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马背身家—203)备胄倒春俶装客,十六洲国水胡杨  (3)传珠簪

章节字数:2350  更新时间:18-02-26 2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建安八年……凉州城,”我反复温习着夏侯杰给我的信息。倚着滚烫的袖箍,对上刚凉的尸体,对了对了!

    “今儿个打城外横着的那位是袁尚吧?”

    “不错。这袁尚在中原时尚不是我爹爹的对手,人还是那个废物,就是借了南匈奴的兵也是没用,饺子馅!”跟我说话的这人骄傲地掐住了暗红的绳缰,口鼻垂的极近了,“进了兵营这就是个没皮的馅,就不想开口问问我刚才救你干什么吗?”

    “你刚刚还在说我是女眷!”

    “他们高兴我那么说,你不是。”

    “是汉人。”我告诉他。

    “你不是,”他肯定的说道,宽厚的老茧打我的脑后漫上来,一按一撑的,慢慢扒拉出里面金属的东西,“汉人的毛发、骨板,俱无别,但是发间两枚,一支传珠,二支离娘!”机械的戛然而止,犹如全套的战备动作,给我看到了他惊讶、他惧怯,他松开了牢牢抓了一程的粗缰。打慌忙中我把它们弄下来。

    他惊呼我头上这两支东西的神情甚至赶不上害怕,“果然是一支传珠,二支离娘!”

    我细数,不过是两枝雕成玫瑰样子的沉沉银簪。

    “还想如何辩解!?”

    不过不管怎么看都是到市里了。

    这身体引导我找到个市集的巷口,钻进去前我回头向他道谢,不想到处黑梢梢的卒役一齐涌了上来,“李府三日就可清肃!”

    夏侯杰马蹄顿走,那些个卒役就大小箱子七八一捆,扶着跪了一地,让他连我都好看见巷子里唯一的大户破破烂烂的样子。

    我不敢多留。连带着墙倒屋塌,一片官差鸣器。

    还有个夏侯杰扬鞭打来,“这般心虚,还说不是个杂种!”

    我一个簪子砸的他没天没地。

    我没有回头,任由原来的灵魂在拖着她的身体奔跑。

    这身体原先有一个富贵的家庭,这女孩的父亲被商场诟陷,一朝贬北,先后死在了军中,噩耗传来,老奴婢子们殓了些父女的衣冠,在家人的监督下,送进了陵园子。

    我就这么的跑进了人家的身体里,然后跑进了人家的祖坟里。

    还有两个人跪在我的坟前。看样子是伺候的,这对我还不错。

    那小厮把两提黄纸放到台阶下面,一个老奴把糯米摆上,小厮唾上两把就开棺了,一只脚踩进去,甩出两串水晶项链来,玉做的香囊、银做的烛台、乌木精华的熏香、镀金的蛾子跟蝉……那老奴是一边哭着捡一边往麻袋里塞,我就躲在草丛里看着从我的墓里这一件件的,我草我草我草。

    那老奴把一个麻袋装满了就放一边,又从笼屉里拿出热腾腾的包子跟诱人的黄纸。

    “我可怜的四小姐啊,跟着老爷一去就没喽,您生前爱看的,爱玩的,像以前那样让老奴给你保管着,来,快看看老奴给你带来啥好吃的,吃饱了,咱拿这些钱去花,昂,不够就给老奴说,”强挤出来的温暖笑容既尴尬又苍白,抱起我那一兜子陪葬用品又道,“都好说,都好说,老奴最喜欢四小姐了。”

    但听起来就好像我生前是个傻子似的。

    但是供的这羊肉包子讲实话真不错。

    小厮下去把另一提黄纸扔上来,我干脆就端起盘子吃了起来,蹲累了就往自己棺材上一坐,小厮抬头低头走路抬头低头走路抬头——

    ——我摔了盘子。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咱们师傅把野菜根去去,养的日子不足,馅子上略带土腥呢!”

    人帅没办法。

    我只好抛出手里的陶片,切了他的喉咙,他刚才翻我棺材。

    “谁——四、四小姐?”老奴这才慌忙起来,脚一软就起不来了。

    我用手抵住他的领巾,将后脑勺重重的摔在台阶上,“拿了我那么多好东西,就给我烧几张破纸,傻逼了吧?”

    “四小姐既然说是破纸,四小姐没死?”那老奴瞪大了双眼,“四小姐没死!”

    这个李晏……这四小姐是个什么人啊……

    “我问你答,我是谁!”

    “凉州绸商,老爷最疼爱的小女儿啊?小姐您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啊,莫不是伤心过度了?这下怎么连老奴都不认了?快让老奴好好看看!”

    “……我下辈子脸盲,”我放开他,将剩下的一支簪子亮出来给他看,“这个是什么,样子古怪,但好生漂亮。”

    “四小姐,只您手里这支白如粉团,层次紧凑,中怀抱有一颗永销不尽,传香绵绵的珠子,是鲜卑人纳婿的信物,这往往由新娘亲手制作,将品相上好的银水引入极细的空管陶,扯出期间一千零八十道银丝才算成型,在新婚之夜由新娘亲手戴到新郎的头上去,是那里的象征,其名传珠簪。”

    老奴慢慢讲到,瞳仁在闪闪的银光里泡涨了,疯狂的打起转来,“小姐,这是戴到您爹爹头上的啊,按照你娘那里的传统,与它伴生的应是有一支并蒂离娘花啊,您走时觉得漂亮便要老爷都戴到您的头上去,可是可是,竟是如何只剩下这一把?”

    “我娘在哪?”我又挒上他的衣服,“我娘是谁?”

    “……”老奴眼珠狂转,我做了一个戳的手势,方才开口,“你娘亲是鲜卑族衣贺部俟斤的小女儿,为了部族和大汉开始了银器的贸易,从中认识了你爹爹。唉,不提不提,您如何不知道,老爷应下这门亲事,受了多少排挤!”

    “李府为何清肃,是税子没给齐?还是公田没报实?还是,我拿并蒂离娘枝打了个叫夏侯杰的啊?早知这样,就恨不是尖的一端照脸!”

    “你不知老爷为了你受到多少排挤!这次老爷的鲜卑朋友在城里做了案子,连累跟李府一起被查了底细!您现在的娘亲叫你忘掉你父亲,姓了继母的姓,可以保命……”

    “哪个是我娘?”

    “那只是一个早死的胡妾啊!季氏待您那么多年,您也早就称她娘亲了啊,何必再学您那没本事的大哥呢,养母可比生母恩呐,四小姐您怎么突然就不明白了呢?”

    “那是我娘。”

    “四小姐,不可这样,快忘掉她!”那老奴用手抓我。我掐住他的脖子,提起来摁进棺材里,用簪子活活的扎进去。正想合盖,那老奴却又挤了个脑袋出来,“小姐,小姐这里面还有你好多衣服呐!”

    “我送你了!”我指着棺材壁子说,“说这么多,本该跟着我,但凭上面的那几句话,便该活活闷死你!”

    我打了一眼碑文,见上面只打着李晏二字,“为了活着,娘是谁都不清楚了,好生懦弱啊,你下辈子的上来帮你了!”并无其他,字还是拿凿子打上去的。我看是这般潦草,就没再管下面被咚咚撞个不停的棺材。

    但是为了报答这东西养我上辈子十四年的恩,放棺材前我又往下打了三丈,把土垒的很高,做的很像真有个东西在里头。

    我又好好鞠了三个躬,帮他把纸钱烧完才走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