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八十八章:离世

章节字数:3201  更新时间:19-12-05 16: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雨一直下个不停,风雨交加。皇贵妃眼看开始摇摇欲坠起来,紧接着就突然倒在了雨水之中。

    众人看在眼里,都被惊住了。仁宪太后也被惊到了,不等端顺和宁悫发话,急忙道:

    “来人,先把皇贵妃抬回承乾宫。”

    几名侍卫抬着软轿匆匆赶了过来,众宫人将皇贵妃七手八脚抱上软轿,快速地抬去承乾宫。

    僖嫔向仁宪太后请命之后,也跟着一道过去。

    淑惠太妃也开始有些后怕,赶紧吩咐身边的人:“去,让宫中最好的太医过去诊治,务必要将皇贵妃治好。”

    宁悫太妃也不放心,正准备和端顺太妃冒雨过去探望佟皇贵妃,冷不丁听淑惠太妃如此说,不禁冷哼道:

    “这个时候才知道传最好的太医,又有何用!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淑惠太妃却强辩道:“犯下错误,就得受到惩罚,这是宫里的规矩,也是大清朝的规矩。我宣太医,是出于好心,难道我还有错了!”

    “猫哭耗子假慈悲。”

    “你……”

    皇贵妃原本身体就不好,加上长时间的淋雨,自这之后,就一病不起了。

    皇贵妃常卧病榻,德妃很想去承乾宫看望她,可每次都被拒之门外。

    德妃也曾试图着,想把胤禛接回永和宫居住,更是被承乾宫的人冷眼相待。

    这日,德妃又一次去承乾宫探望,可惜依旧空手而归。

    回去的路上,恰巧碰到敏嫔和平贵人。

    二人见到德妃,平贵人先开口问道:“你这是去哪儿了,方才我和敏嫔姐姐去你宫里,见你不在。”

    德妃有些无精打采的回道:“佟佳氏如今有病在身,我想将禛儿接回来照顾一段时间。可我过去之后,承乾宫的宫人还是和往常一样,不让进去。”

    敏嫔说道:“那肯定是不会让你进去的!她把孩子养了这么大,就怕你接走了之后,不给她还回来。”

    平贵人自是点头,不过还是安慰德妃道:“你不要担心了,胤禛怎么说都是你的孩子,早晚有一天,他会认你这个额娘的。”

    德妃苦笑着点点头,“但愿吧……”

    几日之后,荣妃来到惠妃的宫中,见到惠妃的脚伤稍有好转,就对惠妃说道:

    “皇贵妃娘娘被太后处罚,淋了几个时辰的雨,你要是能走动了,就去看看她吧!”

    惠妃在后面插了皇贵妃一刀,如何敢去见佟佳氏,于是推脱道:

    “我现在连路都还走不了,怎么去看她。我扭伤脚这些日子,她都没有来看过我。”

    任是荣妃这种温软的人,都被她给气笑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不想去见她!就从那日太后召见嫔妃开始,你把整个烂摊子扔给了她,你知道这几日里,她的处境有多艰难吗?”

    惠妃也不是好相与的人,狡辩道:“你说得真好笑,我把烂摊子扔给她,我的脚伤还在肿着,你不妨走近点仔细瞧瞧。”

    荣妃气急,却无力反驳,“不看也罢!”

    惠妃冷笑着说道:“那当然了,她是皇贵妃,而我只是妃位,那值得你来看我!”

    荣妃没有想到,惠妃居然如此曲解自己的意思。明明是她的错,却全部推到了别人身上。不禁有些失望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前些日子,皇贵妃娘娘说近年来你变了,我还不相信。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惠妃不看荣妃,幽幽说道:“人都是会变的,不是吗?”

    “可你也不该恩将仇报,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皇贵妃娘娘身上。你知不知道,进宫这么多年来,倘若没有她,你和我怎能从一个小小的答应,荣升到妃位。”

    “凡是进入后宫的女子,荣升都是早晚的事,总有一天也能荣升为妃的。”

    “你说得倒是轻巧,记得你第一次侍寝的时候,皇上都不待见你。后来是娘娘劝说皇上,皇上才时不时来你宫里的。”

    荣妃说到这里,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好了,多的我也不想说。我今日过来,只想告诉你,做人不要太忘恩负义,也不要奢求的太多。否则摔下来,会很惨。话尽于此,你多保重。”

    荣妃对惠妃说了这番话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惠妃的宫中。

    不出几日,玄烨微服私访回来,见到皇贵妃一病不起,就立刻问道:

    “朕离开紫禁城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朕一回来,你就病成这样了。”

    佟佳氏摇摇头,望着玄烨回道:“皇上,臣妾这是小病,并无大碍。”

    玄烨却蹙着眉头,担心道:“都已经病成这样了,还是小病。传太医了没有?”

    站在一边的荣妃和僖嫔连忙回道:“已经传过了。”

    皇贵妃不让人将此事告诉玄烨,所以玄烨并不知道皇贵妃真正生病的原因。

    太后眼见佟皇贵妃病入膏肓,也不愿多生事端。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皇贵妃的病已经越来越重。这日,德妃来到乾清宫,向玄烨道明:

    “皇上,皇贵妃这病需要静养,但胤禛还太小,未免胤禛吵着皇贵妃,让皇贵妃操心。臣妾恳请皇上,让臣妾将胤禛接到身边照顾,等皇贵妃娘娘病好了,再送回去。”

    玄烨想都没想,就直接对德妃说:

    “爱妃想的不错,现在皇贵妃卧病在床,确实没有精力去照顾孩子,你自去便是。”

    德妃却为难的说道:“可是皇上,承乾宫里的宫人不让臣妾进去,臣妾如何能接孩子。”

    玄烨顿了顿,接着说道:“等过一会儿,朕派人去跟他们说一声。”

    德妃喜不自禁,“多谢皇上。”

    德妃告退玄烨后,就急急忙忙去了承乾宫,果然一过去承乾宫,宫人们也没有拦她,还把她带到了胤禛的寝宫。

    可是,胤禛并不想跟德妃走,德妃连哄带骗折腾了半天,胤禛都不理,最后还跑到皇贵妃的病床,紧紧抓着被子不肯松手。

    德妃看得泪水涟涟,拗不过胤禛,只得转身默默离开了承乾宫。

    德妃失魂落魄的走在回永和宫的路上,突然天空划过一片闪电,接着就响起了一阵雷声,雨点如刀子一样落了下来。

    “这是我的孩子吗?这是那个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吗?为什么现在连话,也不愿意和我说一句了。”

    德妃迈着沉重的步子,在连绵的瓢泼大雨,伤心的喃喃自语着,身上的衣服连里衣都浸湿了。

    “娘娘,天上下这么大的雨,娘娘您为何不找个地方避一避。”

    韵合从远处匆匆的赶了过来,将手里的雨裳穿在了德妃身上,又将雨伞尽力往德妃的方向倾斜。

    一回到永和宫,韵合连忙替德妃换下身上已经淋湿了的衣服,接着又让春花和秋月煮了姜汤,并让小桩子请了太医。

    等到德妃喝了姜汤,给太医看过了,才服侍着德妃休息了。

    德妃一连几天都闷闷不乐的,也不再往承乾宫跑了。

    而这几天,玄烨却时常往承乾宫跑,还召集了太医给皇贵妃会诊。即使这样,佟皇贵妃的身体也一天天衰败下来,眼看就不行了。

    这天,昏迷了许久的佟皇贵妃微微睁开了眼睛,在旁边服侍的琉汐见了,马上欣喜地对坐在书桌旁看奏折的皇上说道:

    “皇上,娘娘醒了!”

    “快传太医!”玄烨大喜,一边喊着,一边匆匆走到佟佳氏床前,将她紧紧搂在怀里,伤心的说道:

    “绵儿,你不能离开朕,也不要扔下禛儿,朕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朕要立你为皇后!”

    皇贵妃握着皇上的手,轻轻地说道:

    “皇上,臣妾并没有什么奢求,只希望臣妾走了之后,您要好好的照顾禛儿,臣妾实在是对不起他。”

    胤禛也紧紧的抓住皇贵妃的手,伤心的哭着,喊道:“额娘……”

    皇贵妃费力地抬起手,扶摸着他的头,说道:

    “额娘自己没用,听信贱人的谗言,差点害了你,额娘真对不住你,实在不是个好额娘。”

    胤禛虽然小,但却非常聪明,这些日子以来的变故,和宫中之人对他态度的变化,都让小小年纪的他,体会到了什么是世态炎凉。

    同时,他也明白了佟额娘对他的疼爱,是多么的可贵。

    他知道佟额娘的病恐怕是好不了了,也许以后,自己再也见不到佟额娘了。

    等到佟皇贵妃说出这样一番话时,胤禛再也忍不住了,扑在佟佳氏身上,就嚎啕大哭起来。

    这哭声也让玄烨心酸起来,也不由得想起,在仁寿宫第一次见到佟合绵,玉雪可爱的小姑娘,甜甜地看着自己的样子。

    半个时辰后,玄烨站起身,大声说道:“梁九功听令。”

    梁九功一听到玄烨叫他,连忙走上前来,恭敬回道:“奴才在。”

    “马上去宣旨,朕要颁诏天下,册立皇贵妃为皇后。”

    梁九功跪到地上,伸手接过圣旨后,就拿着圣旨,站在了承乾宫的门外,放声喊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从即日起,册立佟佳氏皇贵妃为皇后,钦此。”

    圣旨一出,立刻就传遍了整个皇宫,很快也传遍了京城。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荣妃和僖嫔,都来到承乾宫,为新皇后换上朝服,戴上六冠皇后帽。

    此时此刻的佟佳氏,终于荣升皇后,明黄色的朝服穿在身上,使得整个人都光鲜亮丽了起来。

    可是自从昨天苏醒过来,同皇上和胤禛说完几句话后,佟皇后就一直昏迷不醒了。

    又一日,新封的大清国皇后,佟佳氏佟合绵风光地离开了人世,享年三十五岁,册谥号为孝懿皇后。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