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卷(马背身家—203)备胄倒春俶装客,十六洲国水胡杨  (5)家乱

章节字数:1956  更新时间:18-04-22 1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身子不愧是在战场上待过的,妈的太精神了。

    大哥本是那鲜卑的银匠,又哪里懂个高利赌的道理?自我和爹爹被配到大戈壁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不能再日日的守在家门前了,大哥却依旧天亮才回。

    今天吃过早饭家门口依旧是昨天那个光景,我把一个催债的扔到天上,切成细丝,等到要吃中午饭了,我让伙计把门一关,大锁一插,四冷拼、四热炒、四大缸规规矩矩的山东十二格大席就摆在这了,我喊了一声下一个,愣是没有一个敢上前的。我于是又把我哥的脑袋摁进了粪坑里,又问了一句下一个。

    “咱爹事情忙不知道你,咱爹去的远不知道你,”我看着倒插在粪坑里的人腿,上去踢了两下,“现在人没了,门没了,还就我知道你,里面都是昨天的,干燥,爱吃着呢,吃饱了再跟我讲这次又输了多少钱,至于到现在连厚衣服都能叫人扯了!”

    我于是又对着院子里的各路豪绅大讲道:“今天这个欠了你们多少钱,大可一一的说出来,一贯钱一个绝活,就用现场宰的人肉,捧场了啊!”

    “到丑时我本是想走的,却叫人扯了衣裳,九贯……九贯三缠……九贯三缠,就九贯多了!没再多了!”

    “妈的,妈的九贯钱?你在这吃着不要走动我去给你拿点稀的。”

    我必不是真要去拿稀的,我只是把人肉放到后厨上去,依照肉的部位,善用五料进行泽腌。印象中,这五料直到东晋后才进入民间,在汉代那是绝对的宫廷食物。

    这五样食材分别是:

    为椒渍,取来他的大腿肌腱,和三两个人的一起剁碎了,用花椒水浸过做的汤糜、

    为米渍,取来他的肝与肾,洗净了和糯米一同静置在乌木的案几上,在傍晚时把糯米打碎,和人的骨髓一起蒸成软膏,拌入剁碎的肝肉饼、

    为糖渍,取来他的排肉,以油炼糖、蜜压糖拔丝的方式从锅底抽出来的拔丝排骨、

    为熏渍,用柳叶刀剖开他的**,用涂满米酒的白布裹好,放在炭火上烟高的位置,熏烤成的烤**、

    为水渍,用熬煮过头的羊汤做汤底,切入人背上和臀部最肥美的肉片,把腥味炖进汤里,捞起后便可即食的涮肉。

    所以我把厨子杀了,反正这时候的厨子都跟废物差不多,加上他倒正好凑够制作五份菜需要的食材。

    今天的晚餐有了,不过在那之前,我须得把那个像鸵鸟一样吃屎的从粪坑里拔出来。

    “咱们这宅子又叫人围了!我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了你!”

    我到前院去看大哥的时候,继母先我一步,像个疯子。

    “你爹要不死在战场上,哪有你今天这样子,你爹要不尸骨无存……你还敢不敢赌,你还敢不敢赌!”

    大哥身宽体胖,更像是我母族的男人,和一个瘦女人,两个羸弱的青年一比,不能看。

    大哥虽强壮,记忆里却全是如何如何欺负这个强壮的男人,他们也叫我去看——他们是怎么把一个人饿到去鳄鱼池里捡骨头吃,或是蒙上眼睛挑水走路的。那时的我离的远远的,基本做到了只要看上一眼,可以哭到三天不出闺楼。现在这个傻子又落自己家人手里了,跟个毛虫似的坐在地上,说的话像什么噎住了嗓子一样。

    “四妹妹回来了,不赌,不赌……”

    “唉,当然了,我们都想她,这可不是我说她啊,”总欺负我们的二哥围着他转了一圈,打了下手里喂鳄鱼的杆子,“身背税案,又进军营,她是个良妓,大可嫁个短命鬼在边境守小寡,将来削发为尼,了却此生。她要是个贞洁烈女,可惜也无处埋骨,要是有一天她回来了,就是不守妇道!”

    “这贱人……”我那继母恨恨的说,“她要是回来我非打死她!这贱种!那贱种!”她又狠狠踢了我大哥两脚,“跟她娘一样都是贱种!”

    “不,不,她回来了,我看见她回来了!”

    招致的是那继母一家狠狠的几脚。

    继续扇风的二哥不忍的抹了把自己的脸,“唉,要说这一起长起来的,活着一个就是矫情,她还活着吗,你倒是证明给我看……”

    我就从他背后,把脖子拧过来,食道掐直,放了一块拔丝排骨进去。

    大哥从地上爬起来,眼都不抹地摸爬过来。继母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甩着身子走进屋里去,“吃饭!吃饭!”

    一根杆子落在我的肩上,刚咽下我一枚排骨的二哥饶起杆子又招下来,“大盘是你能碰的吗?回房里跪下!”

    “还是让她一块进来吧,娘明显是有事。”三哥一脚把二哥踢走,愣愣的看我一眼,径直回屋去了,“进来还是给我跪下!放出闺门我就不同意,以后哪有好人家!不听话!”

    我和大哥就这样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古人的进餐速度真慢,优雅掩盖着那种吃碗看锅的贪婪欲望。

    “别光看着,该说点什么你不知道?平常那小嘴不是挺能说吗?我让你说话!”

    这老婊子估计是跟我飚上了,我耐着性子,行了一个屈膝礼,问了一声,“母亲吃的可还适口吗?”

    “阿黄,剩子,撤了垫子让他们跪下。”

    这……

    我这大哥不是个受吧,跪在地下居然一脸安心,这地还不是木地板,是石头砖,这还不是现代衣服,膝盖处直接擦在石头上,那感觉是往骨缝里打针。

    “阿黄,剩子,把师傅请来,应该一赏。”

    “可是可是,炖了啊……”

    “你胡说些什么?还嫌给我添的麻烦不够?”

    “我说,跪着受伤,能不能蹲着?”

    “你觉得可以吗?那个可以起来,你给我跪着!”

    幸好幸好……没说漏嘴,这桌子上的可是几十条人命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