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回 ----庄虢

章节字数:3540  更新时间:19-11-20 05: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耳边温柔潺潺的海水声随着我往里走的步子,越发地小声。

    其实什么是“潺潺”“温柔”我是根本分不清的。生在宿沐殿,我是从没有听过别的海水声的,只是有一日缠着昱辰讲故事,他曾说天宫南海的海声是撕涛震裂,寒光泠泠的,就似他案上那一把利剑一般。我想着桃花海的声音像是推推搡搡,轻柔得像午睡后昱辰给我整理碎发似的。

    反正我是块体会不到感觉的木头,所以,只要是跟昱辰有关的感觉,都是“温柔”的。

    越走越深之后,渐渐林间飘来一圈圈酒香。

    “好生好闻。”我不禁贪婪地多吸了几口,便顺着这酒香往前走着。

    酒香领着我在这一片片桃林中穿梭着,竟然这么容易地被我找到了写着“庄虢老君”的石匾。

    这是一块到我膝盖般大小的青石,上面层层缠绕着青藤,若再细瞧,青藤上也卷裹着一层灰。立马,心里升起一阵冷清荒芜的感觉。

    想着这庄虢老君好歹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这样模样的石匾到底是意味不好,我扬起袖子,准备扯开这些心烦的木青藤。

    “哪来的小丫头?”

    正准备动手的我被身后传来的声音惊住了,连忙转过头。

    只见半空飘着一位银白仙袍的仙者。

    他见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便轻轻挥动衣袖,似一瓣桃花般轻飘飘地缓缓落在我的面前。

    这银白仙者竟是晃了我的眼。

    织锦般柔软的银发像一渠溪水般流淌开,两股轻柔地搭在颊边,一股淌到了衣袖上,其余的在后背流动着,其中还有几丝碎发被风吹动在空中,像是一缕缕轻飘升腾的银烟。

    桃花树的间隙筛碎了一束束阳光,再将碎光拂落在他的脸上。

    脸上一块亮,一块暗,像零零星星地贴着一张张薄如蝉翼的金箔碎纸。刚巧一片光落在他的像鹿眸一般柔美的左眸上,就连眸圈折射出来的颜色也是如新生鹿茸般暖暖的黄金色。

    “你倒一直看着我,像是我做错什么似的。”

    我一下缓过神来,忙避开了目光。

    只见这鹿仙者踱步来到了石匾的位置,将一支支青藤放回原处,突然看向我的手,我才发现自己手里仍攥着一支藤蔓。

    “哪来的小丫头,竟随意动别人的石匾。”鹿仙者蹙眉看着我。

    “冒……冒犯了……”我不好意思地答道,“我乃昱辰仙君座下的仙使,此次前来是为了替我家仙君向庄虢老君讨酒的。”

    “哦?”鹿仙者疑道,“我可听说这昱辰仙君座下的仙使只有一只木头呢?”

    “我……我便是这位木头仙使。”

    “原来如此,想不到昱辰竟真会遣你来讨酒。”鹿仙者爽朗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哪家来偷食的小仙呢,既然是昱辰的人,便不必拘谨了。”

    “昱辰?”对于鹿仙者直呼昱辰的名字,我倒是有几分惊讶地抬头问道。

    谁知鹿仙者毫不在意地笑道,“怎么?你家仙君或许在其他地方是尊贵的,但在我庄虢这儿是不好使的。”

    “庄虢?!”我惊呼道,“你就是庄虢老君?”

    庄虢君忽然拍了拍脑门,道:“忘了介绍了,我便是这桃花岛的庄虢君,也就是你们称的庄虢老君。”

    看着我不可思议的目光,庄虢君倒看起来习以为常似的。

    “方才,为何要去动那石匾?”庄虢君将一根根青藤整理好,只是略微拂开了藤叶间沾裹的灰尘。

    我心下窘迫,低着头,心里默默数着一根有一根的青藤,红着脸支吾道:“我家仙君为了让我不误闯其它仙君的殿宇,曾教过我如何去识得石匾。我便想着,石匾定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方才见庄虢仙君的石匾染上了灰,是有一丝冷清的。”

    庄虢君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惊讶道:“你一块木头,竟然也知道冷清的感觉?”

    我略骄傲道:“我可聪明了,我家仙君教会我的感受我都能辨别出来的。”

    “那为何你家仙君还笑过你呆?”

    “那……那,就是我唯独不明白一种感觉。”没想到昱辰竟也在旁人面前笑话过我,我连忙气恼着辩解道,“就因为总教不会我这种感觉,他就说我呆。”

    “哦?”庄虢君饶有兴趣道,“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

    “嗯……”我使劲想了想,不仅是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我甚至连名字也记不清楚,“好像叫……伤心?不不不!心痛!”

    “心痛?”庄虢君竟然笑出了声,“我以为是什么复杂的东西呢。”

    我有些委屈,道:“这果然是一种简单的感受?”

    庄虢君一边笑一边点着头,道:“这是一种再简单不过的感受了。不过,这定是那昱辰不会教,时日还长,木头你也不要太过于难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领着我往他的殿宇走去。

    “其实你能明白难过……”

    后面庄虢君的话我已不大在听了。

    两旁不知名的花树使整个庭院呈通体的红黄。这花树是极其奇怪的,就算曾经在王母的菡萏园待了这么几百年,我也是从未见过。树干扭曲,四仰八叉地擎着下垂的花绦。而这花绦红黄两色,在吹拂下交揉缠合,绦尖绕绦尾,自然地融了两色。

    丝丝,条条,簇簇,最后,一片红黄交融后的火橘。这是份火橘如同软烟般柔和无形,从树干漫到了绦尖,再渡到了渠水,妄图烧裂这一曲流水。

    如同剪断一方瑰丽织锦般,流水从中横断了庭院,将殿宇分割“在水一方”,只有一段清白石桥连接两岸。

    庄虢君不愧是修行多年的神仙,步履轻盈得像踩着一片清云,缓慢地往前飘行着。比起他,我这笨重的实木身体,重重地踩着石桥,一步步踏着。

    “小丫头,你也算是与我有缘,我这桃花殿可不是旁人能轻易找到的。多少人会生生迷失在桃林中,无功而返呢。”庄虢君背着手,笑道。

    我心中暗暗偷笑,道:“庄虢君忘了,我本是木头呢,怎么会这么轻易地被桃木所困呢?”

    庄虢君倒是有些意外道:“对对对,我竟然忘了你并非一个简单的小丫头呢。”

    进殿后,庄虢君吩咐桃花殿的仙使端上了几碟清香的小菜,当然还有芳名远扬的桃花酒。酒色在一盏烟青琉璃杯中泛着淡淡的粉色,随着壶口漫出的几瓣精巧的桃花瓣浮在杯中。

    我嗅着甜甜地香气,迫不及待地一口饮下。却没过一会,开始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好痛……”我感觉自己的喉咙像那火橘色般烧起来了。

    庄虢君连忙唤来一杯清茶,递给了我。

    “我这桃花酒看似甜酒,实则辛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他一边说着,一边迅速地再满茶。

    几杯清茶下肚,喉咙觉得清清凉凉地好多了。

    庄虢君见我没有咳嗽了,这才道:“但按理,昱辰平日饮的酒也是烈的,你跟着他这么久,喝我这桃花酒也绝不会是这般大的反应吧。”

    我连忙摆摆手,道:“昱辰总是不许我喝酒的,就是因为我有一次贪杯喝醉后径直掉进了殿外的湖里。我本是被火术所伤过的朽木,那一次浸水几乎是要了我的命。若不是昱辰灵力相救,我怕早已灰飞烟灭了。”

    庄虢君轻轻笑了笑,一边饮酒,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倒被看得十分不自在,不禁问道:“仙君这般看着我,可是有什么事?”

    只见他摆了摆手,笑道:“没有的,只是我从未听过旁人直接唤昱辰的本名的。”

    我自觉说错了话,连忙不好意思地改口道:“是我唐突了,应该是唤昱辰仙君的。”

    “我本是随性的人,不在乎这些虚礼的。”庄虢君道,“这样听你形容起来,昱辰倒是对你很是上心的。”

    “他从来都是欺负我的!”我愤愤不平道,“就自从那次落水,他便天天念叨我要还给他那几百年的灵力,还把所有的酒都锁起来不许我喝。包括这一次讨酒,也是他欺负我输了赌局,才让我一人来的。庄虢君,昱辰……不,昱辰仙君根本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恬静清冷。”

    庄虢君饶有兴趣地听着我抱怨着,又道:“对了,小丫头,既然你是替你们仙君讨酒的,不如告诉我他此次又是要哪种酒,我提前吩咐仙使为你备好。要不然你的仙君这般小气,出了错定是要责罚你的。”

    竟然忘了正事,我忙赞同地点头,开始努力地回想起昱辰要的酒名。

    “风曲?”

    “不是的。”我皱眉,努力回忆着。

    “可是自露酒?”

    “好像不是。”

    庄虢君连猜了几种酒名,仿佛都不是昱辰想要的那一种。这倒是奇了庄虢君,道:“奇了,平日他便最爱这几种。小丫头你快好好想想,我桃花岛有成千上万的酒,总不能都给你带回去吧。”

    “那一个字太难了,昱辰也没有教我,我不明白的。”我支支吾吾地始终说不出酒名。

    “一个字?”庄虢君突然肃色道。

    “对,是一个字。”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庄虢君不再温和地笑了,突然十分严肃地看着我。他叹了一口气,试探性地缓慢说出:“泯?”

    “没错!庄虢君你实在太聪明了!”我兴奋地叫道。

    手中的酒盏突然滑落在地,清脆地碎开。

    我被吓了一跳,而庄虢君的眼神却空洞无神,眸中本来明亮温和的光仿佛微微颤抖起来。至于那裂开的酒杯,他丝毫没有要捡起酒盏的意思。

    半晌,他眸中才不再波动那般复杂的光,缓缓启口道:“我知道了,但这酒刚巧没有了,因为此酒十分珍贵,所以酿制也想当麻烦,可能要劳烦小丫头你暂住几日。我桃花殿内仍有一间空阁,小丫头你不嫌弃就在那里先住下吧。”

    “可……可耽误时间了,昱辰……”一来,我从未离开宿沐殿,昱辰留宿过,心下十分惶恐。二来也没有跟昱辰说过此去要d多久,说不定,他以为我今日便能回去的。

    可庄虢君却毫不松口,仿佛命令我住下似的。只见他吩咐一名仙使来为我领路,完全没有给我一丝反驳的机会。

    “失礼了,小丫头。我现下还有些事需要处理,你若是有任何需要的东西只管吩咐桃花殿的仙使,就把这里当做昱辰的宿沐殿便好。”

    庄虢君仍旧是用着最温和的语气,目送着欲言又止的我离去。

    那一刻,我竟觉得庄虢君老了几百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