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佳期如梦春心莫共花争发  五十二、附庸风雅(二)

章节字数:2514  更新时间:17-12-26 11: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却说七凰总不待见温庭筠,萧代菱心下自然奇怪,只稳住身形气势汹汹跑到他身前,刻意昂高了头,瞪眼压低声音道:“飞卿有惹过你么——怎的总是一副不待见他的模样?”

    七凰神情淡然无谓瞥他一眼,声音无丝毫波澜道:“他……难看。”

    呵——这蠢驴还真倒也会以貌取人了!

    萧代菱本以为他对外貌金钱这些东西毫无概念,不想今日听了这话倒又新认识了他一番,当下哭笑不得。

    “你也就这般浅薄,看人还只看长相了!”萧代菱不禁斜眼白他,又问,“他不好看与你何干?”

    “与……你有干。”

    萧代菱一时不住轻笑,又轻翻白眼:“我怎么了?”

    七凰顿了顿,垂眼思忖了会儿,忽而直视他一字一顿道:“你……好看。”

    “你这莽夫还真会说好听的——”萧代菱一听不住嗤嗤笑起来,红唇轻咧,露出一排贝齿,又憋笑抬眼正色看他,清清嗓子道,“如是说,你觉着自己好看吗?”

    七凰不假思索点头。

    萧代菱撇撇嘴:“面皮还真够厚的,”说着,他直直打量了那厮一张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俊脸——鬓若刀裁,冠如固山,剑眉星目,倒不否认。他犹记初见那惊鸿一瞥,还真被这楞瓜一张俊脸迷惑~

    说来,上届诗会李商隐因公事无暇参与,温庭筠只身远在太原祁县,杜牧又不知何故未能一举夺冠,倒是名声不如几人响亮的陈陶胜出,又有新人马戴初露头角。三人遂争取了此次时机,前来赴会。

    上面一行人已陆续作完诗离台,两旁侍女将诗依次收了传给台下几个评定的,遂又请了下一组上台。好几个人动作迅疾赶上去,遂只剩了一个位子,李商隐左右看看,见温庭筠与杜牧都一副不着急的样子,便愿大步流星上前一试。

    伍相彦伸手握住萧代菱一只细滑柔嫩玉手,拇指在他掌心反复摩挲,见其抬眼望自己,只轻勾嘴角浅笑,手下又握紧了些,仿佛怕他随时会化作一阵风飘然而去。

    萧代菱心思不在此处,正若有所思看向不远处强颜欢笑的温庭筠,只觉有必要上前好生安慰一番。实则当朝政治,正是朝廷官员与宦官争斗不断之时,而温庭筠本身又性喜讥刺权贵,多触忌讳,为人不受羁束,纵酒放浪,难进官场也属正常。只是这话萧代菱自然不会同他讲,只因他对这些内幕丝毫不解。

    只想着或许是相貌的缘故,他不甚受赏识,当下想前去同他说话,另一只手又被人擭住。他抬眼一看,却是七凰那厮一只冰凉爪子紧紧扣住。

    他眼一斜,眼光怪异看他:“你作甚?”

    后者越过他头顶看伍相彦,一脸风轻云淡:“他也……抓你……手。”

    萧代菱撇撇嘴又斜眼:“他是我相公,你算哪根葱?”

    “相……公?”

    “是啊,我可是他的人,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呐~”萧代菱突然觉着这样同他讲话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当即昂高了头冲他得意嬉笑。

    “什么……是相……公?”

    萧代菱当即鄙夷:“你们神仙连这也不知——相公就是每天晚上都要抱在一起过夜的人~”

    七凰眉头轻蹙:“你……相公……好多。”

    萧代菱一听差点喷他一脸唾沫星子,直趁着被那厮桎梏手的间隙,想狠狠在他手心掐一把,却又忘了那厮手板儿硬如磐石,气得牙痒痒只甩手挣脱。

    他暗怪自己解释不清,又咬牙改口:“相公还得是你喜欢的人!懂了吗你个傻子!”

    七凰又听闻“喜欢”二字,甚是不解其中滋味,只木木看他,一字一顿道:“你……喜欢……伍爷?”

    萧代菱被他问住,不知该答是或否,心中思量了一遭便不理会他,转而又拨开伍相彦握得紧紧的大手,往温庭筠处去了。

    伍相彦怔怔看了眼空空如也的手心,又抬眼追随那抹轻盈纤细的身影,余光瞥见七凰定定看自己,只敛了神色,一双鹰眼又直直转向台上八人。

    萧代菱与温庭筠谈话,却觉他不若自己想得那般顾影自怜,一直谈天说地,与杜牧探讨游历各处的奇闻异事,又是一副洒脱不羁的模样。萧代菱正欣慰,突然身后蹿出达斯塔,猛拍他肩,朗声道:“听伍爷说你也是才子一个,这组人都下去了,你怎的不上去展露一手?”

    他方才都不知与偈立玛溜到哪儿去玩,现下又兀地现身吓人,只让萧代菱鄙夷这粗俗莽夫,连翻白眼阴阳怪调道:“我这副女相不够你们回鹃人英勇粗犷,上去作诗只徒添笑话罢了~”

    达斯塔嘿嘿一笑,憨憨挠后脑勺:“你怎的还记挂昨日我说你,不过无心之失,望兄台海涵~”说着,又双手作揖,学得半吊子模样甚是有趣,萧代菱不禁失声轻笑。

    他撇撇嘴,白皙嫩手随意一挥,懒懒道:“懒得与你计较——指不定心里说我们中原人心胸狭窄哩~”

    达斯塔朗声一笑,正欲与他打趣,方听台前有人喊着:“还有一个位子,谁上去谁上去,抓紧时间了哈!”达斯塔贼笑看萧代菱一眼,立马伸手指他大喊,“这位公子这位公子!”言毕顺手直单手拨开人群,趁他还没缓神之际将他往前推。

    萧代菱措不及防被推出人群,转身一看,一群人围着看他,无不感慨其出众相貌,又不断有人小声喊“花公子花公子!”达斯塔躲在一排人身后,因个头高而凸显出一张轮廓深邃的脸上挂满狡黠的笑意,直急得萧代菱想上前猛掴两耳刮子,奈何不得当众翻脸只好稳了身形,故作镇定自若胸有成竹上台。

    伍相彦见萧代菱自告奋勇似毫不意外,仿佛知他内里才华横溢一般,嘴角噙着抹淡笑。倒是七凰心中有数,他早知萧代菱除了识几个大字,便一肚子草包,只是徒有其表,不禁轻勾嘴角,一双漆黑明眸里充溢着看好戏的意味。

    萧代菱经过一行人时,刻意瞟了眼,温庭筠与杜牧都在列中,不禁暗自咋舌。就凭他肚里那点墨水,估摸着只能闹个大笑话取悦取悦大众了。想着,他又偷偷抬眼,瞥见七凰两手背后,斜眼轻笑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心中不住暗骂。

    待听人喊了“启”字,萧代菱也学着右侧一行人执笔,只是人家都动笔扬扬洒洒写字儿了,他脑袋还一片空白。诗会规则实则不算局限,主题都是自拟,待第一回合了了,各组诗方被分了类进行评定鉴赏,这对有点文学功底的人都不算大问题。

    萧代菱正浮躁,只得胡乱思忖了小会儿,心一横,硬着头皮执笔开始蘸墨汁,又在纸上写下四行歪歪扭扭的诗句,只道:

    桃花深处有屋舍,

    屋舍之中有人住。

    每日吃喝玩乐睡,

    逍遥快活津津乐。

    他写完读来连自己都不忍直视,当即只觉粗鄙不堪,又偷瞄右侧一行人依旧奋笔疾书,眼见都写了不下数十行去,连死的心都有了。就这首惨不忍睹的五言交上去,绝对笑掉一行人大牙了才是,他良好的名声估计也就毁于一旦矣!

    正难堪得汗流浃背,萧代菱忽见纸上黑字渐渐变淡,遂凭空消失了去,只吓得一阵心悸,兀地抬眼径直往人群中看——只见那只蠢驴依旧一副漫不经心淡然自若的模样,口中正慢慢吞吞一字一顿念叨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