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永静庵

章节字数:2214  更新时间:18-03-02 1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永静庵果然很安静。

    只有几个老尼,安静得什么一般。

    这沉如死水的生活她倒欢喜。刚好看看从太皇太后那里带来的经书,每日做做晚课,日子过得慢,但她仿佛很享受这种慢。

    但是好久没有见过阿弟。

    再去看的时候,爹倒没什么,娘却絮絮叨叨,让她想点法子,又问安豫王留下了多少家产给她。听她说没有,先是惊讶,继而数落一通。大意是她没有得到安豫王的宠爱,人又傻,什么都没得到,如今又沦落成尼姑,让他们很没面子。

    几句话就能让花如雪暴怒,她知道自己一向也不得父母宠爱,尤其母亲,以前不如她意的时候,用很难听的话骂自己的女儿。

    嫁给安豫王,让她第一次知道她可以被珍视,被爱,被呵护,她永远无法忘记第一个给她温暖的男人。永远不会忘记他对她所做的一切,还有他神志清醒的时候看她时,那永远温柔的目光。

    自从和安豫王在一起,她知道她可以选择另一种活法。她永远不会再和母亲他们住在一起了。

    阿弟倒是吃得好睡得好,脸色圆润,没有一刻安静的调皮,爹娘都是没有说几句话就忙着去追他。花如雪将随身的一些钱物留下了。又和爹爹几句话,说她也会给爹爹说几句话,但顶不顶得上用,就不敢说了。又劝爹爹可以找找当日的朋友,哪怕从小的地方好好做起。

    她出家后,隔几日宫中的小黄门会来一次,送来一些钱粮,不知是不是冯预的安排。想到他日理万机,居然还记得这个犄角旮旯里的自己,花如雪不由感慨。

    忙趁着这次的机会,将自己要觐见皇帝的话说了,又附上一页信。因为麻烦小黄门到这样偏僻穷苦的地方,所以她连手里的一点银钱都双手奉上,表示歉意。

    那小黄门也并不废话。收了信,却没有收那点东西。

    花如雪不知道他是不是看不上。但也没有别的办法,那是她手上仅有的一点东西了。

    却不料过了两日,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来永静庵找到她,核实了她的身份后,自报家门说是安豫王的故交——东安郡王冯正南,因安豫王临终前嘱托,为她在京城中买了一处宅子,因为当时不适宜交给她,便暂在他处保管,让他在适当时候拿出来再给她。冯正南说自己一直关注着她,直到现在,他觉得她大概需要这纸契书,而他也能够亲自交给她了。说着,那人拿出一纸地契交到她手中。

    她一下子有点懵。

    不是没有想过,他没有给自己留下一点点金钱的事。

    想也想不出头绪。

    他临终前的情分,也不像是假的,所以更加困惑。

    如今一切都解开了。

    她展开那张房契,手抖得要撕破那张纸。

    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这不是一张房契,在她心里,这远远不止是一张房契。

    这是她一直不敢肯定的,他对她的那份情。

    她跪下:“贫尼谢过东安郡王。这纸房契,不止是一张房契。还有我从来没有敢肯定过的,安豫王待我的那份心。他并不是什么都没为我想过……”

    他扶她起来。

    “他还说过:你还年轻,若是有合适的,便不要守寡,嫁了人,他也是愿意的。”

    他说的是——他“也是愿意的”。

    她不由有点破涕:“这是他的原话吗?”

    东安郡王仿佛没有计较她的问法,只是叹道:“他自有他的私心,但你过得好,他是愿意看到的。”又道,“若有什么难处,可以来东安郡王府找我。”

    第二天,她便依着房契去找。

    一处毫不起眼的地方。但已远远好过爹娘阿弟现在所住的地方。

    外面不起眼,内里却有乾坤。

    青砖青瓦,一片院子。进了院子,才发现两进院落。后园种着许多蔬菜,甚至有一畦麦子。不知是不是有人打扫,一切都洁净安宁。

    麦子已经到了成熟的季节。一阵风过,麦浪翻涌。

    只有两株金桂,淡淡飘香。金桂盛放的季节,快要来了。

    他为什么如此用心,他是想她一辈子忘不了他吗?!

    冯静!

    这个第一个给了她爱的男人!

    我只知你救了我的家人,还知道你是这王朝的安豫王。除了这些,我还了解你多少?但是世间情爱本就不必太多的根由……

    短短的生命最后一程,便值得你如此待我!

    冯静……

    为着疼爱的幼弟,她把全家搬了进来。

    阿弟已经会走。满地蹒跚走动,去摘瓜菜上的小黄花,去捡拾落在地上的桂花……咿咿呀呀地唱着,呼唤着父母和她。

    看到家人兴奋的样子,一颗心都是对冯静的感激。

    只是不敢想他。

    一念想到,便是他额上汗津津、因为疼痛而疲乏不支的样子……那种噬蚁般的痛苦,便要使她发狂。

    太皇太后的死,大概就是思念爱子而致吧。

    花如雪懂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规则。庵里的各种清规,她都严格恪守。为人也尽可能地友善,所以庵里的众尼姑倒少有难为她这个新人的。

    住持大概50来岁了,面容清癯严肃,不苟言笑。

    这都没什么,住持说话的时候,她听得很认真,住持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大家相安无事。

    但花如雪总觉得,住持在看到她的时候,眼光里总有点特别的东西。

    她想,大概是她曾经的身份吧。和这庵里尼姑不大一样。

    唯一让她很难忍受的,就是庵里的食物。真是难以下咽,油水不够,至于她最爱吃的辛辣汤饭、羊肉什么的,那就更吃不到了。

    所以总觉得饥肠辘辘、口舌都无限想往之前吃过的美味。一想到在安豫王府吃过的鲜香扑鼻的胡辣羊蹄、润而腻的翠玉豆糕、酒酿鸭子、酸笋鸡皮汤……就垂涎三尺口水直流。

    但是日子长了,花如雪渐渐发现,尼姑庵里的生活太干枯了。

    除了早课晚课,庵里那些经书,为了饭食每日的提水、吃饭,可供她去看、去学的东西太少了。

    她并不是真心信奉的人,所以,不同于昔日那样偶尔抄诵,真的每日去精研,变成很难忍受的事。

    庵里吃的是井水,提水的绳是铁链做的,扔到地上一滩,很是沉重。每次打水的时候,都要费很大的力气,手上留下的锈迹,好久都洗不下来。除了住持,庵里的尼姑轮流提水做饭。花如雪来了也不例外。她不知道英明的住持怎么不知道趁早将铁链换成粗麻绳。庵里可都是女人啊。到了严冬,铁链上结了冰,提水的人可怎么办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