关系。

    他抿着嘴唇将铁木牌收好,随即肃然对许安然道:“安然,下次遇到任何威胁的境况,你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一定不能孤身一人涉险,这股力量,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你知道吗?”

    许安然被秦少寒突然的严肃吓了一跳,但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至于如何处理赵小花和许文成。

    秦少寒就目光就冷了下来,他拨通了何萧萧的电话。

    “萧萧,你现在马上到西郊废旧工业区来一趟,记得带上江映月,晚上我请你们俩吃饭。”

    电话里面的人不干了,抱怨道:“我的祖宗额,你请我吃饭就请我吃饭了,为什么要带上江映月?说吧,秦哥哥额,你有什么事,弟弟我帮你办得保管妥妥帖帖,你别让我找江映月好吗?”

    他哪次找江映月,不是被好好的收拾了一顿?送上门的香饽饽好吧。

    没错,江映月是长的不赖,而且器大活好!

    关键是论家世、论才能、论长相,何萧萧也不差呀!风月场上,谁不知道何萧萧是个只有他玩别人,没有被人玩他的主;谁没事欠操送上门被攻呀!

    秦少寒当然理解何萧萧的苦逼,可是没办法呀,江映月就吃何萧萧的这碟子菜!别的人,他懒得搭理。

    秦少寒早年跟何萧萧就是兄弟、哥俩好,两人竹马竹马一起长大,后来秦少寒病了,何萧萧被家里人送到军中,两人有段时间没有联系。可是抵不过缘分啊,两人这两年居然在国外遇上,那真是强强联合,在国外闯出了一分天地,之后两人觉得国外无趣的很,又一起回国。

    何萧萧也不会因为他的私人原因拒绝秦少寒,毕竟在和江映月的关系中,他其实也不抗拒,只是那人整天冷冰冰的模样,他看的非常不顺眼,小时候在一起玩的时候,江映月就老欺负他,害得他总被爷爷罚,可讨厌他了。

    哪知道他都逃到国外避难了几年,回来之后,江映月居然第一时间逮到他了。软磨硬泡各种手段逼他就范!谁让华京的政商军圈子就这么大呢,江映月枪杆子硬,他何萧萧翻不起这个脸,只好一起Happy一下了。好吧,其实他也爽到了,江映月技术也不错,可他妈的这算神马事?

    “牵涉司法,必须要江映月来摆平。”秦少寒直接说明。

    何萧萧沉默一阵,小声抱怨:“少寒,说起军方,谁能赢得过秦家,谁让你不去……哎,算了,哥们再帮你这次……可是秦哥哥呀,你不能每次都这样逼良为娼,让你兄弟去求江映月这个混蛋呀……”

    话到后面,何萧萧顿时觉得自己就是那被秦少寒这个老鸨逼着接客的苦逼头牌。

    秦少寒突然想,江映月那么一个冷冰冰的人,怎么就喜欢何萧萧这嘴贱的人,他忍不住的轻笑,道:“萧萧,谢谢你了,兄弟我承你的情。”

    “好嘞,兄弟这就赴汤蹈火的去干!”

    何萧萧顿时又恢复了风流潇洒的何萧萧,没有睡一觉不能解决的问题!

    如果有,那就别睡了!

    何况,也不一定要睡,嘿嘿~

    很快,江映月就坐着何萧萧的车子过来了,江映月一下车,秦少寒就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情况。

    “赵家的赵小花,许家的许文成,联合起来,雇佣黑道人员,绑架我妻子,许安然,江副厅长,麻烦你了,守护华京人民的生命安全。”

    江映月朝秦少寒点了点头,算是答应搞定了,随即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许安然。

    “你妻子?”江映月问。

    秦少寒点头,道:“是,经过司法认证的,如假包换。”

    江映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了看许安然,又看了看车子的方向,捏了捏下巴,如有所思。

    也不知道江映月怎么得罪何萧萧了,何萧萧正在生气,不愿下车。

    “秦董,听说你刚接手秦氏集团,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让萧萧来找我。”江映月突然开口。

    秦少寒是个明白人,何萧萧与江映月这么多年纠缠不清,不是孽缘,不能说没有情分,只是可能差一点什么吧。

    他当即笑着点头,道:“好的,就是怕麻烦了江副厅长。”

    “不麻烦,萧萧来找我,我很乐意。”

    江映月言简意赅,对秦家的军方背景,他虽然不清楚详细,但估计比江家,不会差,他不过是一个顺水人情。

    很快,许文成和赵小花就被江映月亲自带走了。

    秦少寒说要请江映月和何萧萧吃饭,江映月拒绝了,笑的一脸阴恻,对着何萧萧道:“我吃萧萧就行了。”

    “……”

    秦少寒无语,总算知道为什么江副厅长为什么搞不定何萧萧了,就算江映月智商高超、体力惊人,可这恋爱中的情商,真是堪忧。

    几天后,秦少寒就在新闻里听说,赵家赵小花被司法鉴定有精神病,送进了警方的养病所养病;而许文成被人唆使从犯,被判刑事拘留。

    总体来说,秦少寒是满意的。

    这天,许安然在医学眼看到这个新闻,正要准备提前回家,却接到了许文亮的电话……

    第三次收到许文亮的电话,许安然明显感觉到许文亮语气的变化。

    许文亮说:“安然,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谈一谈。”

    对于许文亮这次找他的目的,许安然大约是知道的,他也不的赶尽杀绝,所以答应了。

    “可以,许董,正好我也有些事需要跟你商量。”

    最后,两人约在医学院不远的一家餐厅见面。

    许安然到的时候,许文亮已经坐在包厢里面等他了,一个人,身边连个秘书都没有,见许安然进来,他笑着问:“安然,你来了呀,想喝点什么?”

    许安然也不客气,道:“来杯普洱茶。”

    许文亮又点了些果品,服务员倒完茶后,许文亮也不兜圈子,道:“安然啊,前段时间,文成不懂事,惊吓到你了,希望你别见怪。”

    许安然喝了口茶,润了润一天在实验室没喝水的嗓子,道:“我是无妨,不过冲动的人,自然有法律去管束他。”

    许文亮没想到许安然这不给面子,脸色微僵,可是那警察局有人提点说了,要放人可以,要上头开口。

    至于这上头,自然是秦家人打点过的,不买许氏的单。

    许文亮为了弟弟,只好硬着头皮舔着脸开口道:“安然啊,一家人没有隔夜仇,你别跟文成一般见识,关几天他也得到教训了,判刑就不太好了,不如你开开口,就让警局,把人给放了吧。”

    听到这里,许安然是听出了几分韵味了,他话锋一转,笑问:“许董,我们之间明人不说暗话,我可以不计较许文成对我的绑架,甚至可以去警局录口供,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许文亮眼眸一闪,道:“安然是想说你母亲坟墓的事吧?这个……我个人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只是……你知道的,许氏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集团的业绩实在糟糕,员工都快发不出工资了,你看这……”

    许安然急忙抬手打断许文亮的悲情博同情的话,道:“许董,我迁出我母亲的墓之后,许文成马上就可以出来,这笔交易,你做,还是不做,给句痛快话。”

    许文亮见事无转机,只要咬咬牙,点了点头。

    总归是要跟家里老爷子交代的。

    许安然冷哼一声,起身告辞,走到门口时,许安然还是停下了脚步,叹气般开口:“许董,你与其有这么多时间跟我在这博同情,不如让自己的企划团队好好修改一下那个医疗器械项目的企划案,在华京,能接的下秦氏几亿项目的医疗公司并不多,赵家明显已经提前出局,你又何必这样不自信?”

    说完,许安然在许文亮惊讶又不敢相信的眼神中,大步离开了餐厅。

    这番话,也算的报答当年许家安葬母亲的情分吧。

    出了餐厅,许安然给秦少寒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许安然笑着说:“少寒,今晚回家吃饭吗?我让吴妈做你喜欢吃的菜。”

    秦少寒此时正在花店里挑玫瑰花,他一边指点老板娘拿花,一边回道:“好啊,回家啊。”

    不仅回家,还是要他一个惊喜。

    

    作者闲话:

    肥章肥章,求枝枝,明天又要发枝枝了,给月月投吧,打滚求~~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