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四十二章:污蔑

章节字数:2215  更新时间:19-12-18 05: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胤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上了几次朝堂,直到玄烨的风寒有了好转。

一晃就是几年,一日晌午,德妃闲来无事,正和秋月在永和宫的小院里清理花草。

突然,春花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远远地就朝着德妃跑来,连哭带喊道:“娘娘,娘娘……”

德妃和秋月诧异的抬头,秋月大声问道:“怎么回事?”

春花跑到德妃身边,哭得更加伤心,半天说不出话来。

秋月又问道:“你在哭什么呀!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呀!”

春花这才断断续续地说了起来:“娘娘……敏嫔娘娘……,敏嫔娘娘薨了。”

猛听得这个消息,德妃内心如遭晴天霹雳,直接昏了过去。秋月和春花吓得连忙将她扶住了。

德妃伤心晕倒的消息,很快被玄烨和仁宪太后知道了。

玄烨和太后体恤德妃,就没让她去参加敏嫔的丧仪,而是让她留在永和宫调养身子。

敏嫔葬礼结束后,德妃仍然闷闷不乐。宫中的姐妹,一个一个的离开,让德妃很是伤心。

这日,勤贵人来到永和宫看望德妃,德妃突然怔怔的说道:

“敏嫔姐姐是我在这个后宫里最为要好的姐妹,如今她的丧仪我却没能去,真觉得对不住她。”

德妃一面说,一面抹着眼泪。

勤贵人却道:“敏嫔娘娘的丧仪,您没去倒还好些。”

德妃听了勤嫔这话,心里疑惑,于是问道:“勤贵人何出此言?”

勤贵人叹了叹气,摇头道:

“这太子殿下不知是从哪里听到一些流言蜚语,就在敏嫔姐姐的丧仪上大发雷霆。还当面指责胤褆,说胤褆想篡夺太子之位。”

德妃蹙眉说道:“太子怎会这样,那然后呢?”

勤贵人继续说道:

“惠妃娘娘为了能够让胤褆撇清,将谋头指向三阿哥,说是真正想篡夺太子之位的人是三阿哥。

还说这些年里,荣妃娘娘为了能让三阿哥上位,一方面讨好太子,另一方面又在幕后帮助三阿哥夺太子之位。”

德妃不信道:

“恭靖太妃和太后共同抚养了太子殿下几年后,之后就一直是荣妃娘娘抚养太子殿下。

荣妃娘娘对待胤礽,就如同对待三阿哥一般。荣妃娘娘岂会做出谋害太子之事。那后来呢?”

勤贵人继续说道:

“三阿哥为了证明自己和荣妃娘娘的清白,就在丧仪上以断发为证,剃头发誓。

结果这一出闹了下来,皇上一怒之下,当时就废除了三阿哥诚君王的爵位,直接降为贝勒。”

德妃听了,一脸惋惜,又道:

“荣妃娘娘为人本宫很清楚,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太子之位,就去谋害胤礽的人。

荣妃娘娘若是真有这个念想,那她们马佳氏一族的男人,早就像纳兰氏一族那样,在朝廷里加官进爵了。

你看如今在朝廷为官的,马佳氏一族的人寥寥无几。”

勤贵人点头叹道:“唉,嫔妾也是这么想的。”

说着,又突然问道:“不过……嫔妾进宫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弄清楚,这纳兰氏与纳拉氏,到底是什么关系?”

德妃想了想,说道:

“之前本宫曾听说过,纳兰氏与纳拉氏,好像就是同一个姓氏。只是男的为纳兰,女的则为纳拉。

但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他们自己姓氏的人,才知道这事。”

勤贵人点点头,又和德妃说起别的事情。经过勤贵人的这一打岔,德妃的心情也不那么低落了。

这几年下来,惠妃对太子之位的欲念,不减反增。

私下常与纳兰明珠商讨,如何排除太子的党羽。然而荣妃身为胤礽的养母,一直都在力保养子的太子之位。

转眼间,就是先帝顺治的祭日。玄烨规定,这一次的祭拜,后宫中的主子们都要参加。

祭日当天,从太后、太妃、太嫔到所有嫔妃,以及诸位皇子、公主,都换上朝服,同朝中正二品以上文武大臣一起,进祭堂拜祭。

玄烨与皇室的人员站立在中央,二品以上的文武官员,按照惯例,站立两旁。

所有人对着顺治的画像,都跪了下来。

佟国维此时却开始煽风点火,挑拨道:“记得当年先帝驾崩之时,正好也是太子殿下这个年纪。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

惠妃微扭头看了看胤礽,反驳佟国维道:

“佟大人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太顺耳。先帝驾崩得再早,好歹也是一朝天子,二阿哥如今只是太子,怎能与先帝相提并论。”

听了这话,索额图似乎有些不大高兴,面无表情的回道:

“惠妃这话说的对,先帝虽是一朝天子,却把一个女人看得比江山社稷还要重要。从这一点来看,二阿哥就和先帝不一样。”

索额图话音刚落,纳兰明珠就讽刺道:

“先别说大话,二阿哥也许做得比先帝还荒唐也不定。

索大人可知道,在你与皇上征讨葛尔丹的时候,二阿哥可是成天想着往玉红楼、醉仙阁、怡春院那些地方跑的。”

索额图恼羞成怒道:

“纳兰大人曾经可是太子的讲师!太子做出这等事来,那么请问,作为太子讲师的你,当时为何不阻止,任由他胡来。”

纳兰明珠分毫不让的说道:

“索额图,你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当时老夫并不知道太子殿下去了那些地方。

再说了,你得搞清楚,皇上与你等出征,太子留京监国的时候,老夫已不再是太子太师了。

这太子太师既已是旁人,怕是老夫想管也管不着了。”

索额图却不依不饶: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难道你纳兰明珠离了太子太师一职,就成了薄情寡义之人,连这点事情都不能为太子做吗?”

纳兰明珠却冷哼道:

“这可怨不得老夫!

就如同那些生长在山中的树木一样,有的注定将来是建造庭院、宫殿的材料,有的却只能当成一道风景任人观看,好看不中用。”

纳兰明珠的这话,直接触了胤礽的逆鳞,他立刻跳了起来,伸手指着纳兰明珠说道:

“纳兰明珠,你别倚老卖老,说话得知道点分寸。”

纳兰明珠却一点不将胤礽放在眼里,“老夫虽老,但却没有卖老。”

“既然你没有卖老,那你还说……”

胤礽说到这里,转头见荣妃正朝着自己使眼色。他转头一看,玄烨一言不发的跪在那里,脸上神色莫辩。

胤礽将想说的话又咽了下去。

这时,荣妃站了出来,冲着佟国维说道:“佟大人也真是,好好的为何要去提先帝。”

荣妃话说完,佟国维颇有些不自在,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