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春宵一刻千金 却话巴山夜雨

章节字数:5010  更新时间:18-05-07 08: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南霁云早听过这位琉璃县主的艳名,心中忐忑,便远远跟在后面,琉璃走了几步,回头招呼他。

    南霁云无奈,走上前来。

    “你躲那么远怕什么?我又不是老虎会吃了你。”琉璃斜睇他一眼,“我姐姐都不怕让你陪我,你怕什么。”

    继续往前走,腰肢纤弱,款步姗姗。

    南霁云只好跟得紧一点。

    那人忽又回过头来,粲然一笑,艳若芙蓉花开,南霁云呆一下,怕她又是要催促,赶紧紧跟几步。

    那人莞尔,一边款款而行,一边悠然道:“今天驸马来看姐姐,想必姐姐没有事要吩咐你做,那么你愿意随我去我那里呆上两天?”

    南霁云怔仲一下,脸色涨红,一丝羞恼之色浮上面颊。

    琉璃“嗤”地笑一声:“你这样容易脸红,未经世事,难得姐姐看得上你。”示意他快走,又道:“还思想顽固,姐姐并不喜欢思想太顽固的人。你用不着老是铁板一张,好生无趣。不知姐姐有无教导过你,人生在世,短短几十载,譬若朝露,去日苦多。不如及时行乐。你如果不是这样想,怎么还会和姐姐一起?”

    南霁云垂首:“琉璃县主说的是,县主果然深知公主心意。”

    琉璃举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霁云装聋作哑:“不知县主指的是什么?”

    琉璃笑,“你是不是听过我的坏名声?”俩人一路走,她悠悠然道:“其实我与姐姐想法差不多,只是我行止更加放诞一些。霁云以为公主坏吗?”

    南霁云默然。

    “你若是不认姐姐是坏人,那我也不是坏人。女子也是人,好色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你难道不喜欢美丽的女子。”

    南霁云渐渐听进去,发现她与公主果然很多相似之处,难怪公主与这个妹妹来往密切。

    隔了两日,中午,玉言正懒懒地倚在靠垫上看一册书卷。

    “细竹姑娘回来了。”远处几声招呼。

    “公主,奴婢在家里耽搁这几日,公主这边一切还好吧?”细竹进门就问,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手中挽着包袱。

    玉言放下手中书卷,微微笑着摇头:“瞧你,走这么急做什么,弄了满头的汗。快去洗洗。”

    这是个纤瘦的女子,年纪已经不小,怎么也和玉言相仿,她容颜清淡,神色平和,与玉言说话的神情自在亲密。

    她笑着应了一声,放下包袱,自去外面打水。

    很快端了铜盆进来——这是一对不是姐妹胜似姐妹的主仆。

    玉言笑道:“家中一切可好?”细竹道:“嗯都挺好的。”

    玉言“嗤”地笑:“又催你了吧?你有没有赶紧说不是我不放你?”

    细竹也笑起来:“公主说的哪里话,谁不知道在公主府里,我简直比公主还威风。”

    “唔,知道就好。这下子可没有冤枉我的口实了。”两人都笑。

    “你这榆木疙瘩,千年铁树,回去给你父母教训教训也是好的。”玉言调笑她道。

    “公主怎知我千年铁树不开花?”细竹伶牙俐齿。

    “哟,这些年朝夕相处我都没发现蛛丝马迹。老实交待,是个何方神圣,让我们细竹保守得这么严密?”

    细竹擦脸,“有个人又如何?我可是抱了终身不嫁的态度,真不行了就绞了头发做姑子去!”

    玉言纳闷:“你说你这副态度,不知道的人以为你生世坎坷遇人不淑才悲观厌世。可我知道你这人其实天生就这样,也不知道中了哪门子邪。”

    又思索道:“唔,几时让琉璃给你开导开导。”

    细竹作惊吓状:“那个比公主还厉害的琉璃县主?……公主还是饶了奴婢吧。”

    玉言得意地笑,歪倒在床上继续望着书:“琉璃前儿个来过,我们很遗憾你刚巧不在呢。算你运气好,不过下次,”她眯眯笑,“可就没那么运气了。”

    细竹倒了水进来,坐在床边道:“公主还操心我呢,先操心好自己的事才是正经。”

    玉言眼睛盯着书,懒懒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就两个人吗?一个容止一个我。噫,不定容止还在我之前呢。你细竹大人毕生的愿望就是:把这俩人撮合到一起,并监视我不能多看别的男人一眼。然后终于露出满意的笑。我说的对不对?”

    忽然灵机一动,甩开了书卷:“呀,你不会是看上容止了吧?如果真的,我不介意。”

    又补充道,“真的,我不介意,如果细竹看上他们任何一个。”

    细竹无奈地笑——她自小服侍公主,公主压根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性子,还和她一向没大没小地闹,打小就被王爷教训过几次,也还是没怎么改过来。

    不由握住玉言的手,郑重道:“我知道公主待我好。可是我终生不嫁,心意已决。”玉言抚额,闭嘴。

    良久,细竹道:“公主,这次回家,我听说了驸马那边的一些事。”

    玉言随口问:“那边什么事?”

    细竹踌躇,终于开口道:“驸马娶的那歌女连翘,这两日搅得太师府上人仰马翻。据说是驸马整日不着家,对连翘不冷不热,近日她竟泄私愤活活打死了一个婢女,只因为那婢女回过驸马两句话。现在弄得满城风雨,太师府人心惶惶,不定这事已经闹大。”

    玉言略略吃惊:“有这种事?”

    细竹冷笑:“那本就该是一对,闹出这种事太正常了。”略踌躇,“不过听说那女人前后判若两人,不是前面太过伪装,就是后来受了什么刺激。本来老夫人私下想的是公主与驸马一直没有孩子,看她能不能给驸马生下个一男半女,未想这么长时间也没个动静,现在又闹出这样的风雨,太师府这下子可是人仰马翻。”

    玉言心中一动,面上却不动声色。

    “不过驸马也未对她怎样,就是不大搭理她,也不至于要打死奴婢啊。当日驸马待公主也有过明的恭敬、暗地冷落的时候啊,我看公主也若无其事。连呵责我们都不曾有过一句。”

    玉言睨她一眼,笑:“现在知道我的好了?”悠然道,“我有别的事情做,‘狂来舞剑,怨去吹箫’你听过没?阅阅书卷、理理古筝、倚竹听风,多有意思,也就把一些事看淡。”

    细竹默然久之,眼中恳切道:“驸马有什么资格对公主那样,他哪里配得上公主。从我见他第一眼就觉得。”

    玉言好笑道:“我知道,世间就容止配得上我!……说客!老实交待,容止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啊?我都好奇了。”

    细竹也笑:“罢罢罢,我急什么呀,皇帝不急急太监。”

    玉言又躺下身,踌躇半日:“可怜了那个无辜的婢女,毕竟是条人命,都是父母生父母养,谁又比谁低贱,连翘真是作孽。”

    “我就说,公主除了好色,其实是个太善良的好人。”细竹边整理东西边说。

    玉言被逗笑:“这么好呀,我都不知道,难得细竹这么维护我。”

    细竹停了手,正色道:“公主在我心里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九天仙女下凡尘,像观音菩萨一样……不过就是过于喜欢男人了一点。”

    玉言又笑,呛得咳了几声:“你还真别说,你要是有我一半呀,你爹娘不知就有多高兴。”

    主仆又玩笑一回。

    傍晚,玉言让细竹在内间置了屏风,把沐浴的木桶里倒满热水和可以泡澡的花瓣。

    热气氤氲,玉言脱了衣衫,让细竹坐在外间守着,自己动手沐浴。

    细竹感叹道:“怎么说别人一定都不信,公主简直像一般殷实人家的小姐,从来不像个金枝玉叶身子娇贵的公主,就是洗澡也是自己动手,就我一个丫头,整日还跟半个主子似的。”

    雾气的氤氲里,玉言笑:“那细竹打算怎么报答我?我这里倒有个主意,细竹速速去找个娇贵女婿配了,然后小两口一起来服侍我作为报答如何?”

    俩人都笑。

    细竹待要反攻,一个声音闲闲道:“什么事情叫你们这么开心?”

    细竹一见那人,掩口偷笑,扬声道:“公主,我把那人找来了。你先验验如何?”

    推那人进门,自己反身跑开了。

    容止纳闷,手握紫竹箫踌躇间,这才发现屋内满室氤氲雾气,花气袭人,平日不用的书画屏风也竖起挡在内室之外,心下恍然,正要悄悄退出,内室的人忽问:“谁呀?”

    容止红了脸:“请公主恕罪,容止不知……”

    里面人道:“是你一个吗?”

    容止垂首。

    “那你进来吧。”

    走到屏风前面,那人催促:“容止。”

    容止涨红脸垂首走过去,那人懒懒地靠着木桶边缘,撩了水和花瓣洒在身上。

    见他进来,转身双臂攀在木桶边缘瞧他,眼睛明亮:“过来呀,”又道,“你去床边看有细竹放的叠好的白棉布,把它摊开铺在床上。”

    容止领命而去,玉言趴在木桶沿上偷笑:“快点嘛。”

    容止再垂首进来,“过来呀,”她嗔笑,他站近了两步。

    “哗”地一声,她从水中站起来,带了水迹,湿漉漉贴在他胸前,柔软的双臂环着他的脖颈,低低笑:“抱我过去。”

    容止闭眼,依言转身,走了两步将她轻轻放在那片棉布上。

    玉言吃吃笑,浴后腮晕潮红,含睇轻笑,双臂将他拖倒在床上:“容止也会害羞?”

    她轻笑,慵懒倦怠、娇柔无力,半截藕臂在皎洁月色中赛若羊脂,那副天然媚态,看得容止脸颊红热、心神荡漾。

    她又吃吃笑,左臂轻卷,将棉布裹在身上,倚在他怀中,棉布裹在胸前,露出半截雪白香肩,连诱人的酥胸也若隐若现,甚是诱人,容止轻叹,定定神道:“容止今日终于知道什么是绝色尤物、红颜祸水。”

    玉言咬唇轻笑:“我今日也知道什么是‘坐怀不乱’柳下惠。”

    容止笑,拥她在怀:“谁说的?容止恨不得将玉儿囚禁一室,寸步不离地守着,日日享用。”

    玉言骇笑。

    “公主不要笑,”容止正色道,“这是容止用了三年时间想出来的,公主是多情又是达观的人。要是爱公主,只有日日守着这一个法子。别的什么用心良苦相思苦恋,公主才不理会。我说的对不对?”

    玉言埋首:“好复杂,玉言不懂。随便容止怎么说。”

    “公主不会自讨苦吃,只是一派天然,红颜易老,刹那芳华,与其天涯思君,恋恋不舍,如锥在心,莫若相忘江湖。公主是不是这样想?”

    玉言笑:“这说的有点意思。”

    容止心中犹自冷得彻骨,终究只是拥她入怀:“公主为什么不说清楚,让容止用三年的时光去想明白一个道理。”

    玉言羞惭不能语。

    这时,窗外夜风吹进,夹着凉凉的雨丝,两人回视,容止下床关上门窗。

    院中树木摇曳的风声、雨打树叶的寒气、屋檐滴雨的冷清,渗过大红的丝绸被褥,让玉言紧紧地缩在容止怀中:“这样的雨夜,有容止陪着我,一起听窗外的雨生风声,真好。”

    容止微微笑,轻轻拥吻怀里的人儿。

    “其实我也付出了代价,”玉言幽幽道,“那时我觉得既然无力改变命运,便只好让自己学着看淡,学着不强求,学着深藏,把自己的心藏到一个没有人能看到的地方,只是……只是有时候在这样某个落雨的黄昏,在某个寂寂的夜里,午夜梦回,觉得人活着好痛苦,上天也好残忍。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有一天,能和容止相拥而卧,听那窗外淅沥的风声雨声,一定像做梦一样,心里一定觉得安宁……对了容止,你还没有给我说过你这三年来的经历……”

    容止默然良久:“自公主出嫁那日,我不再收到公主的只言片语。细竹回来看过我,说公主要我们都忘掉过去,既然无法改变命运,就改变我们自己。可是容止觉得:既然刻骨铭心,如何能忘却于江湖?当时只觉公主无情,前一日还是言笑晏晏,下一日就狠心撇清。难道欧阳端康就有那么好?”

    玉言低低插话:“其实与他无关。”

    容止继续说下去:“郁结在胸,难以排遣,想到柳州小竹林的耳鬓厮磨、宜嗔宜喜,只觉触目所及,皆令肠断。耳目所及,全是虚空。唯一真实的感受,就是心中好像被挖去了一块,是个空心人了。再看公务檄文,竟只觉烦闷难解,遂有了寻仙学道的想法,只想早脱苦海,求得生命的宁谧和圆满。于是南下庐山,却发现那些采药炼丹、研习道教经典,静心颐神、撰写道经并不能让我忘却世事,只对剑术等护身之法还有点兴趣。于是静修学道两年,便应旧人之约去了薛王府做事,也是想间接知道一点公主的消息,那时候才知道驸马的事,而公主也很快请旨山居。细竹找到我,我便辞别薛王上山来。不想再装做无事人,早一日见到公主,便早一日甘心。”

    他说着,便翻身相对,望到玉言眼睛深处去,“与公主相别的日日夜夜,每当风生竹院,月上蕉窗,便会想到柳州的小竹林,心中痛憾,梦魂颠倒。玉儿怎么说也有驸马,可曾受过我这些孤衾难眠的痛楚?”

    玉言无语,埋首赧然。

    ——知道他终有一日会质问自己。也知道自己只能哑然。

    只有窗外的竹林夹杂风声,檐下疏雨滴着梧桐,淅淅沥沥,也浇在离人的心头。

    玉言半趴在靠垫上,轻轻拨弄古筝,乐音悠扬缱绻,只觉心神为之涤荡一清:“容止,好多时候我就是这样度过一个又一个昼夜。”

    容止蹙眉,惊疑不定……

    乐音缠缠绵绵,竟被她弹得多出一份出尘清雅,容止扳过她……她仍是微微笑着。

    “玉儿,你是说欧阳他……他……对你……?”

    她轻轻拂下他的手:“其实并没有什么,男女之间,还不就是那样。就算我是公主,也不可能事事顺心啊。我并没有多难过,人生苦难本来太多,这点算什么。也许,只有容止和细竹才天真地认为,玉言不应该遭受任何苦难和痛苦。其实玉言和你们,同所有的人都一样,是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

    纤指继续在筝上轻轻颤动,那筝弦发出醉人的旋律,“你看,乐曲多美,可以让人忘掉所有人世的郁积和不快。当它响起来的时候,我的心仿佛也跟着飘飞,连飞动的姿态都是那么美。”

    容止在曲子里终于心酸,闭上眼睛。

    “过去的都不必说了,我只想玉儿以后每天都快乐。”

    玉言侧首,温柔一笑:“好。”

    他拥着她,她神态慵懒,双手轻轻翻动飞舞,一首首清雅出尘的曲子如出水芙蓉,悠悠然绽放在雨夜的林间。

    在玉园一角的屋内,一个人在黑暗中静静听着,深邃的眸光里有厌恶和难耐,猛地将衾被蒙在头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