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右武卫陆春

章节字数:2917  更新时间:18-01-11 08: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花如雪就被勒令禁足自己的锦辉阁。花如雪心里明白他昨晚是生气了。

    皇帝也不来了。自己这里马上安静了下来。接着,连两个小常侍都被管事的叫走了,说是上头吩咐,锦辉阁不必这么多人服侍。又隔了一日,连瑾儿都被叫走。

    这一天傍晚,四下里静阒阒的。两个小丫头慧儿也不知忙些什么去了。

    她让人找了字帖来摹写,一笔一笔,心里道:“人说要看字帖入神,才到妙处。还说要用心不杂才行,我得沉下心……”

    正临帖中,慧儿突然跑进来道:“主子,我们这边没水了。下午让膳房那里送些水来,他们还推三阻四的。到现在还没有送来。那些奴才们,最会捧高踩低的。是不是陛下这两日不来主子这里的缘故。”

    花如雪叹口气,站起身道:“取水的地方在哪里?远吗?”

    慧儿疑惑道:“有点远,也有几百步吧。主子这是?”

    花如雪找了菱格纹的手套,戴在手上,走出去。慧儿跟着,又惊又急道:“主子你这是……”

    好容易到了地方,两人千辛万苦提着水往回走。

    突然,慧儿“哎呦”一声,花如雪提着桶回头看,只见慧儿坐倒地上,大概是天色昏暗中不小心踩到石头。

    “是谁?”有人顿时喝道。并快步走来。

    看样子是宫中值夜的侍卫。

    花如雪忙道:“没事,我们取水不小心摔倒。”

    侍卫走近来,才看到花如雪是宫里妃嫔的服饰,又见她拎着不轻的水桶,惊讶道:“……主子怎么自己拎着水桶?”

    花如雪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无能。便只微微弯下嘴角。

    这个身板高大的侍卫语气突然和缓道:“还是小人来吧。”

    花如雪放手,这个侍卫轻快地拎起水桶,走在前面,花如雪赶紧扶慧儿起来带路。

    灯下,花如雪道:“谢谢你!”

    侍卫见到她的真容:花颜玉鬓、明月摇摇,愣一下,低头道:“这些事情哪里是主子们做的。”

    花如雪伸手引导他出去,一边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卫看上去很憨厚,道:“小人是右武卫陆春。”

    时值隆冬,除了提水,连炭火都供给的少了。

    再过几日冯预再来,笑道:“这几日过的可好?”

    又在她端茶倒水的时候奚落她:“无能。不能改变环境,只一味自己忍着,人傻就是受人欺负的下场。”又悠闲地抬头,懒洋洋地看她。

    花如雪猜着他大概什么都知道。甚至说不定一切都是他授意的。因为他还说了一句:“没有人,也能生活下去嘛。”

    总觉得受他耍弄。

    亦并不知他真心。

    这次后,他来锦辉阁的时候多了,大概裕华殿太大太冷清吧。

    说老实话,冯预对自己明显不怎么样。但是他确实常常召自己侍寝。花如雪并不讨厌一个男人陪着自己,但是冯预和自己……性格上实在是不搭调。根本就让她又拘谨又很受伤。要是她没有过别的男人,还真会以为自己和男人相处有问题,但以前和王爷在一起过,虽然年纪差距那么大,但一点都并不这样啊。

    而且因为冯预常常召自己侍寝,现下各位妃子们已经对自己不大友善了。

    每日去刘昭容那里,都是看人家脸色,只有一位宋贵人还比较和善。

    有意无意地说到皇帝的行踪什么,大家瞥她一眼,那夹枪带棒、明嘲暗讽的各类奇怪的话,花如雪根本应付不来,如坐针毡。只是有意无意地说皇上到她那儿是休息的,连话也不曾多说,可能是自己太愚笨了。

    众妃嫔都暗笑。连刘昭容嘴边也有一丝笑意。别看皇帝总歇在她处,封号却始终是个贵人。听皇帝的口气,对她还有几分不耐烦。看她平日确实有点迟钝混沌的性子。不过是空长个好脸蛋罢了。

    都不由各自在心里叹一句“傻人有傻福。”才各自散了。

    锦华姑姑这两日都跟着花如雪。花如雪对冯预突然又把锦华拨给自己倒是有点受宠若惊。也许是看着金辉阁实在什么人都没有,皇帝果然明察秋毫,不但知道金辉阁的情况,连她对宫规人情一概不了解的事情都知道,大概是特意让锦华多多提点教导自己。

    只是行动性情上受了好多拘束。

    宋贵人偶尔来坐坐。宋贵人家在外地,是鄂州府尹的女儿。在这京城并无亲戚,年纪又小,但是说话处事比较谨慎,嘴巴很严。花如雪经历事情比她多多了,但是无奈心里虽知道很多,但在目前宫中处事台面上,也没显得比宋贵人好多少。自己之前又嫁过人,和宫里这些年轻女孩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嫁过人的事宫中人几乎都不知道。大概是冯预封严了这个信息吧。毕竟娶自己名义上的婶婶,那是可大可小的事。所以一向爱说体己话的花如雪也不敢提及。

    不几日就是元日。冯预下令要祭祀诸神和先祖,写门对挂春联,放鞭炮、守岁、吃团圆饭,并要在武城门同京城百姓同贺元日。

    花如雪却是对吃春饼更感兴趣一些。这几日御膳房那边都有春饼和各色糕点可取。但花如雪嫌那春饼的做法不合口味。

    她自己到御膳房。总厨忙出来笑脸相迎,听到花如雪的要求后面有难色,花如雪也不多废话,和颜悦色带了丫头慧儿去找合适的小锅灶。然后让总厨吩咐人准备各色材料。

    切得细丝的芹菜、肉丝、红萝卜丝、木耳丝、黄豆芽,热锅热油炒香芹菜丝,然后下肉丝到颜色发白,之后下各色菜丝,最后下入用水泡了片刻的绿豆索粉,她又给自己特意要了烤得焦香四溢的肥油羊肉丁。

    这时候薄如纸的面饼也烤得两面微黄,已经用湿布盖着片刻了。

    花如雪看总厨一直饶有兴味地走过来看,连忙给总厨留一些,剩下的那色香味俱全、热气腾腾的一盆菜和面饼就同慧儿端回锦辉阁。

    正走过那日提水的地方,却刚好碰到了陆春。

    花如雪笑道:“想不到你倒有口福。”忙让慧儿请他来锦辉阁中,给他卷了一个吃,又装了一小盘带走。

    陆春一直笑,连赞好吃道:“无功受禄,花主子以后有什么吩咐,小人能做的,一定赴汤蹈火。”

    花如雪道:“那我可太划算了。一小盘春饼就得了这么大一个人情。”

    春饼还送了宋贵人一些。

    都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到了晚上,冯预在锦辉阁看到春饼,吃了几个,花如雪道:“刚做出来的时候最好吃了”。冯预不置可否。吃完擦了嘴巴,这才淡淡道:“今日有个右武卫来过你这里?”

    花如雪想了片刻才记得陆春大概是这么个职位,就点头:“嗯,那个人有次我们去提水,他大概见沉得很,帮我们提了下。今日在花园中碰到我们正捧着春卷回来,便请他吃了几个。”

    冯预不以为然道:“你要注意分寸。他是侍卫,你是什么身份?!”

    他的喘疾有时还会再犯,这时大概是心里恼怒,取出一幅雪白的绢帕按在嘴边,待呼吸平复了,手才放下去。

    花如雪垮下脸来。

    他听到“我们提水”连一点意识都没有,要不是他那时冷落,也不会被御膳房那样冷待。自己自然也不会冬夜去提水,自然也就不会遇到陆春。

    想着他连个外人也不如。陆春这个外人都知道怜惜一个女人。

    心下又凉了半截。

    元日的节日氛围越来越浓了。各宫中的丫头们都领了各色鞭炮、春联纸、各色各样的灯笼、兔儿灯……宫中一派喜庆祥和。

    刘昭容确是个能干的主儿,这宫中并未见她咋咋呼呼做什么、命令什么、治理什么,但是安排得宜、赏罚分明,众人各安其份,竟都没有明目张胆搞出事的。大概原来是她那个姐姐太得盛宠,所以遮掩了这个庶出妹妹的光芒吧。

    这几日大概是事务太多吧,冯预很少来。

    花如雪坐在窗前百无聊赖地看着宫婢常侍们挂灯笼、分对联纸和剪纸,各色彩屑红红黄黄绿绿蓝蓝撒了满地,冬日的微风吹过,遍地打滚,闪闪地明灭着。花如雪有点打不起精神。她想起之前在王爷府的时候,王爷每日都来看自己,她很喜欢也很享受他待她的好,她喜欢他拥抱自己的时候那种有所依傍的温暖。

    如今的冯预,虽然年轻俊朗,但是俩人根本无法心意相通。

    渴望一双有力的臂膀,哪怕仅仅是拥着自己。那种心心相印,也是甜滋滋的。

    带着一丝惆怅,在梦里睡去。

    前尘往事,一朝爱宠,都归梦魂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