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1.支大锅

章节字数:3286  更新时间:18-01-24 00: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十年前,一个土夫子直勾勾盯着竹竿从地里带出第一㧵土,瞧见竿筒里黄中带红的泥土满意的抱着烟斗子跑去草篷纳凉去了。

    “嘿。还是这榔子里头凉快,外头热的下不了脚”
刺头青越过蓬里四人,落了上座,抱怨说。

    半面青胎的汉子望向他扯了微笑,拐了一口茶说“三伏天火屉子,还是别往外去的好”

    刺头青扫了他眼,吹眼睛盖鼻子,倒了大霉头,干脆睁着眼睛不说话了。

    座上唯一的女人笑了声问“辛苦了一趟是有收获?”

    刺头青把烟斗子往鞋底一磕,使劲嗟了回,眯着眼睛说“收获谈不上,但我敢打包票,这档子票子大嘞”

    “有多大?”白面鬼嘲讽说“四家盘口都来了,够分么?”

    “够分?不只够四家还有大彩呐”刺头青瞪大了眼睛,得意的啅了口大烟。

    “老鬼,该是我们的它就是我们的,莫着急”女人勾起唇,说“只要有大礼,这分羹我也得尝尝什么味儿不是么?”

    白面鬼大笑了起来,说“你肚量可不少呢!”

    女人毫不在乎的扬起笑来,拽掉了袖子上出来的线头。

    “老胡子还叫了家主”坐在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男人开口说道。

    半面青胎的汉子转头看他,眼里闪过灰暗,问“老家伙也想抢生意?”

    女人呵了声,“何止他呢?这么条大鱼,在座的谁不想捞块肉呢?”

    半面青胎的汉子拍了桌子,声音大了些“话可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是为了活”

    “我们哪一个不是为了活,可现在没人给我们活路”白面鬼板着脸说。

    “自家人有什么分的?”刺头青扬高了声音说“老家主还没动手,咱们自家人倒先闹的不痛快,在别人面前踩了面子”

    三人看了对方一眼,咽了唾沫闭了嘴,心里怎么想的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男人展开扇子扇风,顺带将三人吃瘪的模样看了满眼,冲坐上的刺头青说“老家主这次带的全是青苗”

    刺头青听了他的话,眼睛眯了下,睁着眼问他“青苗下地这不是闹么!”

    “可不是嘛”男人和道。
白面鬼啧了声,笑说“老家伙出手阔绰,这回怕是要翻身喽”

    男人露出亲和的笑,说“一群奶娃娃,上不了大台场”

    “也许高人不露相,别常年打雁,到头来倒被雁啄了眼”女人称起下颚,戏谑的望向男人。

    男人付诸一笑,扇风纳凉好不自在。

    白面鬼顿时拍案叫起“难道我们名家还比不上区区几根青苗?”

    “都省一省心思到老爷子那里斗”青胎汉子站起来拍了拍屁股,说“时间差不多了,各位,请吧”

    四人纷纷起身,各怀心思的朝外走,刺头青收了烟斗,路过女人的时候,站住小声叮嘱了句“你这话在这里可以随便说,到了地里,多留点口德,听的耳朵多了,有心的可记住了”

    女人点头冲刺头青微微欠身,跟上了前面的三人。

    “一条财道卧乾中,八字倍离莫染癸。”老家主将罗庚平放,钗形头与在线之两点契合,又说“坤震山阴临转针,恶阴徘徊六不遂,兔,龙,蛇,羊的留下”

    再看去时,所有人被分为两队,人群里,刺头青咧着嘴说“各位,这趟我怕是去不了了,还望见谅”冲自己身后的伙计抱拳施礼后,又直起了身,脸上的笑消失不见,严肃说道“我这些个兄弟个个陪我出生入死,还请各位小兄弟能给个活路,算是给我个面子”

    话尽,回头冲队伍里的当家点了点头,毫不犹疑的站到了另一队。

    “他还真放心把自家家当全部给我们”人群里半面青胎的男人抱怀冷笑说。

    男人合了扇子,看了看天,接道“放心不放心都没关系,至少现在他还愿意把家当给我们,总比抢好”

    男人望向前面靠在树上抽烟斗的刺头青,暗下勾起了唇:属虎也犯冲么?

    刺头青看着队伍下去,在老家主望过来时,咧开嘴笑了笑,接着没有表情的嗟了几口烟,盘着腿不见动静。
“二爷,为什么不下去?”

    刺头青看向来人,是跟他一起留下来的人“老家主下去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说话的人向四周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老妖他们还在队伍里”

    “他知道自己是哪家人”刺头青暗下指了指一旁五六个围在一起的伙计,对来人说“喏,看好他们”

    那堆人里的一人看向这边抱拳,刺头青回了笑,起身拍了衣服回草篷去了。

    刺头青这觉睡的不踏实,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有人的惊呼声,其中还夹杂着鸟翅膀扇动的声音。撕裂的凄惨,他立马意识到不对劲,跳起贴着柱子朝外望去:

    刚才留下的三十来号人只剩下了几个,正在惶恐的挥着砍刀和武器朝空中砍,刺头青看到他们砍的东西时着实吓楞到了,人面鸟身,翅膀张开得有两米,全身乌黑,爪尖长的像是那年从洋人店里见得洋刀子,大鸟向下俯冲一个爪子穿堂而过,人还来不及喊被带到了几十米高空,扔了下来,血肉模糊在血泊里抽搐着。

    刺头青眼睁睁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常年地下找活路的汉子脸刷白,就在这时,不久前跟他搭话的人看见了他,冲他喊道“二爷,快跑!”说话间,他的胸口被尖利的爪子穿过勾起,身体被怪鸟扯着向上,他的脸因为锥心的痛扭曲在了一起,死死的抵抗,怪鸟发出刺耳的鸣叫,发怒般的啄瞎了他的眼,又在他脸上扯掉几块肉,痛心锥骨的喊叫声在刺头青之后的日子里回想起来仍不禁发颤。

    刺头青看见他不动了,面目全非的脸面向他的方向,脸上两个血窟窿望着他,被大鸟拖着向上,在五米高的天空猛然间爆破声响起,血块和尸体狠狠地咋在了地上,溅了人一身,一片血海尸体,就像阎罗王的地狱,无尽的杀戮恐怖。

    一只大鸟发现了刺头青,朝他扑了过来,他翻身躲过了大鸟的利爪,用力踹翻了一拳粗的柱子往外跑,几只大鸟看见活物,叫着围了上来,包围了他。他盯着大鸟的脸,手偷偷的摸进了袖子里,头上冷汗不止,突然,一只鸟抓了过来,被他闪开,瞬间,几只大鸟扑了上来,刺头青无处可躲藏,胳膊肚子上被撕下好几块肉,像是一场饕鬄盛宴,大鸟们慢慢享受着盘中餐的乐趣,一下一下的朝刺头青身上抓去,他瞬间成了血人,鲜血的味道吸引来越来越多的捕食者,刺头青能感觉的翅膀在自己耳边扇动带来的风,被血遮了眼,站立不稳,大鸟包围了一层又一层,刺头青费力的从袖子里掏出清油撒在了面前的大鸟身上,划燃洋火柴扔了过去,顿时一只火球般的鸟惨叫着打乱了包围,刺头青抓住机会用尽力气跑了出去,几只大鸟愤怒的扑上来,打算给他致命一击,利爪穿进了肩膀,眼看着今天要把命赔在这里了,刺头青挥刀斩断了抓着自己的鸟爪子,滚进了他们挖的盗洞里。大鸟撞到了墓洞里,可惜身形太大堵在了洞口,眼睁睁看着刺头青踉跄着消失在自己面前,不甘的拍打着墓洞,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在幽远的墓道中回荡。

    刺头青往下跑了几十米,最后栽倒在坑道里,顺着向下的墓穴冲撞,他蜷缩起身子,让自己的背朝下,护住头,任由着自己往下掉。

    漆黑的四周,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刺激着鼻腔,寒心入骨的恐怖能将人拆骨剔肉。刺头青掉下来的下面正好有一个池子,被呛了一肚子水但保住了一条命,意识到这点的刺头青欣喜若狂,大笑着也不顾因扯动重新裂开血流不止的伤口如地狱厉鬼般。

    刺头青将随身带着的火药用牙拆开,把药火盖在伤口上,咬着衣服点燃了药火,高温烧焦了皮肤粘合了伤口,他痛苦地闷哼了声,脸色苍白,汗珠子砸在了地上,身体颤抖着缩成了一团,意识逐渐模糊,刺头青在昏昏醒醒中止住了血,艰难的拖着痛到没知觉的身体,趴在水边往肚子里灌满了水,趔趔趄趄的往墓里走。

    老妖没想到会在墓里碰到二爷,被人抓住捂着嘴巴看到脸皮向外翻着的“粽子”,老妖差点拿刀解决了。还是二爷一句话叫停了他:

    “老妖,连我都不认识了?”

    刺头青声音像是吞了火炭一样沙哑的出不来声,他撕掉脸上的面具,露出了青年煞白的脸。

    老妖收了刀,吃惊的叫到“二爷?”看到二爷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老妖担心的问“二爷,您这是怎么了?您的家当呢?”

    刺头青撑着身体说“遇上了变故”他只回答了这一点,地面上发生的事情他暂时还不想让老妖知道,看了看他身后问道“你怎么在这儿,他们人呢?”

    老妖听到二爷的话,一抹悲痛从眼睛里划过,愣了几秒,喃喃道“我们刚下来不久碰上了血粽子,队伍里折了几个,后来队伍走散了,老家主和几个盘口的都不见了”

    “你的人碎的多吧?”刺头青看到他眼底的悲悯,问道。

    老妖像是被人点穿了痛,双手捂着脸声音哽咽道“小豆芽碎了”

    小豆芽是老妖最疼爱的徒弟,人小鬼大,机灵鬼,是个招人稀罕的青苗子,这次非得缠着老妖来,没想到小小年纪竟折在了这里。

    刺头青替他悲伤之余,拿起手边的石头趁人悲痛少了防备之余砸晕了老妖,老妖不可思议的望着他晕去,刺头青冲他呲牙一乐,将人拖进刚才路过的空棺材里,搜了他的家当,检查了四周没有什么危险后,拍了拍棺材盖,缓缓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作者闲话:

    喜欢就收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