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二十九章:争吵

章节字数:3168  更新时间:19-11-13 13: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妃嫔坐定后,见太后迟迟不处理乌雅氏,在僖妃的示意下,安嫔首先开口发难:

    “瑶常在平日里看起来倒是沉默寡言,做起事来却是胆大包天!”

    平贵人眼见着僖妃的人上来就泼脏水,赶紧回道:“瑶常在什么都没做过,安嫔姐姐何出此言?”

    僖妃那边的端嫔立刻就接上一句:“果真是姐妹情深,妹妹有难,姐姐就立刻挺身而出。只是不知道,平贵人是不是和瑶常在一样,也喜欢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敏嫔立刻回道:“端嫔慎言,没有证据的事情,且不要造谣的好,更何况端嫔妹妹这是一竿子打翻了一船的人。”

    众嫔妃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待听了敏嫔这话,都纷纷不待见端嫔起来。你这话说的,这宫中妃嫔都是姐姐妹妹的论,你这么说,不是每个人都有嫌疑,这让皇上的脸往哪里搁。

    僖妃瞪了端嫔一眼,也没有打算放过乌雅氏玥瑶,:“谁说没有证据,本宫亲耳听到乌雅氏和一个男人躲在暗处说话,难道本宫的作证还不够吗?”

    敬嫔立即附和道:“就是,我也听到了!还亲眼看到乌雅氏躲在角落里不出来,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宜嫔冲着敬嫔冷哼道:“倘若瑶常在出去透透气也算是去做贼,那嫔妾敢问一句,敬嫔当时出去,又是去做什么呢!那不也是跟着去做贼吗?”

    敬嫔急忙回答说道:“嫔妾那是去抓贼。”

    宜嫔再次说道:“那瑶常在她当时也是去抓贼。不是已经审问过她的侍女了吗?她们是碰到了贼,怕被误伤,所以才躲在角落里的。”

    “你……”

    且说敬嫔被宜嫔怼得哑口无言,这个时候,佟贵妃突然打着哈欠,问她身边的惠嫔:“已经唱到哪一出了?”

    惠嫔回答说道:“娘娘,好像唱到了窦娥冤。”

    顿时,皇后将目光扫向佟贵妃,冷哼一声说道:“贵妃还真懂得享受人生,将本宫的坤宁宫都当成戏台子了。”

    佟贵妃慢条斯理地回道:“皇后这话说的,不是皇后把乌雅氏给找来的吗?这有冤情肯定要明察了,免得真的整出一出窦娥冤出来。”

    皇后一时没有回答上来,倒是僖妃替皇后说了:“到底是不是窦娥冤,自然有皇后来做主。就连太后都不急,贵妃娘娘您急什么?”

    佟贵妃被僖妃说到无话回答,奔上前来想给僖妃一个耳光,这一个耳光,佟贵妃已经是忍耐过一次的。

    僖妃又怎么会让佟贵妃打到自己呢,见佟贵妃气冲冲的朝自己走过来,下意识站了起来。等佟贵妃扬起手时,僖妃赶紧向后退了一步。

    结果旁边坐着的宜嫔见佟妃冲过来了,也跟着站了起来,见僖妃往后退,就故意斜着身子迎了上去。又故意让僖妃撞到她,接着立刻就趴在地上惊声尖叫。

    旁边的宫女吓得赶紧过来搀扶宜嫔,宜嫔却挥手,委屈的对着僖妃说道:“僖妃娘娘,您再发怒也不能撞嫔妾呀!”

    僖妃急忙回答:“是贵妃娘娘推本宫的。”

    皇后将目光注视着宜嫔,大声说道:“宜嫔,你赶快给本宫起来。”

    宜嫔捂着肚子,病歪歪的回道:“嫔妾怕是起不来了,嫔妾的肚子好痛。”

    郭常在是宜嫔的亲妹妹,她一听宜嫔喊肚子痛,以为宜嫔有了身孕,赶紧弯腰想扶宜嫔起来。

    宜嫔一边推开她的手,一边说道:“你不要碰我,还不快去通知皇上。”

    乌雅氏玥瑶也被宜嫔的反应吓到了,以为很严重,想着皇上正在和大臣议事,现在也只有皇后能请皇上过来了,于是就跪在地上磕头求着皇后,“皇后娘娘,求您派人给皇上递个信吧!”

    皇后被这番变故打得措手不及,宜嫔有没有皇嗣还不一定,如果真的有,这更是不能留了。不过宜嫔这么受宠,若是皇上知道宜嫔的子嗣是在坤宁宫没有的,到时候自己也没有好果子吃。但是皇上一来,今天还能收拾掉这个乌雅氏吗?

    钮枯禄氏一时面色红黑交错,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如这两个贱人的意,去叫皇上过来。

    仁宪太后见坤宁宫闹闹哄哄的样子,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玄烨的子嗣本就艰难,如果宜嫔真的怀孕了,倒是不好有失。

    仁宪太后回头一看皇后犹犹豫豫的样子,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说道:“龙嗣还没有影呢,叫什么皇上?赶紧让人去请太医,把宜嫔安置到偏殿去。”

    宜嫔见太后都发话了,也不敢再作妖,搀着妹妹的手,随着宫人往偏殿去了。

    皇后一听也松了一口气,皇上不来,事情就好办了。

    正在这时,有宫人过来禀告,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已经到了大殿外等候。太后不自禁冷哼道:“传进来吧!”

    众妃嫔对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的到来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太后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将两位太嫔召过来。

    太后也不管下面坐着的一干妃嫔是什么心思,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一进殿,太后就开始对玥瑶发问了:

    “瑶常在,你说昨天就只有你和侍女在一起,为什么僖妃却听到男人的说话声?”

    从早上一大早来到坤宁宫,到现在众妃嫔齐聚,乌雅氏玥瑶已经跪了有一两个时辰了,此时膝盖如针扎般的疼痛,但是玥瑶却规规矩矩的挺着脊梁。

    虽然从头到尾,乌雅氏玥瑶都很沉默,却自有一股不妥协的不屈风范。这光明磊落的姿势,让人下意识就觉得,她可能真的是被人冤枉的,太后看了也不免点了点头。

    而乌雅氏玥瑶听到太后问自己,赶紧伏在地上磕头道:“启禀太后,嫔妾昨天晚上确实和侍女一起,但是如僖妃所言,嫔妾也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

    僖妃闻言不禁一喜,指着乌雅氏玥瑶说道:“看吧,昨晚上还狡辩来着,今天见到太后就说实话了!”

    玥瑶听了又恭恭敬敬的说道:“回僖妃娘娘,昨天晚上嫔妾确实只和宫女秋月在一起,并没有私会外男,只是在墙角听到隔壁有人在说话。”

    僖妃一怒,“那你的意思是,本宫冤枉你了!”

    玥瑶听了并不回答,但是是个人都可以看出,乌雅氏的意思就是僖妃冤枉了她。一时,众人心思各异。

    且不说皇后和僖妃心里怎么忐忑,佟贵妃一干人等又如何暗喜,平贵人和敏嫔倒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坐着的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听了乌雅氏玥瑶的话,就有些坐不住了。

    太后也没等僖妃再说什么,只继续问玥瑶:“你可知道说话的是谁?”

    乌雅氏玥瑶自从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进殿向太后请安时,就听出昨晚上说话的那两个女的正是此二人。不过宫中的太嫔也不是自己可以攀咬的,遂答道:

    “回太后,虽然嫔妾没有看到那个男人,但是嫔妾却依稀听出说话的正是昨晚上出演的那个男旦,他的声音清亮高亢,嫔妾有点印象。”

    太后听了半响没有说话,坐着的妃嫔们这时候都不敢说话,看太后的样子都知道,她气得不轻。

    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突然听到一声怒喝,在耳边炸雷一般响起,吓得从椅子上滑下来,跪倒在了地上。

    “昭庆、嘉善!你们还有何话可说!”

    但是是个人都怕死,尽管知道死到临头,但是还是要垂死挣扎一下,昭庆哆哆嗦嗦的回道:“太……后,我们,我们怎么了?”

    太后怒道:“死到临头还不悔改!说!昨晚宴席,你们甩了宫人去哪了?”

    昭庆还抱着侥幸心理,狡辩道:“昨晚上我们喝多了,到外面散散酒气!”

    “好一个醒酒,真是私会的好借口。那是不是恰好就碰到了祥庆班的小常香!”

    昭庆太嫔使劲摇头,“没有没有,就我和嘉善两个人……”

    “哼”太后见两人死不悔改,猛地将一方手帕扔了过来。本来呆呆不言语的嘉善太嫔一看太后扔过来的手帕,脸色一白,就摊在了地上。

    昭庆太嫔见此,也知大势已去,赶紧跪在地上求太后饶命,“太后,您就放过嫔妾们吧!嫔妾们再也不敢了。”

    仁宪太后冷声说道:“哀家倒想饶恕你们,可大清的规矩不饶恕你们,你们自己到列祖列宗的面前去忏悔吧!”

    两位太嫔顿时放声哭着,叫道:“太后,太后。”

    仁宪太后挥挥手,就有侍卫将两位太嫔拖下去了,虽然太后没有说怎么处置两位太嫔,但是底下的嫔妃们也知道,这宫中恐怕要少两个人了。

    不仅如此,祥庆班也难逃罪责,那个小常香不论干没干偷香窃玉的事情,恐怕都活不了了。

    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被拖下去后,坐着的数位都大气不敢出,没有想到两位太嫔居然会和宫外的男子有私,还被太后发现了。

    相比于其它妃嫔的物伤其类,僖妃不忿的是,这次居然又让乌雅氏逃掉了。气不顺的僖妃又看向姐姐,向皇后使眼色。

    姐妹俩心意相通,皇后一看,就明白僖妃的意思,转头就看向太后问道:

    “太后,这件事情也明了了,虽然瑶常在是被冤枉的,但是她也有包庇之责,你看这……”

    太后看了皇后一眼,淡淡说道:“皇后说得有理,乌雅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拖下去杖责二十。”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