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命犯桃花千里姻缘一线牵  二十三、洞若观火

章节字数:2351  更新时间:17-12-10 1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七凰今儿算是做了件大好事儿,虽说干店里杂七杂八的活都能弄得一团糟,不过他抓野兔的本领可不小。

    戌时之初,店里宾客又多了,大多是赴厢房内的晚宴。金掌柜乐呵呵招呼吃酒的进门,不断往楼上厢房引,小厮们都忙碌着去服侍厢房里的客人——七凰也不例外。

    如今百姓人家酒楼又新添了一道佳肴,便是那香烤整兔,所有的原料皆是城外山里抓来的野兔子,现杀现烤,配以特制酱料,新鲜美味,吸引了不少新客。

    七凰心中颇为得意,连端盘子上菜时都比寻常抖擞了不少精神。

    原是今日午时来了个富家子弟,直嚷嚷着要吃兔肉,还说若是吃不着便砸了店的招牌。

    这可把人急坏了,店里主打鸡鸭鹅羊肉,却不曾烹兔为食,金掌柜刚满头大汗要找人去逮一只,七凰便自告奋勇出动。

    这对他来说可不就是小菜一碟,到了林子里便一通运用神力,一下逮了一麻袋回来,把金掌柜给激动得笑开了一朵朵桃花。

    他又凭着当初陈嘉尧烹烤兔肉的印象,指点了几个大厨子以火烤为佳,使那公子哥儿吃得眉开眼笑,满嘴流油,直夸这家店名不虚传。

    自此,金鹏便推出香烤整兔一菜,下午申时,宾客纷纷闻讯赶来要好好尝尝这道佳肴,随后来人络绎不绝,直到此刻,七凰又和一群小厮丫头不停忙碌了。

    他方收拾了几个脏盘子准备下楼,便见以伍相彦为首的一行人谈笑着欲往二楼走,又冷不丁瞥见萧代菱跟在他后面,正和熟人温庭筠眉来眼去。见七凰迎面而来,伍相彦似眼熟顿了身形,匆匆打量他一眼,又应着小厮指引往前面一个厢房走,萧代菱笑盈盈和温庭筠细语,瞟他一眼便走过去,头也不回。

    七凰也没往心里去,只撇撇嘴似无谓。

    随后他去别的厢房忙活,只到了后面人手不够被调去伍相彦包下的那间。

    进去的时候,几个人正相互恭维敬酒,多数是冲着伍相彦祝诞。只是不足而立一个小生辰,他也没那么多礼节,只本着大家伙团聚的意图置办了一桌晚宴,现下正开怀畅饮。

    七凰对他印象很好,这回再见自然免不了又想给他斟酒。他凑过去从桌上拿起酒壶,温庭筠才一眼认出他,当即笑道:“兄台原来又在此做了活计,前天子钰还询问你来着。”席上人一听,都转移了注意,大眼小眼纷纷看他去。

    伍相彦好似看出他,刚想发话,便听萧代菱柔声道:“是呢,先前给陈掌柜添了不少麻烦,自然不可久留,我就给他找这儿来了,”说着,侧脸对温庭筠笑,“不知萍姑娘身子如何了?”

    庭筠莞尔:“萍儿翌日便被子钰送回府中,近期只躺着修养,”他顿了顿,看看七凰,又道,“子钰兄早不怪小七兄弟,不必担忧。”

    七凰斜眼,手中酒壶顿在伍相彦酒杯上方,眼看这两人旁若无人快拉起家常,他便自顾给伍相彦斟酒,又闻伍相彦朗声打断这两人:“呵呵——大家快些吃菜才是,待散了宴咱们再去湖上画舫尽兴了岂非更好。”说着,手势文雅从盘中夹了块兔腿肉,轻轻放在身边萧代菱碗中,其间,柔情似水看着他嫣言巧笑顾盼神飞的脸,恻隐之情,不言而喻。

    桌上其他几个人都相视暗笑,或喝酒吃菜,或靠近了窃窃私语。

    萧代菱胡乱嬉笑以饰尴尬,又叫过七凰来斟酒。后者倒不理他,兀自从袖口掏出酒杯倒酒,一手抚杯身,一手托底去敬伍相彦。萧代菱真真怀疑这厮是看中他了,回回见了他都是一副狗腿巴结样,指望对方给好处似的,当即桃花眼一转,偷偷翻了个白眼。

    作为寿星,被店里小厮敬酒自然大方接受,心下总觉着七凰面熟,酒杯中葡萄酒尽数下了肚,方想起此人。

    他记得这是淼淼家的新姘头,上回一身浓妆艳抹的装扮,现下却一副阳刚俊朗的模样,怎的又跑这儿做小工——胡乱思忖着,又轻笑仰头喝下第二杯。

    金掌柜火急火燎跑过来招呼伍相彦,见一行人刚欲离席,赶紧眉开眼笑凑上去:“嘿嘿,伍爷,方才有事怠慢了,这厢特来贺寿!”说着,肥胖的身子稍欠,很随意拱手作揖。

    伍相彦也只和他客套客套,见其一双贼眼滑溜溜死瞅着萧代菱,轻声咳了两下方唤其回神。

    他们出门的时候,金鹏屁颠屁颠跟在后面,手一招示意七凰他们几个小厮跟出去送送,那厮确是跟出去了,谁知跟了出去竟不回来了,金鹏又急急跑出去叫他,熟料早没了人影。

    画舫烟中浅,青阳日际微。

    一艘装饰华丽的小船飘荡湖中央,内里烛光摇曳,有歌女演奏琵琶,曲调悠扬婉转,又不时传出缠绵凄美的歌声。伍相彦正坐船中央一张雕刻精致小方桌旁与人博弈,对面便是温庭筠。

    他正手执黑子思忖该走哪步,伍相彦抬眼瞄他,嘴角挂了丝得意浅笑。同行的人都在一旁围观,只有萧代菱对此一窍不通,还得秀眉紧锁,装作低头沉思之态,实在不易。

    有人提议让那弹琴歌女用温庭筠所作诗词助兴,恰也给庭筠理清定棋头绪的时间。

    “我看飞卿那首《菩萨蛮》甚好,不如姑娘就此一曲,如何?”伍相彦见温庭筠被棋局困住,不免心生争夺快意,又悠然自得发话。

    庭筠本并不注重棋局结果,倒在意萧代菱对他的看法,此刻陷入僵局,自然懒得去理周围环境变换,便随了他们几个去,当下点头赞同。

    七凰正趴在舫顶上,偷偷伸出一个头朝里面巴望。他方才听伍相彦说要去湖上画舫游玩,好奇心又上来,也不管金鹏找他算账,悄悄随他们跟了过来。他观望棋局已久,从最初的三劫循环循环到现下的僵局,都跟着棋手的步子走,后一眼看到萧代菱昏昏欲睡的神情,不禁心下鄙夷。

    ……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

    新帖旧罗襦,双双金鹧鸪……

    歌女轻拨细弦,赛雪香肩微透轻纱,将诗词来回循环了几遍,声音凄婉动人,缠绵悱恻。

    其中有人即兴沉声吟诵《琵琶行》之词:“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绿腰。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词曲听来甚是唯美,李某不觉感慨万千——说来便是飞卿之词甚佳啊……”言罢,其他几个人纷纷赞赏,倒是弄得庭筠思绪如一团乱麻了。

    他一咬牙,松了手中黑子,为难道:“飞卿棋艺不佳,便于此甘拜下风。”又输了,他微微侧脸去看萧代菱,哪知那人竟眯眼睡着了。

    伍相彦早便料到这局温庭筠定输,浅笑之际,余光也瞥见萧代菱,嘴角轻扯朗声道:“早闻淼淼棋艺精湛,看我等棋局竟打了盹去,今日定是要见识一番才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