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交易

章节字数:2257  更新时间:18-01-24 09: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一日,荣喜楼和往日一样热闹。

    几日没有来这里的阮小楼来了,他叫了几样和之前不一样的菜,自己慢慢吃着,待花如雪过来招待贵客时,阮小楼一反常态,伸手请她坐。

    花如雪诧异,坐下看他有什么话。

    阮小楼似随意道:“来这边也有一阵子了吧?觉得梁国如何?”

    花如雪有点愕然。事实上他们从北魏过来梁国的事,应该不会有人知道。她有点摸不准对方的意思。

    阮小楼神色平和,他面上有种坦然,让花如雪放松了芥蒂,花如雪含糊道:“挺好的,很热闹。”

    阮小楼又抛出一句话来,震得花如雪耳中一震,怀疑自己听错了。

    “如果永远留在这里,喜欢吗?”

    花如雪睫毛颤动了几下,像是翅膀沾上雨水的蝴蝶。

    阮小楼一笑,端起茶来喝:“我不过是一问。姑娘随遇而安,心性自然,想必在任何情况下,也能静心生活。我猜对了吗?”

    花如雪云里雾里,但她看阮小楼话里似是夸赞之意,便一笑,懵懂道:“哪里,先生谬赞了……只要他能身体康泰,已是我最大的心愿了。先生医术高明,花如雪感恩不尽。”

    阮小楼转动着那只青花瓷的茶碗,脸上有种不动声色的悲悯:“自此已无大碍。”

    花如雪再次谢了。

    转身便去问冯预。将阮小楼的话说了几分,道:“怎么听着,这个人对我们的情况……似乎知道些什么呀?”

    冯预正背转身看着窗外,这时转身道:“如雪,跟着我,随时都会出事。复国大业,不说做,说来都累。有今日无明日……阮神医答应照顾你,我要走了。”

    花如雪呆住。

    临到这当儿,她突然觉得自己对冯预还是有感情的。忙道:“不,陛下,妾愿追随陛下。”

    冯预仿佛笑了一声:“——嗯?”

    挥手让她退下……

    花如雪忐忑不安。

    但想了半晌又觉得,也没什么所谓。

    只是随波逐流任人打发的感觉不是太好。

    但自己的反抗似乎是起作用了。

    之后没有见到冯预再提此事。

    而阮小楼也有几日没有来过了。

    春天,仿佛和这个宅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春日的早晨,还有点微冷。花如雪便已经在荣喜楼忙活了。她希望自己早日能够靠双手养活自己,有一天可以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一天还没有多久,腿脚便觉得酸了。

    这还是在荣喜楼每日招呼劳作锻炼了好些日子的结果。但妆扮还是要的,不能因为操劳便不像个样子,毕竟荣喜楼是很有些名气的老牌酒楼了。

    到了晚上,客人少了的时候,还是想看一看旧日闲时排遣寂寞的佛经或诗书,人却累得倒头就睡着了。连冯预几时回来的都不知道。

    两人打照面的时候更少了。

    有一次好容易碰到冯预。

    花如雪自己放开了,倒平和了,像老朋友一般随意问:“当初抓我过来,前些天你又说不让我跟着了,你到底当我是什么呀?”

    她语气有点随意,又仿佛有点不满。但她的“质问”是朴实的,从没有咄咄逼人的意思。当然,冯预没有忽略一个细节——她依旧没有看着他。

    于是,花如雪看到冯预依然不经意,连抬眼看都没有,随口道,“你以为我当你是什么?”

    和这样一个同床共枕许多日却始终像是第一次见到的男人做那种亲密的事,感觉是很奇怪的。

    像是两个各自在比划的人,比划了半天,都没有挨到对方的一片衣履。

    花如雪垂死挣扎:“做什么和我有关的决定,要先和我商量。”说完,自己都觉得生硬幼稚,好像是小孩子没有章法的胡乱挥舞了一番拳头。

    她担心冯预笑出来。

    冯预没有笑。他从来很少笑。

    他只是瞥了她一眼,嘴巴有个几乎看不见的小动作……

    待他走了,老远,她有点反应出来——那是鄙视吧……

    好吧,他该是有多看不上自己……

    花如雪恶声恶气地腹诽:“果然是适合前皇后刘璃伺候……”

    她现在怀疑刘璃的“移情别恋”,是不是也是这种情感上的冷落造成的。但看处置她时冯预的样子,像是情根深种啊……

    花如雪觉得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傻。整个脑袋像是浆糊一般。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懵懂混沌。像是盘古未开的那个大鸡子。

    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不再想了。默默做荣喜楼的活计。甚至收拾桌子。慧儿看不过去跑过来:“主子你怎么什么都做呀?这样我以后不得变成烧火丫头了?!”花如雪笑:“你不想做就不用做了,哪那么多规矩。”

    慧儿絮絮叨叨,给她去换水。

    冯预有所耳闻。

    已经诧异不起来了。随她去吧。

    在这段令人绝望的时光里,她的傻、无谓和一脸的懵懂总是一再地冲击他的底线。

    坐在龙椅上的那位叔父,已经按耐不住,之前他倚重的几个年轻将领,都已经被撤掉,换上了自己人,将领和兵士们还在熟悉中;刘璃成为这位当今天子的心头好……当日宫中妃嫔,仪容出色的,都以这名义那名义被收入后宫。

    冯预的嘴角闪过一抹笑意:这位当年的叔父莱城王,看来对自己选女人的眼光很是认可。

    他这时候也发觉: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女人,也是别的男人喜欢的。

    柔然来犯。当今圣上竟然挑不出一个能对抗外敌的将领,朝堂上据说已经拖了好几日,才推出一个并不情愿的刘静。刘静是冯预之前的大将,职位被一撸再撸,当然不情愿。莱城王真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冯预还记得自己当年18岁,戎装出京,在北郊带着将领们击退柔然的进攻;十一月,骑上战马,征讨柔然,一直杀到漠南,逼柔然后撤几千里。

    那时同行的王弟颍川王冯征也不过16岁,真是风光无尽,一段好日子。

    他们大魏男儿哪个不是善骑射、精战事。也不知莱城王是不是老了不中用了,这样大好的征伐拓国土的机会要白白放过了……

    趁着这次柔然进攻,若是同意了梁国的条件,梁国出兵夹击,莱城王仓促应战之下,必出纰漏……一直筹谋的几支军队,宫里的内应,也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

    时日已久,难保自己不会这样一日日因循蹉跎下去,这样的机会不会多了……临大事必须当机立断。

    花如雪还记得那个夜里,冯预一去不复返。

    临行前,他抬起她的脸,细细端详:“这么傻的女人……我该拿你怎么办?”

    花如雪觉得脸上一阵窘意。她不明就里,避过他的手……

    冯预深深吸口气……许久,终究松了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