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章:会稽

章节字数:2498  更新时间:19-12-09 10: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正午时分,德妃和隆科多的副将,以及部下,已经到达会稽。

    刚进会稽城,德妃就远远听到,有女子的哭喊声。

    几人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发现几名官兵正押着一辆囚车在游街,哭喊的正是囚车里的女子。

    “大人,我是冤枉的,冤枉呀!大人。”

    在囚车的后面,还跟着另外两名女子。她们一边追赶,一边在不停的喊叫。

    “楚红……”

    德妃看着眼前的情况,不免皱了皱眉,“韵合,你去打听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韵合应了一声,马上就去询问路边的看客。

    没过一会儿功夫,韵合便回来了。

    “娘娘,奴婢打听了一下,说是官兵查到这名女子私藏烟草,为了查明真相,将她带到会稽,做进一步调查。”

    “私藏烟草?看她的样子,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而且她还在不停的喊冤,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走,先跟上去。”

    德妃带着韵合,一路跟了过去。

    却见一名官兵一气之下,跳上囚车,推了楚红一下。

    德妃有些看不下去,就走了过去,对官兵说道:

    “她一弱女子,怎经得起你这般推她。”

    官兵回头看了看主仆二人,蛮横道:“你是何人,要你多管闲事!”

    韵合几步上前,厉声呵道:“放肆。”

    德妃却朝韵合摇摇头,并走近说话的官兵,问道:

    “这位官兵大哥,能否告诉我,这名女子到底犯了何罪?”

    说着,让韵合悄悄塞了一块银子给他。

    官兵掂了掂手上的银子,回道:

    “告诉你也无妨,这名女子是从诸暨带过来的,经官府调查,怀疑她私藏烟草。”

    德妃又问道:“诸暨?是否是西施的故乡,浙江诸暨?”

    官兵打量德妃道:“看来夫人对诸暨很熟,不知和这位女子什么关系?”

    德妃摇头,“我只是听说过,并不熟悉,也不认识这位女子。”

    许是瞧出了德妃的不凡,一路跟来的那两名女子,突然跪到德妃面前,哀求道:

    “这位夫人,我的表妹申楚红她,真的是被冤枉的!”

    德妃并没叫起,直接说道:

    “你既然说她是被冤枉的,便将实情道来吧。”

    其中一位女子赶忙道:

    “小女子姓陈,名玉萝,是楚红的表姐。表妹她……”

    名叫陈玉萝的女子正准备将实情告诉德妃,然官兵却没心情继续听她说下去,带着楚红就准备离开。

    两女子一急,皆眼巴巴的看着德妃。

    韵合走近德妃身边,低声问道:“娘娘,这下该怎么办!”

    德妃也低声回道:

    “这种事本宫也不知道改如何是好,不如等隆大人到了之后,再请他一查究竟。”

    陈玉萝眼见表妹被带走,膝行过来,哀求德妃搭救她。

    德妃伸手扶起陈玉萝,“官场的事,我也不懂,不如等另外一位大人到了,我在请他帮助你们。”

    陈玉萝眼含热泪的望着德妃道:“那需要等多久?”

    德妃想了想,回道:“差不多再过两日吧!”

    陈玉萝无法,只能再等两天,一面又说道:

    “夫人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既然要等两日,若不嫌弃,请夫人随小女子二人先去乡下外祖家,住上这两日。”

    德妃想了想,答应道:

    “既然陈姑娘这般有心,那我们就叨扰姑娘几日了。”说着又吩咐韵合道:

    “你去向隆大人的副将说明,让他们不必等我。”

    “是。”

    韵合应声而去。

    没过多久,韵合带着两名侍卫过来了。

    “夫人,隆大人的副将不放心,让奴婢带来了两名侍卫,保护夫人的安全。”

    德妃点点头,“随他们吧。”

    陈玉萝的外祖家,是一座旧宅子,虽什么都有,却空无一人。

    德妃见宅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心里不免有些打鼓,便问道:“姑娘外祖家的人呢?”

    陈玉萝回道:

    “表妹遇到这种事,外祖父他们都去找人疏通了。临安有个姨夫,平日在衙门里当差,外祖父他们或许是去找姨父帮忙去了。”

    韵合此时问道:“外祖家在会稽,姨夫家在临安,那你家又在哪儿呢?”

    “我家在京城,父亲是京城人氏,在京城里当侍卫。母亲是会稽人,自从我在京城出生后,就一直被寄养在外祖家。”

    韵合一听陈玉萝说她自己家是京城的,惊喜的说道:“原来你家也是京城的。”

    陈玉萝也讶异,询问韵合道:

    “原来你们也是从京城来的?不知是哪位达官贵人家的夫人?”

    陈玉萝此时问起,韵合才想起自己莽撞了,看了德妃一眼,不安的低头道:

    “奴婢失言了。”

    德妃摆摆手,道:“罢了,你且告诉她们吧。”

    “是。”韵合应了一声,又对陈玉萝二人道:

    “其实我们主子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家的夫人,而且当今圣上的妃嫔,德妃娘娘。”

    陈玉萝二人一听,急忙跪到地上,“原来是德妃娘娘亲临寒舍,德妃娘娘万福金安,民女罪该万死。”

    “两位妹妹,快快请起。你们如此款待我们,本宫感谢还来不及呢!怎就罪该万死了呢!”

    德妃说着,伸手扶起陈玉萝二人。

    陈玉萝起身道:

    “娘娘如此尊贵,实不该住到寒舍来,当住城里客栈才是。”

    德妃微笑着摆摆手道:

    “我就是嫌城里太喧闹,才跟韵合与你们来的。

    其实,我在入宫之前,也是和你们一样,都是穷人出身,在皇宫里住了些年,如今倒有些怀恋起那时候的日子。

    能够重新体验田园生活,是本宫期望已久的事情了。

    哎,对了!原来你也是京城人氏?那这个妹妹呢!是会稽人吗?”

    陈玉萝回道:“她,她不是。她姓田名露映,祖籍是贵州。”

    韵合奇怪地问道:“那你们离这么远,又是怎么认识的呢?”

    “我们三人,其实是同一家绣坊的绣娘。

    就是在离开绣坊的时候,因为拿不到工钱,所以楚红才会犯下这么大的事,导致被官府从诸暨抓到会稽来。”

    德妃此时却道:“说起刺绣,本宫倒想问问,这诸暨的刺绣和苏州的刺绣是一样的吗?”

    陈玉萝摇头为难道:

    “其实我们也不太懂,应该不太一样,听说苏州的刺绣,称为”苏绣”,诸暨的刺绣,大体上应该就叫”越绣”吧!”

    “越绣?”

    陈玉萝解释道:

    “越绣因美人西施而得名,因西施是越人,会稽一带也是越籍,而诸暨不仅出过西施,又是会稽的一部分。

    这一带的许多物品,都为越籍物品。所以刺绣也被称为越绣”

    德妃点头道:“原来如此。”

    陈玉萝又继续说道:

    “不过这些也只是民女的推测。眼看天就快要黑了,娘娘先休息片刻,民女和露映先去厨房做饭。”

    韵合见德妃点头,也跟了过去,说道:“我也去帮你们。”

    陈玉萝却推辞道:“不劳姑娘动手,几个人的饭菜,我们两个去做就够了。”

    韵合只得作罢。

    厨房里,露映一边折着豆角,一边对陈玉萝说:

    “这个德妃娘娘,能过上别人羡慕的生活,却不懂得享受,还怀恋起这田园生活。我们呀!天天过着苦日子,倒想过一天的好日子,都难。”

    陈玉萝听着,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二人说了一阵的话,突然从远处飞来一只鸽子,停在了厨台上。

    露映一看,连忙对陈玉萝说道:

    “好像是信鸽,莫非是外祖他们从临安的姨娘家放回来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