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如坐针毡

章节字数:4558  更新时间:18-02-01 08: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更为奇特的事情发生了。

    花如雪见宫里一片静寂,忙问正在忙活的程浪。程浪道:“皇上贵妃白日无事都会在专辟的市场里。市场设在东宫那边,太监们杀猪宰羊,宫女沽酒卖肉。有时候少帝有兴致了也会当垆一会儿,宫女太监排队去买。如有急执,都是潘妃裁决。”

    花如雪目瞪口呆。

    妆扮好了,她便去东宫那边的市场。只见人头涌动,都是喜气洋洋的宫女太监,潘妃正坐在一处喝茶……

    花如雪知道,这个皇帝,这李宝慧是彻底不想做了。要一个名号又有什么意义。

    太阳当头晒着,不是炎炎夏日,花如雪却觉得心头凉沁沁……她现在知道,阮小楼打的是什么心思。又缘何会打这样的心思!

    突然看到潘妃眼风已经扫过来,忙带了笑走近:“参见贵妃。”

    潘妃不经意道:“你来晚了。铺位都被其他人占了。你就充个买货的吧。”

    花如雪笑着领命去了。

    买了一堆吃的,就在市场里吃,那贪吃的样子逗得潘妃和皇帝指着笑。花如雪还不断将好吃的“孝敬”给潘妃和少帝……市场里熙熙攘攘都是假扮的货郎和客人……

    入夜,花如雪在烛灯下默然良久,对身边站着的程浪道:“坐吧。皇帝不在的时候,不必讲这些虚礼了。”又叹了一口气。

    程浪并没有坐。小心地看四下无人,轻声道:“皇上并不是一味玩闹,他还诛杀大臣,去年,顾命大臣右仆射江哲、司空萧亚光、领军将军崔获和右将军都已被杀,而且由于皇上的这些动作,导致发生南安王李景辉、太尉陈显达与平南将军王珍荣先后起兵叛乱,但几个月的时间里,都兵败被杀。大司马家族中亦有人在朝中任职,惟恐皇上再有杀意。我们在宫中好歹有点照应。”

    花如雪沉沉地坐着。对这个皇帝狠于诛杀这一点有点意外。

    但事实很快就验证了李宝慧的这一面。

    先是随后的一天晚上,李宝慧又偷偷溜过来相会,那时候屋内已经熄了灯烛,下人们听到声响,有一个进来探问。花如雪也没弄清为什么听声音进来的不是管事的程浪,忙道:“快下去,是皇上。”

    但好事被搅的李宝慧突然发怒:“来人,拖出去杖毙。”

    花如雪忙为他抚胸安慰,并道:“听到没,先拖出去。”李宝慧甩手道:“不过是一个奴才,杀了就杀了。你倒想留人不成?”眼中斜睨着。

    淡淡月色下,花如雪被他一时间冷厉的眼神惊到。顾不得想小皇帝变脸竟如此之快,佯装无视道:“皇上,不过是个奴才,现在处置反倒被搅合了,臣妾等了好久才等来皇上……今天皇上就留在这里吧……”粉面含嗔、云娇雨怯……李宝慧腹下一股热流,恨不能将这千娇百媚的丰润姐姐吞下肚中……

    说来也怪,这新来的姐姐的温柔贤德,面上看着就让人移不开眼睛,在自己那众妃嫔中,真真是独一份儿的;床笫之间就更不用说了……更何况,除了第一次,她从不要什么封赏,要知道,除了对潘贵妃一个人,其他人要封赏,那真是该死……住在这奢华绮丽的宫中,穿金戴银日食万钱的,还要什么封赏……没看见爷还四处从富户那里给国库挖钱呢吗……

    花如雪第二日获封了“桃花夫人”。

    潘贵妃对夜里李宝慧溜出来很是不满,其实她从第二个夜里就发现了李宝慧的行径。回头就拎着李宝慧的耳朵训了半日。直到李宝慧答应再不敢去“桃花夫人”那里。

    若不是后面有大司马,“桃花夫人”那张粉若桃花的嫩脸,早被她下面的人划破了。不过她也知道李宝慧那副德行,背着她偷腥被她大棍打、拧耳朵都不知多少次了,狗改不了吃屎。

    潘贵妃看得紧,花如雪这边倒是清静了几日。

    李宝慧即位后,曾抚育过他的先皇后被尊为太后,因为他整日游乐,太后曾经规劝训斥过几次,李宝慧听烦了,怀恨在心,加上他年纪不大失去生身母亲,对太后地位尊贵享受荣华很是忿忿,便想要用鸩酒毒死太后,让太医煮药,刚好被花如雪的一个下人听到,程浪便趁了无人说给花如雪听。

    花如雪想起来自己入宫前,阮小楼也完全未提及太后,想必这个太后并不是很管事的人。加上自己入宫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身份,所以太后也不必见。程浪是宫里的老人了,说是太后自从管教过几次李宝慧未果之后,便已经常常吃斋念佛不理政事了。

    花如雪想了片刻道:“且等等,看看是不是旁边人会阻止,盯着一点,若是真送去太后宫中,立即过来通报我。”

    程浪点头称是。

    过了一会儿,程浪果然来通报:“皇上已经被劝说了,有人说若是太后薨逝,皇上还要服丧,必然不能出宫去游玩了。皇上才放弃了鸩杀太后的想法。”

    花如雪蹙眉:“皇上还出宫?出宫做什么?”

    程浪低眉敛目道:“有时候他会去宫外看着气派的人家里,看到什么喜欢的就拿走。”

    花如雪已经完全无语了。

    很快便是端阳节了。

    李宝慧在宫中举行盛大集会。琼海水面上广阔如镜,微风徐来水波不兴,顿觉心旷神怡天高地阔,龙舟已经蓄势待发,一群光着膀子的精壮侍卫头上和腰间系着红色黑色的带子,一声令下,静态的画面突然发动,龙腾虎跃振奋人心……一副“兰桡鼓动,旌旗荡漾”的壮观景象。周围都是各样的彩绣辉煌、头着虎型装饰的贵人宫人……花如雪第一次见到那样大的水面,如此声势震天的气势,原来在梁国宫中时,也恰好没有碰到这样的盛事,不由颇为惊叹,和众妃嫔跟在李宝慧和潘贵妃的黄罗盖伞之后,自觉流连忘返。

    竞渡结束以后,按先例皇帝会去戏楼看戏,剧目的主要内容为天师除毒、屈原成仙、采药伏魔等应时应景的戏文。但李宝慧显然没有这个耐心,他又突发奇想,“刚才看到龙舟壮士意犹未尽,不如找些宫人且来取乐。”让宫女太监赤身露体来取笑作乐。

    妃嫔们坐在各自的位子上,欲看又不敢看。只一个王嫔用扇子遮住面孔,独自不发一言。李宝慧不乐地阴阳怪气道:“王嫔这是想自己下去?”王嫔起来不卑不亢道:“皇上如此,有辱皇家体面。这样看别人暴露的身体,我也看不下去。”宋明帝大为恼怒,让王嫔滚出去。王嫔昂着头走出去了。

    李宝慧的一双宝玉般的明目此时充满戾气,扫视一圈,看到垂首的花如雪,皮笑肉不笑道:“桃花夫人也不想看吗?”

    殿中顿时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花如雪抬头,静静温柔一笑,那笑中,都是安分贤良、随分从时的体贴柔和,殿中的气氛随之一松,李宝慧紧绷的脸也松弛片刻,只听花如雪眼含柔情道:“哪里,皇上指到哪里,嫔妾们只有跟从欢喜的份儿。只是刚才在湖上吹风,晚上又没睡好,有一点点发晕罢了……”说着缩一缩肩膊,“皇上你看这天气还尚冷,皇上还是赐他们一点衣服吧,冻坏了怎么伺候主子们玩乐……皇上说是不是?都病了我们也不好玩了。”

    坐在李宝慧身侧的潘贵妃撇撇嘴,花如雪忙道:“这里还有贵妃身边扫洒的小厮,皇上就是看在贵妃的面子上,也该让他们暖和一点不是?”

    众人附和,李宝慧看向潘妃,两人表情各异……一场闹剧草草散去。

    回到宫中,程浪道:“还是娘娘机智。”

    花如雪:“还不是幸亏你给我提示,我整日守在自己宫里,哪知道那些太监宫女都是什么人的?说来也怪,怎么潘贵妃允许皇上让自己的人赤身裸体?”

    程浪道:“潘妃和皇上都爱玩。平日两人玩得可好,玩得不好,潘妃还杖责皇上呢。”

    花如雪神色幽暗,忧心忡忡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这阮小楼,身为朝中重臣,怎会不知这昏君的德行!

    分明是诓她为他卖命!将她丢到这龙潭虎穴一般可怕的宫中,喜怒无常的昏君李宝慧也随时都能要了她的命。

    隔一会,她道:“我想见大司马。”

    过两日,大司马阮小楼没有见着,程浪却捎来了那人的口信,说梁国京城的父母幼弟被接出来了。并带来了如雪父母的书信。花如雪知道,这不过是阮小楼想让自己安心给自己办事罢了。她只想尽快问清楚他,自己这种日日煎熬的生活到底要捱到什么时候?!

    还没等程浪回信,就有一件事情发生了。

    柔然和魏之前有过一战,得了不少好处。现在看梁国皇帝年轻昏聩,梁国又地处江南很是富庶,还想乘胜追击,便大军东进。

    本来花如雪想着趁这次事情,若是能让李宝慧惨败,最好是国内再有叛乱,让这昏君死了最好。

    没想到这李宝慧居然在很短的时间里集合了梁国的军队,举行了一次规模庞大的军事演习。漫山遍野,刀枪林立,鼓声喧天,柔然的带兵统领闻知,竟然掳掠了梁国边境一番,抢了些好处,急忙班师了。

    看到那场阅兵的人都说:演习的场景很是震慑,皇上那几日都在场上盯着,黄罗盖伞也不用,就让大太阳晒着……据说皇上自此在军中也颇有一些威望了。

    那些时日,李宝慧也就宿在自己的承辉殿。说是从军中回来太晚,也就在那边歇下了。

    花如雪失望之余,也是想不通,这李宝慧从没有锻炼的机会,怎么还会带兵,之前真是小看了他。

    柔然无事之后,军队还是在训练,但李宝慧很快已经故态重演。

    他爬上为潘贵妃兴建的高台,还让侍卫退下,独自爬上最高处,地上的人看到都胆颤心惊。

    天气渐渐热了起来。

    李宝慧有时就裸着上身,在宫中走来走去。宫人都低着头假装看不见,宫人们都穿得单薄了许多,有一个大概是长得颇有姿色,突然被他搂着求欢,那宫人惊骇莫名,可能哪个动作惹恼了李宝慧,他抬手便是一个巴掌,将这宫女乱赏给一个太监。

    这事情过去还没有几日,这天趁着潘妃在市场忙活,李宝慧又去找之前非常宠爱的薛嫔一起做乐,说到这个薛嫔,那真是容貌倾国,姿色万千,父亲也是朝中大臣。听说本来李宝慧和她如胶似漆、整日厮守在一起。是潘妃进宫后才失宠的。

    听说那日两人本来好好的,李宝慧不知为何喝得酩酊大醉,忽然想起薛嫔曾和桂阳王李宝荣曾经相好过,一时妒心大发,抽出匕首把薛嫔杀了。

    程浪说,皇上这样已经好几次,有一次喝酒误事,还骂过太后,动手拉扯之间,太后还受了轻伤。就是从那时起,太后才开始信佛茹素的。

    花如雪这才汗如浆出,对自己昔日言语间耍弄的那点心眼心虚不已,这李宝慧喜怒无常,原以为不过是小孩家家不务正业,从薛嫔这次事看来,残暴得简直令人发指了。

    花如雪道:“潘妃若是唯一能约束他的。怎么不见潘妃说他?”

    程浪耐心道:“潘妃虽看似没有如此残暴,但这些事儿,潘妃也能笑着看……奴才也不知那潘妃的心思究竟是怎样想的……”

    这大概就是王八看绿豆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花如雪心想。

    这时候再呆在宫中,真是如坐针毡了。花如雪想自己之前还有过两个男人呢,若是给这昏君知道了,还哪里有自己的活路……

    不知是不是这昏庸残暴的李宝慧吓住了众人,这些事情之后,李宝慧还是兴兴冲冲地活着。青天白日里好好地当他这个无人敢管、视人命如草芥的淫乱皇帝。

    花如雪已经无法忍耐,更恨阮小楼将自己抛入这样一个处境,她不信李宝慧如此,他阅人无数的大司马阮小楼能不知道自己入宫后会是什么下场……

    这时的花如雪,恨不能将自己缩成看不见的一团,尽量不引起那昏君的注意。

    一日下朝之后,李宝慧忽然问起大臣元忠:“汉朝光武帝为什么能实现中兴大业呢?”元忠回答说:“这是因为当时没有把姓刘的杀干净。”李宝慧深以为然,想起自己虽然代齐建立了梁,但齐国的皇族元氏还大量存在,他觉得这是一个隐患,便下诏将前朝宗室全部杀死。前后杀害100人,甚至连婴儿也不放过,放纵士兵用长矛将婴儿刺死。

    下诏的第二日晚上,恰好许久不来的李宝慧来了,花如雪察言观色,又大赞李宝慧英明神武,“想不到皇上长在深宫,竟然短时间结集了那么多军队,练兵时候皇上的雄武气势,臣妾没有看到,真是可惜了。”

    没想到李宝慧竟然来了精神,让外面的内监去取自己的盔甲,在花如雪宫中穿上了,花如雪看他竟真有几分威武之气,更是半受宠若惊半真心地伏在李宝慧胸前,李宝慧颇为受用道:“你以为朕全是花架子吗?!长在皇家,怎么可能不长见识不见风雨——今夜就让你见识见识朕的厉害!”

    花如雪脸红得埋着脸,帮李宝慧脱了盔甲,李宝慧那边早已按耐不住,捞了花如雪便推到床上去……

    听着房内主子那略略压抑的轻吟,程浪忙忙地退远一些站定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