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月夜幽叹 永世的禁锢

章节字数:2004  更新时间:18-06-05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入夜了,李氏对着面前的铜镜,细细地描着长眉。

    镜中的她,鹅蛋脸,乌发慵堕,更嗔得目若秋水、眉黛含情。

    “皇上驾到!”

    话音未落,那人掀动珠帘,走了进来。

    李氏忙站起身,垂首缓缓拜下:“臣妾见过皇上。”

    清嘉帝示意侍女退下。

    屋内静静的,李氏敛声屏息,微微抬首,正对上那人冷隽幽深的眸子。

    珠钗微颤,色若春晓,那人“嗤——”一声轻笑,跨过几步,神情慵懒,仰倒在鸾床上。

    蓦地,拍一拍身边的地方,“来朕这里。”

    李氏垂首,缓缓近前挨身坐下。

    清嘉帝恒隐不耐,一把拉倒她,一双清隽幽深的眸子静静端详,李氏颊上霞光未退,目光羞窘躲闪。

    清嘉帝微笑,许久,又缓缓伸出修长的手指,触上她的脸颊。

    李氏仿佛听见一声幽幽的叹息。

    忽然,清嘉帝手中突然大力一扯,严实的宫装被撕破,李氏顾不上撕破的衣裳,受到惊吓惊叫出声,清嘉帝粗暴地将衣衫扯下,李氏呜咽的声音渐渐隐在了黢黑的夜色中。

    暗夜下,清嘉帝闭着眼睛,唇齿间深深地叹息,恍若夜风中一声绝望的尾音,还未滑出唇齿,便已被生生咽下:“玉儿……”

    ……

    深夜,李氏悠悠地醒转过来,看到月色满满地洒在床头。

    窗前,那人静静地站着,束发长身,月色下,紧身束腰的袍子,衬得那人身姿修拔。

    冷冷月色下,仿佛带着一抹冷冽清凉的木樨花的香。

    容止好奇道:“玉儿,刚才你说了个什么,皇上他笑得那么厉害?”

    玉言把玩着哥哥新送的玳瑁袖珍小圆梳,对着铜镜插在发间,闻言笑道:“没有什么啊,不过是逗皇兄玩,叫他封个最常见的贤德妃什么的。”

    容止也笑起来。

    隔一会,弯起嘴角道:“玉儿和皇上兄妹重逢的样子,真是看得人眼热,皇上他倒是一直最疼玉儿了。”

    玉言手中摩挲着光滑玉润的小圆梳,终于抬头道:“那是自然,母亲早早不在了,哥哥他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他一向疼我。”

    又想起来什么的,眼角弯弯笑道:“哥哥越来越有男子气概了,他待那些妃子一定很好,我都喜欢哥哥了……”

    “我看不一定,”容止摇头道,“皇上他杀伐决断运筹帷幄,是一代雄主,平日圣意难测不怒自威,除了和玉儿在一起,恐怕很难见到他今天那样开心的笑!”

    玉言端详一回发髻上斜插的玳瑁小圆梳,偏头道:“我喜欢见到哥哥,可是这里人事繁琐,我实在不喜……我想早点回家了。”

    容止心中一动,上前扶住她的肩头,望向铜镜里去:“好,过了这两日要紧的庆典,我就陪玉儿回去。”

    李氏单薄的身子蜷缩着,衾被在月色下泛出淡淡的银色……

    她嘴角含着淡淡的笑。

    是啊,爱人,总是苦涩的,谁说爱是甜美的,甜美?!哼,她死也不信。她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别人,应该是男子们喜欢自己的,不是吗。

    微笑的嘴角那样温柔,她在温柔的微笑中恶毒地想:“我这样苦,那个人将比我更苦!不是吗?!”

    他将永远坠在罪恶的深渊,在那暗如黑洞的眩晕里,没有声音、没有呼喊,连自己的叹息都要在夜风中咽下……

    宛若她对他——那永远无法表白的爱。

    也许那是爱吧!抑或许——早已不是了!

    她还记得那最初的爱。

    她们被宣召进入紫宸殿。

    她还记得姐妹们衣衫窸窣有声,紧张得一片静寂。

    礼乐的曲声响起,她舒了一口气,望向高台上端坐的那个男子。

    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那双清隽黑亮的眼眸一直穿透了她的心!

    ——从来没有人说过,当朝天子竟是那样好……好看!

    他目光缜静,不苟言笑。

    高台之上,毓冕之下,自有一种沉静端方的帝王气度。

    众人之中,他看不见她,她却看见了他。

    ——从此便是一生的劫数。

    是的,她以为那样不苟言笑,从头到尾未出一言的他从未看过她一眼。

    但是她错了,几天后她便被接进这裕华宫。

    她一直觉得这一切恍然若梦。

    这一切都来得那样不真实。

    当她再见他的时候,她迷乱了自己,被那个人从头到尾地戏谑玩笑,她才看到那高台之上不苟言笑的男子的真面目。

    那时候,她满心的欢喜,仿佛这天和地之间所有的神灵都在庇佑着她的幸福。

    直到——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假相,而那个令她如坠冰窟的真相是: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是一个人的翻版,那个人的替身!

    而那个人,竟是他亲生的妹妹,当朝长公主李玉言。

    这个发现让她联系起了他太多的细节,那些细节一点一点渗入她的骨髓,令她痛不欲生。

    再见他,欢娱之后,她一点一点地摸索他线条硬朗的脸庞,他闭着眼睛,攫住她的手,将她搂在怀里。

    她轻轻摩挲他的脸,一滴泪水无声地滴下。

    不,绝不只是因为他是皇帝。

    仅只是他深夜月色下沉默的身影,仅只是他静静站在风中,仅只是他有时候望着她那沉溺又惝恍的目光,都让她心不由主地想靠拢他、再靠拢他。

    当他那样几次沉溺又惝恍地望着她的时候,她渐渐怀疑,他那样沉溺、宠爱、焦灼、躲闪的目光,仿佛是透过了她的肉体,看到了另一个神秘的灵魂。

    他从不说话,但是他仿佛心力交瘁,他甚或不敢正视她的眼睛——难道他,是把她当作了那个她永远不想知道的人。

    他想动动嘴,唇形微动,声音就消逝在暗夜中。

    这是永世的罪孽,他是永被囚禁的俘虏。一切不可告人的秘密,都将随着他生命的消逝被带进李家的陵墓,永无人知。

    但是他不知道,她早已探到这个秘密。

    这个如永世轮回的罪孽!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