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少年篇  第二十五章,糖人儿

章节字数:3183  更新时间:18-02-05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开了他姥爷那儿,他们就踏上了回去的路。

    林凛知道他姥爷不会在他们这两个孙儿的面前表现出任何的悲伤,老人需要点时间和空间来消化这个并不是那么好的消息。上一世他不知道他姥爷是从谁人的嘴里听到这个事,但是肯定也是十分地难过。这一次由他把这个消息提前告知了老人,难过肯定是有的,他们还是要去面对。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谁也逃不出这个圈。不管他们接不接受,到了那么一天的时候,他们都要去面对。林凛知道他姥爷这辈子经历过的事比他还多,他姥爷并没有他想的那么脆弱。他姥爷这一生过地并不顺遂,没想到晚年遇到了这样的事。

    他们谁都不想如此,却无从逃避。

    回去的路上经过集市,林凛在路边的摊子前停下来买菜。

    这个年代里的物价还很便宜,整个国家农村里大部分的地方都还处于一种半小农经济的自给自足的状态,家中种了田地自己就有米粮有菜的人家,一个月下来都不用几个钱在外的花销。这个时候的人也穷,对生活的追求没有后世的人对生活的追求那么地高,基本上能吃饱肚子穿暖衣服就已经很不错的了。

    饷午过后,摊子上摆着的猪菜没卖出去的就要便宜处理了,不然卖不出去的就得提回家去了。

    林凛花了一块多点的钱买了他们今晚晚饭的肉和菜。

    路边的老师傅摆着摊子在捏糖人儿,一个个糖人儿捏地就跟真的似的,唯妙唯俏。见林小浩盯着看地眼睛眨都不眨一个,咬着手指头,也没跟他说要,林凛还模糊地对这个捏糖人儿的老师傅还有点印象,他掏了钱跟老师傅买糖人儿。

    “拿着。”林凛从师傅的手里接过糖人儿,谢过师傅,把糖人儿递给林小浩。

    这个时候的糖人儿才是一两毛钱一个,很便宜却也没有几个爹娘舍得花钱给孩子买上一个吃。再过十年二十年,等这些手艺师傅们一个个都走光了,这做糖人儿的手艺就没什么人会了,到那个时候就是有钱都买不到这些东西了。

    林凛记得他小的时候跟着他妈妈来集市,他妈妈也会给他买糖人儿,只是如今给他买糖人儿的母亲也不在了。

    见到面前突然出现的糖人儿,林小浩瞪大了眼睛,小脸上绽放出笑容,一手拿住了糖人儿,喊道,“谢谢哥哥。”

    见林小浩高兴,林凛的心里也高兴。

    那个给他买糖人儿的人不在了,却是留下了一个让他买糖人儿的弟弟给他。生命就是一种延续和传承,他父母教与他的,日后他教给他的弟弟。

    林凛想他这辈子可能也不会有孩子的了,他不想误了谁,所以他不想随便地去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天生地喜欢男人,在遇到那人之前,他没有喜欢过男人还是女人。不过如今想来,要他去接受女人和一个女人一起生活,他想这是一件很难的事了。

    所以这辈子他可能就这么一个小他十岁的弟弟了,正好可以当弟弟也可以当儿子,他还挺喜欢林小浩这个小崽子的!

    “师傅好卖啊!”

    “好的好的,小哥慢走。”

    做糖人儿的老师傅笑看着用单车骑着弟弟走了的兄弟俩,哥哥懂礼弟弟乖巧,倒是一对好兄弟。师傅又低着头认真地捏他的糖人儿,他脸上带着的笑,仿若捏糖人儿是一件让他感到很快乐的事那般。

    得了糖人儿高兴的林小浩,拿着的糖人儿也舍不得吃,一直都拿到手里。

    小孩儿前头还兴奋着,后头没多久就蔫了。

    “浩浩,咱们到家了。”他们回到了家门口,林凛喊道。

    小孩儿坐在单车上都快困地睡着了,他就怕小孩儿睡着了摔下去,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好在这会儿他们这会儿也回到了家门口,林凛抱了林小浩下来,小孩儿一手抓着他衣服的下摆,强撑着的眼皮耷拉着,小鸡啄食地点着头,困地站着都要睡着了的模样看地他哭笑不得。

    开了家门,林凛手上推了单车带着小孩儿进去,反手又把门关上,把锁扣住院门后的扣子。

    等回去房里头,小孩儿一上了床头一沾上枕头就睡着了。

    林凛给人脱去了外面穿的外套,拧了毛巾给林小浩擦了一把脸和擦干净小手,给人盖好被子让人睡上一会儿。

    这一来一回也花去了大半日的时间。

    站在床边看着睡着了的林小浩,确定人一时半会不会醒过来,林凛想了想,默念了一声就进去到脚就落到了地上,睁开眼睛人就进去到空间里头了。地里种的菜都长出嫩绿的小苗了,他撒的菜籽有点密,长出的菜苗都扎堆了,等着再大点可以挑出来外面种,隔开点才能长大。

    先给地里的菜浇了水,又拿了锄头翻了地,林凛打算在这边种上番薯。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林凛就从里面出去了。这会儿也要准备他和林小浩的晚饭了,小孩儿还在床上睡觉,摸着小孩儿热出了汗,林凛把被子拉开一点儿。

    等他做好饭的时候,林小浩就闻到香味儿醒过来了。

    林凛见到蹭到他脚边来的小脑袋儿,伸手摸了一把小孩儿的头,手上把菜铲上来,说道,“浩浩睡醒了是吗,可以吃饭了。”林小浩还一脸没睡醒,抱着他哥的大腿不肯放开。

    林凛无奈!只好拖着挂在他身上的林小浩走。

    今晚的晚饭有点晚了。

    买回来的猪肉剁碎,混着胡萝卜马蹄一起搅拌,下了盐调了味儿,捏成了肉丸子和米饭一起蒸熟。打了鸡蛋番茄汤,再炒了一个青菜,简单的家常菜经过林凛的手出来,是色香味俱全。

    林小浩大口大口地吃着饭,吃地十分地香。林凛看着自己做出的东西林小浩这么捧场,他问道,“好吃吗?”

    “好吃。”林小浩仰着头对着哥哥笑,笑地眼睛都弯弯的,模样可爱极了。

    见到小弟弟乖巧的模样,林凛的心里软成了一片,恨不得抱着林小浩亲上两口。

    晚饭过后,他在洗碗收拾厨房就让林小浩在院子里玩,买回来的糖人儿林小浩还没舍不得吃,拿在手里玩着。没想到他出来的时候发现林小浩在外头玩水,把身上的衣服都玩湿了,林凛见到全身都湿透了的林小浩,一张脸黑地都跟锅底似的。

    完蛋了,哥哥生气了!林小浩夹着尾巴不敢说话。

    “过来!”林凛是气地不行。

    被他哥哥盯着,林小浩只地磨蹭着蹭到他哥哥那儿去,呜呜呜,要被哥哥打屁股了怎么办?

    “哇……”眼一闭,嘴一张,林小浩就先哭了。

    “!”林凛。

    林凛额前的青筋直跳,冷着一张脸地看着林小浩张着嘴嚎,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就这么盯着林小浩,一脸“我就等着你什么时候哭完了,咱们再好好地谈一谈”。这玩水的事小,搞湿了身上的衣服事大,最严重的还是要数这明明自己错了还不认错,还学会了先声夺势,耍赖逃脱罪责。

    这种不正当的行为实在是要不得!

    必须得好好地上一节思想政治教育课,先学学什么是对与错!

    “呜呜……”林小浩嚎到自己累了,哭声越来越小,哭地没气了。

    林凛就等着,发现林小浩张开了眼睛正用眼角瞄准他,被他逮住了一闭眼吸了一口气又打算大声嚎,林凛冷冷地说道,“哭累了就把眼泪收一收,自己把鼻涕擦干净,咱们要好好地谈一谈你玩水的事,和你这事后的这种行为存在的问题。”

    “?”林小浩,哥哥在说什么,他还小还什么都听不懂。

    “……”林凛。

    拉过林小浩擦干净他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林凛把林小浩抱进厨房里头,灶里正在烧热水,他们烘着火暖暖的,林凛用手摸了摸林小浩的衣服,见外头湿了里面的没有湿,他脸色才和缓了一点儿。

    拉了一张板凳过来坐下,把林小浩抱在怀里,林凛问他,“林小浩,哥哥刚才有打你了吗?”

    “……没有。”林小浩,低头不敢直视哥哥的眼睛,哥哥好可怕,哥哥要吃了浩浩。

    “没有对吧,那你哭什么?”林凛问。

    “不知道。”怕哥哥打他,林小浩略心虚,两只小胖手搅在一起。

    “你自己也知不知道玩水还把衣服玩湿了是不对的,你说是不是啊?”林凛等着林小浩回答,见小孩儿只是低着头点着头抿着小嘴也不说话,林凛有意矫正这个小子逃避责任的态度,冷声问道,“林小浩你点头是什么意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你是什么意思就要说出来。”

    “嗯,是不对的。”蚊子似的,林小浩低着头承认错误。

    等着林小浩回答了,林凛才继续问道,“你看这个天还这么凉,你玩水弄湿了衣服,这衣服湿了冷着就容易生病对不对?生病了就要打针吃药,打针很痛,吃药很苦,你说对不对?”

    后面他问一句就等着林小浩应一句,林凛才问一句,见小孩儿到后面正脸看着他不再逃避问题了,林凛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儿,也耐起性子好好地跟林小浩讲道理,问道,“所以你看你自己是不是做地不对?”

    “浩浩错了。”林小浩乖乖认错。

    “知道错了,那答应哥哥,以后就别做这样的事了可以吗?”林凛问。

    “好。”

    “那打勾勾。”

    “打勾勾……”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