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往者已矣 来者可追

章节字数:1933  更新时间:18-05-06 08: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日一早,玉言与琉璃刚刚起来,听到院中一阵喧哗,“公主。”外面的人唤了一声,玉言眉头不经意地轻皱一下,扬声道:“请驸马稍等。”

    俩人装扮停当,欧阳端康神清气朗地走了进来。

    锦衣玉带,剑眉星目,高贵如一轮明月。

    琉璃轻笑一下:“驸马,”又转向玉言:“姐姐,驸马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先回了,隔日与姐姐再聚。”

    玉言颔首:“也好,我叫霁云送你。”

    再回到房内,端康正坐在床上,翻弄那把紫竹箫:“公主还留着这个?”

    玉言不语,只在桌案上摩挲着。

    端康走过去,环住她的腰身,低低道:“公主。”

    玉言烦恼,轻轻推开,默然道:“驸马,我们已经覆水难收。端康还是休了玉言吧,玉言没有异议。”

    端康一怔,眼神黯淡下来:“公主……不要对端康如此绝情。”

    良久,又低低道:“端康错了,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来弥补,只求公主不要离开端康……公主忘了当初新婚的日子了吗?……是端康糊涂,竟中途生变,最后才发现,别的女子与公主相比,何啻云泥之别。公主的一颦一笑,现在想来,都如锥在心……”说到此,欧阳端康竟红了眼睛。

    玉言早已泪落如雨,她冷然浮笑,手臂将桌案上的东西统统扫下:“不要再说了……”

    欧阳端康向外走去,回头已携了一把古筝进来,撩起袍子屈膝行礼:“求公主不要拒绝这首无辜的曲子。”

    那柔婉幽远、百折千回的曲调在耳边响起的一刹那,竟使俩人心中一酸,同时落下泪来。

    在指法轻转中,他努力地回忆着那夜眼前这女子轻弹慢捻的样子,这个为了他,对别人绝情过,被自己伤害过,从天上落到地下,云泥杂融,众芳芜秽中,仍然倔强地忍着泪的玉公主,只是用一曲水姻缘,拨弦弹出一片西江月照下的冰雪肝胆。

    那样悲凉而雅正的意外的好曲子,然而他记不起,她离别时那夜的一切,那些酒,那些泪,那些歌与哭……

    飞出的音符缓慢恬静

    又带着丝丝淡淡的忧伤

    九曲回肠

    仿佛一汪清水里

    泛起层层涟漪

    曾经走过的路

    不论悲喜离合

    到此都已完结

    一句没有说完的话,

    一个含泪而微笑的眼神,

    都化作了一缕随风飞去的轻烟

    ……

    她的微笑是从未见过的端庄。

    ——不知道那些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可恨当时走火入魔的他,并未曾体会她一笑中的大哀凉。

    是啊,她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不惜毁了旧人……可是,这一赌,竟是输了,竟是输了……

    心中宛若疯狂的痛和悔,手下洇开一片血红……

    她言笑晏晏的神情,修长如玉的指轻拢慢拨,她弄伤了手他殷勤的探问,冬日里他将铜的小暖炉重重叠叠包了再放在她的手心,起风时他为她披上貂裘滚边的大红披风,她娇慵地倚在门口目送他远去……那夜她含笑弹奏时终于未忍住的眼泪,那眼泪滴在筝上,溅开他心底那片潮湿的愧疚……

    他扳过满脸泪痕的她,叹息一声,“给我们一点时间好吗?……”他仍是跪在她面前,“不管怎样,端康不会放弃。”

    良久,没有声音。

    “可以,只是我如今的生活,必定不可能改变。要不是妹妹今天刚好在,你今日进门,也许看到的是我和容止或者别的男人,只要你不介意。”她冷然笑道。

    他并不诧异,只是脸色发白。

    “不许伤害他们,不许伤害容止,我不许再有人伤害他。若有,我们鱼死网破。”

    欧阳端康垂首,默然。

    “端康偶然来看看我,也好。我也不会故意记起端康家里还有一位妻子的。”她微微讥讽地笑望着他,那往昔无比柔和的目光里,皆是冷硬的挑衅。

    欧阳端康心里一阵刺痛:“公主,我们好不容易相聚一次,公主不要这样……”

    玉言莞尔,轻轻攀上他的脖颈,唇触到他的唇,却发现两人都吮到了咸咸的液体。

    片刻静默之后,玉言起来擦把脸,突然轻轻笑了:“你说的对,端康,我们在一起,是应该快乐。这样怨怨相对,把屋子弄得跟苦海似的,实在是错了。”

    见他仍是愁眉微锁,便笑吟吟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宇,他伸手制止她,将她的手握在手中,那温润的羊脂玉手镯衬着同样温润如玉的纤指,他轻轻交握,将那手贴在颊边,蓦地又要落泪……

    他的唇碰得她微微发痒,她天真地笑,轻轻要抽回,却纹丝不动,她赧然垂首:“端康。”

    他如浴冰火,依言松手。

    她仿佛又天真轻笑:“端康喜好未变。”又道:“我再给端康抚筝一曲吧。这样的良辰美景,不要辜负了。”

    端康心痛难忍,只得面上含笑,取了筝替她摆好。

    她凝神,轻轻抚弦,静雅清淡的曲子如清水悠悠漾起波纹,衬得四周都清寂无声。

    不知何时,他已在她身后了,那双曾经温暖有力的大手覆住了她洁净修长的手,一起抚在筝弦上,感受到他温热的胸膛,她轻轻侧首倚着他的肩。

    俩人仿佛回到了新婚的时候,琴筝悠远,他与她躲在房内,耳鬓厮磨、同谱新曲,几乎要荒废了朝廷的政务。

    那人倚了他微微含笑,娇艳如芙蓉花开,说不求与驸马富贵荣华,只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伴。

    那时的她,那笑靥如花的玉公主,手握紫竹箫,却因为这句话,晕红了双颊,垂首含羞娇欲语,让他的心软作层层波痕,如风中的白纱帘轻轻飘起。

    他更紧地搂她在怀,让自己的脸贴着她的脸。

    什么也不再想,怀中拥有一刻就是一刻的幸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