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如沐春风人面桃花相映红  一百零三、诗会散宴

章节字数:2012  更新时间:19-12-12 23: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萧代菱比先前清瘦了些许,面色却一如从前白皙泛红。那双水杏明眸收敛了些许娇俏,此时流露出的多是对伍相彦的敬畏。

    敬即为不失礼节保持疏远,畏更多的是对二人重遇的窘迫。

    “小生见过伍爷。”萧代菱起身拘礼作揖,并无意与之过多攀谈,而后一脸风过无痕的神色坐回方才的位子。

    见此势态,伍相彦也不急于一时,正巧被那群官友叫去别处,这便回以微笑走开。

    七凰见萧代菱坐在位子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当下用大掌擭住他温软右手并渐渐攒紧,而后面色不善念道:“讨厌……他。”想起以前二人耳鬓厮磨的场面,那时的自己是当做美景欣赏,现今却成为心头一根刺,不爽得很。

    犹记先前他与伍相彦交好之际,这厮还时常驻足偷看他二人,萧代菱心下不由一乐:“你这憨货,吃醋了不是?”

    七凰郑重其事点头:“你是我的人。”如是说,他又将酒杯递上前示意对方斟酒,好似挺进了萧代林的话,这会儿有模有样一小口一小口轻酌,倒也会品鉴了。

    不消片刻,阁中小厮送来一盘酥饼,萧代菱这才想到他们只顾坐下喝酒发愣,还未叫人上点心。仔细一问,小厮说是有贵客包场,今晚在此举办诗酒会,在场所有散客的美食酒水都一应供全。

    原来先前听闻的诗酒会就是那不知名的贵客包场举办的,出手这么阔绰,想必身份非富即贵。一会儿也有美酒佳肴相伴,他们此次算是来对地方了。

    只是对方口中所说的贵客,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不动声色瞄了眼伍相彦所在之处,好巧不巧正对那双鹰眸,对方见他在偷瞄自己,当下喜不自禁面露笑意,眼中闪着精光,可把萧代菱看得一阵心慌,忙收回视线仰头一杯浊酒下肚,算是压惊。

    想来,这场诗酒会是他的手笔,也不无可能。

    胡姬舞曲之后,是身着传统中原服饰的花魁娘子吟唱词曲,又有琴声伴唱,美人伴舞,约莫又是那位贵客遣人安排的。

    只是萧代菱见七凰并非在看美人,而正仰面目不转睛凝视楼上雅座,不禁好奇:“你在看什么?”

    “那个小孩……”后者面露狐疑,“眼熟。”

    萧代菱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是一眼瞥见那人。岂止是眼熟,前几日他们还在精忠巷内见过——再仔细点,他和七凰二人还算那小孩的救命恩人了!

    李永此时正端坐在座,一边喝酒吃食,又不时观赏楼下美人歌舞,一旁是陪他微服出宫的贴身小太监崇礼。前者居高临下看着满座文人墨客,心中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想着歌舞过后便入了正题,反复琢磨自己出的那几个对诗题材还有何处不足。正苦思冥想,却感觉两道灼热视线注视自己,这才回神。

    不过定睛一看,可看笑了李永。

    他随即让崇礼去请这两位来雅座一叙,那头萧代菱二人一齐对上他目光,看情势也知是要上二楼去。

    八月十五,文宗自然要举行祭祀大典,如此想来宫中定有朝宴,这民间的筵席哪里比得上宫中。这小子还真是怪人!

    受太子之邀,萧代菱与七凰二人一前一后随崇礼去了楼上雅座,李永见了嘻嘻哈哈叫他们入座,又叫来小厮多上些鲜虾鱼肉来款待二位。

    不同于上次邋遢的小乞丐,李永此番可是头顶金冠一身华服,王族气势尽显。萧代菱一时不由轻叹:“果真是人靠衣装,你这装扮倒是富贵公子,不过穿得太华丽,不怕引起旁人注目么?”

    “这地方,穿得过于平庸才易引人注目——”李永不以为意酌酒轻笑,“无妨,在这地界,还没人敢明目张胆犯事的。”

    小小年纪,倒一副经验十足的模样。萧代菱闻言莞尔,又好奇问他:“今日不待在宫中享乐,怎的偷跑出来凑热闹了?”

    “享乐?”对方忽而掩唇嗤笑,继而敛眉一脸不屑,“你若也待在宫中,便知究竟是享乐还是遭罪了——”说着,他忽而仰头只将一杯薄酒下肚,接着闷闷不乐道,“父皇今日身子不适,你也知,如今朝中宦官当道。那拜月大典便是由仇士良那老贼主持,眼下势态冷清得很。好好的八月十五,在宫中百无聊赖倒是乏味得很。唉……听闻此时江南那带盛行东南风,钱塘江边去观潮的人络绎不绝,我原本是想去见识一番,不过路途过于遥远,且不说安危,万一我不在那时父皇找不着我人,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萧代菱难得见他一股脑说这么多,在宫中恐是鲜少有人虔心听他念叨。这也难怪,生在无情帝王家,小小年纪就要背负重任。加上文宗的子嗣稀少,意味着他承受更多劳苦责难,不若寻常百信家的孩子,从小便轻松又自在。这样一看,这小孩儿也着实令人心疼。

    “听闻这城中大多文人墨客都来了?”眼下大厅坐满了人,萧代菱一脸兴味往楼下张望,当下感叹,“不知是哪位贵客,竟好大手笔包下这场子办散宴,若非王公贵族,便是商贾大佬~”

    李永见势忽而莫名嗤笑,又故作高深清了清嗓一本正经道:“还有哪个王公贵族出手有本小爷阔绰的?”

    萧代菱闻言瞠目,继而转过脸用眼神向七凰确认,后者气定神闲小酌一口甜酒,随后一脸茫然回应:“应该……就是他。”

    早听世人传言当今太子嗜办宴会娱乐,太傅曾多次劝谏,他都不听。今日看来,传言非虚。

    “来来来,今日可不就是诗酒会嘛——”不等萧代菱再说,李永只从前襟掏出一张小笺打开,露出端正清秀的字迹直言道,“这歌舞之后便让这些文人对诗,我看你颇有文人志士气度,想必对诗词歌赋也略通一二,不如你看看我这对诗题材,若有不足之处也好提点一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