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半梦半醒忆柳州

章节字数:2046  更新时间:18-05-28 09: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有人打扰,清清静静。

    这个午觉她不知睡了多久,仿佛转过侧,改变过仰睡的姿势,一时间也不知身在何处,好象在最无助的幼年时候,又似还在荒凉的柳州。

    睡了又睡,渐渐觉得凉,有人替她盖被子,她一把抓住,呢喃,“容止。”

    有什么东西落在她脸上,伸手去拂,柔软而芬芳,睁开眼睛,原来是花瓣。

    她仍然躺在床上,转头一看,窗户开着,微风正从窗外吹送进来,送来一阵花香。

    容止坐在一旁,发觉她醒了,遂转首看她。

    天没有黑,大月亮淡淡影子已经挂在天空一角。

    仿佛还是那个刚到柳州的抑郁的少年,所有愁苦在这样暗夜将临的月色里袭上心头。

    紧紧地抓住容止的衣袖,缩在他怀里。

    容止环抱她:“醒了?做梦了?梦里还叫我,总算没叫错名字。”

    她终于笑。

    心中恐慌苍茫的惧怕却仍未驱散,她害怕这样茫漠的夜,遂想起来婚后公主府里那些孤单的夜里,也曾经这样惶惑惊惧,却没有一个安全有力的臂膀来依靠……

    不不不,其实还是在刚到柳州的时候,还有柳州之前的那些岁月,那时候每一天都很漫长,漫长得她自己都觉得那近乎一场长长的梦魇,她在那梦魇中挣扎,不知何时才能醒过来。

    容止,是容止的到来,将她从那个惊惧惶惑的梦魇中唤醒,这才有了今天的她。

    容止,我将何以报你?

    事实上,我未曾报你,却反而伤透了你。

    你可曾恨我?

    不敢问你,只因为自己也无法面对自己。

    “容止,你看这夜色微茫,叫人心中凄惶……我们在柳州相识之前的那些时光,你在哪里?做些什么?”她低低问他。

    “玉儿已经问过多次了。”他柔声道,“那时我同婆婆还在柳州乡下,每日种菜,时常挑了担子到市集去卖,再买回柴米油盐。”

    玉言怅惘地笑:“那些日子你怀念吗?是不是很安宁?”

    容止俯首望她:“是啊,而且我在恭王府认识了玉儿。就连婆婆的后事,也是玉儿一同操办的。除了婆婆去世这一件事,从柳州乡下到恭王府,容止过的都是好日子。”

    “我知道什么日子对你都是好的,世间就没有不好的东西!一切都好,穷困得吃不上饭好,破旧的衣衫好,咸苦的蔬菜好,给人做粗活好,什么都有味,什么都了不得。人家说是在受苦,你却要说它是享乐。那些寡淡菜蔬的全滋味,真滋味,怕要算你才能如实尝得的了。对于一切事物,不为因袭的成见所缚,都还他一个本来面目,如实观照领略,真正是真解脱,真享乐。这些上面,你比我道行深妙。”

    听她这样长篇大论,容止不禁微笑:“人生大苦,不那样只会更苦。人世最苦,除了饥寒,最令人苦的就是精神的病苦,这些都好,那就是‘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了。”

    玉言心中高兴,心神松弛下来,叹道:“真好!”

    窗外忽地起了风,草木摇摆,山雨欲来。

    容止起身关窗,几个雷声轰隆而来,豆大的雨片砸下窗棂。

    凉凉的风中夹带着雨点打起的土味,玉言坐起身张望,容止很快退回,大概是土气扑了脸,取了铜盆用水洗脸。

    玉言拾起身畔的书册,懒懒倚在身后的被褥上笑:“爱干净的容止。”

    那人擦净脸上的水,拍拍头发,这才走来坐下:“不爱干净?那我身边的人岂不早吓跑了。”

    玉言只是吃吃笑,书册遮住了鼻尖,只留一双笑嘻嘻的眼睛。

    容止掰开她的手,俩人闹成一团。

    浓云从不远的蟠溪上空涌来,一阵凉风吹来,云起月沉,雨来风满,雨势迫在眉睫。山雨欲来风满楼。

    一个闪电,大雨哗哗地倾落。

    “你喜不喜欢这种时候?”在他手臂里静下来,她听着屋外天地间如瓢泼的雨声问他。

    “喜欢。”那人道。

    “噫,觉得天地浩大,雨声震天,自己像是一粒豆芥……在一个温暖的手掌心里睡觉……”

    “可是现在这粒大豆芥把它躺着的手掌心压疼了。”他笑。

    又是一番恼羞成怒的打闹。

    “我要去看看他吗?……我叫细竹去看看……他在这里什么都不熟悉……”静下来的时候,她道。

    起身,推开门,他要阻止她,起身跟到门口:“雨太大……我去叫护卫……”却见她站定了,呆呆立着。

    门外,一个身影站在雨中,雨水从他的头上淋下来,那身惯穿的锦衣被雨水浸湿,湿嗒嗒地粘在身上……

    “端康。”她叫他,走到雨里去拉他……

    门内的人倚门靠着,眼中一抹淡淡的冷意……

    欧阳端康并不固执,乖乖地被她拉到自己那间屋里。

    不说话,看着别的地方。

    她也默然,叫他换下衣袍,替他擦干净,又探探他额头,他撇过头。

    “休息吧……叫下人拿干衣服过来。”

    他不语,却突然伸手,她被拉倒在胸前,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重重地吻她,泪如雨下……

    她也红了眼圈,先是习惯地偏过头躲避,迟疑片刻,还是伸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脖颈:“端康,不要自苦……是我不好……是我不好……”看他面色憔悴、嘴唇干裂,她心神波动,修指轻轻抚过他的脸:“端康,为什么要这样……”欧阳端康充耳不闻,怔忡良久、心碎神驰……

    玉言不再言语,俩人都静静地,见他几乎要昏睡过去,她悄悄挣脱手……他却忽地睁了眼,手臂收紧在她腰间,那样失神的固执。一个大男人,仿佛要哭给她看。

    他这一夜竟睡得香甜安稳,玉言却是辗转反侧、一夕未合眼,她想容止,天山海阔,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她竟爱上了他。

    欧阳端康究竟还是松了手,看她远远离去的身影,喉中突然涌起一股甜腥。

    她的长情,她的心软,想不到今日竟可以为他所利用……可是这究竟可以挽留她几日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