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奇货可居惹众议 琉璃馆中暂栖身

章节字数:2894  更新时间:18-05-31 1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谁让郎的一双眼,却是这般要了奴家的命……”琉璃心里喃喃自语,眼中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那人忙活。

    以手支颐,对世间人生百相不由觉得纳罕,蓦地又憾意顿生。

    想到容止,心中酸痛难忍,竟又无可奈何。

    不知为何,见了容止,那些对付男子的放肆手段,竟然一个也施展不出了。

    只觉面颊发热、举止失度。

    遂喃喃道:“我不恨姐姐,只恨造物为何弄人……”随手斟出酒来,仰首饮尽。

    那人一面拭擦花瓶,一面不动声色地看过来。

    琉璃转着小酒杯,玩味道:“看我做什么?我可比你没有秘密多了,那位是你的夫人?真是奇哉怪也。你们怎么到一起的?”

    那人面无表情,轻轻擦拭花瓶里面:“有什么奇怪的!我是她父母养大的,一起长大。”

    琉璃好奇:“那是青梅竹马了?”

    那人笑一声:“青梅竹马我怎么会来这里……”说到这里,他站起来,“那间酒肆是她家的家当,我不过是个奴才。”

    琉璃恍然,托起下巴望他:“和她生过一个孩子的奴才?”笑一下。

    那人不语,默默用干布拭干瓶子的水渍。

    “你倒是长得不错,不知别人看到你和姐姐的容公子……会怎么说。”

    那人抬首:“什么姐姐……什么公子?”

    琉璃笑:“以后你自会知道。”

    “你喜欢你那位夫人吗?”琉璃问。

    那人停了手,摇头。

    “不喜欢?”琉璃不厌其烦。

    “喜欢就不会来这里。”

    “你知道来这里是怎么回事吗?”

    “能猜到一点点。”

    “那你喜欢我吗?”那人迟疑一下,点头,琉璃看到他眼睛又开始含笑,春风一样醉人。

    她呆一下,继续托着下巴呆想。

    “琉璃,许久不见你来看姐姐……”窗外传来玉言的笑语,琉璃起身,迎姐姐进来。

    玉言抬眼看到那人,愣一下,那人也怔住了。

    琉璃忙轻声道:“姐姐,你不会怪我吧?……”

    玉言愣一下神,终究摇头,叹息一声。

    琉璃松口气:“我来介绍下,齐云,这是我姐姐玉公主。姐姐,他叫花齐云。”

    “这次又是什么神仙人物?……”容止微笑道。

    “你去了就知道——”玉言娇俏侧首,一手拉了他便走。

    见了琉璃,琉璃端出各类果盘招待他们俩。

    玉言笑:“果真是单单对容止另眼相看哪,姐姐每次来可没见你这么殷勤啊。”说着轻轻敲敲她脑袋,琉璃赧然辩解:“姐姐说的是哪里话,容止可是稀客啊,姐姐和容止过来,我这里今日蓬荜生辉。”

    这时花齐云进来,手中捧着一只青瓷花瓶,瓶中是山中一种常见的花草,娇嫩美丽的白色,渐到花蕊部分变成橘黄,有一种山野气息的美。

    “好漂亮的花!”玉言不禁起身,从花齐云手中接过。

    容止看她喜欢的样子,不禁自责自己从未想过弄些花草在她的房里。

    “喜欢吗?那咱们回去也找些养起来。”

    “嗯……你看,这是什么花?”

    容止摇头,站在一边的花齐云微笑,嘴角扬出一个弧度:“是野百合,山里倒是很多的。公主若是喜欢,我再去多找点。”

    玉言摇头:“不用了,你一早出去在山里找的吗?这倒是难得。早上空气也是最好的。”

    花齐云看大家一眼,淡淡微笑:“是啊,早上山中云雾很大,花草都是露水,若是住在这山中不问世事,真是一世逍遥岁月静好。”

    容止不由多看他几眼,“这位是——?”

    “哦,看我这记性,”琉璃走过来:“这是花齐云,齐云,这位是容公子——我的准姐夫。”

    琉璃调皮地冲他睒睒眼,花齐云不禁又笑,嘴角翘起。

    容止心中一动,不由看看身边的玉言,玉言也正望向他,他下意识地握一下她的手。

    “我常与容止闲谈,古人说‘山中无岁月,春尽不知年’,我们太幸运,竟可以逃脱俗世,躲到这山里做神仙,实在是上天的恩典。所以琉璃,你有些时候早上也早点起来在外面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山中的清晨不看可惜了。”

    琉璃不由嗔道:“姐姐——,你还说人家——”

    玉言忙摆手:“这话也是对姐姐说的——”

    大家都笑。

    玉言将花瓶交给花齐云,重又坐下。

    捡一只手边的团扇,团扇精巧,圆润的黑色手柄,看着赏心悦目。

    姐妹俩絮絮开始说话,容止闲得无事,站起来在房里四处玩赏,又看几案上的盒子与书卷。

    一会子姐妹俩说到新玩意,琉璃拿出来一只精巧的乌木梳,右角为如意状,玉言细细摩挲,手感细洁柔滑,仿佛凝结了时光日月精华,替琉璃别在发髻上,果然别致。

    遂高兴起来,唤容止一同玩赏。

    琉璃起身去倒水,容止摩挲一下,笑道:“这梳子确实做得精致,玉儿若是喜欢,容止哪天下山去找些做工精雅的来。”

    玉言笑,倚赖地侧首在他身边:“不用了啦。”

    容止帮她插在发髻上,端详一瞬,又取下来:“若是有些子装饰,你们会更喜欢。做好后也只在最好的店里限量出售,长安城中的贵人们一定会争相购买。”

    “咦,好似你很内行哦!”玉言又惊奇又笑。

    容止笑:“不过是一点手艺功夫,有什么了不得。”

    俩人肩并肩摩挲梳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笑。

    花齐云一边整好书案上被琉璃弄乱的物拾,一边将一切尽收眼底。

    俩人喁喁细语,端的是清贵温柔、颦笑含情,连看的人亦生出几分不真实。

    有点看呆的时候,琉璃唤他去休息,转头又同玉公主闲话。

    他这才慢慢往外走去,渐渐想到那个叫“容止”的男子——刚刚踏进门来便看到的玉公主身边的那人,委实惊了一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脱出尘的人。淡淡微笑,已令人目眩神驰。更奇的是他待那玉公主,竟是水墨洇纸的温柔。

    那他枉长了二十多年从未见过的亲热温柔、清贵无暇的一幕,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

    至于那个叫“容止”的男子,也第一次引起了他的注意。

    自己自小便因为容貌清秀被卖做小童,因容貌出众遭遇非人羞辱,皮囊生得漂亮在他便是耻辱的标志。

    这次却平生第一次真正看到美丽也可以那样放肆地盛放!灼灼其华,耀人眼目!

    那美是那样撼动心魄,让他的视线久久无法移开。

    那一瞬,他仿佛是那个容公子,从容地淡淡微笑,将乌木满雕如意梳轻轻插在“她”的发髻,如同天下最美满又最平凡的夫妻一样,眼中满含着恋恋深情。

    那样的一幕,对他来说是永无可能实现的美梦,这是他心底永远的痛。

    玉园。

    玉言促狭地笑,嗔道:“乱说话,不知你说什么……”

    容止温柔地拥她在怀:“总之不许去琉璃那里,也不能允琉璃带他过来,琉璃要过来,还是带英布比较妥当。”

    玉言掩口笑,那容止却有本事视而不见,又摩挲她的额发,笑意微微:“若是我一个美男子还不够看,英布也就够了……”玉言终于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容止倒是最了解玉言一点:不爱她的男子,绝对对自己没有任何威胁!这话听着奇怪,其实从这一点也看得出玉儿那天生自尊会要命的性情,容止也确乎从未见过玉言在男女之间主动过,而凡是她有点“主动”的,倒都是原就喜欢她的人,她一出手便是手到擒来,“皆大欢喜”。对于她一眼喜欢而他人无意的人,她倒是很能撇清,睡一觉就忘了,第二天依旧南窗高卧读闲书或是缠他乱说话,这一点“天赋异能”倒是让容止叹为惊止。

    就是驸马欧阳端康,容止也看着玉言也渐渐不过是不忍,已无多少依恋情热。这才渐渐放下一颗心。

    英布已是琉璃的人,玉言看他也不过是个照顾妹妹的人;倒是这个花齐云,不知是个什么来头,看着就叫人觉得危险,万万不可让他与玉儿相见。永绝后患!

    一想之下,不禁正色道:“玉言,听话,我一定好好待玉儿,但玉儿也要答应我……”玉言正待顽皮几句,却不料对上他一双认真的眸子,澹澹若水,却又幽深如海,不禁噤了声,又有点丧气,想当初欠了他一些些,现在他便来“现世报”了……还开始对她管头管脚。

    看她开始沮丧的小脸,他又不忍,终究只是叹一声。

    突然发觉,自己对玉儿,竟是什么手腕也施展不出来。心中只觉酸苦。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