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风花雪月红尘万里任抒怀  八十二、短兵相接

章节字数:2750  更新时间:19-10-12 23: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女人不需要骨气——所以丽贞那厢刚负气转身没走多远,又气势汹汹回头了。达斯塔眼睁睁看着她一脸盛气凌人跑来,当下无奈冲她苦笑:“姑奶奶,饶了我吧……”

    “我偏不!”丽贞转而一脸得意扬唇“本公主本就是来找你回去与我成婚,怎可轻易放过你?!就算是为我葛逻禄部落争口气,你也休想用激怒我的法子逼我离开!”

    达斯塔轻蔑一笑:“你是想说激将法吧!”

    小姑娘一脸鄙夷冲他翻了个白眼,当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铁制器具,趁达斯塔不注意,一把拎起对方左手,“咔嗒”一声卡在他粗壮的手腕上。

    “你干什么?!”后者见势惊慌睁圆双眼,其中溢满盛怒低吼,“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玩意儿桎梏本王子,不要命了?!待我回去将此事禀报父汗,你们那个小如牛毛的部落夷为平地,看你还怎么嚣张!”

    丽贞闻言方想骂他,转念一想又得意撇嘴:“哟哟哟,我可真是怕得要死!哼,有本事你现在回去禀报崇德可汗,看他是将我们部落夷为平地,还是治你私逃婚约的罪名——要知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此次关乎部族内外团结,我就不信,你回去还能横成什么样子!”

    丽贞这下是看准达斯塔不敢贸然回去,才猖狂若此。后者自然心知肚明,气急败坏猛地一拉手上那酷似镣铐的器具,沉甸甸一条粗铁链一直牵连至她手中,丽贞还没站稳,一个踉跄前倾,差点一跟头给栽地上。她一时气急,刚站稳身子便脚底生风,抬腿冲着对方屁股就是一下子,又几欲将达斯塔踹倒。

    “臭娘们,找打!!!”达斯塔对这女人的厌恶已然上升至极限,方抬手要动粗却被温庭筠阻拦。

    后者眉目轻敛,神情不悦,旁人也鲜少见他这般,一时间皆敛神缄默。

    “此事与你无干,不用拦我,这臭娘们不知天高地厚,非得让人好好教训一顿才行!”

    “是与我无关,只是她纵然放肆,你也不该对女子动手。方才你二人争执吵闹已而引起巡视不满,此时若再横生枝节怕是要被当作滋事者抓去府衙。你本就在躲回鹘士兵,届时被人发现可莫怪在下没提醒你。”

    “哼,”丽贞像是抓住他把柄一般嘚瑟轻笑,“怎么看丑八怪都比你这蠢驴脑袋明事理,我看你还是别开口,免得旁人得知你粗鄙无脑都来嘲你!”

    真是对欢喜冤家——萧代菱像是看两个稚儿一般无奈摇首,又上前轻抚达斯塔肩头浅笑:“飞卿此话有理,你若不想被人发现,自然是少惹事端的好。再者,私逃婚约本就是你有错在先,公主且不与你计较已算是通情达理,你纵使不能遂了人家意愿,态度好歹也要缓和些。真是不懂怜香惜玉!”说着,他白他一眼嗔怪,“这里人多口杂,要吵回去吵。”

    达斯塔见他转身径直往前走,以为他是心中吃味,忙颠颠上赶着哄他,又小声嘀咕“我懂不懂怜香惜玉你还不知道吗?”

    达斯塔追得贼紧,丽贞被他拽得踉踉跄跄直往前栽,当下又怒目扬声骂他:“该死的蠢驴,你走慢点!赶去投胎啊!”

    七凰侧目瞥见温庭筠望穿秋水似地注视前方三人,分明能感知对方落寞的情绪。这几日下来,他也了解对方为人,虽然相貌不堪直视,但也是个厚道人。七凰从未否认过萧代菱那张出色的脸蛋,也难怪为之倾倒的男男女女个个趋之若鹜,哪怕明知自己根本入不了他眼界,也总想着凑近一亲芳泽。

    至此,他又难免对身侧的温庭筠心生怜悯。毕竟以他对萧代菱肤浅心性的了解,是万万看不上温庭筠这样的男人了。

    “走吧。”

    温庭筠侧身看见七凰俊逸出尘的容貌,心中一时五味陈杂。若是自己生得这副好皮囊,也不会在情愫萌生之时怯懦至此。世人常道飞卿洒脱不羁,他原本也不是这性子,无奈到了那人面前,反倒优柔寡断起来。

    龙舟竞渡是热闹,可被丽贞这么一搅和,几人全然没了参与的兴致,萧代菱一路上显然有些嫌弃达斯塔,对方越是腆着脸靠近,他越不给好眼色。

    “我究竟是哪里得罪了你,此时又不理我了,真是伤脑筋。”达斯塔一边追问一边暗恼,丽贞算是看明白他的心思,这会儿又对萧代菱明朝暗讽起来。

    “啧啧啧,我听说中原境内盛行男风,有些男儿郎生得比女人还出挑,这就罢了;只是有些还和女人抢男人,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莫不是唐朝的女人都没情趣,讨不了男人喜欢?”

    达斯塔原本也对萧代菱这样的男子存有偏见,只是相处之后才悉知对方的好处,虽然脾性差了点,但总算是人美心善,必要时撒娇耍泼也一样不落,这样捉摸不透的人儿才更令人为之着迷。只是达斯塔如今还没到非他不可那一步,大家伙也只聚在一起讨个乐子,还不若女人矫情,若有一天相互厌烦腻味了,好聚好散也省得麻烦。

    如今他二人还暗中腻歪,听了丽贞的话,达斯塔自然不悦,旋即转身瞪她:“你讨男人喜欢便去啊,偏狗皮膏药一般粘着我算什么,依我看,是没有回鹘男人要你这个老女人了,才求我父汗应下这门婚事吧!”

    凡事有人喜欢有人嫌,萧代菱早听惯了那些重伤自己的言辞,根本懒得与丽贞计较,径直自顾往前走。只是他听不得旁人在耳边聒噪,见达斯塔又出言挑衅,方想制止,只是还没得空出声,便被丽贞抢过话去。

    “什么?!你说谁老女人?!!”他不提此事还好,他一说,对方当即像被逆毛的老虎气得浑身发抖,脚下一定两手叉腰赖在原地不走了。

    达斯塔手戴她卡的锁链,一时不便前行,也驻足与她对峙:“说的就是你,老女人,怎么,年纪可是大我一转了,还想着老牛吃嫩草呢?”满脸的胡茬加上怒目横飞,又撸起袖口准备开战的架势,就连萧代菱都觉得他面目狰狞了些许,一时控不了场面,只将这对斗鸡抛之脑后,转身继续前行。

    达斯塔决意和她杠上,粗声粗气叫了萧代菱几声,见那头没反应也不恼,且先要解决了丽贞这无理取闹的女人。

    好在此处偏离了曲江码头,人也少得多,温庭筠随七凰从后方走近,见萧代菱头也不回走远了,一时心急如焚欲追上那头,也顾不了开解二人,忙劝说二三便匆忙离去,独留七凰一人在一旁兴致盎然看他们一来一往争执不下。

    “你放屁!老娘今年刚满十七!”丽贞扬鞭猛地直击达斯塔面门,却被对方躲过,又是一鞭子落在他粗壮的手臂上,嘶声力竭叫道,“偏偏是你这老头想老牛吃嫩草,还在此大放厥词!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这冥顽不灵的死老头!”

    她脚底生风冲向达斯塔,那鞭上有刺,后者方才被痛得不住倒吸一口气,定睛一看,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已然几道血色浅印。

    “这么恶毒?!!!”他寻思这女人大概是和他有血海深仇,架势十足像是要夺他性命一般,一时也认真起来。见那虎鞭又要落在肩头,达斯塔忙利用体力优势,使出八成气力将桎梏自己的锁链甩向一边,这才眼睁睁见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被狠狠甩落在地。

    丽贞何时被人这般粗蛮对待,未料那锁链牵制对方的同时,竟给对方可乘之机反击自己。这下被他一举甩落,整条右臂猛地磕在地上,她隐约听见肩肘处“咔嚓”一声脆响,落地的半个身子几欲散架一般,伴随着剧烈痛楚,她生平第一次被男人给整哭了。

    达斯塔知道方才下手重了些,只是没想她会疼得蜷缩在地动弹不得。只听对方一声细不可闻的低吟,又见其面色铁青冷汗直冒,原本娇艳欲滴的樱唇被一排贝齿紧咬得发白,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忙颠颠冲上前叫她。

    “喂,老女人,你没事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