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旧世。  第七十六章。长安第一日。

章节字数:3993  更新时间:19-07-16 00: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十六话。

    白衣少年简直是怪力,她怎么挣脱也无用,越挣扎反而他力度越大,紧紧箍住了她。

    “主动当诱饵,你真嫌命长?”

    苏沐泠一时想不明白他在气什么,只道:“我命短那也比那群凡人长,不仅长还厚!”

    白衣少年眼睛一眯,问她:“你是死不了么?”

    苏沐泠道:“当然不是,但我是凤凰啊,凤凰是可以浴火重生的,只是会忘记所有罢了。”

    白衣少年见她不挣扎,手也放清了,道:“忘记所有?那与死了有什么区别?”

    “记得一切又怎么能叫重生?”苏沐泠冷静多了,一边与他斗嘴一边思索着,道:“你总抓着我做什么?”

    白衣少年一顿,像是被问到点上了,一下便愣了住了,脑袋里的弦像是啪地一声断了。

    “……我不知道。”他像是问自己却得不出答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恨不能,将你捆在我身上,寸步不离。”

    苏沐泠:“……”

    她心想着,这……这怎么突然就进入了表白心迹的环节了??

    突然门吱呀的一声开了,白衣少年更愣了一分,吓得苏沐泠差点就像翻栏杆跳下去了。

    将抹布放在手上的张妈笑盈盈地走了出来,这次笑得更加热火朝天了,毫不加收敛:

    “白公子看着不食人间烟火,原来喜欢这么‘玩’?哈哈哈可真是个会玩的人。

    但这姑娘可是个雏儿,白公子可得悠着……我的天!”

    张妈方才只是略瞟了一眼,以为只是她们楼中的莺莺燕燕,直到方才与苏沐泠对视一眼,才仔细看了一下苏沐泠。

    张妈眼睛瞪圆,几乎要滚落在地了:“这简直……天仙下凡呐!我这辈子阅人无数也不曾见过……”

    张妈嚷嚷着,一时膝盖软,便要跪下去拜上三两拜。

    苏沐泠连忙扶起她,虽说她凤族是仙籍,但着实不是吃人间供奉的香火,这点虔诚的跪拜对她来说无关紧要。

    白衣少年迷茫了许久,直到张妈确认了苏沐泠是个“人”,而不是天仙下凡后,对着白衣少年道:

    “白公子!怎么‘养人’我也是一把好手,可以来找我取取经啊!老妈子我绝对不留一手!”

    苏沐泠方才解释自己身份时与张妈你一言我一语,大概清楚了张妈的工作,面红耳赤地打断她道:“够了啊张妈!别有的没的就教他,教点好的不行吗?”

    “哎呦,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妈看你实在是生得……‘我见犹怜’!

    这词是这么说的吧?这不才想让白公子好好待你吗?”张妈扯了扯手中的抹布,感觉质感不对,才发现拿的是方才擦桌椅的抹布,连忙从被肚腩挡住几乎看不见的腰带里揪出一块小帕子,道:

    “白公子从前可什么人都没带回来过,来也只带纸笔,涂涂写写的……”

    白衣少年凝了凝眉头,约摸是反应过来了,面上薄红不散,只道:

    “张妈,我择日再与你讨教。现下你不如先去打扫几间平日不用的客房,夜里当有客到。”

    张妈飞快地点头,知晓自己有几分碍事,只道:“那我先去了啊!”

    临走前还与他笑得分外开怀,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白衣少年松了手,他似乎不懂什么叫无地自容,只觉双手无处安放。

    一时无言,苏沐泠终是绷不住笑了出来。笑得白衣少年摸不着头脑,问道:“你笑什么?”

    苏沐泠:“笑公子无名无姓,住在仙界一个破草屋,不谙世事,但救我一命,倒是好心肠。”

    听见好心肠三字,白衣少年干笑两声,没好意思说自己是为了把她卖了才顺路救下她来。

    苏沐泠又说起方才他们的谋划道:“和尚他们于我族也算有些恩情,我不可能袖手旁观。我察觉你不想插手此事,方才化人行揽活做饵。”

    苏沐泠顿了顿,不敢碰自己的胳膊,疼得很,骨头还没长全,虽说能感觉仙蕴在一点点的归来,但着实缓慢。

    不过一想到黎千雪还躺着,她便千百个开心。

    “今夜的事行要万分小心,想让青冥的人土遁地行去带走病弱残。只需引开追兵,那些追兵不过凡人而已,我独行即可。你不必跟来。”

    “我为何不跟?”白衣少年一挽衣袍,道“我救你一命,你没想好如何报答,那你这条命就是我的。若是有个万一,我救你岂不亏了?本都没回。”

    苏沐泠皱了眉头,立马将心里认为白衣少年好心肠的想法打了个叉,问道:“你怎么跟个商人似的?你行商的?”

    “嘶……”白衣少年拿出腰间的一把乌黑的洞箫在手里把玩,这只洞箫却连个配饰也没有。

    白衣少年点头道:“你说的有理,我觉得我可以去行商。”

    而后抬眸看着苏沐泠,久久不说话,看的苏沐泠心惊肉跳,颤颤巍巍地企图缓解氛围,玩笑问道:“看什么啊你?莫非是看上我了?”

    白衣少年缓缓点头,看着眼前的女子,因他点头默认而震惊羞赧,不知自己也起了逗她的心思,抬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一捻,软软的手感和她眼里一汪秋水,都分外迷人。

    白衣少年忍着不笑,反而凝眸凑近一去看她。

    苏沐泠心里的小鹿乱撞,几乎要夺心门而出。

    只听他那不过分严肃,但清亮的声线说:

    “诶,你这是什么脂粉?不如将配方说与我,我找人配制拿去卖,定能赚上一大笔。”

    苏沐泠心里的小鹿当即急刹,险些撞死在心门,她横眉冷竖,瞪着他,颇恨他不解风情,哀怨道:

    “我从不施粉黛。”

    白衣少年惊诧道:

    “不可能,你定是不想告诉我。你放心,我七你三,分你一杯羹,绝不亏待你。”

    苏沐泠:“……”

    苏沐泠气得直瞪眼,想她天生丽质,根本无需妆点。她继承父亲最优秀的一点,莫过于这容貌。

    她自诩四海八荒第二美人,便无人敢称第一。

    居然有人,质疑她的画了脂粉。于她而言,无异于有人指责君王穿的龙袍是假的一样。

    “要不这样吧,我六你四?这可不能再让了啊,我花钱还得找人配脂粉。”

    听他又叨叨,苏沐泠气得脑回路都短了,握住白衣少年的手,将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挼搓道:

    “你看看!若是掉一点脂粉,我这身凤羽给你何妨??”

    白衣少年先是一惊,而后看她气鼓鼓的模样很是有趣,便装傻充愣到底,也不罢手,就顺势揉捏着。

    不过仍是忍不住,扬起嘴角,微眯他的丹凤眼。言笑清浅瞰烟波,公子举世妙无双。

    当苏沐泠沉沦在他的笑意里时,脑袋终于转开了,出口问道:

    “你知我未施粉黛吧?”

    白衣少年心口不一道:

    “并不知晓。”

    苏沐泠:“……”

    好一个少年,装的跟真的似的!!!揩油揩得如此的冠冕堂皇!

    厚颜无耻!

    苏沐泠觉得这次果真是危险得很,连忙化身变回原型,踩在栏杆上。

    未曾想他先是一愣,见到凤凰反而更欢喜了似的,将她抱起捧在怀里,低头在她的绒羽里蹭,还不时嗅一嗅。

    苏沐泠:“……?”

    怎么觉得自己……

    像一只仙门豢养的鸟似的?

    直到夜深,一行十人方才趁着夜色浓重到边郊去,秘密行事。

    那里却依旧是灯火通明,本该歇息的苦役却被鞭打着缓慢移动着。

    不知是第几天没日没夜地挖这护城渠,骨瘦如柴,衣袍早已不完整,鞋子也破了,却没法补。

    出血的的脚底不断透过破了的鞋底与碎石尘土摩擦,人成一排所走过的路都是湿的,一地的血汗。

    有人稍稍慢了些,等待着他的,便是几鞭子和无情的谩骂。

    月色都没有的黑夜,宛若不会有下一个天亮。就算天亮又如何,也无法休息,过劳者死路一条。

    就算没有直接处死他们,却让他们生不如死。

    没人说得出事情的源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人人都能说出个一两件事,比如是大旱十年祈雨无果,是因为一心修道的帝王依旧薨了。

    但让道佛两家从云端跌落谷底的究竟是什么事,却没人说得出来。

    “各自散去,分四路行土遁开路,四人抚弱,三日将垂死病重年幼者带走,待到那些人走后,用一天将人尽数带走。”

    四师弟如是说着,正好他与三位师兄各自带一位师弟可分成四路,而那非道非仙的两人去做诱饵。

    苏沐泠也蹲在灌木后,道:“以我凤鸣为号,保准你们在地下十尺都能听见。”

    大师兄:“地盾行道已通。”

    百里泓:“那各自行动。沐泠妹妹小心行事。”

    白衣少年点头:“无碍,有我在。”

    百里泓:“…………你又不会飞,也不太能打。你别给她添乱就行。”

    苏沐泠点头附议:“听见没?别添乱。”

    小师弟凑到四师兄的面前,道:“四师兄,你开的地道与沐泠姐姐最近了,我可以跟你一起走吗?我想看看凤凰飞天是什么样的。”

    四师兄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迷茫道:“……有什么好看的?你想跟我一道便跟我一道吧。将遁地的行道用术法护好便行。”

    小师弟狠狠地点头:“嗯!”

    得到四师兄答应,他便跟上了四师兄的脚步,一路说着:“我娘亲尚在人世时,曾与我说过,凤羽是吉瑞的东西,可保人平安。”

    “她说,只需那么一片羽,便可保全家安康,长命百岁。”

    “我寻思着,一会若是落了那么一两片,我就寻来,埋在娘坟前。”

    四师兄沉默着,想着人间迷信还真是种类奇多,凤羽这种东西用途大了去了,可独独没有保人安康的作用。

    眼看着青冥弟子各自土遁,苏沐泠掐好了时间,于胸前做出手印,明光即现于指尖。

    她额间那颗墨色石子竟由内发亮,这才发现那并非是墨黑色,而是朱红浓至深处,如血般的红。

    她发如在水中般扬起散开,一身华服上的血污竟渐渐缩小。

    白衣少年眼神微眯,问道:“你做什么?”

    她往敌营散去,犹如一片原野间踏着麦草而过的鬼怪。

    白衣少年在她身后追着,却没有她令人瞩目,他眼看着将要抓到她,只见她轻轻一跃,似仙鹿般灵巧,一身羽衣霓裳,落下闪闪灵光。

    却是她周身仙蕴无法汇聚,落下所化成的明光。

    落到人身上捧在掌心了,才慢慢黯淡消散去。

    最先发现的是一个道士,衣着单薄勉强维系着体面,他见地上有光,还以为是太阳出来了。

    他抬头痴痴的伫立着,鞭子抽在了身上也浑然不觉。

    官兵抽着鞭子骂道:“妈的,手里的活停下来干嘛?欠抽啊?傻呆呆的站着干什么呢?发什么疯呢?”

    官兵见他不言语,见他不知看着什么出神呢,便也抬头望去。

    只见一只明光的凤凰拔地而起,其目朱红如两颗垂暮红日,展翅遮天,一挥翅膀便落了一地星光,美得不可言说。

    它仿佛是东升的旭日,照进人心底,终于为这群被关押的人,带来了希望。

    佛家的弟子们匍匐跪地一拜,颤颤巍巍地念到:“多谢凤族不忘多年恩情。”

    那凤凰悬于空中,垂首看着苍生,卯足了劲,竟发出一声可撼动天地的凤鸣。

    小师弟惊得眼睛也不敢眨,书上说的鲲鹏,化为鸟为鹏,其翼若垂天之云,与之一比也逊色得多。

    凤鸣过后,她冲着众人俯冲而来,她所过之处无人立着,皆被狂风卷得东倒西歪。

    不知是谁先喊的第一声:

    “捉凤凰!”

    群起狂奔,反对的声音不少,但多日没吃饭都哑了嗓子,细弱如蚊蝇,也无力去阻止。

    追逐着凤凰的官兵跑远了,四位师兄弟开始窜出,如同蚂蚁搬家一般,带着一个个性命垂危的人离开。

    第一日,调虎离山计成,救下七十余人,皆暂住吾观青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