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南霁云安西归来

章节字数:2504  更新时间:18-06-17 09: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秋天快要过完的时候,南霁云回到了玉园。

    玉园里像是炸了锅,又像是过节,侍卫们围着南霁云说道他出去后的经历。

    南霁云也兴奋异常。讲起到了安西的战事,说得侍卫们一愣一愣的,都后悔自己没出去见识见识。

    细竹正好经过,佯冷着脸道:“这位南将军,请将您尊贵的脚挪开,免得我这腌臜的水扑了您的贵脚。”大伙哄笑。

    因为当时离开南山行为无状,南霁云听她阴阳怪气,也只好讪讪。

    一伙人直闹到深夜才散。

    “霁云,”玉言斜斜地倚在靠垫上,以手支颐,闲闲地笑望着他,“怎么想着回来了?!”

    她一向柔和风静,也似并无怪罪。

    南霁云究竟年轻,满腔情热竟不知如何说起。

    踌躇之下,竟跪倒在地:“南霁云只想求取功名,那样才不会辱没了公主。”

    玉言听他的意思有几分郑重,不由有一些意外。

    斜睇片刻,心思有点犹疑。

    南霁云却不知如何想,膝行几步以肘圈住玉言的身子:“公主,公主不会已忘了霁云吧?”

    玉言有点窘。

    这……

    南霁云喉间涌起一股自己都难以描述的渴盼紧张,竟只伏下身子将玉言圈紧了——他知她不会拒绝。

    “公主不可以始乱终弃……”略顿一顿,身子却慢慢低下。

    一袭劲装下的身体,贴近玉言,散发着迫人气息。迫到没有空间,玉言只得微微侧过脸去,“那我不是个弱女子了吗?……”不禁失笑,微微翻转过身趴在那里笑。

    南霁云像是一团火一般,仿佛要卷袭去什么。她有点惶惑,却又戏谑地玩笑道:“弱女子还请将军手下留情。”

    话未说完,那人热热的气息拂上耳根,她下意识地轻轻躲闪,那唇已含上她红到透明的小小耳垂。

    辗转之间,迷离浅笑、红晕满颊,那人摸索衣襟,却被她穿得严整紧致。

    身下的人轻轻浅笑,仍是在玩笑,似是笑他年轻鲁莽。

    他蹙眉,双手沿她脖子伸入,抓住衣领两侧,忽地两下一撕,裂帛声响,三层上衣立即分为几片,飘落在地。

    她愕然回头,半嗔的眉目愈发动人,以手遮着碎落的衣衫……对上他置气赌气般盯着的眼眸,却不禁又红了脸……

    她的羞窘如飓风卷袭了他的心……他痴痴看着,多少时日的相思终于收尾。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公主怎么不笑了?”他气定神闲地揽她入怀,“公主应该再多穿些才是。”层层纱幔垂下,烛红帐暖,风情旖旎。

    良久,玉言轻轻道:“霁云!”

    南霁云但笑不语,神色已经泰然。

    玉言禁不住轻轻推他,脸微微发红,牙齿咬了唇道:“霁云!”

    南霁云笑意盈盈,俯身恋恋吻道:“公主认输?”

    玉言侧脸,脸上红晕未退……

    南霁云悠悠然转侧身子,让玉言倚在胸前。

    薄薄绢被遮掩胸前,玉言慵倦斜倚,乌发散乱,脸上一抹晕红,更衬得星眸浅笑、迷离惝恍。

    南霁云忍不住俯下上身去吻她。

    他知道自己爱这个女人,心中一阵疼痛。

    因为他突然想起容止。

    那今夜不曾出现的人。

    他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每一分肌理都蕴藏着强劲的力道,玉言不禁闭上了眼睛,双眸微颤,躲在那人温暖厚实的胸前。

    蓦地想到刚才一阵奇异的触感,忍不住伸手过去,扳过他的肩头,果然一道长长的伤痕,从肩膊直到腰际,带着新鲜的血色,鲜明骇人。

    玉言伸出手指轻触那道伤痕,“还疼吗?”

    南霁云不自然地翻过身去,微微笑:“只顾了身前那几个,被旁边那些蛮子划的……战场上这点轻伤不算什么。你看,我不是活得好好地回来见公主了吗?”

    玉言不语,勾着他的脖子默然。

    良久,才幽幽道:“霁云当日为何不辞而别?而且,还去了战场?”

    南霁云面色已经微避:“还能有什么原因!公主应该最清楚才是!”

    片刻的静寂。

    玉言有片刻的烦恼。

    “当时正赶上已是定远将军的李峻带兵配合朝廷大军迎战吐蕃,先皇在位时,我与李峻乃是旧交,建功立业,也是我曾经的志向,那些天发生了太多事……”南霁云语声沉沉,“于是就索性随大军一路前去……”

    他披上衣服盖住伤口:“此次朝廷一雪栾谷一战之耻,算是死伤很少的一场漂亮战了。”

    顿一顿又道,“本想死在战场上也总比……不想还是没死掉……”说到后面就又嬉皮笑脸起来。

    玉言纤指卷弄一缕发丝,懒懒微笑:“看来霁云辗转数千里还是没有解决掉原来的问题啊。”

    南霁云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倒:“公主怎知我没有想好……”

    玉言一听来了精神,趴在他胸膛上盯了他的眼睛看。

    南霁云微笑:“霁云也没有法子。只好今朝有酒今朝醉,更何况……公主也没有限制霁云的自由,很公平。”

    玉言脸上平静,柔和道:“不可以那样做。你今日能重回军中,就应该珍惜军功,找一门妻子,好好地过以后的日子。”

    南霁云脸色已经极为难看。

    一双强有力的臂膀已将她拉回怀中:“你是真心的?”

    玉言看他已怒意大炽,只好闭了嘴。

    南霁云只觉自己的心又冷又热,仿佛浸在海里,又放在火上烤……

    他终于强逼自己冷静,淡淡地笑:“公主,你当自己是什么?!你和我此刻又是什么?!”

    他第一次知道人家外面风言风语的皇家公主,竟真是如此视男女之事为游戏,毫无廉耻。

    可……

    他很想告诉她,他可以为她去拼得功名,换取能和她在一起。虽然一个小小的将军,仍然配不上她这位大周的长公主,但是……但是他会努力。

    玉言听到他极不客气的话,不过是觉得烦恼。

    这世间除了父王,还没有人如此干涉她的生活。

    父王去世之后,她最无法容忍的就是有人干涉她的意志和生活,就是哥哥也从未觉得尚未与驸马脱离干系的她与容止一起有什么。

    何况她骨子里本来就是个率性的人。

    巨大的木桶中,热水氤氲升腾,玉言披衣起身,秀气的足尖轻轻踩在地上。

    外层的衣服轻轻滑下,里面是薄薄的纱裙,她纤弱柔润的身子若隐若现,美得像在手工艺人那里见过的瓷的雕像……他望着她,没有占有的欲望,只是在惊叹之中生出一种爱怜的保护欲。

    玉言“啊”一声,身子已经被那双强健的胳臂抱在怀中,转瞬轻轻放进水中。

    薄薄的纱衫浸水,紧紧贴着她圆润柔滑的身子,他垂下眼睛,脸红了。

    玉言笑,松手,懒洋洋地靠在木桶边缘,纤手伸进乌发,散了长发,闭上眼,长长舒一口气。

    “啊,霁云……”玉言睁开眼睛,慌乱推拒。

    这次,轮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玉言脸红了,“霁云,不……”

    南霁云笑,将她被水浸湿的长发抚到脑后,拢她在胸前,轻轻叹道:“玉儿,我不许玉儿像刚才那样……总有一天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没有啊,玉儿没有笑霁云啊!”玉言埋首,“再说,不是阅人无数,见到女子脸红,这也是霁云可爱的地方啊,不好吗?”

    “哼……”

    看他不满,玉言微笑,轻轻贴在他耳边。

    柔弱地示弱,不知为何,在霁云面前,她有时习惯这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