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2南柯一梦13(完)

章节字数:3902  更新时间:18-12-11 22: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西芙自己跟自己开心了好一会儿,才转转反应过来,笑容逐渐在脸上消失,他有些惶然道,“不是说……只会梦见自己以前发生过的事吗?那我……为什么会梦见你死去……不,是你穿越的那一刻?”

    叶凌川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又用双手托住了西芙的脸,轻轻摩挲,“西芙……老实说,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你也是异世之魂穿越至星际,上一世的你正巧目睹了我的重生。”

    西芙揪着叶凌川的衣袖,轻声道:“可我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你是星池少主,我也不知道那个叫大周天的地方,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根本没有那些记忆,我……现在很乱,凌川,我好难受,我到底是谁啊。”

    “西芙,这不重要,无论你是否与我同样,来自修真界,这都不重要,现在的你,是羲道镇国亲王,背负着帝国众生的幸福欢愉。至于其他,梦境也好,来历也罢,一切都交给我,我会弄清楚一切。告诉你这些只是不想再隐瞒你,并不是让你徒增烦忧的。做你自己就好,相信我,嗯?”

    西芙垂下眼帘,心里依旧是有个解不开的结,只是为了不让叶凌川失望,他强硬地压下心头的躁动,弱弱地点点头,算是应肯了。

    两人沉默良久,相顾无言。

    西芙怕叶凌川察觉到他仍然在钻牛角尖,便打起精神,目光狡黠地强行转移话题,“这事算翻篇了,不过账还没算完。”

    叶凌川:???神特么的又算账?

    叶凌川瞬间想到了些什么,有些不自然地扯了扯衣领,“那双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连脸都没瞅见,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不过依照你的梦境来看,应是与我穿越重生相关。”

    西芙抬了抬眼皮,咳嗽两声,小声嘀咕,“我也没说是他呀,我自是知道的,应是那双手救了你,它融进你手上的破玉之后,那乌漆嘛黑的破玉才发光,然后把你带走。”

    叶凌川眯了眯眼,竟还有这样一茬,当时他的神识完全处于放空的状态,自诸神创世到星池灭门在他泥丸宫中来回循环播放,对于外界毫无感知,也难怪不清楚那红色火焰中的来历。

    西芙看他又跑了神,把脸皱成了包子状,“还敢跑神!我还没问你呢,你跟那只狐狸是咋回事?”

    完了完了……叶凌川心头一跳,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想说清楚前因后果自然避不开他与天狐族的小祖宗那段“孽缘”,只不过他已经尽量通过轻描淡写的方法将其往恩情或主宠之情上靠了,只是没想到还是踩了雷点。

    叶大佬按捺住自己造作的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漫不经心,目光之中一片坦然,“就是我的爱宠啊,你知道的,当年它救了我的命,后来我们相依相伴了数千年……是个超可爱的小家伙呢,每天晚上都要含着烬夜芙渠的花瓣睡觉,你若是见到它,也一定会喜欢它的。”

    西芙发出一声“呵呵”,包子脸上仿佛能渗出黑芝麻。

    叶凌川愣了愣,霍然想到西芙也是妖族啊,在一个妖族面前夸赞另一个妖族天真无邪可爱得要命,这不是找雷踩吗?蓦然想到了上一世见到小阿芙便面露凶光的各路妖魔鬼怪,那时的问羲皇搂着叶九天的手,含笑道:“这群小家伙怕是都在嫉妒小阿芙呢。”

    论一个Omega踢翻了醋桶,又满心嫉妒,这得有多可怕?

    最最要命的是,叶凌川并不知道西芙的本体是什么,这万一要是鸡崽一类的,狐狸吃鸡,天经地义,呃……要完,吃到嘴边的老婆要插上翅膀飞走了。

    叶凌川尽力补救道:“当然……小阿芙肯定没有你可爱,没有你美腻,我的西芙天下第一。”

    西芙自以为恶狠狠实则颇有风情地瞪了眼叶凌川,“叶凌川!!凭什么它的名字和我撞了啊?你叫它阿芙??还小阿芙???你都没这么叫我的……”

    叶凌川哭笑不得,撞个名也怪他咯?两个名字都不是他取的,他哪里知道啊,“它的名字不是我取的,它的名字在天狐语中发音便是fufu,撞名什么的,真是个巧合。更何况……你本来就是我的媳妇啊,不叫你西芙那叫甚?”

    西芙弱弱地撇了撇嘴,“花言巧语,都怪天玑,都把你带坏了。别以为你巧言令色就能让我七秒记忆,你还立了天道之誓,要和那只臭狐狸缔结道侣契约!”

    叶凌川摊了摊手,“那不是情势逼人吗?当时我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但天狐族最有可能成就妖皇之位的小阿芙以主仆契约反哺与我,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那你便以身相许了!”西芙冷中夹酸道。

    摸了摸鼻子,叶大佬也是颇为无奈,这都死过一次了,还得把上一辈子的事情揉碎了摊开说,心塞。

    “当时只是隐约有感可以术法入道,但成功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阿芙因我而丧失了九尾天狐之血且自断两尾,修为大跌,并且主动发动主仆之契约,与我性命相连,若我陨落,它必然身死。修为之事虽然困难,但好歹还可以补救,但这契约之事却是以星池万载底蕴都无法破除,唯独以更高级的契约消除前者。而比之主仆之契更为郑重的,便只有道侣之契了。”

    “更况且……我还没等到阿芙长大就已经死了。天道惩罚了阻碍应誓者后,这天道之誓便自动解除。”

    西芙声音凉凉,表情凉凉,“你好像很遗憾哦,终于等到你长大但我已经先死了……啧啧啧,真遗憾呐。”

    “不不不……”叶凌川揉了揉脑壳,“前世的我是当真无情无感,一心修剑,我对一只晚上睡觉还得含着烬夜芙渠的奶狐狸能产生什么想法呢?当初真心只是为了报恩,毫无私情。我上下两辈子,只对西芙一个人动过真情。”

    “啊咧咧……迪迦殿下哭晕在角落里勒。”

    今天是算账大会吗?积攒了十几年的醋坛子全部打翻了。叶凌川揉了揉胸口,“迪迦……说是爱,倒不如说是执念。自星炼城初遇,穿着白色宫装,缀着无数珠翠的身影便深深刻印在我心底,只是当年我错认你是alpha,虽有些许好感,但也从未往情爱之事上靠拢。直到迪迦生日宴会那天,我在无数矫揉造作的Omega中一眼看见了身穿宫装的迪迦,某些不可言说的念头便自心底缠绕于我心尖。那时的我虽未将迪迦视为替身,但的的确确是将不可能的感情付诸于可能的人身上,自此便是执念。如若未发生那些意外,也许我会守着迪迦对他好一辈子。我不欠迪迦,同样,他也不曾欠我,只能说命运就是这般奇妙,天道之下,终究是回到了既定的轨道上。”

    西芙耸了耸鼻子,声音颤巍巍,“凌川……你说天道早已注定命运,即使是偏离的轨迹也会被修回正途……那,与你有过天道之誓的阿芙才是你命中注定的伴侣,假设他出现了,那天道是不是就要拆散我们了?”

    叶凌川以额头抵住了西芙的额头,颇为亲昵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本早已钟情于你,却误认为你是alpha而下意识地隐藏了心中的旖旎,自此便错过了十几年。后黑敖侥幸逃生,使得兰道夫起意改变了原先的计划;而本因精神力体能双低的我,绝对无法解开迦叶组织的秘密,但却因天枢玉衡的归位而获得强大助力,自白苏之事一路查到皇室身上;在这两者的双重作用下,迪迦主动放弃了我,兰道夫将我流放;若不是云栖对小云的惊鸿一瞥便芳心暗许,我们便会在第二象限的边缘死在星盗手中,而我也无法与你相见。这种种的一切,不都是天道有常,命运重归吗?誓约早已破解,这一世,我们才是命中注定……你若不放心,我在立一誓?就说……待我重建星池,便与西芙结为道侣……”

    “不行不行,不能立誓,万一天道又应誓了怎么办?这玩意让人怕怕的……诶,不对啊,娶我就娶我嘛,为什么还要重建星池后啊?那你建不了星池岂不就不娶我了!”

    “……你皇兄说,必须要组建出足以庇佑西氏皇族的势力,才能娶你。”

    “……你答应他了???你是不是撒?你看不出来他是在漫天要价敲竹杠吗?西昊那个混账他就是见不得我好,想让我永远嫁不出去!他自己的老婆飞走了,就不许其他人秀恩爱,差评差评……啊,不对呀,那这就更不能立誓了,万一你建不成星池,就娶不了我,也就应不了誓,天道会劈你的。大叶子快呸呸呸!”

    一边指使着叶凌川呸呸呸,一边振振有词地双手合十拜了又拜,“天道爸爸!大叶子刚刚什么都没说,您就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什么都没听见啊……逢年过节我烧几只高山羊和芦花鸡给您尝尝鲜……”

    叶凌川:……

    拜完了老天爷的西芙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对了,我又想起来一件事。”

    叶凌川胆战心惊地望着西芙,生怕对方又有什么惊人之语。

    当然,西芙殿下永远不会让他的心上alpha失望,“说好的无心无感呢?那把剑是怎么回事?还抱剑出世,一心修剑数百年?那把剑捏,我要和它决斗!”

    “小芙芙,冷静点,那只是把剑……”

    “我知道啊,问天剑嘛,剑可以凝蕴剑灵的!你不是说有很多无情剑修抱着自己的剑与剑灵过了一辈子嘛……还问天勒,它怎么不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叶凌川:你这不是踹翻了上百年的陈坛老醋,而是直接掉到醋海里了吧。真是没得醋吃的苦,从火中双手到天狐芙芙再到迪迦,现在连问天剑都不放过!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叶凌川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心里是有些小爽的,但也只是一本正经道:“我丹田废了以后,那把剑被我搁在了天星宫的最高层,自此之后便封锁了上千年,星池破灭之日,我也未曾再见到问天剑。”

    这下某人满意了,笑弯弯了一双眼,“挺好挺好,这不遂了它心意了,放得那般高,离天那般近,问天什么的一定很方便。”

    叶凌川:Σ(°△°|)︴媳妇儿的脑子被吓傻了,怎么破!

    两人一唱一和,虽说是醋海翻腾,但终究是一扫先前因前世记忆带来的烦忧。西芙有心用这种方法宽慰叶凌川,而叶少主自然不能推辞美人的好意,顺带把该澄清该解释该提前备案的都交代了个遍。

    两人重归于好,手拉手裹进被子里又睡了个回笼觉,叶凌川随手扔了几道禁制,又把夺天玉扔到门上粘好。

    安全,清静,勿扰,确保雷都劈不醒。

    这厢有人睡着了,而有人却瑟瑟发抖地抱成团,胆战心惊地看着屋外一道一道劈下的天雷。

    雷云只压在别苑上空,而天雷也只往别苑里劈,定位非常准确。尚未经历过天狐族杀上天星宫事变的星池七星,自然认不出,这便是传说中的天道见证。

    两道紫光破空而来,直奔着叶凌川与西芙的卧房而去,却一头扎在了夺天玉的天然屏障上,软绵绵,黏糊糊,毫无抵抗力。

    像是弹棉花般弹弹弹了好几下,紫光终于放弃挣扎,默默地依附于夺天玉中。

    天道紫光:我有句MMP不让我讲我也要讲!

    

    作者闲话:

    南柯副本暂时完结。新卷开启,从今天起要努力赚钱养小弟称霸学院收归班底娶老婆啦~~~

    人设崩掉的叶大佬:ღ(′・ᴗ・`)大家快来为我打call,要收藏推荐评论和枝枝哦~

    今天依旧萌萌哒的叶媳妇:ο(=·ω<=)ρ⌒☆[媚眼]感谢小仙女们的支持~wink~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