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安豫王病逝

章节字数:2136  更新时间:17-12-27 09: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如雪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刚刚将爹娘阿弟从狱中救出,安豫王便病了。

    花如雪衣不解带地侍奉。

    因为病苦,安豫王的性情似乎也暴躁了许多。花如雪这才渐渐知道,安豫王在接自己入府之前已经病重。她无法揣测他那时候还接她入府的心理。

    但她确定,他救了她们一家人。

    尤其那无辜幼弱的阿弟。

    她尽心尽力,几乎不眠不休,想尽各种办法减轻他的病苦。

    情绪好些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是她熟知的那种温柔。看着她忙这忙那,不由道:“你晃得我眼花。这些事情,让下人们做就是。你快来。”他拍拍床沿。

    她做了。

    他却不看她,只是手覆着她的手:“你不怪我吗?明知自己病重,还把你接到这里……”

    花如雪微微笑,贴着他的手:“王爷救了如雪全家人,就是救了如雪。如雪又怎么会怪王爷。”

    她觉得自己脆弱,因为她不知为什么总想哭。

    泪意涌上眼中,又生生忍下。

    安豫王道:“你有过什么喜欢的人?趁我还有一口气,可以为你安排……”

    花如雪想一想,轻轻摇头。

    安豫王笑:“那阵子去花楼。就是几个老伙计,非让我去散散心,未料想,会认识你……”他似乎思忖一番,“如今要为你安排后路,他们……怕是委屈了你……那些小辈……你跟了我……自然名份上也过不去……”

    他大概有点累,闭上眼道:“容我好好想想。”

    花如雪终于忍不住道:“难道……夫人她们会容不得……?”

    安豫王叹口气:“你刚来,什么身份位置都还没有坐热乎,我有好几个儿子,个个不是好相与的……你留在府里,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他一直捏着她的手。此刻手劲有点紧。

    待他精神再好过来的时候,她趁机道:“要不您留下话,或者我到时趁乱离开,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粗衣陋食,总还能活下去。”

    她怕他听了忌讳,又道:“王爷若不在了。如雪也觉得活得没有意思。”安豫王在她眼中看到一些小女儿之态半要遮掩的依恋,心中一动。“只是我也牵挂阿弟。”

    安豫王却一摆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无权无势,又生得如此……”他顿一下,“若命运不好,只怕会任人欺凌……如今你父亲虽已没事。但还要等这次的风声过去,才好谋个一官半职的,加上这次的牵连,恐怕职位也不比以前……他能顾得了自己就好了。至于你,总归跟过我,我会为你想的。”

    她伏在他身前,将他的手臂围拢自己。在这个怀中,仿佛风雨不动安如山。可惜,她的命运不好,这唯一怜惜她的人,很快也要撒手了。

    她仿佛不是特别亲恋她的双亲,安豫王活了半辈子,自然知道这世间父子情那都是定数,这花如雪,大约也并不是爹娘的心头宝。

    心中对她更多了几分怜惜。

    她照顾得他很好,也不嫌累不嫌脏,倒是个能吃苦的。

    安豫王精神好的时候,她总是依偎在他身旁,喜欢他用手臂拢了她,更往往累极而眠,伏着睡去。

    安豫王精神越来越差。

    一日,待他清明些了,花如雪道:“王爷。”她仍然腻在他身边:“王爷你召集了全家人说一声,让我出家。好不好?王爷去了,我也不贪恋这世间,只是还有幼弟放不下,出家是最让我心静的选择了。”

    安豫王皱眉:“你年轻貌美,何必选择这条路。你莫担心,我自会替你做主。”

    花如雪噤声,怕他以为是自己等不及,催促他。殊不知这多些日子,她已对世事失望,愿意遁入空门,四大皆空了。

    安豫王又陷入疼痛,花如雪揉了半天,手掌和全身已全无力气,只是喘息半晌。安豫王痛过一阵,陷入昏迷。

    他如今常常在昏迷中,人怕是要不行了。

    还记得当日初见时他专注的目光、沉吟的神色,更有她入府以后的照应、迁就和温柔,温厚的臂膀,仿佛就是她所有的倚靠……如今,这个人就要走了,原来他们之间的情分,是如此的短,短到没有开头,就刹了尾。

    但她还是记得他所有的好,眼泪止不住地流。趁着他昏迷了,她也累极睡去。

    突然屋外一阵喧嚷。

    接着门就被推开。大夫人匆匆推门进来,后面是二夫人,还有几个没有见过的人……接着,她看见众人簇拥着一个老夫人进来,这才发现竟然是宫中见过的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满脸的慌急之色,也不望众人,直接向床上昏迷中的安豫王扑去:“我的静(靖)儿呀……你怎么了?”

    花如雪无措地退后半步,这才知道安豫王大概是叫冯静或者是冯靖。

    原来这冯静居然如此得太皇太后的欢心。看太皇太后哭得要死过去一般,众人吓得跪了一地。也无人敢劝。

    但太皇太后的哭声又让她想到这些日子他所受的病痛,想到他隐忍待她的那份真情,想到自己对他所生的情意……不由又红了眼圈,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这么大的动静,昏迷中的冯静疲累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母后和旁边哭得眼睛红肿了的花如雪,终于打起精神,勉强笑道:“母亲,孩儿不孝,不能承欢膝下了,静儿不说,是担心母后伤心……这病一开始发现,就已经不好了。”

    太皇太后一边捶打着儿子,一边痛哭流涕:“我的儿……你怎么不早些让我知道……你这是要我的命啊……”

    旁边的人一边递着绢子……

    这边,安豫王已经摸索到花如雪的手,把她按到太皇太后的手中:“母后,这些日子,都全赖如雪,儿子若走了,让她代我照顾母亲好不好?这样我好走得安心……”

    安豫王又吃力地望望下面道:“景蓝你在吗?对不起,我辜负你了。我病重的时候,还把花如雪接入府里,是我违背了当初我们的誓言,你要恨我,我也没有话说。”

    大夫人眼中含了一泡泪,手绢捂着嘴在低声哭泣。

    屋子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安豫王的喘息和众人的哭泣声。

    直到他走,他的手在她的手上无力下来,都不曾移动过半分位置。

    将她的手,按在太皇太后的手上。

    她想这应该是他一番苦心。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