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阮小楼

章节字数:2671  更新时间:18-01-21 08: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阮小楼皱眉对着儿子:“你又犯毛病了。”

    阮天宇生气道:“我就讨厌她们。二娘还不是长这样,她对天宇一点都不好,我不喜欢她们。”

    阮小楼愣一下:“你二娘和人家有什么一样的?”

    突然又道:“你怎么还叫‘二娘’?!人家对你不好你还叫‘二娘’,傻呀?!”一边将小二端来的栗子糕放到儿子近前。

    阮小楼道:“你也大了,以后说话要有分寸。”虽然亲热,但语气是严厉的。“做错事就要付出代价,罚你这个月闭门思过。”

    阮天宇埋着脑袋不说话了,噘着嘴,把热气腾腾的栗子糕拉过来吃。

    花如雪从楼上看见他父子二人离去。

    她很讨厌小孩子不懂礼貌。莫名其妙就被一个小屁孩说了一顿。太抑郁了。

    不知为什么,平时她都不大计较这种小事。

    今天却一下子坏了心情。

    连带着对那个一见惊艳的男人也没了好感。

    入夜了,荣喜楼仍然灯火通明。

    花如雪正在二楼的窗口认着菜单,不经意瞥见阮小楼带那小孩出去。

    大概是吃饭时热了解了扣子,阮小楼微微屈身,细细地帮孩子扣上散开的衣领。在无人见处,那种静默的温柔,有一种特别的魅惑。

    有一瞬间,花如雪觉得这孩子,哪怕没有母亲,也是幸福的。跟着这样的爹爹,必不会吃苦。

    扣完扣子,他二人携手而去。

    巷子深远,他携着儿子的手,却是那样安稳、笃定。仿佛风雨不动安如山。

    不知为何,花如雪的心里涌起一股久违的情绪,那情绪缓缓淹没了她,让她差点流下眼泪。

    她牢牢地盯着菜单。一个个记着。

    光明虾炙、挂炉山鸡、红豆膳粥、双色豆糕、草菇西兰花、金丝烧麦、川汁鸭掌……

    如果不能改变,就学着接受。

    忽然觉得异常,转过头,才发觉冯预正在她身后望着窗外。

    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思暴露在他面前。

    但是她还是作不经意道:“那人对儿子真好,对吗?”

    冯预看也不看她:“我倒觉得你该操心操心自己了。”他冷冷地回盯她一眼。那眼神似无一丝人的情感,令花如雪悚然一惊。

    两个人的关系再次冷下来。

    本来冯预在她面前就从来喜怒不形于色,更不用说和她推心置腹地谈心了。他二人有点貌不合神又离的。

    但花如雪静心下来,也觉得自己过分。冯预如今,几乎是世所不容的“隐身人”,大概她多少也算是他的身边人,是他仅有的一点点安慰,她若再有二心,要置他于何地!

    虽然自冯预这里得不到多少真心,虽然心中酸涩,但……如今的冯预,不是昔日的冯预,她怎么能任性!

    夜里冯预回来的时候,花如雪不漏痕迹地体贴……但她看得出来,冯预仍然郁郁寡欢,眉头微锁。他定定地看着她,但他的心仿佛在别处。花如雪心酸,竟不知如何安慰他。

    她缓缓揉着他的太阳穴,轻轻道:“若是太累,就歇一歇。最最不堪,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我们的地方,就算是种田开铺子,隐姓埋名,总可以好好活下去。我不想看你如此抑郁烦心。身体烦累,心思清静,我们可以好好活。”

    没想到冯预僵了下,眉头蹙得更深了。

    花如雪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觉得自己可能安慰错了。

    冯预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花如雪泄了气一般,很是委屈。

    冯预却脸色缓和下来,闭着眼,心思慢慢静下来。

    花如雪脸有点臭。一早的时候。

    但是冯预也不搭理她。

    他自己心中有数即可,至于花如雪舒不舒服,那不是他考虑的。

    刘璃——他曾经最心爱的皇后,如今,是自己叔父的侍妾。

    这个消息,是那里面的人传来的。

    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也确乎做得出来。

    他自己英明神武,自然不怕女人功利精明。

    女人的功利精明,反而显出他不二出的能耐。

    他从来身边环绕的,都是花一般的女人,长袖善舞,蜂喧蝶绕。

    如今成为“隐形人”,随时面临死地,命运的黑色漩涡里,花如雪这个他从没见过的又呆又蠢的女人,竟阴差阳错,被命运送到他的身边。

    一路看着这个蠢女人走来,跌跌撞撞,随遇而安……每一步她都令他皱眉。那样笨拙、生涩、不懂风情,倒尽胃口。

    冯预神经已经算相当坚韧。

    但江山覆灭的可怕并不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他也常会睡眠不好。原来那种上位者的从容淡定,已经被劳心费神的忧虑取代。

    坏到不能再坏,花如雪反而时时提醒自己,怎样不是一辈子!与其抑郁终日,不如开开心心得过且过;又也许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吧。总之,冯预每次见她,她倒都是开开心心,心思浅淡。冯预虽然一向并不待见,但她一向省心,便和她多亲近了不少。

    之前俩人因为那风姿出众的阮小楼而发生过的一点疏离,也终被日日在一起的亲密所消解。

    阮小楼依然不定时地带儿子来荣喜楼吃饭。

    但花如雪再也不出去。

    倒是对冯预,愈发尽心。

    冯预心力交瘁,睡眠不佳,花如雪替他捶背,和他说一些不相干的话,有时候也和冯预的心腹筹划商量,甚至为了冯预,不惜动用陆春这个“熟人”,事实上就是不动用陆春,冯预和李常侍也有的是办法,他们已经通过宫里的“线人”得到了皇太后那边的口信,早年丧夫、一向深宫礼佛不问世事的皇太后,听闻这个儿子还在世,当时就忍不住老泪纵横。

    但皇太后也是自身难保,也幸好她多年不问世事,所以当今一时还没有对这个嫂子起什么疑心,加上刚登上那个皇位,做做样子还是要的,所以老太后和冯征的地位暂时还是安全的。老太后只带出来几个字:“隐姓民间,保全性命,以图他日。”

    有了老太后和弟弟冯征的消息,冯预睡了几个好觉。

    花如雪也替他高兴。

    荣喜楼的生意一向很好,冯预开始安心韬光养晦,轻易不出现在大众场合。

    哪成想就在这段时间,久咳的冯预吐了一次血,重金请来的名医说是郁怒忧思导致的劳心吐血,可能会引发哮喘的旧疾。冯预一听,本来刚刚松了口气的精神再次紧绷起来。

    花如需一直陪在他身边。

    出事后的冯预,身体确乎是更不如以前了。之前花如雪对他的身体有印象的,便是处置刘皇后的时候。

    那时以为他是经受不住刘皇后不守妇道的打击,现在想来,也许并不那么简单,很可能冯预本来就身体不强健。

    当然和安豫王不同,但是经历过安豫王临终前的痛苦,她知道病痛有多可怕。看到身边人这样虚弱受苦,她总想多替他分担一些。

    他的脚趾甲有点长了,她怕他一个大男人不细致,自己低头动手,替他细细剪了,又磨一磨。这当儿慧儿正跨进门槛,一抬眼忙悄悄退了出去。

    冯预视若无睹。这时方轻轻抬手,碰下她颊边:“对不起。”

    花如雪愣一下,冯预的眼睛里,看不出他是因为什么说这个“对不起”。这个一向心思深沉的男人,眼中有瞬间的缜静和迷离。仿佛忘记了她是谁,在努力辨认的样子。

    她甚至有点惭愧,在冯预如此生死大难之时,她竟然还会对阮小楼那样的陌生男人动心,

    所以对于冯预的这少见的“一抚”,她没有追问。

    只是也轻轻拿下他的手,温柔道:“我很好,陛下。”

    冯预像是又想咳嗽,用绢子捂着嘴边,花如雪很怕眼神触到那个雪白的绢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冯预对自己各种嫌弃,二人貌合神离,自己怎么还那样在意他的身体。

    她觉得大概是安豫王的死给她的烙印太深了的缘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