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照花前后镜 花面交相映

章节字数:2082  更新时间:18-05-29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言回到自己房内,取了竹笛,闭上房门,竹笛清幽细雅,像一片绿叶飞旋在夜的林中,辗转幽折之处,又涓涓流入心怀,那种难为与羞窘,渐渐在心中平复。

    困自己一隅之内,所有难为之情、难表之意,便都可化作这清幽的曲声。

    心渐渐淡远,世事乱如蒿草,此心如寄,扎挣太苦,索性顺其自然。

    容止屋门开着。

    玉言踌躇,站在门口。

    闻到一股浓浓的药味。

    容止正拿了一卷书册看。抬头看到她,缓缓站了起来。

    她惴惴地望他,他轻轻开口:“玉儿……”

    她飞奔入怀:“容止……我想你……”

    容止微笑,“刚才我不叫,玉儿是不是还不进来?”

    玉言忸怩半晌:“我怕你不理我……”

    容止轻叹一声,紧紧拥住怀中的人儿,耳语地低低道:“我倒是想……”

    却突然觉得再也不知该说什么,有什么可说。

    生生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她是他遗失的那根肋骨,每一个凹痕都如此吻合,和她在一起,不是一场开始,而是一场回归。

    所以对于她的所作所为,他不再说话。

    只因为不知道说什么。

    只是那利刃弑血的痛楚,从来都不曾消失过。

    夜里,一起卧床私语。

    安心地伏在他怀中,看窗明几净,地上铺着青砖,陈设简单,并无长物。无案牍之劳形,无丝竹之乱耳,风一吹过,只听得窗外一排翠竹萧萧地响起来,不由心旷神驰。

    壁上一幅卷轴:静中真气味,所得不在多。

    安心地伏在他怀中,仿佛拥有着整个世界,心里甜蜜,轻轻地摸索,划过的每一寸缕都是幸福的味道。

    清晨,起身沐浴盥洗毕,细竹拿了新的贴身衣物换上,顿时觉得心神舒爽。

    闲散中执起镜子,细看镜中人眉间淡金色的花钿……

    容止伸手来抢,镜中映出两个贴近的面庞,容止轻笑道:“照花前后镜……”

    玉言轻啐:“容止才是朵花呢……”又照照镜子,不经意道:“玉言是棵草……”

    容止仰面躺倒在床上,看她对着镜子轻描黛眉,心中缱绻,不由起身,轻轻环抱她的腰间。

    脸庞贴近她的脖颈,镜中映出两人的样子……

    玉言蓦地垂首,轻轻将镜子搁置一边,玉指逡巡半日,也没有抬起头来。

    夜深人静,听见窗外雨声淅沥,躺在床上,舍不得睡觉。

    一种隐密的喜悦。

    静静地躺着,想着些什么,又仿佛什么也不想,单是那种夜的快乐,也足以让人沉醉。

    说什么闲来抚琴,怨去吹箫,在她这里倒是不拘的。

    这一点上,容止同她倒是志同道合,都是心思洒脱、一派天然,神仙眷侣亦不足以形容那种默契。

    虽说端康也善乐器,到底心性不同,端谨自律之处,和南霁云倒有几分相似。

    玉言道:“看到美的风景,总是忍不住驻足欣赏,忍不住生出据为己有的妄心,像是看到一幅很美的画,要收藏起来才好。”

    容止笑:“知道公主的自然觉得多情风雅,不知道的自然遁入好色淫乱。”

    玉言也笑:“那容止是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呢?”

    容止忍俊:“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秋日风光正好。

    虽然是个阴天,但两人在小小廊道上走走停停,呼吸着清新的山中气息,只觉得心情雀跃。

    容止扶了小亭的栏杆,侧首对着玉言含笑道:“容止真不知几生修到,可以与玉儿日日厮守。还能‘青山不厌千杯酒,长日唯消一局棋’,神仙也不过如此了。”

    玉言沉思,缓缓道:“是容止心中没有贪欲,所以什么都觉得知足。想前朝平乐公主,年纪小小,就知道开府设官,干预朝政,卖官鬻爵等同儿戏,为了大兴土木工程,抢占民田民房。哪里管那些百姓的死活。不只如此,还差点让天下变了颜色……她可与容止想的不一样。我们如今这日子,怕是她看也看不上的,”说到这里,她微微笑:“好在我与容止都喜欢这闲散无聊趣的日子,还觉得如此有滋有味,‘青山不厌千杯酒,长日唯消一局棋’——说得实在是好。”

    林中起了微风,容止抖落披风,细细为她系好领口。

    又替她抿了抿鬓角被风吹起的碎发,眼中都是温柔。

    玉言垂首,眼波滑到别处去。

    容止从长袖中取出竹笛,薄唇轻抿,清透的叶哨声响起,悠扬,婉转,林中一片静寂,山鸟也在万籁中侧耳倾听这天籁之音。

    山月的清辉静静地洒下,容止沐浴在月色的薄纱里,单薄的衣衫被山风吹得微微鼓荡。

    玉言无声地看着他,那笛声里,总是那样缜静、婉转,没有一丝为难和伤心,就像他夜风中的笛声,从容、沉静、悠远,仿佛有很多故事,又仿佛都流逝在风中。

    你只看到眼前夜色如水,听到风中的悠扬的笛声。

    深秋了,庭院里整日静阴阴,凉幽幽,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

    卧房的床上,玉言倚着身后的垫子,神情懒倦道:“人生漫漫几十载,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像我一样,哪儿也不去,每日只是睡得醉生梦死,不知日月?我想喜欢享乐的闲人,绝不会天一擦黑就上床,过于匆匆于是少了意趣,我就喜欢这样天色暗下来了,同容止闲闲地说话。”

    容止道:“‘每日昏昏睡,睡醒日已午’,其实人生一半在梦中,是几生修得的福气。无米下锅,债主盈门,今夜文书未写,明日同僚议事,要睡也睡不着的。”

    又道:“诸葛武侯午睡诗云:‘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我就是喜欢这些,平生有幸耽溺此中来过,确乎是难得的福气。”

    容止道:“朝中管粮钱的官员闲谈,提到国家的粮仓满得快溢出来,新谷子压着陈谷子,一直堆到仓外;府库里的铜钱多得用不着,穿钱的绳子烂了,散钱落了一地。有人诗赞你哥哥托起了大周的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留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你如此贪懒,也是碰上了好年景。”

    玉言闭目一笑。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