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9万妖之城3

章节字数:3199  更新时间:18-12-29 22:5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瞅着云栖尴尬的鸟脸,叶凌川揉了揉眉心,在云栖身上打了个手诀,显眼的白化鸟瞬间变成了平凡无奇的亚麻色,其中还混杂着不少墨黑墨黑的毛。

    虽然不是很喜欢自己染色后的模样,但是云栖难得感到了一阵放心,凑到叶凌川耳边道:“鸢族大小姐……她有点毛病,呃,她身边那群,都是她的面首。”

    叶凌川:???

    西芙瞬间爆发出了银铃般的唧唧唧唧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云栖豁出去了一张鸟脸,“就是没有孩子啊,一开始以为是她那位倒插门的丈夫的毛病,结果这位大小姐纳了一堆男宠回来,什么第一象限的强壮alpha,妖族的野兽猛男……试过了都没用。可以确定是这位大小姐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咯,不过作为妖城核心势力之一的鸢族内定继承人,如果不能拥有自己的子嗣,这继承人的地位估计就得摇摇欲坠了。”

    “……所以她在这里……”

    云栖小生小气道:“因为每年卖身大会上参与的人族与妖族数量都颇为可观,所以有很多人或妖慕名前来但并非是为了抱大腿或是挑选合眼缘的小妖精带回家,而是仅借助城主府的开放平台而另有目的。比如说,寻宝物,交易,悬赏等等。”

    “鸢族大小姐曾放话,只要能够让她怀孕,那个人就能成为她的正宫。”

    西芙的爪子不动声色地移到了某处小红豆上,轻轻地摁了摁,杀气四溢。

    叶凌川:……跃跃欲试的心情瞬间被一盆冷水浇灭了。

    摸摸下巴沉思状的叶大佬颇为头疼,这可是个大主顾,能直接不动声色地搭上核心家族的机会可不多啊。

    霍然间叶凌川把目光移到了云栖身上,后者被惊到片片羽毛站立,瑟缩着将偷埋进了翅膀里。

    叶凌川勾了勾唇,“她只是说了能让她怀孕的人可以上位,但……我可没这本事,最多帮她,不,她的男宠们调理调理身体,你说呢,云栖?”

    云栖疯狂的点头,天知道刚刚一瞬间叶凌川的目光定格在他身上时,他有多害怕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大会让他为了宗门大业而勾搭这只凶残的鸢。

    “走吧,咱们去会会她。”

    鸢族大小姐与她的男宠们,也算是妖城之中大型庆典上的一道靓丽风景,因而围在其四周的妖都只是百无聊赖地瞅着有没有牛皮的外来神医揭掉“皇榜”。鸢族大小姐大刀阔斧地坐在中间,毫不在意地任妖打量。

    这时,窃窃私语的妖群中走出来一位白衣长发的俊美公子,肩膀上停留着一只鸢,呃,杂毛的,身边蹲坐着一只墨狼,啧,黑到根本看不见脸。

    鸢族大小姐睁开了眼,她的目光自墨狼滑到杂毛鸢时,眼神颇为怪异,随即又转移到了位于中心位置的男子身上,她上下打量了眼前的男子,疑惑道:“人族?”

    叶凌川闭口不答,满脸高深莫测状。

    她挑了挑眉,“你能解决我的问题?”只是顺口一问,不带任何期待值,毕竟多少大佬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一个带着杂毛鸟和智障狼遛弯的不经人事的年轻人又能有何作为?

    叶凌川神识扫过鸢族大小姐的眉心,他有些惊异,在那里似是有一团炙热的烈火在灼烧。

    以灵力入线,传至鸢族大小姐的耳中,“第四象限的核心家族都解决不了的难题,又怎能指望底蕴浅薄的其他妖族?第四象限的集会只是个幌子,你一直在等,或者说故意吸引外象限的能人异士来到这里,帮你解决这一难题。至于……为什么你宁可被动等待而非主动离开第四象限亲自去寻良方,恐怕是有必须留在第四象限决不能离开的理由吧。比如说……老族长快不行了……”

    鸢苑,这位骄纵的嫡系继承人,抄起盘在腰间的鞭子朝着叶凌川挥去,却被贼头贼脑暗搓搓地搞些小动作的九色天藤瞬间划去了力道。

    打空的一瞬间,鸢苑便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只是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人修竟然已经有金丹期的修为。

    “你到底是谁?”克制住围殴叶凌川的冲动,鸢苑恶狠狠地吐出几个字。

    “一个想要和你做交易的人,你的麻烦,我可以解决,但我有两个要求。”

    鸢苑直直的盯着叶凌川,在对方清澈却又显深邃的目光中看不到任何破绽,她眯了眯眼,“还请这位先生府中一叙。”

    叶凌川摇摇头,故作玄虚道:“不必,鸢小姐亲自上门才更有诚意不是吗?”

    以上谈话均在灵力传音内完成,场外吃瓜群众,只看见两人一阵对视后,鸢大小姐突然暴起动手,被白衣男子卸了力道后,大小姐似乎被对方的魅力所倾倒,直勾勾地盯着人家,恨不得眼睛直接跳出来爬到人家身上。

    再然后,只听见风流美男给桀骜不驯的大小姐甩下了一句话,“今晚,恭候小姐大驾。”

    吃瓜群众:卧槽……这是什么神展开,怎么突然就对上了眼?还夜黑风高恭候大驾,吓得我的瓜都掉了。

    鸢苑揉了揉眉心,挥了挥手,“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鸢家男宠不知所措地伸出无处可放的小手,想要触碰鸢苑,却只能搓搓手,弱弱地收回去,被护送离开。

    在鸢家扔下了深水炸弹的叶凌川并没有觉得丝毫不妥,相反正兴致勃勃地逛着卖身大会。

    这个集会还真对得起这个别称。穿着丝质纱衣,头上点缀着翠羽的孔雀族,在高台上翩翩起舞;以音律著称的灵鹊族,或抚琴,或吹笛,雀啼之下,皆是空灵;勇猛的虎族,脱下了上衣,全方位地向客人们展示着自己壮硕的腱子肉,却在被一位人族女修摸了胸口揩了油之时炸红了脸;速度极快的飞豹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向围观的买家证明自己比机器人更适合当快递小哥。

    呵……有毒。

    这等奇异宛若杂交一般的景象,恐怕也只有在文明交汇的四大象限才能看见了。

    叶凌川颠了颠胸口的西芙,轻声道:“听说这集会上有不少第四象限特色的小吃,带你去尝尝……好不好?”

    西芙欢欣雀跃地给了他一爪子。

    叶凌川将西芙掏出来搁在手心,又瞅了瞅在自己脚边转圈圈的蠢弟弟,这才发现,自己去围观腱子肉小哥时,就没瞅见云栖的踪影。

    云栖若是遇险,他自然能有所感应,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人却不见了,那就只有自己张开翅膀飞走了这一说了。只不过云栖向来稳重,能让他来不及打招呼,直接丢下叶凌云就跑……叶凌川眉头紧皱,将神识发散出去,迅速锁定了方位。

    “我们先去找云栖,然后再去吃好吃的。”

    西芙挥了挥尾巴,表示你看着办吧。

    叶凌川了然,将扒拉出来的西芙又重新塞了回去,拢了拢外衣,便一手提起亲弟弟,朝着云栖所在的位置纵身跃去。

    发现云栖时,他正直愣愣地蹲在一个贩售鸟雀一类小型妖兽的商铺前跳脚,浑身的羽毛炸起,目光格外尖锐,锋利的爪在地上发出刺啦刺啦让人头皮发麻的划拉声。

    这副模样,像极了护崽的老母鸡,叶凌川如是评价道,然而却在下一秒瞬间语塞。

    他看见了云栖的翅膀下,蹲着一只瑟瑟发抖看不出品种的鸟,看上去像是才出生没多久,浑身上下湿漉漉,零零散散地长着几根灰不溜秋的毛。

    是只秃鸟呢。

    它一步一挪地往云栖身下钻去,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着实心痛。

    “怎么回事?”叶凌川上前几步,不动声色地将云栖和秃鸟一起遮在身后,一旁的叶凌云也发出了磨牙的声音。

    商贩老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猛禽的主人找过来了,不过……养了一只这般凶猛的禽兽……老板不知是该敬畏还是该同情。

    老板的原形是鹰,本就凶猛霸气,然而在云栖面前也不得不甘拜下风,“这位人修,麻烦你管管你家鸟,这多管闲事的毛病不知是和谁学的。”

    叶凌川一目扫过去,无数只被打翻在地的鸟爬架,满地的鸟毛,好些只被拔秃了的鸟,稀稀拉拉的鸟粪,甚至于还有直接昏倒在地的小可怜。

    罪魁祸首……叶凌川淡定地望着云栖,后者颇为心虚地吐掉了嘴里的毛。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在店主断断续续的控诉中,叶凌川终于弄清楚这短暂的时间内发生了怎样的变故。老板本是无辜的老鹰精,经常去森林外围采购一些开了灵智的鸟儿带到核心集会上,贩卖给挥金如土的人修或是附庸风雅的大妖。前几日他在森林外围发现了一只刚破壳没多久的小鸟,看上区去是被父母遗弃了的小可怜,傻里傻气的,一看就是没开灵智的。犹豫了半天后,店主将这小可怜装进了口袋里准备先带回家养着,日后看看生长情况再做打算。今天带着这小鸟一同摆摊,却没想到来了几个不速之客一眼相中了秃鸟,美名其曰,观赏。但几人一手交钱时却在窃窃私语说什么秃了的鸟儿,为了保护自身,皮肤会格外的有韧性,肉质也会非常鲜美云云。店主瞬间反应过来,这哪里是观赏,分明是要吃哦。

    受到欺骗的店主正打算收回鸟儿与这几人理论,只见一只猛禽飞扑而来,直接对着店铺来了个打砸抢。

    这番骚操作把众人看得一愣一愣。

    

    

    作者闲话:

    云栖:其实我也有狂野的心,毕竟人家可是称霸一方的星盗头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