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  第一百六十三章:九子

章节字数:3077  更新时间:19-12-23 05: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九阿哥胤禟,却是直接支持了八阿哥胤禩。十阿哥胤俄,也加入了胤禩和胤禟三人组之中。

    十一阿哥胤禌,11岁那年就已经离开人世。十二阿哥胤裪,将自己置身事外。

    十三阿哥胤祥,因太子胤礽被废黜之时受到牵涉,已经被囚禁起来。

    十四阿哥胤禵,与十阿哥胤俄一样,似乎也跟着加入了八阿哥胤禩的党羽之中……

    这日,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俄、十四阿哥胤禵,一同聚在京城的一家酒楼里。

    不知胤俄是何想法,突然向胤禩提道:“八哥,十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胤禩立刻回道:“十弟但说无妨。”

    “八哥的生母,虽然已从常在升为了良嫔,但始终是从辛者库出来的。十弟觉得,八哥若是想靠良嫔娘娘登上这太子之位,怕是比登天还难。”

    听胤俄这么一说,胤禟却反驳道:

    “从辛者库出来的怎么了,德妃娘娘虽不是辛者库出来的,但也只是包衣奴才出身,现在不照样是四妃之一。”

    胤禟还待再说,胤禩却在桌子底下悄悄碰了他一下,眼神往胤禵的方向觑了觑。胤禟这才按住话头。

    胤禵脸上毫无波动,只道:

    “臣弟也觉得十哥说的有道理,八哥要想登上太子之位,靠的只能是自己。

    惠姨娘娘和荣姨娘娘协理六宫,位高权重,你不能跟大哥和三哥相比,也更加不能和胤礽相比……”

    胤禵话还没说完,胤禟却说道:“什么太子!现在还不是和我们一样,只是个多罗贝勒。”

    胤禩却说道:“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太子虽然被降为了多罗贝勒,但他的机会也比我们大。”

    胤俄此时也开口说道:“太子若再这样不知悔改下去,成天想着扮女人,只怕到了最后,连多罗贝勒都不是。”

    胤禟说道:“连多罗贝勒都不是,怕是要降为庶民了。”

    胤禩忙道:“九弟慎言。”

    胤禩不在意的说道:“他太子敢这么做,难道还怕别人这么说吗?”

    几个说着说着,就喝得酩酊大醉,夙夜未归。

    一夜过后,就是中元节。

    德妃和勤贵人在菜园里,也和平常人家一样,到市集上买了些过节的物品。

    德妃挎着篮子,颇有些伤感的对勤贵人说道:

    “敏嫔娘娘和平贵人离世这么些年,每年中元节,本宫都会在宫中的寺里给她们烧些纸钱,还会去河边放河灯。

    今年虽不能去寺庙,但买些河灯回去放还是可以的。”

    勤贵人点头应承道:“嫔妾听娘娘的。”

    接着,德妃又叹息着说道:

    “咱们被处罚到菜园做苦役,连银两都不许带,这日子也是没法过。

    还好上苍开眼,让露映和楚莲都进了王府,亏得有她们二人接济咱们,才总算有些碎银周转。”

    勤贵人也跟着叹了口气,“娘娘说的是,若不是她们入了王府,娘娘和嫔妾的日子还真是不好过。”

    德妃和勤贵人从市集回来,吃了午饭,下午又是一番劳作,没多久,天就黑了。

    眼看天色已晚,二人简单吃了晚饭后,拿出今天买来的纸钱,在小茅草屋前,给敏嫔和平贵人烧了。又拿出河灯,借着月光,往河边的方向走去。

    夜色昏暗,二人不知不觉已经穿过一片树林。

    勤贵人突然拉住德妃的手,迟疑道:“德妃娘娘,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这么久都没到河边?”

    “应该没错吧!按照白天的方向来判断,应该是通往河边比较近的路程。”

    德妃也有些迟疑,虽然白天有经过这片树林,但晚上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两人又手握着手走了一阵,还是没有走到河边。

    德妃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贪近路,现在想绕回去可能都方向难辨了。

    “是我的不是,想抄近路,结果却害得咱们两个迷路了。”德妃自责的说道。

    “没事,嫔妾看前面似乎有灯光,说不定有人家,咱们去问问看,就知道了。”

    勤贵人边说边指着前面的灯光,让德妃看。德妃一瞧,果然前方隐约有灯光闪烁。

    二人朝着灯光的方向走去,果然发现前方有一间茅草屋,茅屋的大小和她们住的那间差不多,茅屋里面点着烛火,还听见有人在说话。

    两人大喜,连忙赶上前去。

    两人侧耳听了一阵,正当勤贵人想上前问路时,德妃连忙将她拉住了。

    德妃沉吟道:“且不忙,本宫怎么觉得,这声音很是耳熟?”

    勤贵人诧异,“娘娘这些年都在宫中,莫非,这三人,是宫中之人?”

    德妃恍然,“是了,这声音好似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

    勤贵人一惊,手臂攀上德妃的胳膊,有些哆嗦的说道:“屋中好似还有一名男子的声音。”

    德妃待要说什么,却看到从小茅屋里走出三个人影,旁边两位身材娇小,此时正搀扶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慢慢从屋中踱了出来。

    虽然看不清楚面貌,但声音却清晰可闻,说话的正是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

    德妃不由得禁声,不敢惊动他们。

    只听茅草屋前,那男子对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说道:“今晚月色真美,你二人扶我到院中,一同赏月如何?”

    不知是昭庆太嫔还是嘉善太嫔,说道:“今天是中元节,这赏月恐怕不合适吧?”

    “无妨。”

    两女对这男子很是顺从,果然扶着他,搬了凳子和小几,坐在院中赏月。

    德妃和勤贵人不敢靠近,慢慢从房子附近退了开来。

    德妃拉着勤贵人边走边思索,忽然道:“本宫怎么觉着,这名男子,像是教胤礽唱京曲的那个?”

    勤贵人听着声音也觉得有些像,不过却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那戏子不是让侍卫杖责后,扔到护城河里面去了吗?”

    德妃也是惊疑不定,“难道事后,两位太嫔悄悄将他打捞上来了?”

    德妃说完,不由得心惊,和勤贵人对视一眼后,惊惧道:“这事和咱们没有关系,我们就当不知道吧。”

    说完,拉着勤贵人就急匆匆离开了。

    巧的是,第二日午后,胤禩、胤禟、胤俄、胤褆几个骑马经过菜园。发现那名戏子居然没有死,还被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救了下来。

    胤禩不动声色的看了三人一眼,突然对其他皇子说道:“回宫。”

    胤禟连忙问道:“八哥,咱们不是出来行围嘛!怎么行围还没开始,就要回去了!”

    胤禩也不解释,“我说回去就回去,你若不想回去,那你自个儿去吧。”

    胤禟见胤禩头也不回的调头离开了,也只能意兴蹒跚的回去了。其他皇子见了,自是跟随。

    皇子们每个月都要出去行围几次,经常从菜园经过,德妃和勤贵人也习惯了。

    不过见他们匆匆过去,又匆匆掉头,倒是觉得有些奇怪。

    是夜,勤贵人睡得朦朦胧胧,隐约听见有人喊救命。

    勤贵人哆哆嗦嗦的将德妃推醒,小声说道:“德妃娘娘,我听见有人喊救命。”

    德妃一下子被吓醒了,可是仔细一听,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勤贵人怕德妃不信,连忙道:“真的,我真的听到有人喊救命!”

    “嘘……不要说话。”德妃拦住勤贵人,悄声说道:“不管我们的事,不要管,明天再说!”

    勤贵人战战兢兢的点头,两人心惊胆战的睁眼熬过了一个晚上。

    德妃带着勤贵人依着记忆,穿过小树林,来到昭庆太嫔和嘉善太嫔居住的地方。

    茅草屋一片寂静,像是没有人住一样。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一进门就发现,女子趴伏在男子身上,二人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身下是一滩血迹,已经气绝多时。

    德妃凑近一看,那男子正是教太子唱曲的那名男旦,女子因为趴着,看不清面容。

    德妃鼓起勇气,将女子的身子翻了过来,发现居然嘉善太嫔。只见她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匕首,匕首刺过她的腹部,血液已经凝固。

    勤贵人腿抖得的站在旁边,看着德妃将嘉善太嫔的遗体放在一旁。

    “昭庆太嫔不见了,我们去找找吧。”

    德妃一边说着,一边拉上勤贵人,一路赶到河边,沿着河岸寻找昭庆太嫔。

    “德妃娘娘,你看,这丝巾是不是昭庆太嫔留下的。”勤贵人从地上捡起一块丝巾,激动的问道。

    德妃走过来,拿起丝巾一看,“晨雨蒙蒙雾如烟,佳人偷生置林园。人去楼空情不在,万花引蝶万花间。”

    德妃看着这诗,纠结道:

    “本宫从未听说过这首诗,不过看丝巾上的字迹仓促,用笔力度不一,题词之人的心情肯定非常激动,心绪不一,很可能是昭庆太嫔写的。”

    “那现在怎么办?”勤贵人问道。

    德妃蹙眉,“尽人事听天命了,先找找看吧,说不定就在附近。”

    两人原本以为,昭庆太嫔已经不在人世了,却没有想到,在附近的一处灌木从中,找到了昭庆太嫔。

    此时的昭庆太嫔,已经变成疯疯癫癫。口里反复不停的念着《万花间》的诗句,身子一直在花丛中舞动旋转着,又蹦又跳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