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九十章:奉安

章节字数:2056  更新时间:19-12-05 17: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祭奠佟佳氏皇后那天,太皇太后坐在皇后梓宫旁边的椅子上,手里撑着拐杖,仁宪太后和其他太妃太嫔,纷纷站在后面。

    佟佳氏阖族男女,都进了皇宫,同其他嫔妃皇子一样,换上咸成服,前来祭奠。

    佟家的女人们,刚进承乾宫,就扑向皇后的梓宫,放声大哭起来。

    一边哭着还一边哭诉道:

    “皇后娘娘,您不能走,你若是走了,丢下我们佟佳氏一族,那该如何是好,今后佟佳氏又怎过得下去呀!”

    宫中女人或自哀其身,或撇嘴不屑,或幸灾乐祸,不一而足,神态百出。

    等到哭灵的声音渐渐淡了下去,大总管太监梁九功拿着圣旨,来到皇后的梓宫前,放声宣读:

    “佟佳氏一族听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奉太皇太后懿旨,任命佟佳氏皇后之父领侍卫内大臣、议政大臣兼国丈佟国维为一等公。

    任命长弟一等侍卫隆科多为銮仪使,兼满洲正蓝旗蒙古副都统。

    任命次弟庆复为一等侍卫。任命镶黄旗汉军都统佟国纲为安北大将军,日后便随同圣上征讨噶尔丹。

    任命佟国炼为福建提督,佟国政为八旗护军统领,佟国卿为江苏总兵。

    任命佟国纲之长子、次子为指挥使。

    任命佟贤晋、佟贤云、佟贤辰、佟贤智、佟贤杰等侄辈为防守尉……

    钦此!”

    梁九功宣读圣旨完毕,佟佳氏一族连忙回声应道:

    “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时,德妃牵着胤禛的手,从人群之中走了过来。

    母子二人双膝跪在梓宫前,德妃开口对胤禛说道:“快给皇后娘娘烧些楮钱。”

    胤禛一声不响,眼角仿佛还有眼泪,伸手接过德妃为他撕散开的楮钱,接二连三的投到炉子里。

    德妃一边撕开楮钱,一边失声哭道:

    “皇后娘娘,这些年来,您对胤禛的照顾和疼爱,臣妾无以回报。只愿皇后娘娘一路走好,来生再投个好人家。”

    虽然佟佳氏抢走了胤禛,但是从胤禛出生到现在,佟佳氏对胤禛的付出和疼爱,德妃也看在眼里。抛开其它不谈,对于佟佳氏,德妃还是非常感激的。

    如今人死如灯灭,不由的就让人想起她身前的好来,想着念着,哭得也就比其它人要真诚了那么一点。

    而这些,自是有人看在眼里。

    几个时辰之后,佟家的女人们也陆陆续续的停止了哭泣,太皇太后也从坐椅上站了起来,扶着侍从的手走出了承乾宫。

    出殡之日,后宫所有嫔妃以及亲王的妻妾都披麻戴孝的,跟随在佟佳氏皇后的梓宫后面,康熙皇帝亲临仪仗队伍之中,一道送出紫禁城。

    女人们跟着哭了一路,僖贵妃听到后边的布贵人哭得很是认真,就停了片刻,等到布贵人跟上了,就小声呵道:

    “你跟着嚎什么嚎!”

    布贵人停住哭声,尴尬的回道:

    “娘娘,这姐妹们都哭得很是伤心,咱们也得做做样子吧……”

    僖贵妃嘴一撇,“要做样子,你自己做,本宫才不跟你们一样!”

    “那路程还这么远,不做做样子,这让人看了,也不好吧。”

    僖贵妃现在高兴还来不及,哪里哭得出来,不由的愤愤道:“这人死都死了,还给人添堵!”

    僖贵妃的一举一动,正好被后面的德妃、宜妃等人发现了。

    平贵人小声说道:“你们快听听,僖贵妃在说什么。这人都死了,嘴上还不饶人。”

    “随她去吧!这种事情,她又不是头一回。”德妃道。

    乌雅氏玥瑶此时心里还有些伤感,在皇宫里这么多年,佟佳氏成了德妃生活中无法回避的存在。如今突然就走了,心里高兴的同时,又有些伤感,人生无常,莫不如是了。

    宜妃二话不说,快步走上前去,跟在僖贵妃的身边,说道:

    “贵妃娘娘,你的这种送丧的方式,臣妾还是头一回见,这恐怕就是你们钮钴禄氏家族的仪式吧!

    可是,臣妾记得,比如当初遏必隆大人过世的时候,也没听说过你用这种方式送丧呀!”

    僖贵妃被怼得尴尬不已,不由得恼羞成怒了,“本宫爱怎么就怎么,与你何干!

    你也少在本宫面前装好人了,当初要不是你在太后面前揭开她的老底,她也不会垮台,更不会落到这个地步。

    都走了这么久的路,本宫也乏了,就不奉陪宜妃妹妹了,你还是去后面多陪陪你的姐妹们吧!”

    僖贵妃说着,快步往前面走去。

    两人斗得旗鼓相当,不过谁也没占到好。等到回来之后,僖贵妃就在她的宫里大发雷霆,四处砸东西。

    掌事宫女玫香眼看好多贵重物品都被摔碎,连忙拦住,说道:

    “娘娘,您就不要再砸了,这些都是非常贵重的,砸了怪可惜的。”

    僖贵妃愤怒的咆哮着:

    “本宫今日到底招谁惹谁了!白白被宜妃那贱人羞辱了半天!贱人,别以为有皇上宠着你,就能爬到本宫的头上来了,本宫饶不了你!”

    几日之后,僖贵妃的母亲进宫来了,僖贵妃见到她的母亲,连忙说道:“额娘,这宫里刚死了人,何事这么着急进宫,再缓些日子也不迟,也不怕沾了晦气!”

    遏夫人却道:“过世的可是皇后娘娘,不是凡夫俗子。那不叫晦气,是晦气也会变成贵气。”

    僖贵妃不乐意听这话,截住遏夫人的话头道:“您来,到底有什么事呀!”

    “其实也没多大事,就咱们村那个”市井泼妇”,现在人人都厌着她了,乡亲们悄悄对我说,让我把她举荐到你宫里来做事。这宫里不比外头,让她吃吃苦,也好给她点教训。”

    僖贵妃也想起有这个人,不仅皱眉道:“可我宫里,没有什么事情适合她做的。”

    遏夫人也为难,想了一会儿,又道:

    “唉!娘方才进宫时,隐约听到你宫里的人在议论,您前几天和宜妃杠上了。不如,招她进宫,让那泼妇去碰宜妃这堵墙,准能让她碰一身灰。”

    僖贵妃有些意动,犹豫了一会儿后,最终还是答应了遏夫人,将这名泼妇送进宫来当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