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风花雪月红尘万里任抒怀  七十五、直抒胸臆

章节字数:2595  更新时间:18-01-17 12: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却说萧代菱听了“鱼水之|欢”四字从那厮口中而出,倒是真真显得有趣儿,当即失声轻笑,眉眼中尽是嘲弄。七凰不悦蹙眉,手下冰凉,握着萧代菱一只小嫩手,越发收紧,星眸沉静直勾勾盯着他那张俏脸看,像是上面盛开了朵花。

    “知道什么是鱼水之|欢么,瞧你这傻样儿,要吃了我呐?”后者低眉忍笑,一撇嘴嫌弃道,“手劲儿这么大,还鱼水之|欢哩,快被你捏死了~~~”

    七凰任他拼命挣脱自己冷冰冰的手掌,却丝毫不泄力,也不接话,石头脾气上来倒是一点儿也不假。萧代菱见他一脸认真模样,忽而抬眼,其中秋波荡漾,红唇轻抿又开口道:“你想初尝云雨也不是难事,城中烟花之地甚多,你去随意找一个佳人,都能如了愿,作何一定是和我?”

    七凰瞥眼,心直口快沉声道:“你……好看。”

    这话倒是听了不少,不过从这厮口中脱出却别有滋味。萧代菱手腕被他勒得紧,自然轻轻挪动想挣脱,面上不自禁发起热来,只念:“你先松手……”

    那厮这会儿听话了,犹豫了一丝便罢,两臂又负在身后昂头斜眼俯视萧代菱。后者轻揉留了红痕的手腕,撇撇嘴轻笑:“我晓得对我爱慕已久……只是长安城爱慕我的人多了去了,想要与我享受鱼水之|欢的也多了去了,莫不是要一一行周公之礼?”

    “什么是……周公之礼?”

    萧代菱见他星眸不解,轻笑一声便回:“这周公之礼呢,便是与鱼水之|欢一个道理,你无须深究大义——只是,你可知……这种事儿,可不是人人都有资质和我做的~~~”说到这儿,他颇为得意挑了眉,慢悠悠晃到桌前倒了杯茶,小抿一口接道,“你嘛……一无财,二无德,三无历练,哪是说说便能随意攀上我的床哩~~~”他刻意咬紧了“我”这个字眼。

    七凰蹙眉:“我……没……爱慕你。”他心下一阵不满,只想好好制服了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两手不知觉竟渐握成拳。

    后者心下一阵不悦,两眼一翻,不屑道:“怎么了,又想打人了?”他斜眼轻笑,“我生平最见不惯的……便是你这种粗野无理爱动手打人的莽——夫!别以为你是匹天马就比我高一截~~~”说着说着,萧代菱不知觉又得瑟起来。

    七凰松了拳头,轻勾唇角:“比你高……十截。”

    萧代菱面上定住笑意,忽而刻意将衣襟大力一扯,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还不断将衣襟往肩两旁拨,浑身又开始散发一阵若有似无的沁人芳香。

    七凰两眼被那羊脂白玉一般光洁肩头晃得心中春水荡漾,还有前襟处分明精致的锁骨,也是令人双眼大开,流连不止~萧代菱斜眼轻视,温言细语道:“怎么,这俩眼珠子都黏在我身上了?”

    七凰不语,伸手将他前襟又拉开了些,后者只眼看着却不阻拦,又鼻孔朝天道:“这么想看我身子,何不尽数脱下看个清楚?还怕轻亵了我不成?”

    “平……的。”

    萧代菱不屑:“难不成还是鼓的?”话间,他不经意撇了撇自己胸前,忽而轻笑那厮愚昧。

    七凰两手运作在自己前襟两侧比拟着,一字一顿:“我见……别人……胸前都……有圆的鼓着……和大馒头……一般……有的像蜜……桃——”

    萧代菱一白眼训他:“不知羞耻!哪儿有人像你这般不知羞——你说的那可是女子,我自然是平的~~~”

    七凰两眼一转,慢吞吞道:“你不是……女子?”

    “你哪只眼见我是女子了?!”

    七凰见他瞬时发火,两眼瞪大,不由轻笑:“两……只眼。”

    萧代菱白眼一翻,气呼呼将衣襟拉回原处,径直往卧榻上一躺,干脆闭眼睡大觉去。不一刻儿,唇上莫名触及一片冰凉,伸舌舔舐竟还觉着柔软。他也不是傻子,片刻缓神知晓那是何物,一时不知是喜是惊,就着舒适便承受下来,轻启朱唇任那厮索吻。

    七凰原在软榻后面俯身贴近萧代菱,二人亲昵着竟成了正面相拥。萧代菱被那厮压着只觉全身无力,一丝反抗意味也没有,心中还不时渴望与他如胶似漆,巫山云|雨。想至红脸处,他又不禁伸手抚|弄七凰腰间,深深察觉那厮硬如磐石的肌骨渐渐软化开来,轻轻揉捏着,倒觉着甚是有趣儿。

    七凰大手捉住那只调皮酥手,握在掌心只觉柔嫩万分,心中不禁荡开一圈涟漪。萧代菱忽而嘻嘻轻笑,眉眼中春情闪烁,七凰抬首,只见怀中景象美不胜收。

    “红脸如开莲,

    素肤若凝脂。

    媚眼含羞合,

    丹唇逐笑开。”

    那厮一时的柔情竟引得萧代菱心中一阵慌乱,后者不由别过脸,声音柔得能滴出水来,只娇嗔:“你这怪葩,看着愚钝,嘴上倒是抹了蜜,在此诗情画意作甚,我可听不懂~”

    七凰见他难得露出一脸娇羞,心中一股莫名悸动油然而生,又捧过萧代菱小脸蛋凑了上去,手下开始慢吞吞拨开萧代菱衣襟……

    翌日清晨,萧代菱一阵腰酸背痛,一睁眼见小木板床上空空如也,不由小声嘀咕:“真作死,折腾了人也不知好生服侍,这又不知死哪儿去了!”

    说来昨夜二人稍微亲昵了两下,差点就成事儿了。可七凰对这闺|房之事却是毫无经验之谈,里里外外剥了萧代菱衣裳,亲遍了人家香喷喷的身子,都不懂把握时机侵城掠地。后者就那么眼瞧着他摸摸抱抱却无从下手,心里偷笑,面上一片淡然从容,待折腾得差不多,也累了。

    “不好好学着,给了不下三回时机,却不曾真做了那事……”想着,萧代菱心中没由来一阵失落与懊恼,只身坐起穿鞋。

    七凰正在院中打水洗漱,萧代菱方想叫他,便见隔间屋门大开,李昂正端坐案前一笔一画书写什么,面上气色倒是好多了。他不经意抬眼见有人正面色温和看着自己,自然莞尔:“公子早。”

    萧代菱浅笑:“早么,我习惯了迟起,你切莫笑话才是~”

    “公子这两天好生照应着,李某心中自然惬意不少,现下也乏了去思索朝中之事——”李昂放下手中笔,走近萧代菱,望院里朝这边看的七凰,不由意味深长道:“那位与公子你……可谓关系匪浅?”

    “何出此言?”萧代菱有种被一语中的的感觉,却不由掩饰,不反驳也不辩解,只浅浅笑着,如花似玉。

    李昂信步走到萧代菱身后,一手搭上他右肩将其拉近贴向自己,一手轻轻抚弄他脸颊旁丝丝缕缕碎发,两眼直视七凰悠悠笑道:“你瞧……我接近你之际,他眼里可是有刀子直往这儿射~”

    萧代菱斜眼看身后侧微微俯身的李昂,不由掩唇轻笑:“他就这副德行,谁愿意往多处想——倒是你……莫不是有他作想?”

    李昂一听,仰面轻笑,却在下一刻止住,他伸手将萧代菱往后一揽。萧代菱只觉身子不稳,后背便贴近了身后人前襟,耳边传来一股热气,只听李昂声线低沉开口:“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朕说过,如今后宫也只有杨贤妃一人侍奉左右,公子如此佳人,若不介怀,便做朕的人可好?”

    萧代菱抬眼轻笑:“鄙人与皇上口中所谓‘美人’可是差了大截哩……”

    李昂手下收紧,见着七凰正大刺刺往这儿走,不由轻勾唇角:“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