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八十四章:出卖

章节字数:2464  更新时间:19-12-03 15: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仁宪太后这一发作,不仅吓得佟皇贵妃和僖贵妃不敢再放肆,连底下正说着悄悄话的宜妃和德妃都被吓了一跳。

    德妃自从胤禛进入大殿后,就一直担心的看着他。小家伙虽然被嬷嬷护在身后,但是却并没有其她人在意他。包括承乾宫的宫人们和正跟僖贵妃吵得不可开交的佟皇贵妃。

    胤禛也知道自己闯祸了,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停过眼泪,此时瑟瑟发抖的缩在嬷嬷后面,那可怜的样子,让德妃看了一阵阵的心痛,恨不能这个时候跑过去,将她抱在怀里呵护。

    但是她却什么都做不了,连正大光明的看着他,都不行。

    宜妃看着德妃一脸心疼又着急的样子,不免絮叨起来:

    “我早就跟你说过,皇贵妃靠不住,让你早点把孩子接回永和宫,你就是不听。今日你总算看到了,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报仇,他人的孩子又算得了什么!”

    德妃苦笑着低声说道:“我又能有什么办法,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

    宜妃眼神一闪,又压低声音说道:“倘若,我现在有个办法,可以将胤禛帮你要回来,你要是不要?”

    德妃听了,激动而又急切的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想要将胤禛要回来,最彻底的办法就是让皇贵妃垮台。”

    德妃没有想到宜妃居然有这个心,一时有些踟蹰,“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绝情了,毕竟她养育了禛儿这么多年。除此之外,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事情。”

    德妃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

    宜妃听了,却嗤笑道:

    “她还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连你想见孩子一面,她都要以指证敬嫔为交换条件,难道你真的要这样被她控制着过一辈子?”

    德妃却摆手道:“让我指证敬嫔的是惠妃,不是皇贵妃娘娘。”

    宜妃将她的手压下来,恨铁不成钢道:

    “惠妃就如同是她手上的一把刀,惠妃的想法还不是她的想法?再说这次,难道这个莲花灯不是她给胤禛的吗?

    你别再傻了,她对胤禛再好,但到底胤禛不是她亲生的!关键时候,还是会拿来利用的。你难道想,胤禛以后,还被她这样利用吗?”

    说到这里,宜妃又将声音再压低了,说道:“到时候,就算是皇上念胤禛年幼不治他的罪,可将来,难保皇上不会厌弃胤禛!”

    德妃听到这里,心里狠狠得一抖,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呢?只是……

    “你真的有办法,让胤禛回到我的身边?”

    宜妃见德妃心动,赶紧答应道:“难道我还会说假的?你放心,只要我这个办法一出,佟佳氏就别想好过。不过到时候,有什么意外,你可得帮我!”

    德妃一脸感激的看着宜妃,“你既是为我出头,我岂有不帮之理。”

    两人私下刚达成协议,仁宪太后就恰巧吼了一嗓子,可把两人给吓坏了。

    好在,仁宪太后并不是针对她们,两人定定神,又继续看戏了。

    此时,仁宪太后见皇贵妃安静了,就接着说道:

    “皇贵妃,这前前后后,就是你的不对了。”

    皇贵妃听了,委屈地跪在了地上,泪眼婆娑地朝着太后问道:

    “太后何出此言,臣妾实在是不明白,望太后明示。”

    “你的孩子分明是那太监陷害的,你却将矛头指向了贵妃,还害死了她的孩子。难道这些不是你的错吗?”

    佟皇贵妃却不依,“太后既然相信僖贵妃的首领太监的话,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胤禛的话呢?

    那太监说,是自己想要陷害我的八公主的;那胤禛也说了,是他自己要去玩那个花灯的,也是布贵人的格格去抢那只莲花灯的。这些又与我何干呢?”

    德妃被佟皇贵妃,将罪责全部推在胤禛身上的行为,给吓得坐立难安。

    这话乍一听,还真有点道理,仁宪太后一时也想不出话来反驳。

    此时,宜妃却站了出来,对着仁宪太后说道:

    “禀太后,皇贵妃娘娘不止陷害小公主,臣妾还听说,当年皇贵妃娘娘对其他人也下过手。”

    佟佳氏一惊,凛冽的眼神,朝着宜妃射了过来,“宜妃,话可不能乱说,攀诬皇贵妃的罪,你担当的起吗?”

    淑惠太妃此时却开口道:“皇贵妃,既然不是事实,你又何惧之有?倘若宜妃说得是假的,再论罪不迟。”

    接着又对着宜妃和蔼的说道:“宜妃,你继续说。”

    宜妃福礼点头,继续说道:“当年,皇贵妃还身为贵妃时,与钮钴禄氏皇后曾经在回廊上发生争执,使得钮钴禄氏皇后坠落回廊。皇贵妃当时就和惠妃荣妃连夜出宫……”

    宜妃正说着,荣妃却开口打断道:“这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宜妃妹妹何必再提。”

    宜妃也不恼,回道:“荣妃,你且听我把话说完。”

    接着又继续说道:

    “皇贵妃和惠妃、容妃两人连夜出宫,之后据说在大街上看上了一件玉器,就买了回来。

    后来这件玉器不知怎么的,就进入坤宁宫,还被钮钴禄氏皇后当成了泡茶的器具。

    但,臣妾听说,这件玉器因为是肺痨之人用过,所以并不能作为泡茶之用。”

    宜妃说到这里,仁宪太后已经气得手背青筋毕露,指着佟皇贵妃就厉声呵道:“皇贵妃,可有此事?”

    淑惠太妃不等佟皇贵妃说话,继续补刀道:

    “难怪!哀家一直觉得奇怪,这按照太医给钮钴禄氏皇后检查的病情,根本不会危及生命!原来,这一切都是皇贵妃你做的好事!”

    佟皇贵妃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立刻驳斥道:“宜妃可不要血口喷人,你口口声声据说,你可有证据?”

    仁宪太后也知道口说无凭,勉强抑制怒气,又向宜妃问道:

    “宜妃,你且说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消息?”

    宜妃还没开口,赫舍里氏僖嫔就抢先说道:“还能从哪里,当然是从旧相好那里了。”

    僖嫔此话一出,佟佳氏就面色一沉,最终还是勉强抑制住情绪,不说话。

    而宜妃听了,立刻沉下脸色,对着僖嫔怒道:“僖嫔这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旧相好!”

    僖嫔尤不自知,心里还想着拉宜妃下马,“谁有旧相好,谁心里明白,应该用不着嫔妾说出吧!”

    宜妃一顿,整理好情绪,继续说道:

    “哦!僖嫔可是指的范文程大人的孙子范连城?我们郭络罗氏同他们范家,是许多年的至交。

    两家的晚辈也多有相识,关系也不错。也许这才让人误会,将本宫和他扯到了一起。

    但是僖嫔这捕风捉影的毛病,还是改了的好。不然,哪天这嘴生出了祸事都不知道!”

    僖嫔没有想到,宜妃居然如此狡言诡辩,气急道:“不只是这些吧!”

    仁宪太后被宜妃和僖嫔这绕来绕去的机锋,搅得脑袋疼。还不等宜妃说话,就挥手打断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哀家是让你们说出皇贵妃在宫外买玉器的事。你们两个怎么说来说去,总是兜着圈子绕弯子,哀家的脑袋都让你们给绕晕了!”

    宜妃不理僖嫔,接着说道:

    “回太后,当年皇贵妃娘娘在宫外买玉器,身上没有带银子。所以,买玉器的银子是向范连城借的。太后,此事千真万确,倘若不信,您可以当面问荣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