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命犯桃花千里姻缘一线牵  三十一、浮光掠影

章节字数:2684  更新时间:17-12-14 0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待到黄昏时分末了,七凰正整理桌凳,便被一哥们儿叫去洗碟刷碗。他在古井边连打了好几桶清水,才估摸着够用。只是眼神一晃总觉井里有星星点点亮光,凑近了细看又无,便不放在心上。

    脏碗碟不多,他原在酒楼学了些皮毛,倒是能搞出个名堂来。他一阵洗洗刷刷,用了些许皂角果屑好生浸泡了才洗净了油污,又小心翼翼将其堆叠起放了案台上,才算大功告成。那伙计回伙房看了碗碟分类堆叠得甚好,不禁找了七凰呵呵呵地一阵夸奖。

    入了人定之时,那厮见楼下没什么事儿来做,又去井边打水洗漱了才回房。小六笑他急着去梦|淫,七凰自然不懂,瞟他一眼便去楼上屋里休息了。

    城外驿站到了晚上经过的人也早进了客栈休息,待第二日好早些启程赶路。七凰睡得早,是夜不知几更,又莫名醒了,脑袋里杂七杂八的事儿胡乱冒出来,倒不像平日的他。记起小六白天说的话,又不懂为何要把那话放进女人洞里,他倒对男女之事想入非非了起来。

    正想着改天去找个姑娘问问,便听了窗外传来一阵阵微弱的抽泣声,仔细听了倒是细细软软的女人声音。

    七凰睡不着,正巧了没事做,便起身推开窗户往外张望。却不见人影,只是声音似从近处传来,呜呜咽咽好不凄凉。

    若是平日里,再大动静他也不闻不问,只是今日有了闲情逸致,便想出去晃荡晃荡。想着,七凰穿好衣服踏了鞋,都不开房门下楼,径直从窗户飘了出去。

    他缓缓从空而降,听了那哭声由远及近,才发觉是从井中传出。

    他自然不怕窜出什么妖魔鬼怪,只顾傻愣愣往井中看,近圆的明月伴了那些闪闪亮光在水中晃动。

    抽泣声渐渐小下去,正如哭累了一般,停歇一会儿又响亮起来。七凰自然好奇,又觉这声音过于悲切,不禁轻轻开口道:“别……哭。”

    那声音戛然而止,久晌不见回应,七凰又狐疑往里看,却见点点亮光还在,又轻轻问:“哭……什么?”

    井里沉寂了半晌,才传出弱弱的女声,带着重重的鼻音道:“与你何干?”言毕,又间间断断呜咽起来。

    七凰心下不解,睁着双漆黑明眸直勾勾朝井里望,一字一字道:“看……不见……你。”

    那抽泣声又停了,顿了顿冷声道:“给你看作甚,我只想给青哥看。”

    “谁……青哥?”

    “我最欢喜的人——你管不着!”已而哭声已止,倒是鼻音还在,又时不时轻叹一声。

    “什么……叫欢……喜?”

    “……你必定没有欢喜的人了……不然怎会不懂这滋味?”

    “滋……味?”

    “不想和你浑说,走开,让我哭一会儿!”

    “别哭——和我……说。”

    “说什么,说什么是欢喜?”

    “嗯。”

    那声音停了好久,才又传上来:“傻子……见了自己欢喜的人,总想笑,会脸红,想亲近他,牵他手,和他说话,见不得他与别人好,想让他只觉着我美,还想和他过活一辈子——啊——可如今我不美呜呜呜呜呜……”井底的声音有了波澜,渐渐的又转为小小的抽泣声。

    七凰净听她哭,那声音在偌大的野外显得格外诡异,却惊醒不了一行熟睡中的人。他不能领会其中奥妙,自然理解不了,只接着问她:“你……不美?”

    “……嗯……母亲让我穿红衫子,大姐让我穿靛衫子,父亲让我穿绛衫子,二哥让我穿青衫子,可青哥都穿素袍,我也想穿素衫子——遂都不知穿什么了……自然不美呐!”

    “那……不穿……衫子——最……美。”

    他这么一说,井底突然传来一阵阵咯咯笑声,七凰正疑惑,又听下面痛苦抽泣起来,边哭还边念叨:“你不懂……我还不知做甚样的发髻,戴甚样的首饰珠宝,不知穿甚样的布鞋——呜呜呜……我还怕青哥再不回来了……”

    在七凰眼中,她所哭泣所担心的都算屁大点的事,根本不值得伤神烦恼。他剑眉轻蹙,趴在井口小声问她:“青……哥谁?你……谁?”

    那抽泣声渐渐消下去,等了半晌,没人再回应了他,七凰一头雾水,却也等不了再有人同他讲话,只得默默起身,又飘回屋里,直挺挺躺在床上没一刻儿功夫便着了。

    翌日,小六进七凰屋子叫他起身,见那厮笔直仰躺着一动不动,嘻嘻哈哈拈了他一撮碎发在他面上轻轻搔弄,戳戳眼皮儿,戳戳鼻孔,戳戳耳廓也不见他醒。遂从桌上拿了颗糖球,掰开那闭合得紧紧的嘴巴,咚地塞了进去,笑得贼欢生。

    还别说,七凰口鼻中一化开香甜糖果味竟也醒了,楞楞睁着双黑眸子看床顶。

    小六乐呵呵逗他:“你再不睁眼,我又得吓个半死了。谁像你睡个觉还直挺挺躺着和石头桩子一般,连个呼气都没,真是怪人。”

    七凰瞥他一眼,直直坐起身子,咔嚓咔嚓把嘴里那颗糖球嚼碎。小六轻轻一拍他床板,直起腰道:“快些去楼下把地扫扫,桌子都收拾干净了,你且大意整整别让大伙觉着你无所事事就行。”完了走的时候,又从桌上顺了颗糖球扔自己嘴里,出去了门也不关,哼着小曲儿下楼去。

    楼下传来人们杂七杂八的动静,咋咋呼呼讲话大笑又有上下楼梯噔噔声,惹得方睡醒的七凰心烦蹙眉起来。他伸手朝门一指,那门板便兀自“砰”地关上。

    等他磨磨蹭蹭下楼了,大伙儿可都忙着七嘴八舌侃闲事,小六见他下来了连伸手招呼他扫地。一同往常,七凰抡了扫帚便在地上一通刮。垃圾大多是几个伙计拉家常扔了吐了的花生壳儿,也有被咬得七零八碎没整形了的,他蹲下身好奇地拿了剥整了的,又放在鼻尖闻闻,只觉香气扑鼻。

    几个伙计见了直笑他,小六揪着他衣裳拽起来,嘴里念叨:“干嘛呢!脏不脏,想吃到盘里拿!”

    七凰抬眼看桌上一盘葫芦状半指大小的玩意儿,只觉好玩,还没扫净地面,便一把丢了扫帚,跑去抓花生。才聚拢的壳儿又被扫柄打散,小六又皱了眉头训他。

    他拿起颗没剥壳儿的花生,放在眼前左右细细打量,又不知剥了皮,只闻着香便径直朝嘴里扔,咔嚓嚼了当下觉着略微苦涩,又连忙吐了。

    几个哥们儿见了他这副傻模样,又是一阵大笑,其中一个嬉笑道:“兄弟,连花生都不会吃呐,从哪个穷乡僻壤来的呐?”这样说却只让小六听了不舒服,皱着眉头直冲他翻眼,他手一挥,像撵鸡鸭:“去去去,忙去,今儿十二,杂事儿不完了不放你们走啊!”

    七凰不痴,虽不懂其他人如何调侃,却明眼看出小六一直好生护着自己,心下对他又有了好感。

    只见小六把花生拿在手里,看了眼七凰耐心道:“哥不知你打哪儿来,没见过花生也不稀奇——你学我剥了壳儿,再吃里面的,要不顶难吃。”他一边说一边“咔嚓”示范给七凰看,后者便正正紧紧定睛看着,又拿了一颗花生依葫芦画瓢剥壳取了其中果仁,隧扔了嘴里嚼巴两下吞进肚中。

    “香吧?”小六见他一脸孩童神情,不禁又轻笑。

    那傻子一连吃了好几颗花生仁,细细品味了一会儿才道:“没……味。”

    小六白他一眼:“懂什么,这玩意儿越嚼越香,若觉无味,放油锅里炸了拌了粗盐也行。”

    七凰又抬眼看他,伸手抓了一把花生,慢慢剥了每颗都吃了。

    “好吃就给你带走些,客栈里还多。”说着,小六起身去给他拿花生。

    七凰狐疑抬眼:“走……哪儿?”

    “每月十三十四咱哥儿几个小休,客栈黄昏前关门。”

    七凰一听,心下大喜,寻思着萧代菱熟悉风月场所,想让他带了自己去找姑娘玩来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