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7瀚海天试炼17

章节字数:3200  更新时间:18-11-15 14: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一片鬼哭狼嚎声中,飞舟被“稳稳当当”地甩进了树洞,一路翻滚着停在地面上。

    一行人摇摇晃晃地跌出飞舟外,呕吐声络绎不绝。叶凌川压后,顺手收了九色天藤,牵着西芙的小肉手,带着一身朗月清风,颇为自得地踱下飞舟。

    其他人:……

    开阳拍了拍胸口,不适感消失后,掏出了个玉瓶,将其中的丹药一一分给受害群众。钗鸾璎也分到一颗,不假思索地塞入口中后,一股清凉舒适之意瞬间压住了之前的种种不适。十分上道地闭嘴不多问,只是钗鸾璎心中对于叶凌川等人的实力又提高了预估。

    “这里便是家中前辈因缘巧合之下发现的秘处。听家里人说,那棵树因缘巧合之下自然演化出了一方空间,吸引了一群流萤与其作伴,只是随着这棵树灵智初开修为增加,秘境内的平均灵气难以满足它的需求,而它又不忍心掠夺他处灵气,便只能由着自己一日日地因灵气溃散而萧条。灵智溃散之际,它把自己全部的修为转赠于那群流萤,算是答谢对方多年的相伴。”

    玉衡点点头,“难怪了,这小秘境里也能形成刘英聚集之地,若是没有那棵巨树的馈赠,即便是有你钗鸾一族的聚灵阵相助,没个五六百年,都见不到流萤盏的雏形。”

    云栖啧啧称赞道:“草木精怪之间的情谊尚且如此,而自诩为天道之下第一灵长的人族却相差胜远。”

    开阳闷闷地说道:“对于这棵巨树而言,不去掠夺他人之物乃是最为基本的底线,而临死之前成全流萤的大义更是不值一提的举手之措。我们这般感叹,只是因为人心是最为复杂之物,一旦失掉了纯粹,这些在妖族精怪中最为普世的价值观都显得格外珍贵。”

    天玑默默地牵住了开阳的手,竹马竹马两小无猜,开阳心中所想,天玑亦有所感。无外乎是上一世天权使的反叛以及问家最后的反水。叶九天和问羲皇被逼自爆化成血雾零落成尘,对于星池众人而言永远都是心中最为沉痛的刺,忘不掉,也不想忘。

    开阳的低落情绪传递给了所有人,空气中瞬间弥漫起层层沉郁。

    钗鸾璎划破自己的手指,任由血液一滴滴地落在地面上,一言不发小心翼翼地在前方带着路。实际上从树洞进来后,四周皆是苍天巨树,仅仅有一条羊肠小道缓慢地向前延伸。只是她对于流萤聚集之处的了解也仅仅只是从父亲口中得知,里面究竟情况何如,她自己心中也没底。幸好这树洞多年前便打上了钗鸾家族的禁制,需以钗鸾一族特制的玉佩开路,以钗鸾嫡系的血液为引,从而确定流萤聚集之地的准确方位。

    羊肠小道已然可以看见尽头,而那块被钗鸾璎扔进树洞的玉佩闪烁着淡紫色的光飞回到钗鸾璎的手中。拿到玉佩后,钗鸾璎舒了一口气,与他父亲所言相同,玉佩循着钗鸾一族残留的气息找到流萤聚集地后便会返回,自己等人只要顺着玉佩所开辟的小路便可找到最终目的地。

    小道的尽头是一棵浑身被银装包裹的树,千千万万根银色的枝条柔顺地垂下,无风自摇,显得别有风韵。

    除了这异界来客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从枝叶到树干再到树根都是银色的树,倒是颇为新奇,如若不是从那树上传递出强大的生命气息,肯定会被认成是金属雕刻的假树。

    “那是树灵。”叶凌川看到了身边好几双好奇的小眼眸,摸了摸下巴,解释道:“外边那棵巨树自然演化出空间之际也诞生了灵智,这灵智便是树灵了。”

    “可是……那棵树不是死了吗?怎么……”钗鸾璎有些疑惑,她只是听说流萤聚集地是棵银色的树,但却不知道这是树灵。

    叶凌川轻笑一声,“树灵可不是银色的,你看到的只是依附于其上的流萤罢了……想不到这群小家伙还是个长情的。”

    天枢眯着眼,一道淡金色的风刃从其右手间挥出,凌厉中带着肃杀之气骤然爆发。然而转瞬间却像是被棉花糖粘住般,凌厉消耗殆尽,只剩下软绵绵的囚徒在跳脚。

    “老大?”天枢疑惑地看着叶凌川,而后者只是极为悠然地拍了拍手。

    “这些小家伙没有恶意,你这金灵根凝成的风刃会吓到它们的,天枢你该温柔些。”

    生灵气息陡然浓郁,叶凌川的手心出现了一道淡绿色摇曳不定的光影。木之力,洗净一切之杂物,如恩惠之雨。

    感受到强大的生命气息的召唤,攀附于树灵之上的流萤迅速地汇集,银色的光芒零零星星地聚集在一起,像是雪花般朝着众人围拢,而剥离银装的树灵也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株已然枯死的树,树干与枝叶早已分化成土,仅仅留下纤细脆弱的树根,蜷缩成一团,只占着巴掌大的地方。情感丰沛的Omega们看见了,只觉得鼻子微微一酸。

    树根之上,凌空悬浮之物星光璀璨,夺人眼球。那是一团似是银色藤蔓交织而成的球形光团,似是虚物,又似有实体,摇曳在半空中,光芒大盛,浓郁的灵气化成了灵雨飘飘洒洒地落在早已枯死的树根上。

    前者在临死之前奉献出毕生的修为以感恩对方多年的相伴,而后者百年如一日地做着无用功馈赠着早已枯死的同伴,不求结果但求无愧于心。

    纯粹的流萤似是欢迎尊贵的客人到来,又似是感谢钗鸾一族的聚灵阵,在众人面前由点连为线再化成片,翩然起舞,幻化成不同的形状。

    “流萤盏因流萤聚集得天地之造化而成型,一旦拿走了流萤盏,这篇流萤便如同无根之木,无影之月,暗淡凋零,一生漂泊……而这早已枯死的树根,怕是再无重生之日。”

    西芙淡淡的语气似是阐述着极为寻常的事实,只是他眼眸中星星点点的哀伤却早已暴露出他的心意。

    听见西芙所言,其他七星皆是心中一沉。千百年来,正道修士莫名被冠上伪君子的称呼,无外乎是除了持剑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肆意将屠戮邪魔视为朋辈毕生追求但却少了正道之人应有的天下大义与怜悯众生。

    说起来可笑,但若是缺少了这样一份情怀,所谓的正道修士又与邪魔外道有何区别?无外乎只是大家修炼的方法不同罢了。

    天枢默默地闭了闭眼,环绕在他周身凌厉的剑气消散殆尽。

    “天枢?”

    回头望见玉衡复杂的眸色中闪烁着的盈盈春水,天枢摇了摇头,向来面瘫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没什么,只是想通了某些事罢了。”

    玉衡若有所思地望了望眷恋着枯根的流萤盏,又看了看环绕在叶凌川周身零零点点的流萤,心中蓦然产生了一丝冲动。星池作为周天大世界正道执牛耳者,虽然以天下众生为己任,然能够在乌烟瘴气的修真界保持洁身自好,自扫门前雪,谆谆教导迷途的修士已属不易,更何况是整个修真界的全部生灵?比起悲悯众生的上古大能,他们在心境上确实相差甚远。

    如若仍是在修真界,在流萤盏与枯死的树根之间,玉衡必然会选择毫不犹豫地取走流萤盏,且不说这枯死的树根早已泯灭了生机,即便是与流萤盏生生相连也无重生之机,只是在当前环境的渲染下,玉衡却莫名犹豫了,取走流萤盏只是最次的选择,如若有可能,流萤与树根的情谊他也想将其保存。

    叶凌川轻轻抚了抚盘旋在自己手心的流萤,温凉的触感让他心神格外的宁静。西芙身上对于妖族生灵与生俱来的怜悯之心确实感染到了他,作为“好好先生”自然是不能让自己的心上人忧伤的。只是办法虽然有了,但却还要看某人配不配合了。

    若有所思的目光飘在了钗鸾璎身上,星池七星立刻注意到了这一小波动,瞬间变想明白了叶凌川的想法。随即一道道炙热的目光如同针刺般刷刷刷地刺激钗鸾璎。

    钗鸾璎转了转眼珠子弱弱地吞了口口水,“如果……我是说麻烦你们把我打晕吧……我什么都不知道的……”

    玉衡挑了挑眉,这么上道诶,二话不说地冲上去,一道风灵根聚成的风刃咻地一声砍在钗鸾璎的脖子上,瞬间将人劈晕了过去。

    众人:……

    天枢皱了皱眉,“你这未免太粗鲁了,玉衡你该温柔些。”

    玉衡:这难道不是老大跟你说的话嘛?你特么拿来教育我良心不会痛嘛!

    西芙怔怔地看着“非常上道求劈晕”的钗鸾璎,眨了眨眼,随后也跟着晕了过去。

    叶凌川:……

    天玑摸了摸鼻子,“我们大嫂这也忒夸张了点吧。”

    夺天玉虽然是个不传之秘,只是叶凌川在考虑清楚星池众人与西氏皇族的平衡问题后,便已然打算逐渐将自己的秘密透露给西芙,尤其是在知道西是皇族在修道修真者中的处境后,更是对西芙怜爱万分。只是自己还没有什么动作,对方就非常体贴地解决了后顾之忧,这样叶凌川的心绪万分复杂。

    将西芙抱到一边交给云栖照顾后,叶凌川眉心之处光芒大盛,随后巴掌大小的夺天玉腾空而出。那群流萤感受到夺天玉的威压瑟瑟发抖地臣服在其光芒之下。随后流萤盏连同枯死的树根以及除了钗鸾璎之外其他人和妖兽都被卷入夺天玉的空间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