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陌上谁家年少?

章节字数:1957  更新时间:18-05-1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子游意态闲雅,与朋友来这长安城有名的醉芳楼听姑娘们唱曲儿。

    厅中众声喧哗,他二人正要上楼上的雅阁中去,朋友忽扯扯他的衣袖,低声道:“快看,是当朝‘玉带驸马’欧阳端康……”

    王子游抬首望去,鸨儿正领着一位锦衣玉带的公子上楼去。

    那人气度高贵、容止端方,只是眉宇紧锁,一副郁郁不快的神色,被人看到也似浑然未觉。

    “玉带驸马?”王子游闲闲问道,“这莫非就是玉公主的那位驸马?”

    朋友笑:“可不就是!这位驸马可不简单,门第高华,人品风流,从来都是一袭锦衣玉带过马朝市,又娶了当朝圣上那嫡亲的妹妹玉公主,一对佳偶,人称‘玉带驸马’。却不知这人品贵重的当朝驸马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

    王子游不由想到了那日的相会,玉公主身边那位清华似月温润如玉的公子,仿佛身体不好,但就是静静坐在那里,也如新月临水,白莲淡开,道不尽的风华绝代。

    与那皎若云间月的玉公主相依并处,竟像是生在一处的一对玉人仙侣,看得人移不开眼睛。

    对比之下,竟然硬生生将眼前这“玉带驸马”比了下去。

    “有玉公主那样的妻子,却有容公子那样的对手,想必也是快乐不起来的。”

    他想到“玉带驸马”那紧锁的眉头,不由微微笑了。

    再回想起那日,才发觉让他移不开眼睛的时候多了,玉公主那懒散洒拓的风度,对着那位容公子时娇痴惫懒的神情,纤秀玉足的脚踝上银色的小小铃铛,更有那让他怦然心动的曲中的落泪,令他感怀的知音之赏……

    他不知道世间竟有这样的女子,忽然觉得心中恋恋,站在这几年来都令他流连忘返的醉芳楼上,心中竟有一丝萧索之感。

    玉梨一袭碧色长裙,肩上环着薄薄的轻纱,一对浅笑的梨窝衬着耳边绿松石的玉坠,云髻半偏。

    手捧斟好的茶汤,轻轻搁在他面前的圆桌上:“欧阳公子,好久不来,别来无恙?”

    欧阳端康淡淡一笑:“家里出了点事。”

    见他眉宇间一缕忧色,玉梨不禁关切道:“怎么?有什么事让你不开心?”

    欧阳端康凝神望着她:“玉梨,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我一直当你是我最好的红颜知己。许多的事情,我都没有瞒你。”

    玉梨笑:“公子不嫌弃我倚楼卖笑的生涯,真心当玉梨是知己朋友,这份真心,也正是玉梨最珍视的。”

    欧阳端康轻轻道:

    “曾经听过你那一曲《卜算子》: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一曲未完,你那些姐妹们却都感极自伤,落泪沾襟。我就知道,此生此世,既然不能爱你,便只能做朋友,这中间的任何一点暧昧不清,对你这样的女子都是亵渎。”

    沉吟再三,缓缓道:“我娶了连翘,没想到事到如今,我还是错了。每一步都做错,竟是我负了你们。以前我从没有想到,我欧阳端康竟会是一个负心人。”

    淡淡苦笑,转一转手中的酒杯,仰首饮尽。

    玉梨听罢,微微垂首,轻轻道:

    “不,欧阳公子不要这样想……在这销金窟里,玉梨最想见而又没有见过的,便是这人世间的真情,那时公子第一次来我们这里,那样光彩照人的一个锦衣公子,所有的羞窘和无奈,竟只是为了一个女子,那时候,我就暗暗地羡慕那个女子。我们这些零落风尘的女子,哪里敢妄想这污浊的世间,会有那样疼惜体贴的真情。公子锦衣玉带贵如日月,是翩翩浊世佳公子,这样的人,本不是我们这些风尘女子所敢企望的。连翘姐姐她却爱上了公子,铁了心地要跟公子,哪怕公子心里,本就有那个让我们都黯然失色的女子,也飞蛾扑火再所不惜。后来我想,也许连翘姐姐她真的碰到了她的所爱,吃尽了人世所有的苦遇到那个人,拚将一生休,便是沉沦也是好的。”

    欧阳端康默然良久,淡淡道:“也许,这世间没有能得偿所愿的人。大家都一样……”

    沉默良久,又道:“玉梨,有机会你帮我劝劝她,她现在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也许你这旧人的话她还会听,我怕她想不开再做什么蠢事。”

    开窗望去,红色的夕阳渐渐落下,天地之间铺满了一层如蜜的金沙。

    那人锦衣玉带、长身玉立的身影,在淡淡的金色夕阳里,渐行渐远。

    连他的背影都是那样静默的洒脱、随意的疏淡,平日就是偶尔笑起来,笑容也是极淡,倏然顿去。

    可怜的连翘,就是为了那笑容,奋身不顾,做了那扑火的飞蛾。

    晚风徐徐地吹,歌楼上的丝竹悠悠袅袅丝丝缕缕地游转:“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她悄然垂手,这唱的,不是她与她的心么?

    可是自己连她那飞蛾扑火的勇气也没有,只好在这黄昏的晚风里,撩起纱帘看看他远去的背影。

    似这般欢欢喜喜随人愿,花花草草由人恋,便生生死死无人怨。

    要象那些花花草草那样让人去自由地爱恋,生生死死在一起随便人的心愿,就算是落个悲痛凄楚的结局也无悔无怨。

    悄然地笑:“可不是吗?正如他所说,这世间没有能得偿所愿的人。大家都一样。”

    落寞地饮尽他剩下的残酒,那玉壶上,仿佛还留着他指尖那温润的气息,蓦地想到:“他是不是把所有宠溺的笑容、深沉的眼眸,都给了那金娇玉贵的玉公主?而那得着这一切的玉公主,是不是唯一那个得偿所愿的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