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命犯桃花千里姻缘一线牵  二十五、搭桥牵线

章节字数:2634  更新时间:17-12-11 09: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却说七凰被萧代菱一副吹胡瞪眼样挫磨,却没多大反应,只懒懒躺着翘腿,轻轻晃动,好似不见这人一般。

    萧代菱心下不快,拉长脖子刚想训他去,却见伍相彦从舫内踱步而来,一手递过小碗,眯眼笑道:“天凉,既是在外赏景,吃了这温酒,肚子也暖和。”

    萧代菱忙改了面色,感激接过小碗,摸着热乎,面带微羞轻声笑应:“多谢哥哥关心,今日哥哥小寿,淼淼也未准备贺礼,”说着,另一只手从托碗袖口掏出一支红桃花,嘻嘻笑,“小弟以此相敬,可介否?”

    伍相彦接过桃枝笑而不语,见他明眸皓齿,一颦一笑充满韵味,心下实在难耐得急切想要一亲芳泽。

    萧代菱轻轻抿了甜酒,又喝了两口,心中不禁荡开一圈圈涟漪,抬眼看伍相彦满眼情意绵绵,当即心头小鹿乱撞,刻意低眉回避。

    七凰见此情状,都没细想,伸手便操控起萧代菱。后者猝不及防,捧着个小碗径直往伍相彦怀里扑,半碗甜酒只洒得对方前襟湿了一片。

    萧代菱吓坏了,瞪大个双眼赶紧站直把小碗朝旁一扔,用宽大袖口给他擦前襟,边道:“小弟实非有意!忘哥哥见谅!”

    伍相彦不明就里,却见那双白手在眼前乱晃,又心生愉悦:“哪里,无心之失不为过……”他低头看萧代菱满是慌张的精致脸蛋,不禁轻笑起来。

    七凰又是一动手指,萧代菱便兀地张开手臂,一把抱住伍相彦,脑袋结结实实靠在他胸膛上,害得他本人不由又是一声惊呼。

    伍相彦也是意想不到,美人投怀送抱这事于他只是司空寻常,但萧代菱如此还是头一遭,自然淡定不得,于是,他还没等萧代菱急急推开便轻轻搂住怀中纤腰。

    七凰看了心中贼舒坦,又动动手指,那厢萧代菱便猛地抬头,对上伍相彦满是笑意的鹰眼。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腮凝新荔,鼻腻鹅脂。萧代菱一副慌张的神情倒是增添了不少楚楚可怜的味道,伍相彦一时心生强烈爱怜之意,缓缓低头只想含住那双娇艳小巧的红唇。

    七凰余光瞥见温庭筠走过来,心下不悦,还没等他开口打断这含情脉脉的一对,便伸手隔空将他向旁边一推,只听“噗通”又伴随一声惊呼,人已下了水。

    奈何动静实在大,舫里的人都闻声赶来,萧代菱和伍相彦自然冲过去,看了水里直“哗哗”扑腾的人,大惊失色,船上人一阵手忙脚乱才把他给拉船上来。

    此刻,温庭筠正止不住打颤,只穿亵裤,裹着伍相彦的大披风坐在舫中,不时打两个喷嚏,心中凌乱不堪。他方才本想出来找萧代菱,却无故被一股无形之力推入水中,又见众人慌忙跑过来大呼小叫的,心中自然尴尬不已,当下憋得面红耳赤。

    萧代菱知他难堪,端过一碗热酒,欠身柔声道:“喝了吧,待人一会儿拿了干衣裳来就回去。”

    庭筠见他一双秋波大眼直直注视自己,毫无鄙夷之意,不禁莞尔,声音略哑:“嗯——今日温某出丑,扫了诸位兴致,实在自责。”

    萧代菱眉毛弯弯,刚想安慰,便听伍相彦接道:“飞卿多心了,只是意外,何来扫兴之说,只要人全无大碍便好,”说着,轻轻笑了两声,转而冲萧代菱狡黠眨眨眼,见后者娇羞低眉,又道,“一会儿散了,伍某顺道送公子回去,诸位回府路上悉心着些才是。”

    众人心中了然,只温庭筠听他这话,心下难免一惊。伍相彦明目张胆以此示众,显然告诫他们,萧代菱是他的人。虽不知二人何时互诉衷肠,庭筠心中也楞不是滋味。当下强颜欢笑,抬头看那伊人正温和看着自己,直觉相知恨晚,未早些与他结识。

    萧代菱早知是那害人精从中作梗,气不打一处来,却也不能十分显出,只狠狠瞪船顶,却又不见了那厮踪影。

    伍相彦从未去过萧代菱居所,一直好奇这样的佳人到底所居何处。

    他多次提到要去拜访萧代菱,总被婉言相拒,这次再拒,便是不通情面,萧代菱又如何忍心,只得勉强答应了先。

    路上听说要出城,伍相彦更好奇了,既是城外,他又每至人定时才回去,自安史之乱后,那城门早非全天开放,他倒是怎么出去的——

    “爬出去的喽!”萧代菱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嘻嘻哈哈又想把话题往别处扯。

    伍相彦半信半疑,东大街早没了什么店做生意,二人行至东大门,只有城门上两束小吏守夜用的火把摇曳着火光,在漆黑偌大的城中显得真真微不足道。

    萧代菱暗自咋舌,平日只用瞬影移形之术便无所不至,现下看那数十米高的城门,心知上面又有人把守,不禁后悔吹破了牛皮。

    伍相彦重新打量他单薄纤弱的身躯,不禁轻笑:“哥哥这次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爬出去的……”

    萧代菱讪笑,正暗骂自己不该草率答应伍相彦,身体却突地不受了控制,直直顺了城门前右边一道阶梯飞奔而上,一阵风似地绕过守卫躲到角落暗处,其间却无丝毫声响。

    伍相彦看上面又甩下两根粗壮麻绳,有些信了萧代菱的话,不禁扯扯嘴角,徒手拽住绳子,刚想使劲往上攀附,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带了上去。

    看见萧代菱黑暗中笑嘻嘻的明眸,伍相彦才全信了他。

    “看不出你气力很大。”两人一一落地,伍相彦松开麻绳,轻轻一拽,绳子整根便轻轻落地,他掸掸长袍上黏附的灰尘,对萧代菱微笑道。

    后者抬头看那高大城门,不禁吐吐小舌,心中总算松了口气。暗忖着那厮还算讲义气,嘿嘿笑了两声。

    待两人进了孤山林子,伍相彦总觉周围漆黑一片阴森森,阵阵阴风肆无忌惮拂过竹林,发出声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动静。

    他四下看看,拉住前方蹦跶欢快的萧代菱,轻声问道:“你隐居在此?”

    萧代菱斜眼:“还没到呢!”他看出伍相彦开始疑神疑鬼的神情,又开始嗤嗤笑出来,“哥哥是怕了吧?”

    伍相彦握紧了他一只柔软温暖的手,撇嘴轻轻道:“是啊,怕你变成妖精把我吃了。”这么一说,又惹得萧代菱一阵嗤笑——就这情境,可不是么!

    萧代菱又刻意狼嚎鬼叫吓他,又一惊一乍指着林中某处大叫“啊!鬼!!!”

    伍相彦哪儿会上他当,一手轻敲他脑袋,一手又握紧了那只柔嫩纤手,心中溢满愉悦又有悸动之情上涌。

    到了桃花林,伍相彦才一阵感叹,他还不知在这竹林深处有这偌大的桃花林。当即称赞萧代菱有眼界,后者又乐呵乐呵嗤嗤笑起来。

    拉着伍相彦,萧代菱一路蹦跶到屋前,上一刻还见房里烛影摇曳,下一刻屋里便一瞬黑了下去。他悻悻看身后人,好在精神都集中在他身上,没注意屋里变化。

    伍相彦轻笑:“你还弄个世外桃园享受清净,倒是别有一番意趣。”

    “那是,小弟自——”他知七凰识相躲起来,便径直开房门,却没料到屋内天翻地覆变化了一番,当下瞠目结舌。

    呵呵——这哪是他原先淳朴简单的小屋——

    四面墙上挂满各式各样绘制精良,栩栩如生的风月图,屋正中央摆放茶壶的桃木桌上,放了一整套性质特别的大小工具和各种包装精致漂亮的小瓷瓶,小木板床上铺了层新锦织床单,还有萧代菱的软榻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桃花瓣,而原本该放在原处的物件,都被挪到了两边长椅上——呵呵——可不正仿照了先前青楼厢房内部陈设么!!

    伍相彦只笑得一脸风轻云淡,轻声道:“真是一如淼淼之风,哥哥算是见识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