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兰亭集会 曲水流觞

章节字数:4076  更新时间:18-05-11 14:3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细竹发脾气:“这兔崽子,竟然私自出逃。公主要好好治治他们了,惯得他们一点规矩不懂。”

    玉言自那日病后的身子已经渐好,懒懒地靠着靠垫看书,闻言只是笑笑:“你有所不知,我当时答应他的,他有随时离开我的自由。”

    细竹惊讶,嘴巴张了老大,发现有点失态才赶紧闭拢:“公主,您没那个……啥吧?……”

    “我没发热,再清醒不过了。”玉言悠然道,眼睛依旧盯着书看,“当初我引诱人家小男孩的时候就说得很清楚,条件是他随时可以离开我。可能他现在到了想离开的时候了吧。”

    细竹惊讶:“我看公主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啊……”

    玉言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办法。顺其自然吧。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我硬要来也没味儿。”

    细竹气鼓鼓道:“公主这样子,以后怎么管理这一大家子人。”

    玉言发一下呆:“唔,也是,总也得有个人弄饭给我吃,不然饿死了……其他人你可以严加约束,这里要有这里的规矩。至于南霁云……”她叹口气,“我也有错在先,就随他去吧……”眼睛又回到书上。

    细竹叹气。

    “要是我离家出走了,公主也这样,那不叫人伤心死了。”一个清雅的声音悠然道。

    “容公子,你可来了。快替我劝劝公主,这万一人都跑了,谁来伺候公主啊。”

    容止笑:“放心,不会有事的。我们玉公主这样也不是一两天了,不仍是快快乐乐活到如今了吗?别担心,真逼到绝境我会陪她‘自力更生’的。”向细竹眨眨眼,悠悠然往里走去。

    进门便懒懒倒在玉言身后的大靠垫上,凑近去看玉言手中的册子。

    玉言大病刚愈,浑身使不上力气,神情倦懒地任他轻轻搂在怀里,不再像往日那样乱动说笑,只是柔顺依赖地倚着他。

    脸色依旧没有恢复,连翻书页都吃力倦怠的样子,最后索性闭上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瞄着。

    “万叠青山绕镜湖,数椽最爱野人居。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容止慢慢吟道。

    外面侍卫通报琉璃县主并一位客人到。

    “公主喜欢这诗?”一个声音散淡地响起,俩人抬头,只见琉璃微微含笑,与一位行止风流落拓的公子携手进来。

    这公子笑得从容戏谑,温雅中自有一股风流态度,令人移不开目光。

    对视的双方都有一瞬的愣神。

    容止忽然想到身旁的玉言还只穿着白绢的寝衣,正踌躇间,玉言却已若无其事地微笑了:“琉璃,这位是……?”

    琉璃笑着对玉言眨眨眼,转身坐了,示意那人也坐:“姐姐,你听过王子游吧。我今日把人给你带来了。”

    “你就是那不拘礼法、率性放达,称赞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私奔的王子游?”

    王子游飒然一笑:“子游惭愧,臣便是那时人秽其行,率性放纵、行为怪诞的王子游。”

    玉言微笑:“既是子游,那便是同道中人,何必自谦。”

    “子游素闻玉公主与琉璃县主巾帼不让须眉,有名士风。今日一见,不想更胜传闻。公主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琉璃县主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就是这位公子也是清华似月,温润如玉,今日真是珠玉在侧,觉我形秽。”

    大家不禁相视而笑。

    “既是惺惺相惜,今日便不拘礼,大家一切随意。”玉言微笑。

    “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子游望着容止迟疑道。

    “叫我容止即可。”容止含笑答道。

    “不知二位可喜欢刚才那两句诗?”王子游道,“万叠青山绕镜湖,数椽最爱野人居。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

    “那是神仙日子,想必在场的人没有不喜欢的。”玉言也笑:“这诗是极好的,不过我们现下过的日子也与那神仙日子差不多了。我倒是更喜欢子游兄的‘西山朝来致有爽气’⑴与‘未若长卿慢世’⑵。”

    大家都笑,子游慨然微笑:“子游为人所不齿的,倒正是公主所欣赏的。子游好久未遇到公主这样的知音了。”声音中颇有几分感慨。

    琉璃笑一声:“我就知道今日准没来错。不过子游,我可是你得见知音的引荐人,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呢?”

    玉言笑,倚着容止听他们玩笑。

    “琉璃县主想要什么?只要县主要,只要子游有……”

    琉璃侧首对玉言顽皮地使一个眼色,玉言面色柔和。

    只听琉璃道:“子游兄此话当真?”

    王子游微笑:“县主是宁王的千金,宁王府什么珍宝没有?琉璃县主又什么没有见过?子游敢这么说,也自然知道县主不会要子游办不到的东西。”

    琉璃笑:“那是自然。”

    ((1)历史人物王徽之,性卓荦不羁,为大司马桓温参军,蓬首散带,不综府事。又为车骑桓冲骑兵参军,冲问:“卿署何曹?”对曰:“似是马曹。”又问:“管几马?”曰:“不知马,何由知数!”又问:“马比死多少?”曰:“未知生,焉知死!”尝从冲行,值暴雨,徽之因下马排入车中,谓曰:“公岂得独擅一车!”冲尝谓徽之曰:“卿在府日久,比当相料理。”徽之初不酬答,直高视,以手版柱颊云:“西山朝来致有爽气耳。”

    (2)雅性放诞,好声色,尝夜与弟献之共读《高士传赞》,献之赏井丹高洁,徽之曰:“未若长卿慢世也。”其傲达若此。时人皆钦其才而秽其行。(井丹是东汉人,精通学问,不媚权贵,所以献之赞赏他。徽之听了就笑着说:“井丹还没有长卿那样傲世呢!”昌卿就是汉代的司马相如,他曾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和跟他私奔的才女卓文君结合,这在当时社会里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徽之说他傲世。)

    玉言闲闲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琉璃把玩着桌上那只精巧的乌木发梳,简单道:“自然是他去找我爹爹,虽说他和咱们算同道中人,却偶尔也会弄些仕途经济,表明他与我们这些蠹虫还是不一样的。”

    大家都笑。

    已近中午,玉言吩咐厨子在疏竹掩映的院中摆出简单的宴席。

    大家熟不拘礼地分头坐下,玉言举杯道:“俗语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今日二美并具,大家酒逢知己、不醉不归。”

    大家彼此举杯相祝,优雅的曲子响起,一个纤弱的身影盈盈而来,一身湖水绿色的长裙,旋身起舞,展开一抹湖水洇开的青绿。

    那女子姿态轻缓优雅,身心早已与曲子交融一体:“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自歌自舞自开怀,无拘无束无碍。青史几番春梦,红尘多少奇才,不消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那女子如自在飞舞的嫦娥,清徐舒展,洒落一种随意的清艳……

    坐在玉言身边的容止却露出惊讶的神色,并随即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轻歌曼舞中一个优雅的转身,细竹隐去双颊那一抹羞涩。

    曲子终了,细竹侧身垂首退下,琉璃赞道:“不知细竹姐姐竟有如此惊艳的才能!”

    玉言笑:“要不是我逼着,那厮是死活不肯给我们助兴的。”

    大家又笑。

    王子游讶异,并不知大家为何对这个侍女妆扮的姑娘如此熟识。

    琉璃轻轻解释道:“刚才那跳舞的女子细竹是姐姐的贴身丫头,不过姐姐待她亲如姐妹,也算公主府里半个主子呢。她读书好佛道,都与姐姐相像。”

    王子游颔首,眼中仍是一副新鲜好奇的神情。

    玉言抬手端起一盅鲜热的羊肉羹,正待举箸,被一旁的容止止住了:“公主不要总吃这些膻腥之物。大夫也说了,公主要节制荤腥,免得又伤脾胃。”

    俯身取了他前面的什锦八宝粥,换了玉言手中的肉羹。

    玉言无奈,正碰上琉璃好笑的神色,不禁眨眨眼,两人都想到那日的谈话,低首偷笑。

    酒酣耳热之际,王子游起身朗然道:“公主,子游承蒙公主错爱,赐以佳宴,在座都是天聪玉慧、风神超逸的佳人君子,子游非谢家宝树,而得接孟氏芳邻。胜地不常,盛筵难再,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子游愿献一曲以助佳兴。”

    玉言笑:“大家听听,这话哪里是‘非谢家宝树’之人说得出来的?”

    大家都笑,容止微笑:“子游兄请。”

    王子游将随身所带的笛子凑到唇边,那天籁之音从天而降,清雅幽婉的笛声弥漫在整个空间里,如淡淡的花香渗透到空气中。

    玉言闭上双眼,在无边无际的时空中静静地感受那美妙的声音。

    她闻着空气里那如花香的佛乐祥光,仿佛走进一个充满柔和光线的世界。

    佛光柔柔地照耀着她的身心,照进她的灵魂。

    梵唱声声,心事蒼茫,慈悲、空冥、肃穆、庄严,天地间充满了古老而庄严的神秘……温文尔雅、从容不迫,一声来耳里,万事离心中。

    无心如玉言,亦不能不被其夺了神去。

    颂唱声声,循环往复。

    悠悠而来,恍若天籁,唤醒旧事前尘,悲伤铺天盖地。

    又仿若梅花落满枝头,归人自拈梅花嗅,春到枝头已十分。

    又仿佛再往上行,至一高处,回身四望,在一种轻微的风声之中,她衣裾飘飘,听见整个世界都泛着那种乐音之水,闪着一种看不见的光芒。

    梵唱声声如香烟袅袅、经声绵绵、佛乐声声、钟鼓醒人,玉言懒懒斜倚着容止,领略无边无际的佛法庄严。

    听梵唱声声,只觉人生苦多乐少,要感动到落泪,又觉得远处海风轻飘,渺渺中的那颗灵魂仿佛沐浴在纯洁神圣、超尘脱俗的晨雾中,飘飘然向空中飞腾而去……眼泪静静滑落下来。

    她一手扶着容止的手臂,另一只手轻轻拭去眼泪,那手肌理细腻,如羊脂玉胎一般莹白润洁,衬着淡青色的羊脂玉手镯,竟是诱人到想携手触摸。

    一瞬的气息拂乱,王子游定定神,吹下去。

    万籁俱寂,只闻林中松涛阵阵,那松涛阵阵中,琴声流动、佛心垂首……

    入夜,房中。

    容止道:“公主以后不要多听这种曲子,好不好?”玉言抬眼望他,倚了他笑。

    容止扳正她的身子,望进她的眼睛:“我不知道该拿公主怎么办……”听那声音里的一丝感伤,玉言缓缓偎在他怀里:“我不会的。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舍不得容止。容止一日爱玉儿,玉儿就一日陪着容止。”

    “我不会做傻事的。不过容止不觉得吗?佛乐真的很好听,我每次都感动得落泪。曾经经过慈恩寺,在门外看到寺内香烟袅袅,听到经声绵绵,佛乐声声、钟鼓醒人,真的要起敬畏心。我不敬畏神佛,可是我真的敬畏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包容了世间所有的苦难,雍容典雅、庄严静穆,让人不由自主心魂沉迷。”

    她笑一笑,“难道你没有觉得吗?”

    容止温柔地含笑望着她:“总之玉儿以后不许多听就是了。”

    又道,“我倒觉得今日的王公子身姿秀雅,与那出尘的曲子竟是浑如一体,像是个神仙人物。”

    玉言笑:“今日倒怪,两个男人相互看上了。你别说,你们在一起,那才真叫赏心悦目。是我最爱看的一幅图景了。”

    容止作势胳肢她,两人笑作一团。

    顺势倚在容止温暖的怀里,玉言含笑道:“你说他出尘秀雅,他的名声可比我和琉璃妹妹糟多了。”

    凝神半日,又道:“不过他的笛子吹得真好……叫人尘心遁去,只觉身心如被冰雪洗过一样圣洁。”

    容止眼睛里闪过一丝忧伤,轻轻道:“倒是真的,我也爱这些乐器,却还是缺少他那一份天纵之才。不过世间太过美好的东西,是不祥之器。就说子游的笛声,就让人魂魄荡渺、心神恍惚,而我只想与玉儿朝夕相对,厮守到老,哪怕彼此都是有瑕疵的凡人,也不愿有任何意外毁坏这属于我们的凡人的幸福。”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