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故人重逢

章节字数:2541  更新时间:18-01-19 09: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日,刚刚从醉香楼出门。

    在门口,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正要惊呼,那人已上前,将一片东西捂住她的口鼻。花如雪很快软倒。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见冯预那张熟悉的脸。

    冯预变了。

    这是她第一个感觉。

    说不出哪里,但从皇帝沦为逃犯,冯预不变也是变了的。

    他竟然敢留在京城,这么危险的……敌人眼皮子底下。

    有人进来。

    花如雪愣一下,努力做出平常的样子;“李——常侍!”

    李常侍微微动动嘴角:“主子!”

    李常侍倒退着出去了。

    冯预仿佛信口道:“如今朕今非昔比。你跟着朕,时刻有危险。”外面已经变了天,冯预的口吻却没有变。

    他顿一顿,看她听着,又道:“谁叫你送上门来。如今朕谋划大业,身边正好缺一个朕放心的女人。”

    她听懂了,暗道苦哉。

    她当然不信以李常侍这些人的能耐,找不到一个供他使唤的女人……大概是自己抛头露面,被冯预的人认了出来,刚好自己又一向不问世事,让他有了留在身边的念头吧。

    她当然没忘记他关于她“死鱼”的评价。

    不知刘璃现在哪里?是不是从宫里逃了出来?

    这该是她刘璃伺候的男人啊。

    她脑中一团乱麻。

    她不是他爱的女人。

    如何要同他同甘共苦,身临死地。

    如果是安豫王也便罢了。

    如何是他!如何是他!

    到底意难平!

    正想到问慧儿下落的时候,慧儿及时地出现了。

    她瑟缩地望着冯预。

    冯预起身:“既来之则安之,你们主仆二人好自为之。”

    主仆二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话。

    震惊过后,她想起来要通知陆宅,但又捉摸不透此时冯预的心理。

    她试探道:“如今我寄住在别人家里,他们见我深夜不归,一定会担心。”冯预垂头喝茶,没有说话。

    花如雪忙道:“也不是什么很熟悉的人,我能不能去那里道个别,从此就安心在这边了。”

    冯预抬了头不经意道:“我会派人送信到那里去。你写好给我。”

    她在信里告诉陆春自己遇到以前的熟人,要离开京城了。因为对这人知根知底,陆宅也不可能久留,所以仓促离京,请原谅她的无礼,如今一切很好,已经出城。请他们放心。非常感激他们的保护和招待,就此别过,祝愿各自安好,勿念。

    回头他还给花如雪一个条子,大概是陆春的笔迹。

    没有什么内容,只是说已知,祝愿安好的话。

    她怀疑冯预有没有动过手脚,但是那又如何呢,再三确认送到,她也就不去想这件事了。毕竟只有陆春大概会多想一下,但是毕竟交往不深,只要强调自己处境安全,他也会放下吧。

    说来奇怪,好几日了,这冯预倒没有怎么骚扰她。

    不过花如雪也知道自己的处境不大妙。如果他们这伙人被新帝发现,一定是尸骨无存的下场。自己这个小小的连棋子也算不上的小喽啰,一定死的很惨。

    想一想就觉得亏死了。

    正在她各种抑郁烦闷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打乱了她的心思。

    冯预突然病倒了。

    花如雪被召去侍候。

    她轻手轻脚地陪在病人床边。

    冯预的脸色很暗淡。一直闭着眼。花如雪猜想他大概没有睡着。因为他有时候会翻一下身。他看上去仿佛很累,又很烦躁。

    花如雪不由轻轻道:“哪里不舒服吗?”

    冯预突然皱眉:“闭嘴!”

    花如雪愣一下,不敢说话了。

    冯预却缓缓松了口气道:“对不起,我心情很坏。我睡不着。”

    他睁开眼睛,花如雪看到他似乎有些黑眼圈,睡眠很坏的样子。

    不由凑近他床边柔声道:“你心情不好?怎么了?”她伸出手,轻轻揉按他的眉宇之间、额头。

    他不再说话,还渐渐轻轻靠在她肩头。

    过了一会儿,他换一个更舒服的姿态,圈着她的腰,仿佛睡着了。

    花如雪不敢动,她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母性般的怜惜。

    她想,他大概是承受不住了。

    全无防备之下失去帝位。如今沦落到这样一个境地。李常侍虽然看似忠心,但这样可怕、几乎永不见天日的命运,恐怕任何一个人都会觉得是在做一场噩梦吧。

    外面的天色已晚。昏黑的院中,不知道有什么,什么都隐在暗处,什么都看不大清。她的心打一个哆嗦。

    现在,不知道是她在依赖他,还是他在依赖她。

    花如雪觉得有一丝冷,由于是一个姿势僵着,背上有点痛,但是她不敢动,也不想动,虽然害怕,但她下意识觉得,她要负担起他的睡眠,他好不容易睡着了,无论如何,她一定撑得下去。

    虽然怕,但是那种怜惜的爱,却充满了她的心,让她觉得自己充满力量。

    中途,慧儿来了。她手势让她给自己靠一下,勉强用嘴型告诉慧儿背痛,让慧儿揉按半晌。终归不敢动。

    直到子时,冯预有点醒过来。

    花如雪终于痛得出声,连忙用枕头垫在冯预头下。

    冯预醒来。

    花如雪怕他彻底醒转,忙靠拢他的身体,轻轻安慰:“睡吧睡吧。”自己也闭上眼睛。虽然她的背痛得像是被人砸过一样,那四个字几乎用了她所有的力气。

    第二天醒来,床上没有了冯预。

    仿佛那只是她做的一个梦。

    但是,仿佛有什么不一样了。

    如果说以前的时候她的人漂浮在空中,怔忡无着,那么现在的她,反倒心定了:该来的就让它来吧。如果他需要,就让我来帮他。

    第二夜了,冯预看上去比昨夜好多了。

    他看她的眼神,他的眉宇之间,仿佛也舒朗了许多。她也很开心。姿态上不由有点柔情。冯预第一次关了门,他拉她跨坐在他膝上,搂着她的腰身,轻轻耳鬓厮磨。

    花如雪还是觉得很害羞。她觉得他不爱她。但是那又如何呢。

    冯预是很漂亮的。她坐正一点,用手指轻轻点他的眉眼。他的眉毛修长,眼睛像墨色的光华,她几乎不敢看他。冯预倒笑了:“没有见过朕吗?第一次看?”

    花如雪侧首环着他的脖颈,不敢看他:“皇上太漂亮。”

    冯预蹙下眉——什么叫漂亮!

    但他随即舒缓了眉头。双手抱她起来,放到床上去……

    云雨毕,他拉了自己那床寝被转过去的当儿,花如雪突然拉住他道:“皇上?”他不防道:“嗯?”花如雪道:“我想要雪霁天晴的时候,再要我们的孩子……皇上?让我没有负担地侍候您好不好?”她说得委婉,却看他突地僵了一下。“皇上你帮我……”她的声音是柔和的,带着一丝祈求、一丝柔婉的体贴。

    冯预闭上眼睛:“好!”

    第二日,花如雪如愿以偿得到了花红。

    冯预却好些日子没再出现。

    已经到了春日,可是他们一行人缩在不见天日的府里。

    府里地方很大,尤其后院,花如雪来后基本没有去过。

    每日冯预所去的,大概也就是后面了。但李府中后面到底是怎样的,没有冯预的允许,她还没有去的打算。

    花如雪只能看见院中一片天空,蓝盈盈的,偶尔有几朵云。院里的几株不知什么果树,已经冒出了一些新芽。墙角,能看到一角柳树的梢顶,大概是别人家的院子,或者隔着的巷道。风来得时候,柳枝披拂,分外自在。

    冯预再来的时候,花如雪便问自己能做什么。

    冯预顿一下,道:“隔些日子,大家一起去梁州。那里有一个地方,会自在一些。你也会有事情做。”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