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旧世。  第八十四章。谎。

章节字数:3065  更新时间:19-11-08 1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八十四章。谎。

    远在百里外的圆瑛停下了脚步,眼看着地平线上的亮起一道明光,射入云霄之间,本是月明星稀的高朗天空竟突然密布了乌云,云层上暗雷涌动。

    而后,一缕蓝色的幽焰冲天燃起,无数幽冥鬼怪从幽焰中凭空而生,那些来自忘川深潭的鬼怪好不容易抓到机会重现人间,熬过了千百年的黑暗,终于见到了曙光,发出了阵阵令人恶寒的叫吼。

    在这些鬼怪魔胎的嘶鸣声中,参天的火焰焚烧成了一只凤凰的外形,那只焚烧着的淡蓝色的凤凰不慌不忙地在天际周旋一圈,而后才回旋落到那座宝塔之中,随之而落的,还有那些个幽冥中的鬼魅,各个穷凶极恶,食人脑髓,诱人入网。

    彼时尚且不知有什么可以压制住那些鬼魅,人间只说是一场天灾无妄而生。说是无妄,却又的的确确有那么些个前因后果。

    少年花杏却是第二次目睹她重生,宛若新生的少女,身无一物,那头乌黑长发却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白得如同她的羽毛那样,雪似的白发,她轻轻颤动了几下睫羽,那双赤红的眸子再无一物遮掩,她毫无戒备,只是伸手有些好奇的抚上花杏的脸颊,似乎是不等他开口,便把他当成友方去信任。

    她的指尖轻轻抚过他的眉宇,鼻梁,人中,再到唇畔,指腹温柔的摩挲着,一直随着他的喉结起伏。

    花杏声色喑哑,轻咳了两声。

    “嗯?”她只是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我是不是认识你?我觉得好像见过你。”

    她望进那双桃花眼,追问着:

    “你是我什么人?”

    花杏还在愣神的时候,苏沐泠一副不可置否似地说:

    “难道是……仇家?”

    少年花杏一愣,抓住她的手,抵着她的额头,近得能相互听见对方呼吸的声音。

    眼前的少年似乎是急躁了起来,红了眼,反问她:

    “你真想知道?”

    苏沐泠还未反应过来时,他便贴唇而上,蚕食着美味似的压下来。

    她果然不会闭眼,少年花杏如是想着。

    待一吻尽,他抵着她的额头,抱着她的肩膀,眼里尽是赤诚,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的真心:

    “你我,是连理枝,是结发夫妻,是要白头偕老,一世一双人的。”

    苏沐泠还未作态,花杏已经松了手,他说:

    “如果只是说说罢了,你定是不会信我的。你看看你唇上的印记罢。”

    在他们谈话间,他身上的伤口也因就在苏沐泠唇畔的咒法而痊愈了。

    苏沐泠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嘴唇,上面似乎被留了什么咒术,而且不是一般流于表面的术法。

    毕竟浴火重生,无异于脱胎换骨,重生了一次,原先身上带着的东西,如今全都没有了,除非刻印在元神的咒术,那才能陪着她一世一世重生。

    花杏解开了外袍,披在苏沐泠的身上,而后才打量起周围。

    这座塔已经被苏沐泠烧透了,举头便能望到天。他已经不在第六层了,看着建筑的横切面,他估算这约莫是第三层,尚且有可能逃出去。

    他牵起苏沐泠的手,自然而然地仿佛习以为常了,苏沐泠看着这些,仍是有些不习惯。

    这份不习惯却不是因为自己重生了一次的原因,而是觉得眼前人看起来像是高冷得很的样子,不像是会与谁亲昵的模样。

    他带着苏沐泠在塔里找着下楼的方法,但没这么容易的事,这一层便是有些随意移动的”东西”,它们喷着地火,一动不动便无法分辨。

    花杏便是如此数次差点中招,不过总在命悬一线之际,眼疾手快的召唤出藤蔓枝叶来护住苏沐泠,而后召唤树枝像汹涌的海浪般,袭击那些与环境融为一体的鬼东西。

    几个来回后,花杏总算是在墙边找到了通往第二层的台阶。

    苏沐泠拧着眉头问他:

    “那个……夫君你是想去楼下还是想逃出去?”

    听见苏沐泠叫夫君的花杏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下台阶。

    他稳住脚步后,说:

    “自然是逃出去了。”

    苏沐泠看他那哄然红起的耳廓,隐隐觉得有些怪,不过却也有些令人疼爱之感。

    苏沐泠拽住他,笑着说:“你早些说便是了。”

    只见苏沐泠只手伸出袖外,抵着墙面,口中念念有词,她苍苍白发无风而动,掌心形成了一道圆形的金光,一听咻的一声,法器般的高塔的墙,竟硬是被苏沐泠用术法开了个大洞。

    那墙面被击飞到远不知何方。

    这折腾了一夜终是醒来了日出的一天,紫气东来的云天,苏沐泠回眸对他伸出了手:

    “走吧,你想去哪?”

    花杏紧了紧手,而后松开,从暗处走了出来,晨光熹微洒在她的身上,他将手交付,总算有朝一日,在青天白日下,与她并肩而行。

    “去凤族见你父君吧。”

    花杏如是说着,想起了逴龙,心里不快且不安。

    哪只在下头等着他们的,却是洛希喜欢的那个小和尚——定庵。

    他在塔前捶打着门,不时小心翼翼的看一看周围,确认旁人都不敢靠近后,才又使劲捶打了起来。

    花杏一挑手,枝叶从定庵脚下突然萌芽,见到阳光的瞬间攀爬缠绕上了定庵,定庵想抽回腿已经来不及,他惊恐地看着从塔的另外一侧走出来的两人。

    他盯着苏沐泠好半天才认出了她来,连忙变了脸色,又看她身旁的少年,不是熟悉的人,相当不淡定,连忙喊道:

    “苏沐泠!苏姑娘!我是定庵啊!”

    花杏静静地看着定庵,看他怎么挣扎,而苏沐泠歪着脑袋,一看定庵便觉这人铁定是个铁憨憨。

    “你自然是定庵了,你与逴龙一伙的时候,泠儿曾唤过你名字。”

    花杏冷眼相待,看得定庵冷汗直冒。

    “不啊!苏姑娘!你在这里的几日,与青冥派的弟子们一同练手营救与己无关的凡人!你告诉我凤凰在重生时,只有这座塔不会波及,因你的流火会使方圆数里内,皆寸草不生!”

    “苏姑娘!你让我一定要藏起来,并且将事情原委第一时间告知你一切……但你身旁这位,我却并不相识,不知此人是好是坏,姑娘务必权衡一下。”

    不知是好是坏,听闻这句话,花杏自己也开始矛盾了,相比心急火燎的定庵不断说着那些他不清楚的,却是苏沐泠愿意为之付出性命的道义,他的出现显得太过单薄。

    苏沐泠看着定庵,直觉让她相信定庵,可心里却总说着眼前的少年,说的或许,也是真话。

    苏沐泠贴在花杏的身后,双手环着他,他在微微地颤抖着。

    她安然不动的看着花杏的后颈,思付了片刻,埋头在他后背,闷声道:

    “我信他。”

    而后从花杏身侧与手臂的缝隙中,冒出脑袋,看着定庵那面如死灰的模样,看来自己果真是对他危言耸听,带有些歉意的同他笑了笑:

    “可我听出来了,你也没有说谎。所以还烦请你好好说说,我原先决计做什么?”

    而魔族那头,苏德宜已经乱成一锅粥,老魔君听闻后,都还未与苏德宜争吵便夺门而出,就放下一句狠话:

    “我心肝宝贝外孙女要有个好歹!你也准备从容赴死,别到时候搞的太难看了。”

    这么个坐镇魔族的上了年纪的老魔君就这么堂而皇之仿佛自己还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似的冲了出去。

    “哎哟妈呀我的老丈人!您多大岁数了可别折腾了!有个好歹这魔族可该怎么办呀!”

    苏德宜如是嚎着,原想化成原型拦住老魔君,可他护体金光却是老魔君魔族子民来说,却会危及性命。

    就在此时,有一人影在空气中划开一道界限,界限中能看见全然不同景色,终是扩大成一面梳妆镜般大小的结界,上面的人影渐渐浮现,那人气宇轩昂,眉宇有一股阴郁之气,像是有什么心事。

    三人人一对眼便相互认了出来:

    “天帝!”

    苏德宜的发妻如是唤了出声,也同她夫君一般屈膝跪下。

    “徳宜兄,嫂子,休要多礼。”

    天帝烛九阴打量了一番他们身后的景色,那阴森不见天日的魔族与地府比邻,却是一个苍白无色,一个暗不见光,只有那地底流淌的熔岩作为引路的明灯。而他们站的位置是老魔君所建立的城池高墙上,那足有人百余倍高度的建筑着实令人过目难忘。

    “你在魔族?那有些不好办了。”

    天帝难得露出为难的神色,甚至在徳宜妻子还在场的时候,苏德宜不由得问:

    “什么事?你说,等我找到沐泠立马赶过去!”

    天帝沉眉道:“我找到她了。”

    他如是说着,在苏德宜夫妻面前侧了,让他们尽情看向他身后的景色,吞云吐雾狂风不止不息,电闪雷鸣也像是不知倦怠为何物。

    “这……是一道结界禁地?”苏德宜如是猜想着,可答案总超出他的预期。

    “是。”天帝启唇,看着眼前的景色,苏德宜看不到他的脸色,只能看见他的嘴唇张开闭合。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确实焦急,只听他道:“是归墟天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