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命犯桃花千里姻缘一线牵  十八、别生枝节

章节字数:2155  更新时间:17-12-07 15: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凰未料会有人上台挑衅,一连几个动作都以防为主,女子步步紧逼,动作伶俐干练,一条及腰长发紧束高耸,随着身姿的左右晃动上下翻飞。

    陈嘉尧使劲擦亮一双黑眸,才看清台上女子模样,当下失色脱口道:“萍儿!”

    原来台上女子正是上回光顾陈记酒坊的艳丽少女,此时一身劲装显得她别有一番英武韵味。台下不少雄性动物都睁大双眼,细细上下打量起少女曼妙婀娜的身姿,又蠢蠢欲动,相互打听起少女的身份。

    二人身形不断交互闪现,七凰毫不退让,并未因其性别而有一丝松懈,身形流动之际,高挂的灯笼里火影摇曳,忽明忽暗。历年剑舞游会从未出现如此形势,现下场上一片唏嘘,除了高声道好的,还有大声调戏杨萍儿的,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萧代菱看陈嘉尧神情忧切,方知与那少女关系匪浅,怕他不便透露,也不急着询问,只与温庭筠相视一笑。

    庭筠见他香肤柔泽,素质参红,抑制不住心中那抹荡漾之情,只轻声念道:“夭夭桃李花,灼灼有辉光。悦怿若九春,磬折似秋霜。”流盼发姿媚,言笑吐芬芳。携手等欢爱,宿昔同衾裳。此诗乃魏时阮籍赞美安陵与龙阳二君之作,只是剩下两句不甚直白,庭筠自然不念。

    萧代菱没念过书,听他文艺了两句,也不知他所云何事,只以为庭筠也是欣赏那女子丰姿,当下抚弄发丝,点头浅笑。

    却不知在庭筠眼里又是一番清丽脱俗之风韵。

    已而,台上舞剑之势已如电光迅疾猛烈,女子一脚抬高,刚想直击七凰面门,却被那厮抢了先机,一手握住她长腿,猛地一扳,只听杨萍儿痛呼一声,直直栽了下去。

    众人一阵唏嘘,七凰还以为是褒奖,傻不愣登向四面八方拱手作揖以示谦逊。却不知杨萍儿侧身在地动弹不得,此时已疼得死去活来,不得出声。台上掌灯的一个小伙见势生怕出人命,赶紧跑下台,飞奔了去找大夫。

    陈掌柜脸色惨白,急急推开众人往台上挤,口中直嚷嚷“萍儿”二字。萧代菱心道不好,张口便骂:“这该死莽夫,才闯了祸,现下又作死!”后撇下身边庭筠,随即也跟了过去。

    这厢七凰见陈掌柜火急火燎爬上台,不明就里,又见他扑到女子面前失声痛呼,只觉怪矣。便先掸掸衣袖上黏附的一层尘土,待凑过去看清女子面容,方忆起上回酒坊之事。

    杨萍儿疼得花容失色,泪眼朦胧,待到陈嘉尧急切搂过自己不停喊那两个字,轻喊“尧哥”,倏地哭得梨花带雨。

    有人认出七凰,当即大喊:“是他!昨日还在陈记酒坊伤人被打了三十大板!”言毕,台下看客纷纷破口大骂,只道这人祸害群众,扰乱治安,吵着要报官抓他。

    那厮虽不谙人情,不精察言观色,但也看出事态不妙。他剑眉轻蹙,双唇抿成直线,俊朗的脸庞染上一丝阴郁,杵在一旁进退不是,颇有骑虎难下之态。

    萧代菱思忖杨萍儿压在身下的手臂必定重伤,等不了大夫来。他凝神屏气,袖口下两支纤指猛地一动,那满脸泪痕的杨萍儿随即倒头晕厥过去。

    陈嘉尧一见怀中人儿没了声,吓得浑身发软,冷汗直淌。只听萧代菱沉声道:“姑娘休克,等不了大夫,陈掌柜若是信得过淼淼医术,便将她交付于我。”

    陈嘉尧卧房房门紧闭了一炷香功夫,萧代菱和七凰才从里面出来。

    “姑娘已无大碍,只需静养半月方可恢复。”萧代菱额前满是豆大汗珠,不断顺延完美脸廓往下淌,又于精致颔处汇聚,滴落在微微敞开的前襟。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抬手擦汗,又轻轻撸起宽大轻薄的长袖,露出半截藕臂,顿时一股幽幽的芬芳散发出来,清新怡人。

    陈嘉尧双眼通红,一见他身后七凰便火气上涌,本想扑过去猛击一拳,却硬生生憋了回去,随即冲进卧房探看萍儿。

    庭筠早已准备好手巾,见佳人出来时香汗淋漓,赶忙伸手递上。面色忧切道:“公子劳累,去客房歇息便是。”

    萧代菱接过手巾,面色疲惫,牵起一丝暖笑道:“有劳飞卿关照,”擦汗之余,不忘斜眼瞪肇事者,提高语调没好气道,“多亏某人功德,今日我才得以显露一手呢~~~”

    七凰两手背后,面不改色,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只有眉间挂着稍许细密汗珠。

    杨萍儿跌得不轻,除肩关节脱位外,髋关节处也受了伤。萧代菱只是一枚桃花小妖,哪儿来的医术,方才二人在卧房又是给她伤处念咒法,又是输真气,能使上的神力都尽数用了,方逼得脱节部位复了原位,只还不知灵光不灵光。

    七凰径直坐在院中小椅上,闭目养神。怎的说也算是天神,道行自然比萧代菱高两截,在救人的过程里老老实实参了一脚,也费了不少气力。

    每每伤了元气,萧代菱自然是要找男人补充精力,再者,今日本就要去与那小生翻云覆雨,现下身子正虚,是吸收阳气的最好时机。

    他还了温庭筠手巾,以休息为由,先行告辞。庭筠心下不舍,却不见陈嘉尧身影,也奈何不了只得让他先走。

    倒是七凰不急着起身,旁若无人似地四仰八叉靠在竹椅上。温庭筠从上到下细细打量他,只觉好好一副长相,偏被一脑袋愚钝木讷给作践。又想到自己,他轻轻抚摸脸颊,当下深深叹息一声,苦笑着摇头。

    奈何天不幸,顾影凄自怜。

    萧代菱这厢正与桂苑小生干柴烈火,如胶似漆,小屋里被一阵阵急促响亮的吟|哦声充斥着,又伴随着剧烈动作产生的渍渍水声,萧代菱白嫩藕臂紧紧攀附身上急吼吼的玉面公子,媚眼迷乱,红唇微启,正腾云驾雾,欲仙欲死中。

    他双股夹紧仰面享受,只觉男子一阵疯狂动作,又听其猛地低吼,便一泻千里。

    那男子挥汗如雨,长叹一声,筋骨疲惫方慢慢从萧代菱酥软的身子上滑到一边,睁眼便惊吓大叫,“噔”地滚落在地,已而地上便湿了一片。

    萧代菱不满地抬眼,直直对上床前七凰一双泰然自若的漆黑星眸,先是一惊,随即怒火爆涌,狠狠骂了声:“狗娘养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