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5南柯一梦6

章节字数:2666  更新时间:18-12-04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开阳从空而降,落入洞底时,先一步落地的天玑,正目光决绝地凝视远处一片气场扭曲的湖泊,清澈无垠,却散发着诡异。

    开阳快速飘到天玑身边,伸手想要触碰对方,却发现一道无形的墙隔在两人之间,似是划开了两个世界。

    “是在这里……”

    “恩……”

    能看见你的身影,听见你的声音,却唯独无法触摸到你……开阳觉得此情此景与千年之前格外相似。

    圈圈水波纹在两人眼前浮散,冰冷的湖水聚起了一层白雾,当雾气散开之时,两人眼前的情景便已然转换。

    星池众人皆知天玑少君与开阳少使是一同长大又一同拜入星池的青梅竹马,但却鲜有人知,两人皆出身于周天大世界北天域中的帝国世家。

    两家均是煊赫有名的世交异姓王族,两族中皆有元婴老祖坐镇,且同与修真宗门保持着紧密的关系。父亲是志同道合的好友,母亲是互为知己的手帕交,两人本应一起无忧无虑地成长,成年之后便进入宗门潜心修行,然而变故却在开阳六岁那年骤然发生。

    按照惯例,族中嫡系于六岁那年举行灵根觉醒大典,此典之上,开阳测出了绝世的天灵根,震惊众人。消息不胫而走,当晚霍然知悉的皇帝带着铁甲精兵和皇城内多个修真世家,将其家族彻底踏平。

    在宗门眼中,一个天赋绝伦的弟子固然重要,但却比不过元婴期以上的大修,毕竟天才虽然难能可贵,但尚未成长便夭折的也不在少数,比起未来的不确定性,自然是当下的实力最为重要。但对于俗世修真家族而言,元婴期的老祖固然可怕,但也只是用以坐镇家宅,而一个天才绝伦的后辈却极有可能进入超级宗门,成为大修的亲传弟子,这大修随手漏下的资源,便足以他们享之不尽。

    异姓王本就是皇室心头大患,而出了绝世天才极有可能攀上超级宗门的异姓王族简直就是在挑战皇帝容忍的极限。毫无防备的王族,便这般彻底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皇帝将开阳带回了宫殿,囚禁于地牢中。

    未过多久,天玑被扔进了地牢,而他所在的异姓王族似是重复了同样的悲剧,

    在囚牢中,两人度过了最为痛苦恐惧的时光,相互依偎,相互依赖,相互打气,搀扶着一步步挨过寒冬与酷暑。

    一年后,皇城的门被攻破,身着青衣的修士将皇族众人一一斩在剑下。那时,在暗不见天日的地牢中困居多日的两人终于见到了太阳,还未来得及激动,便被青衣修士当做屠城的胜利品带回了宗门。

    这是北天域上五大超级宗门之一,以正道大宗自诩却也在背地里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皇族与其互相勾结多年,皇室搜集天赋极好生辰八字适宜的幼童,并交于宗门,而宗门将这些幼童贩卖于邪道宗门,以充作双修采补的炉鼎。

    皇族被灭,便是因其贪心不足地以天灵根的开阳为筹码,试图谋取更多的利益。尚未谈拢,宗门便直接屠灭皇城,夺走开阳,顺带带走了尚未觉醒灵根的天玑。

    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没过多久,天玑与开阳便一同被北天域第一邪道宗门买下,正当天玑想方设法带着开阳逃跑之时,幸运之神终于眷顾了两人。

    北天域几大宗门在苍蓝秘境关闭后,屠杀西天域第一顶级宗门星池门下弟子,并废掉星池少主叶凌川的绛宫。得此消息的星池大能震怒,上一代三君四使中的几位大修联手杀入北天域,而与星池交好的超级宗门同样出手,对北天域开展一系列的报复行动,顿时间整个北天域被笼罩在刀光剑影中,尸堆成山,血流成河。

    大修一怒,天域倾覆。

    好巧不巧,与天玑开阳有深仇大恨的超级宗门在高层死绝的情景下,四散而逃的宗门弟子为了讨好以仁义天下为己任的星池,便提供了有关贩卖幼童于邪修的消息。

    得悉详情后,六长老,即上一代开阳君大手翻下,邪道宗门便在顷刻间化为飞烟。

    六长老在乌压压的邪修中一眼瞄见了瑟缩的两人以及暗藏在两人身体中璀璨耀眼的火灵根与木灵根,惊叹不已。

    像是挖宝一样挖到了天玑与开阳的六长老,满心欢喜地将两人带回了星池,自此,属于天玑少君与开阳少使的传奇就此拉开。

    炼器大家,炼丹宗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同甘共苦,同登七星。

    天玑君与开阳君也在有意无意间撮合两人,但成为七星后,默契羁绊与日俱增,但情爱之事却莫名逐渐淡却。

    天玑叹了口气,与开阳一同度过了数千年的时光,从最初的相依为命再到最后超越爱情的相知与默契,同为修道之人,小爱小恨从不放在心上,而与开阳上一世未能结为道侣,若说悔恨自然是没有的,但若说丝毫没有遗憾,那一定是假话了。

    他知道自己心中一直存在心结,便是这心结,让他上一世终究与开阳越行越远。

    记忆中的皇城,北天域,星池,都化为了波纹逐渐消散,诡异得毫无波澜的湖泊重新在眼前聚拢,一切重归于原点。

    然而这才是一切的开始。

    一道涟漪轻泛,周围的景象在此发生了变化,存在于两人之间可见可听却不可触碰的墙依旧存在,只是冰清透彻的湖泊逐渐变成了诡异的血色,散发出腥臭味。

    而下一刻,血色便挥手退散,又重新回归于冰清。

    在两种状态的来回变换中,湖面最终停留在一半红一半清。只是红色的那一半却在潜移默化间缓缓地褪成清,而清的那一半又在浊浪侵蚀之下,一波一波沦为红。

    “这湖,便是当年血魔宗宗主祭炼吞灵阵旗的地方。”

    开阳轻轻地应了声。

    “湖水本为清,在左边这一半放入未炼成的阵旗后,便由清变成红,以阴性生灵为祭品,抛入另一半的清湖中后,清湖会迅速分出水波凝成的触角,将祭品缠死,让血液会一点点染红清湖,而另一半的红血湖则会牢牢锁住祭品中的灵气,直到彻底变为血红色后,阵旗的祭炼开始进行最后一步,便是吸收湖中的血液与灵气,直到清湖湖水水彻底变清,阵旗祭炼结束,等待下一轮循环的开始。”

    开阳又轻轻应了声,声音之中并无太大波动,似乎天玑对此了如指掌必在情理之中。

    “那年……天枢君他们发现了这里,并彻底毁掉了祭阵湖。但……我被困于吞灵阵后,对布阵的吞灵阵旗一直耿耿于怀……身为炼器师,却对于困住自己的阵旗的炼制手法毫不知晓,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我便趁着师父他们不注意,偷偷溜回了绿游天,想找到被天枢君毁掉的祭阵湖和吞灵阵旗的残骸。”

    “你不用说这些的,我都知道的。”开阳的声音弱不可闻,只是从中透出了隐隐的叹息。

    天玑苦笑一声,“不说这个……那又该说些什么?没想到……南柯一梦竟让我梦到了这里……天道好算计。”

    开阳抬起头,双眼早已湿润,“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呢,最害怕的记忆终究是被剖开了。”

    “开阳……你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

    开阳摇摇头道:“若我说,从未恨过你,天玑你可信?”

    天玑强行咧开了招牌贼笑,“我信,从未怀疑,但是开阳,你不恨我,我却恨自己。”

    开阳默然,只是觉得隔在两人之间的墙又厚了几分。

    若说起上辈子最后悔的事,便是没有能在天玑告诉自己去寻吞灵阵旗时,没能拦下他。

    后来的事,便是隔在两人之间越不过的墙。

    寻至绿游天,窥破吞灵阵旗与祭阵旗的天玑,便像是打开了罪恶之核,隐藏在幼年时代温柔与亲密背后的杀机,彻底击碎了他最后的暖意。

    

    作者闲话:

    38章,78章修bug

    今天忙着一边走剧情一边修前面的bug了,所以是个短小君……修改的地方都是些小细节。好在顺便把南柯副本的细纲撸好了,后面应该能顺畅很多。

    日常四连,求评论求收藏求推荐求枝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