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至三十三章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章节字数:2509  更新时间:18-06-09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几日后,虚弱的她渐渐养好精神,只是常常怔忡,对着一个方向发呆。

    细竹终于问:“公主,那个人他是谁?”玉言看她一眼,轻轻笑,嘴角扬起,微微的嘲讽。

    她想容公子过来陪着公主,公主会慢慢好起来。

    但是看她的样子,神情仿佛瑟缩,眼神也是避开的。

    有时候面上却有厌倦之色。

    她这些日子话少了许多,仿佛是对自己不满,又仿佛说不清是对谁不满。

    那份冷淡厌倦,细竹亦是第一次见到。

    知道她还不能面对,她打消了这心思。

    只是真苦了她,两边地瞒哄,维持着局面。

    亦是苦了那人,细竹的话不能不信,只是连日来咫尺天涯,他实在苦恼俩人多年来不曾跨越的隔膜。

    她时时一个心情烦乱,便将他拒之门外。

    事后虽仍是言笑晏晏,只是他心中总是难以释怀。

    有时想及,一生亦无缘柴米油盐、夫妻日日相对的琐碎亲密,心中不由苍凉。

    因为爱她,亦因为她的身份,这份爱令他时时锥心,却无从说起。

    “玉儿,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平常的夫妻那样,别人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为什么你我生逢其时,却还要人为地分离……难道我们之间还比不上你与欧阳端康吗?……”

    他的嘴被她葱管一样的修指堵住了:“乱说什么!”

    回头气喘得厉害了,帕子掩住嘴,咳嗽几声,额上发起热来。

    容止又悔又痛,扶她躺下,帮她抚摩胸口,又让细竹去厨房吩咐做雪梨炖汤:她一向火气大。

    细竹看上去却似乎踌躇半晌,他正觉着奇怪,她却去了。

    细竹走出门外,想到刚才公主那示意她去的样子,不由摇头。

    正待眉头紧锁无计可施的当儿,忽然看到厨房的各样蔬果,心中顿时有了主意。

    她吩咐厨子做点红枣玉米汤。

    趁热端过去,容止看一眼,抬头要问,禁不住玉言嗔道:“快点嘛,我要喝了。”

    吹凉了服侍她一点点吃下,用罗帕替她小心拭去嘴角的汤水。

    玉言蓦地笑,帕子掩着嘴,娇俏侧首道:“你若肯天天这样服侍我,我便天天与你做平常夫妻,早晨起来七般事,油盐酱豉姜椒茶,冬要绫罗夏要纱。瞧你怎么伺候得起?”

    容止愣一下,看她那般娇俏可喜的模样,似是当年柳州那个少女,心中甜蜜:“我道是什么——不过是养玉儿罢了,玉儿平日生活俭朴,不讲奢华,任是一般的男子恐怕都养得起。玉儿倒怕容止没有这个本事吗?”

    轮到玉言发愣忖度,看她思索的样子,容止不禁道:“玉儿想想每日吃穿用度,玉园上下打点,都是谁在谋划?”

    玉言闻言惊奇。

    “咱们现下手中颇有一点积蓄了,玉儿半生不用愁了,是我在外面放息,有不少日子了。宫里给玉儿的钱,就是本钱。这些玉儿都不知道呢!”

    玉言惊讶道:“你会做生意?”

    容止笑起来:“我一向就是做这个的。玉园里,恐怕只有玉儿一个人不清楚……”又熨帖道,“玉儿放心我来管家,容止岂有不做好的道理!”

    玉言目中有赞赏之意,却戏谑道:“你向来细致谨慎,倒像是有陶朱公的修为。”

    容止看她扔了一榻的书,一本本收拾整齐了边道:“玉儿生性通脱不拘俗务,这些子腌臢事还是容止来操心吧,玉儿可以见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

    玉言笑:“你这话听着耳熟,思索一回,原是前人有过说法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岁暮清淡无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

    容止叹服:“这诗里说的,原比我们说的好听。我们每日过的也是神仙日子,不比这诗里说得差,但是人家写出来,端的是虚静雍容、风流蕴藉。”

    玉言闭上眼睛,微笑,手中顽皮地捏一捏他的手臂,懒洋洋地。

    风雨之夜,玉言早早睡下。

    仿佛是在公主府,夜里凉风吹进房内,吹得茜纱罗帐里锦衾生凉,自己只是无意识地抱琴在怀,轻轻抚动琴弦。

    许久,才发觉泪水滴到抚琴的指上,指尖早已一片冰凉。

    夜风如水般清凉,难得如此清静的夜,自己怎么竟为一个夜归人落泪了?不由含泪失笑……

    梦中惊醒,惊魂未定,仿佛还在她新婚后的公主府,她那样地爱过,终究失去,他不是她的归人,竟是过客……

    心中痛绝,不由卷起锦被,失声痛哭。

    窗外风雨大作,罗帐飞舞飘摆不定。

    门突然被推开,卷进一阵凉风冷雨,她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玉儿,怎么了?……”替她拢拢散乱的鬓发,再紧紧拥她在怀,“玉儿……”已是三分焦虑,七分疼惜。

    玉言含了泪,轻轻倚在那温暖的肩头……在他的怀抱里,总是那样温暖,那样让她安心。

    “做什么梦了玉儿?”他轻轻问。

    她摇头,垂首不语,却仍是无法掩饰地哽咽失声。

    “为什么过了这些年,玉儿还是忘不了那些……过去,若不是那些,又会是什么让玉儿如此伤怀难忘?……”他轻轻道。

    许久,叹口气,紧紧拥她在怀:“只要玉儿不再离开容止,容止什么也不想问了……”

    玉言终于落泪:“不是的……玉儿再也不会了……”

    入夜时分,定下心来翻一点经书卷册。

    看着看着竟睡过去。

    容止进来,细竹竖起手指轻“嘘”一声,容止心领神会……细竹蹑手蹑脚出去。

    容止轻轻坐下,无意翻动卷册:“众生扰扰,其苦无量,吾当为地。为旱作润,为湿作筏。饥食渴浆,寒衣热凉。为病作衣,为冥作光。若在浊世颠倒之时,吾当于中作佛,度彼众生矣……”

    不由蹙起眉头。

    想到曾经日间的嬉笑,轻轻拢了她的腰,感觉那清凉的绢衣贴身的美好,却瞥眼看到桌案上一幅小字:“人生就是风前的灯火,此世是梦中的逆旅”,遂一手捏在手心,揉成一团丢掉。

    若她是醒着,必定惹得她娇嗔蹙眉。

    默然良久,放下卷册。看睡梦中的她乌发散乱、鼻息微微,抓着被角的手指洁净到透明,心中竟突然软弱到十分。

    是在怕什么吧?他怅怅地问自己的心。

    夜风清凉,吹得他发丝散乱。

    他轻轻起身,到窗前关上窗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