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节 陆宅

章节字数:2900  更新时间:18-01-13 1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门开了。

    出来一位管家模样的老人。

    花如雪忙笑着说明了来意。老人看上去很是惊讶,但听说是陆春让来之后,忙将她二人让进去。

    家里面地方倒是不大。但是布置得很精巧。

    宅门左右为山墙。门内一个影壁。绕过影壁,是一进院落。院内正房和东西厢房各三间,正房明显高于厢房,正房一侧可以往后走,就不知是什么地方了。

    正看着,屋里已经有人迎上来了。

    一位老太太,扶着拐杖,由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孩从正房引导出来。

    花如雪看看引导的老人,老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家老夫人。家里就是小公子和我们老夫人。”花如雪忙趋近上前行礼:“老夫人好。”并说明来意。

    大概是屋里很少来客人,尤其少来女客。老太太的脸上掩不住的惊讶和欣喜。多端详了花如雪一会,又看一回慧儿,热情地迎她们进屋。

    屋子里非常暖和,火炉烧得很旺。花如雪和慧儿伸出手,手指冻得和透明的冰块似的。老太太道:“快烤火。”又叫“小枝”赶紧倒热水,准备饭食。端出元夜准备的茶点。

    半天,俩人身上才暖和起来。

    老夫人关切地问起二人的来历,花如雪道:“我们姐妹二人本在宫中当值。谁料宫中今日发生变故,陆春原就是宫中认识的,所以让我二人暂来此处相商。”

    老夫人吓一跳,花如雪忙说:“陆春没事。他们禁卫正是这场变故里要借助的力量,肯定是不会有事的。而且,看今夜是不是能回来。就都知道了。”

    这夜便在陆宅睡下。

    慧儿年纪小,这时候才犹豫道:“主子,你说我们还能回宫吗?若是不回宫,之后怎么过呢?陆宅看上去大概是靠陆春的一些月俸,我们在这里,会不会拖累他?”

    花如雪叹口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真不行了,你放心,我们还有双手可以做事的。一定能活下去。你不要担心。”

    她在想冯预的下落。祈祷他能逃出生天。只要他活着,便什么都好。

    直到第二日下午,陆春才回来。

    见到花如雪便道:“变天了!”

    花如雪一颗心悬起来:“陛下呢?”

    陆春的眼中,是一声叹息:“至今未能找到。找不到……反而是好事。”他压低声音:“现下已经以一副烧焦的尸体蒙混过去。官员们都比较安静,此事大概已经落定了。”

    花如雪道:“那宫里其他人呢?”

    陆春坐下歇口气:“宫中起火,有人被烧死,现在还在核对人口。也有不少宫人逃走的。我看很难一一追究了。莱城王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

    他语气和缓下来:“现下,只能委屈主子住在这里了。等到形势缓一缓,哪怕再从长计议。”

    这时老夫人赶过来了。口里连连唤着“春儿,春儿……”一路过来。

    花如雪饶是震惊悲痛、心下凄惶,仍被这幅祖母呼唤人高马大的孙儿的景象逗笑了。

    陆春偏过头瞥她一眼,神色中有一些不自然。一边伸出手臂扶着祖母了。

    晚上在灯下,一家人一起吃饭。

    是热气腾腾的汤饼、菜羹,陆春还特意买了一些肉馅的胡饼和羊羹回来。

    花如雪只是埋头吃自己眼前的汤饼和菜羹,突然陆春将几个胡饼和羊羹推过来:“你和慧儿要多吃点肉,不然瘦下来了,祖母要怪我待客不周的。”又给祖母捧了香气四溢的羊羹去吃。

    这时候的老夫人,笑得脸上开了一朵花似的。

    看花如雪和慧儿的眼光也多了点别的意味。

    陆春在宫里当值很辛苦。常常是好几天才回来一次,平常就宿在当值的地方。花如雪很是不安。家里几口人都靠着陆春。自己和慧儿又更加大了他的担子。

    剩下的时间,花如雪就把自己和慧儿锁在房里,自己编排曲目,两个人一起练。慧儿还不曾知道花如雪有这般能耐。不过她觉得主子编排的曲子和动作有点怪。

    花如雪耐心道:“正因为怪得新鲜,所以我们两个没有多少舞乐基础的人才能一鸣惊人。”她编出的动作幅度都很小,动作和动作之间轻缓而优雅,徐徐转身、折扇轻展,配着宁静神秘的淡淡笑容,分外让人移不开眼睛。

    慧儿只觉得主子那种不动声色的表演,自己实在整不出来。学倒可以学得外在,但是那种感觉就是不一样。花如雪道:“不要把别人放在眼里。到时候场上会有无数的人看你。你要给自己表演。表演就要对着自己的心,专注无所动摇。每个动作都要用心。心要静。像鱼儿沉到水里。慢慢地摇摆尾巴。脸上要微微带笑,要轻柔得像在水中。稍有世俗的变化,这支舞的感觉就没有了。”

    她自己轻轻哼着曲调,表演了一段……慧儿只觉得自己掉进去了,仿佛魂魄被那支舞、那个人吸走,眼中脑海只留下那种轻柔婉转,只觉得美得不像真人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舞。

    “如今这京城中,宫中禁苑、私家庭院,都种着我们所唱的这种花……”花如雪徐徐道,又看定慧儿“这就是——樱花。”

    “樱花啊,樱花啊,阳春三月晴空下,一望无际是樱花。如霞似云花烂漫,芳香飘荡美如画。快来呀,快来呀,我们一同去赏花。”

    她吟唱出曲词,慧儿鼓掌:“很奇特很好听,好漂亮的歌。主子,虽说咱们当时锦辉阁里就有两株樱花,一白一红,但是当时至多是捡捡樱花,觉得漂亮,没想到可以编出这样好的曲子!”

    花如雪说:“樱花漂亮。不过我们都更关注桃花杏花梅花桂花,没有人太关注樱花。这歌儿让大家能感受下樱花的特别。”

    慧儿道:“那这曲调为什么很奇特?从来没听过。是主子自己想出来的吗?”

    花如雪道:“小时候在中山洲,很多人都常唱这种曲调。只是那地方闭塞,没有流传出来罢了。”

    慧儿似懂非懂地点头。两个人加紧练习,花如雪又从两人带的一点细软里,找了完全没有宫中痕迹的,让慧儿卖掉,置办了服饰。

    这才挑了一天出门,二人直奔京城最有名的醉花楼。找到嬷嬷,表明来意,要求如若表演成功,要五五分成。

    那嬷嬷老经事故,以精明挑剔的眼光打量了二人半日,才挑着眼道:“先跳下试试吧。”花如雪笑,徐徐道:“好的舞值千金。没有精到的配乐,精心布置的场面,怎么会有效果?生意上的事情,不下功夫和本钱,简单对付,怎么可能收到最好效果?”

    浅紫色轻纱帘幕。隔开舞场内外。

    隐约可见那绝色女子淡淡透粉的合体舞服、粉色樱花头饰一串垂在额际耳畔,手持金色扇子,乐声一起,人偶般的姿态徐徐动起,舞步轻柔缓缓。

    一个节拍终了,女子侧脸,金色折扇轻轻遮住容颜,粉色樱花头饰垂在额际,美如画定格一瞬。

    乐曲优雅舒徐,两个女子的姿态轻柔婉转,音符定格时都是一个姿态或美景,让人如痴如醉……

    嬷嬷此时已经心中有数。也不浪费时间,招手二人道:“这曲子许多美貌女子一起,才更有效果。此事我来安排。姑娘若是有意,以后就在我们醉花楼吧。我们这里歌舞是重头,正需要姑娘这样的人才。”

    陆春当值结束,只要不是夜里,都赶着回家。

    几个兄弟景泰、皋兰、永登、红古都纳闷。瘦猴景泰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家里有事?”又道,“家里有事你可言语一声,兄弟们都在呢。”陆春嗤一下:“说话不着调的,不知道的,以为你是外面混的。”矮墩墩的永登道:“大哥这是回家张罗着娶嫂子呢。你看那心急火燎的。最近也不让咱们去家里了。”皋兰微微笑:“大哥这两日是有点奇怪。”

    陆春笑道:“是嘴馋了吧?还是谁想我们家小枝了?”大家都笑看红古。红古仰脸眯眼斜一下众人,伸出秀气的食指和小指一个个指点,表示这事没完。陆春大手搓一把红古的头顶:“快了,过两日就请兄弟们过来聚。”

    快步奔出。只见月色皎好。

    他一步步在月下走,心里是有点不定的,仿佛有点欢喜,又有点紧张。

    不知道如何开口。

    以为一生都是那样了。不过是一个主子和一个右武卫。永远搭不上界。

    如今,如今,竟然有这样的机缘。

    难道是天意?

    他能感觉到自己看她的眼中,有多少说不清的东西。他想,她大概也能看到吧?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